Quantcast

张扣扣杀人,我本不想说

帮嫂子按摩,我的手指被她下面弄湿了

周小平:实名向中央监察部、中纪委、首都网警、中央网信办举报网络反华势力,并提供线索。

中国嫩模@王明明

玮哥晨语丨黄旭华与张扣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月1日 下午 11:1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中央决心突然扫黑除恶的背后原因

2018-01-31 走进科学 红色快讯 红色快讯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其阵势令很多朋友颇为惊诧。

  扫哪些黑,除哪些恶?

  下面是来自貌似警方公众号小警之家的举报通知:

  发现以下十种黑恶势力性质违法犯罪活动,请马上举报!

  1、农村地区把持和操纵基层政权、侵吞农村集体财产的“黑村官及幕后推手;横行乡里或利用家族、宗族、宗族势力称霸一方的“村霸乡霸”;采取贿赂、暴力、欺骗、威胁等手段干扰破坏农村基层换届选举的黑恶势力,以各种名义在征地租地过程中煽动群众闹事、组织策划群体性上访的黑恶势力;

  2、强占各类农贸市场,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敲诈勒索、聚众滋事,侵害群众利益的各类“菜霸”“行霸”“市霸”等黑恶势力;

  3、在建筑工程、交通运输、仓储物流等领域强强揽工程、强立债权、恶意竟标、强迫交易、非法垄断经营、收取“保护费”、破坏经济秩序的黑恶势力。

  4、群众反映强烈的涉嫌高利贷非法讨债,以及采取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威胁恐吓等手段暴力讨债,或插手经济纠纷的“讨债公司”、“地下出警队”、“职业医闹”等恶势力;

  5、在乡村、城郊、居民社区、娱乐场所,有组织地从事涉“黄、赌、毒、枪”的违法犯罪活动,严重败坏社会风气、危害社会治安的黑恶势力;

  6、对矿产资源进行私挖滥采和组织渔船越境捕捞的违法行为,以及在滩涂养殖中由于划地为界、码头“扒皮”等行为滋生的矿霸、船霸、渔霸等流氓恶势力;

  7、由黑恶势力操控的黑导游,及其引发的强买强卖、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

  8、以高薪引诱招募船员实施欺骗、敲诈勒索、强迫劳动等违法犯罪活动;

  9、拉帮结派、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强拿硬要、称王称霸等破坏一方秩序带有黑恶势力性质的帮派势力;

  10、其他涉黑恶违法犯罪线索。

  一方面,上一次2006年展开的打黑除恶专项工作,是中央政法委牵头,而此次上升到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印发,这意味着中央对打黑的重视程度,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并整合政法、纪检、党务、行政等多系统合力解决。

  为什么将2006的打黑,升级为2018的扫黑呢?

  大家通过10年前的那波打黑就能明白,任何黑社会背后都有保护伞,如果只打黑不扫保护伞,那么在保护伞的支持下,黑社会迟早就会再一次复燃。

  所以,今年能够打黑升级为扫黑,其根本是在过去五年的深度反腐过程中,打掉了涉黑“保护伞”在中央的“保护伞”。

  就像刚刚结束的中纪委十九届二次全会上明确提出,“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这也更意味着,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范围,将不仅仅局限于政法系统,而是直指地方党政系统。

  把最近几年“最关心困难群众”、“振兴乡村战略”、“精准扶贫”和“扫黑除恶”放到一起,就会明白,在十九大上,将扶贫脱贫列为我党的头等大事后。那么“扫黑除恶”和重建基层党组织,自然会成为我国未来五年的重中之重。

  所以,将扶贫脱贫列为我党的头等大事的十九大召开后,党中央和国务院就联合下发“扫黑除恶”,其目的,就是从根本上解决经济制度和政商环境入手,重新整顿基层吏治,再引导资金进入中西部进行扶贫和城镇化。

  这是一项必须的工作,倘若在“扫黑除恶”之前就去振兴和扶贫,一个负面的例子,就像2004年国务院提出振兴东北,大量的中央资金倾斜,并对辽宁和吉林的班子空降主要领导,可结果呢?

  糜烂的基层党组织,与黑社会勾结的官僚体制,将中央投入的资金全部榨干,东北不仅没有成为国家预想的新经济发动机,反而在“振兴”后开始大幅拖国家后腿,欠了八辈子都还不完的债。

  虽然大家都喜欢黑东北的腐败和黑社会,但是如果拿中西部,尤其是中西部村镇,来和东北相比的话,恐怕政商环境还远不如呢。要知道自古皇权不下乡,中西部尤其是农村,真正的话语权掌握在少数“村霸”和“乡绅”手里,而不是党的手里。

  可想而知,如果不整顿基层吏治,不除掉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国家对中西部的投资,和东北一样,不但振兴不了东北经济,反而莫名其妙推动了海南的房价。

  所以,中央在振兴中西部之前,必须要吸取当年振兴东北的教训,在中西部大规模投资之前,必须先“扫黑除恶”。

  因此,这也是“扫黑除恶”为什么会上升为国家级战略,并被迅速推动的最根本原因。

  而振兴中西部和城镇化,究其根本就是释放人口红利和土地红利。

  人口红利方面,一方面能够为中国的工业化提供充足而低廉的劳动力,避免低端制造业向东南亚流失,维持国家完整的工业体系,避免美国日本工业空心化。另一方面,中国人口红利在2018年正式结束,届时内需将大幅下滑,只有推动农村人口进城,在“住房不炒”之下,没有房贷压力的他们才能继续拉动消费,并提升人口出生率,避免欧美国家靠接纳移民解决内需和人口下滑。

  而土地红利方面,国土部部长前几天的公开宣布,国家不再垄断土地供给,将释放农村集体土地。但是,在农村城镇化和工业化的迅速推进过程中,无论是拆迁还是土地出让,伴随着大量的红利释放,必然会再次出现过去几十年改革开放过程中,地方官员和开发商、黑恶势力勾结再次出现。

  倘若不能建立好基层党组织并打击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在城市化和产业升级的过程中,一方面,各级官僚将通过各种手段插手利益,地方黑恶势力势必借此膨胀;另一方面,巨大利益的牵扯与纠纷,很容易导致农村大规模的动荡。

  要知道,历史上每一次释放土地红利,都伴随着重大的机遇和挑战,这种大杀器绝不是可以轻易使用的。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在对农村进行大规模“土改”之前,以“扫黑除恶”清荡地方豪强,加强党对地方的控制力。可以说是时机刚刚好。

摁住扫码 订阅红色快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