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2万亿蚂蚁暂停上市、退钱的内幕,今天终于能说了,背后博弈的水太深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管理层比新番更新还快,A站如何失去这九年

2016-06-03 李天咪 娱乐硬糖 娱乐硬糖


作者:李天咪  编辑:李春晖


再过3天,A站将迎来成立9 周年纪念日。


2007年 6 月 6 日,一个名为 Acg_xilin 的 ID 将 Acfun 这个网站第一次推到世人面前,这是中国最早的、至今还存活的弹幕视频网站。


但知乎上的一条“A站B站大规模裁员的消息是否属实”的提问,又抖出了A站几次融资后管理层动荡、人心不稳的辛酸。该帖集合了资本、创业、撕逼、职场等元素,吸引了吃瓜路人的围观。



一名自称A站员工的匿名网友爆料,A站高层换届无数,但新任高层不但在人事任免上相当随意,甚至缺乏对二次元审美的基本认同。


又有人说这是“空降富二代CEO的大清洗行动”,同时贴出了公司的内部邮件。


该帖被A站公关解释为“一位将被裁员的员工进行的恶意报复”。但并不难看出,这家国内ACG弹幕鼻祖,正陷入精神领袖缺失的迷茫和混乱,完全不像5个月前刚融了6000万美元的样子。

 

相形之下,同样站在“二次元经济”风口上的B站,过得就滋润许多。明明是A站的老会员创立了B站,前辈A站却在人气和点击量上都输了下来。A站融完资后总是爆发内斗,而B站融完资后,却坚定地朝商业化、正规化网站飞奔而去。


回顾A站的起源,充满了理想主义的热情。


它本是一个名为Xilin的人创建的个人网站,他用自己的电脑搭设了服务器。最初,几个管理员在一个QQ 群里负责视频的审核,全靠粉丝一腔热血在运营。


到2008年,A站在国内宅圈已经相当有名。后来又因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入侵事件和论坛传送门事件,人气暴涨。


可惜好景不长,当时还是学生的Xilin根本没时间管理A站。站内氛围急剧恶化,服务器负荷和内容质量都逐渐失控,各路牛鬼蛇神的出现也打击了骨干UP主的士气。


2009年7月,A站开始无法访问,故障一直延续到8月底服务器迁移。此次事件直接导致老会员徐逸另立门户Mikufans,即B站前身。


服务器迁移之后,A站度过了一段较为平静的时光,还主办了反响不错的【2010年ACFun春节联欢晚会】。


不料新危机接踵而至。2010年3月开始,大量会员因为各种原因在弹幕中争吵,到4月演变为弹幕刷屏,事件直到5月份才被管理员控制住。


此次事件造成大量会员对A站失望、出走。抓住A站的这一危机,徐逸重启了自己的网站。原本只是简单山寨A站的Mikufans改版为Bilibili,整体设计风格大变,界面友好度完胜当时还以文字界面为主的Acfun。B站由此崛起。


A站当时的界面


从此,A\B站便展开了全方位的相爱相杀。各种竞争、挖人似乎就从来没停过,每爆发一次事件,就会有一批up主和会员搬家。


多次事件之后,A站悲催地发现:往B站跑的人比流到自己这来的,多很多。他再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又潮又萌的二次元小头目了,另立山头的小弟已经抢走了他的江湖。


回顾这场二次元之战,A站走马灯似的管理层,以及对商业化的瞻前顾后也许会给我们一些答案。


2010年,A站创始人xilin以400万价格将A站卖给斗鱼创始人陈少杰。此后,陈少杰在A站孵化出了斗鱼,2014年又带着斗鱼脱离了A站。从此,A站就开始了管理层每年都地震的噩梦。


2014年4月,原站长(其实是市场部经理)、负责各种前台事务的赛门突然在个人微博宣布“由于和资方理念不合,决定离开A站”,一时间A站陷入“无主”的混乱。


匆忙间,人气游戏UP主辰音奈奈开始担任代理站长。接着,辰音奈奈离开,奥飞动漫空降,带来一批新管理者。


当时,面对优酷土豆对A站的侵权诉讼,新高管“甩锅”三位前管理层。三人遭到刑拘,进一步引发初始团队的离职潮。


而优酷土豆的戏份也非常有趣。前脚刚把A站告上法庭,半年后就宣布对其投资。接受优酷土豆5000 万美元投资后,A站再度重建管理团队。


这一次,由孙旻担任CEO,刘炎焱成为总编辑,张侠主管产品技术。其中,被称为“刘五火”的刘炎焱是原《动漫贩》主编。拿了融资,又有了新团队的A站,仿佛要迎来新春天了。


但仅仅过了半年,A站再次迎来全新管理层。


2016年1月,A站宣布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管理团队再次更换。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他此前一直在“美的”工作的好友、“富二代创业者”莫然担任CEO。


新官上任三把火,莫然从2016年年初就开始陆续的裁员,30多个技术猴子被清洗。后来发展到整个管理层及核心团队大换血,烧光了猴山。


原产品运营张侠被调到边缘业务,刘炎焱从总编位置被流放到自制部门。新CTO则是莫然邀请来的、原动漫创作者社区半次元的CEO王伟。


王伟被A站老员工吐槽为“自以为懂行但是其实有着自己公司的外人”。他聘请的90后女产品经理更是遭到员工炮轰。


再加之莫然上任后,提出建立新的薪酬机制,号称全员持股,“每个人都持有公司股权所以不涨薪”,员工积怨爆发,最终演变成一场公开撕逼。


资本与A站的核心文化始终三观不合,这大概是无法突破的次元壁。旧人离去,资本又不懂二次元,结果便是A站产品每况愈下。客户端奔溃、app卡顿、越来越少的精品内容,最终是用户流失,文化崩塌。


弹指九年,A站在动荡中错失了太多机会。


另一方面,相较于B站对商业化高调尝试,A 站却始终羞于谈钱。


这源自于二次元粉群的特殊性——既有小众文化的优越感,也有不愿被打扰和改变的固执。面对资本,二次元壁垒越厚的公司,越容易爆发冲突。


A站从建立之初,就带有对圈外人的排斥和小众氛围,面向的是深度二次元宅。这种小圈子氛围影响到了公司,直到现在还有人在抗拒公司的商业化。


过于在乎网站的气质和自己的社群,甚至洁癖到认为“商业化是一件很邪恶的事”,A站连表达要做自制内容吸引年轻受众时都相当含蓄。


较之A站“先做内容,其他业务交给外包公司”的遮遮掩掩,B站从建立之初就有着更为明确的商业目的。


早在2014年,B站就推出过赴日定制游产品,提供符合高端宅人群需求的日本旅游路线,让otaku们能够在一个没有大妈的团里,和同好前往秋叶原“朝圣”。同时,B站的游戏联运也赚的盆满钵满。


小众变大众,核心文化就会被逐渐稀释,二次元的核心粉丝缓慢流失,既要维护核心用户,又要同时推进商业化,B站要在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也并不容易。一个闪失,热衷迁徙的二次元们也许就会去寻找下一个据点。


如果说如今A站还有什么胜算,或许就是抓住这批在B站商业化中流失的深度二次元用户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