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妙龄女孩全裸大闹健身房50分钟,大尺度视频曝光:没有羞耻心,真的很可怕!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突发,沈志莉被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突遭关停?!A站十年:惊艳过时光,蹉跎了岁月

2017-11-27 张家欣 娱乐硬糖 娱乐硬糖

作者|张家欣

编辑|李春晖

 

A站离开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刚刚过去的周末寒冷难熬,太多事情的发生让人们莫衷一是。而三次元一波未平,二次元一波又起。11月25日晚,A、B站同时出现故障,一个无法访问,一个登录错误。截止到发稿时间,B站已恢复运营,A站仍然无法登陆。

 

据腾讯科技报道,今日有传言称A站已被关停。而A站官微在11月25日晚间表示,“因为不可描述的混沌入侵,AC娘的物理连接状态暂时停止”。

 

据悉,A站位于望京的公司今日仍在照常上班。而关停的真正原因,或许只有A站自己知道,并且不足为外人道。

 

而此次与A站同时无法访问的B站,如今已运转正常,更加耐人寻味。此前B站搬家时大搞道教法事,或许是当真灵验?当然,更大的可能是,B站不管是抱大腿、商业化还是本身的运营,都比A站要成熟得多。

 

今年是A站的第十个年头。十年里,它惊艳过时光,蹉跎了岁月,如今剩下更多的大概只是情怀,让老朋友每次听到它的新消息,都忍不住一阵唏嘘。

 

2007年 6 月 6 日,一个名为Acg_xilin 的 ID 将 Acfun 第一次推到世人面前,这是中国最早的、至今还存活的弹幕视频网站,也成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二次元群体聚集地。

 

然而,只要我们尝过长大的滋味,就知道成长带给我们的没有多少好消息。即便你站上风口,也就同时站上了火山口。

 

6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 “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

 

虽然群众奔走相告,再次分食“A站药丸”。硬糖君倒觉得,或许A站的人都没那么震惊,毕竟,这不过是痼疾复发。

 

作为一家多次成功融资,投资者包括奥飞、优酷、软银、中文在线等一线机构的公司,几乎很难再找到一家像A站这样,始终保持“神秘”。

 

而伴随其“神秘”形象的,是有些“奇葩”的经历:“卖身”专业户、管理层动荡、董事会斗争、撕逼惊天动地……作为一家网站,A站经历过数次超过24小时的宕机瘫痪。所以,今次的无法访问,真的不新鲜。只是在如今的政策背景下,更容易令人浮想联翩。

 

“A站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的”,如今已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每年爆发一至两次。

 

尽管业界习惯将AB站都作为二次元文化的代表,事实上A站更为综合,有大量三次元内容,年龄层也更高。

 

但在公司运营上,A站却远不如B站成熟。回顾A站的起源,曾充满了理想主义的热情。

 

它本是一个名为Xilin的人创建的个人网站,他用自己的电脑搭设了服务器。最初,几个管理员在一个QQ 群里负责视频的审核,全靠粉丝一腔热血在运营。

 

到2008年,A站在国内宅圈已经相当有名。后来又因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入侵事件和论坛传送门事件,人气暴涨。

 

可惜好景不长,当时还是学生的Xilin根本没时间管理A站。站内氛围急剧恶化,服务器负荷和内容质量都逐渐失控,各路牛鬼蛇神的出现也打击了骨干UP主的士气。

 

2009年7月,A站开始无法访问,故障一直延续到8月底服务器迁移。此次事件直接导致老会员徐逸另立门户Mikufans,即B站前身。

服务器迁移之后,A站度过了一段较为平静的时光,还主办了反响不错的【2010年ACFun春节联欢晚会】。

 

不料新危机接踵而至。2010年3月开始,大量会员因为各种原因在弹幕中争吵,到4月演变为弹幕刷屏,事件直到5月份才被管理员控制住。

 

此次事件造成大量会员对A站失望、出走。抓住A站的这一危机,徐逸重启了自己的网站。原本只是简单山寨A站的Mikufans改版为Bilibili,整体设计风格大变,界面友好度完胜当时还以文字界面为主的Acfun。B站由此崛起。

 

2010年,A站创始人xilin以400万价格将A站卖给斗鱼创始人陈少杰。此后,陈少杰在A站孵化出了斗鱼,2014年又带着斗鱼脱离了A站。从此,A站就开始了管理层每年都地震的噩梦。

 

2014年4月,原站长(其实是市场部经理)、负责各种前台事务的赛门突然在个人微博宣布“由于和资方理念不合,决定离开A站”,一时间A站陷入“无主”的混乱。

 

匆忙间,人气游戏UP主辰音奈奈开始担任代理站长。接着,辰音奈奈离开,奥飞动漫空降,带来一批新管理者。

 

当时,面对优酷土豆对A站的侵权诉讼,新高管“甩锅”三位前管理层。三人遭到刑拘,进一步引发初始团队的离职潮。

 

而优酷土豆的戏份也非常有趣。前脚刚把A站告上法庭,半年后就宣布对其投资。接受优酷土豆5000 万美元投资后,A站再度重建管理团队。

 

这一次,由孙旻担任CEO,刘炎焱成为总编辑,张侠主管产品技术。其中,被称为“刘五火”的刘炎焱是原《动漫贩》主编。拿了融资,又有了新团队的A站,仿佛要迎来新春天了。

 

但仅仅过了半年,A站再次迎来全新管理层。

2016年1月,A站宣布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管理团队再次更换。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他此前一直在“美的”工作的好友、“富二代创业者”莫然担任CEO。

 

新官上任三把火,莫然从2016年年初就开始陆续的裁员,30多个技术猴子被清洗。后来发展到整个管理层及核心团队大换血,烧光了猴山。

 

原产品运营张侠被调到边缘业务,刘炎焱从总编位置被流放到自制部门。新CTO则是莫然邀请来的、原动漫创作者社区半次元的CEO王伟。

 

王伟被A站老员工吐槽为“自以为懂行但是其实有着自己公司的外人”。他聘请的90后女产品经理更是遭到员工炮轰。

 

再加之莫然上任后,提出建立新的薪酬机制,号称全员持股,“每个人都持有公司股权所以不涨薪”,员工积怨爆发,最终演变成一场公开撕逼。

 

资本与A站的核心文化始终三观不合,这大概是无法突破的次元壁。旧人离去,资本又不懂二次元,结果便是A站产品每况愈下。客户端奔溃、app卡顿、越来越少的精品内容,最终是用户流失,文化崩塌。

 

2016年11月,中文在线发布公告宣布,公司拟以2.5亿元入股A站,占股13.51%。本轮投资后A站的估值也达到了18.5亿元。

 

与此同时,A站的财务状态也浮出水面。根据公告上的数据显示,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仅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截止到2016年9月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

 

但糟糕的财务状况并没有阻止资本对A站的热情。毕竟投资二次元就是拥抱未来,放眼该领域,也不过就是ab站。跌跌撞撞,羞于谈钱的A站,终于也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化进程。

 

今年6月初,A站首次举办对外发布会,明确表示将在广告、展会和联合直播等领域有着更多的商业化尝试。此次发布会上,A站还与利欧数字集团签署相关的战略协议。资料显示,利欧数字集团主要提供集数字策略、数字创意、互动娱乐等于一体的“一站式数字驱动的整合营销”解决方案。

A站ceo刘炎焱

 

出师未捷。在内部的动荡中,A站曾失去太多机会。而这一次面对外部的压力,A站将如何自救呢?


▶ 阅读往期热文

商演江湖的水有多深?明星驾到小城镇,东北走穴最危险

特约|“吃鸡”史记


诚招记者2名,实习生2名

要求对金融、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技巧、有态度、有热情。

五险一金、十三薪、带薪年假妥妥的。


简历投递至邮箱

lichunhui127@163.com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虎嗅 钛媒体 |  知乎 |  界面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Wi-Fi万能钥匙 | 微博 |触电新闻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  搜狐公众平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