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怕了,他们把实验室的动物拿出来卖了!

据说全世界华人都在传这个女生倒卖口罩赚了2000W日元!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独家揭秘其中真相——

李文亮之死背后的几个真相

方方:不举旗帜不合影留念了就务实了

疫情平稳,但你我皆是盛世下的蝼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刘小土 娱乐硬糖

作者|刘小土

编辑|李春晖

 

“学长,快来按摩店找回睡意啊。”

 

“小萌妹帮你舔耳朵,睡个好觉。”

 

“耳骚热吻,一条龙服务……”

 

无眠的夜晚,你寂寞吗?你渴望与异性零距离接触吗,你想在声嘶力竭的喊叫中找寻灵与肉的碰撞吗?当硬糖君用这样的郭德纲来催眠,有人选择了更贴合这段相声的方式——ASMR刷新了硬糖君对抗失眠的认知,原来“夜听”还能如此撩人。

 

不过,当硬糖君本着学习体验新鲜事物的精神,点开几个asmr视频后,脑海中疑问不断。这天雷勾地火的标题,只能更躁动,怎么治失眠? 

 

asmr(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译为“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这一描述感知现象的名词,还被称为“大脑按摩”、“耳音”、“颅内高潮”。在这类作品中,主播常借助听觉、视觉、触觉等感知上的刺激使得受众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独特的、令人愉悦的刺激感。


asmr并非临床词汇,而是纯粹的网生内容。2010年,Facebook网友Jenn allen最先提出这一概念,并且建立讨论组。一时间,外网不少博主争相加入asmr的创作队伍。这股潮流由各国主播接棒,不断辐射出圈。

 

而随着其进入国内,无论是视频载体的B站,音频载体的喜马拉雅、荔枝、网易云音乐,甚至直播的虎牙、熊猫,asmr都开始形成稳定产出,并拥有自己坚定的支持者,以及反对者。

 

站在软色情和亚文化的交叉口,asmr将向何处去?

 

颅内快感的本体

 

倘若你点开ASMR视频,满屏只见主播翕动嘴唇咀嚼食物的特写,加上低声细语;抑或是她手指来回摩挲丝袜,伴随着急促呼吸。不要过度慌张,不要急于举报,你并非误入黄网,这只是某些asmr主播的常规操作。 

 

2017年,YouTube频道@asmr darling 上传了一期名为“asmr 10 triggers to help you sleep”(助你入睡的10种触感)的视频,演示了刷子刷麦克风、敲塑料杯、翻书等数种asmr的呈现方式,这亦是诸多asmr主播创作常见手段。目前,该视频播放量近2500万,可见asmr爱好者的力量不容小觑。

 

从Maria(玛丽亚)、Dmitri(德叔)、mia、connie等asmr主播的视频内容来看,其主要目的是为听众营造声音沉浸感,让其放松下来。主播们最先大多是采用轻声耳语,而后派生了角色扮演视频、手指触发(敲打)、视觉触发(灯光、吃播)等多种形式。

 

最初,因asmr对设备、内容等有一定要求,我国较少有博主推进原创策划,视频大多是搬运自海外。直到2014年Richard_Price将asmr引入国内,随后MT、番茄酱、臆想音声等主播也投身于asmr的视频制作,中文asmr圈逐步形成。


直播兴起后,不少主播将触角伸入asmr领域,但其业务素质层次不齐也使行业乱象丛生。一些主播不断开发更多具有性暗示的触发形式,甚至借助过度暴露、暧昧语音来吸引关注。

 

口含棒棒糖、抚摸丝袜等动作触目可见,相关画面堪称色情,时常可见围观群众评论,“老铁,借一部说话”。

 

如此之下,asmr圈在外人眼中几乎与软色情划上等号。一度逼得“遵纪守法、绿色直播”的先驱主播失望退圈,Richard_Price就在微博发文控诉当下asmr充斥的浮躁,背离了其原本的意义,并表示:大约,是时候道别了。

 

近日,由于虎牙直播签约主播@轩子巨2兔的花边新闻,asmr再度引发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微博博主@轩子的晴天作为轩子的助理,在微博爆料轩子离婚、卖肉等混乱私生活,控诉其进行“黄播”,且出售大尺度、私人定制asmr音频及视频。

 

除此之外,@轩子的晴天还表示曾一度想让轩子转型,却没料到被其以“坐在电脑前打打pk礼物每天6、7万,我干嘛卖力做内容”拒绝。

 

实锤在前,加上轩子的洗粉言论,她的百万粉丝不少反水,对其进行了强烈谴责。不少网友坦言,曾在无数夜里听轩子的asmr视频入睡。如今眼睁睁看着她被流量、金钱等无情拽入深渊,深感失望。

 

当然,面对轩子这类将圈子搅得乌烟瘴气的主播,专注于内容的创作者自是群起而攻之。他们也试图向大众解释、科普asmr的本质,尽可能厘清asmr与软色情的界限。知名声优阿杰就在《天天向上》节目里为观众带来了一波asmr的听觉体验,展现了耳语真正的魅力。(真的不是瞎呻吟好么!)

 

可惜的是,这些努力无疑是杯水车薪。路人误解、爱好者势单力薄加上“福利向”主播的赚快钱举动,使得asmr文化的生长环境变得矛盾重重,越来越多人将其视为取悦变态者的软色情生意。

 

沉迷asmr是种什么体验?

 

“喜欢asmr到底是种什么体验?”

 

经常有网友在微博、知乎这样发问,评论区的答案可谓精彩纷呈。科普党自是认真的解释“颅内高潮”的感觉——身体四肢如同瘫软,心有鹅毛拂动的酥痒,脊椎好似电流闪过,大脑产生了无法抑制的放松感和愉悦感。


当然,也有常年围观“故意露底裤”、“深夜吞火腿”等老司机戏谑表示,那种感觉就是身体被掏空,他们所在乎的只是高潮而已。

 

由此不难看出,asmr的受众因各自的心理诉求之差分流,一些人想寻求优质内容,找到能陪自己入睡的声音;而另一些人,他们需要的只是女主播。

 

作为asmr爱好者,小觉(化名)的睡眠质量低下,尤其是工作后经常难以入眠。以前他会选择听轻音乐、电台等放松紧张情绪。这些内容虽说也能让他的症状得到缓解,但进入状态所需时间较长。

 

直到他接触了asmr视频,感受了叉子震动、抚摸头发等声音,他才找到了触发颅内高潮的正确打开方式,失眠的问题也逐渐得到改善。

 

而谈及asmr里软色情盛行,他对硬糖君强烈谴责了以偏概全的说法,“每个人都会进行信息过滤,看到自己想看的。你对着德叔抖音叉、揉毛衣的‘硬核’视频,哪有情欲可言。

 

虽说像小觉这类想靠asmr来治疗失眠的患者不在少数,但每个人的触发方式、阈值不尽相同,并非每个人都能达到类似状态。相关神经学研究者也表示,asmr能减轻人的紧张和失眠症状,取决于具有体验的人拥有着略微不同的脑部结构。硬糖君的大脑实在不争气,滴水声、呼吸声等都欣赏不来,翻书声虽然没有引发颅内快感,但确实有催眠神效,但也可能是中学课堂后遗症。

 

总体来说,大部分人更多是从asmr中享受被关爱的体验和想象的快感。主播们的轻声细语、深情目光、温柔抚摸等如同复刻我们婴儿、童年时代父母们关怀、爱护,亲密感会让听众卸下防备、忘却焦虑,从而达到禅定、放松状态。


对情节性的asmr视频来说,主播往往会通过讲故事,引导听众想象增强沉浸感。比如兜风场景便是对休闲场景的模拟,通过想象来带给听众娱乐快感。

 

值得一提的是,在asmr中常见的还有咀嚼音等。这一同吃播结合的产物,主播通过缓缓进食等来宣泄压力,观众在安静环境下会产生某种程度的情感转移,获得同等满足感,从而疗愈自我。

 

通俗点说,这些所谓的颅内高潮,不过就是讨好声音强迫症患者而已嘛,这同为视觉强迫症纠正偏离者、展现整齐划一的画面所产生愉悦感的心理机制极为相似。

视觉强迫症福音

 

斯旺西大学曾对asmr进行研究,调查对象中仅5%将asmr当作性刺激。但在国内视觉刺激、猎奇心理为主导的直播环境下,偏门受众不断催化着不良主播的涌现,劣币驱逐良币,以至于当硬糖君在搜索和体验asmr时,那感觉犹如犯罪。

 

被低估的asmr 

 

在B站、喜马拉雅、荔枝、猫耳FM、echo回声、网易云音乐,以及虎牙、熊猫等直播平台上都能找到asmr相关视频。不同于国外专门的asmr频道,这些视频大多不具有单独版块,被分散至二次元、休闲等区域中。而且,软色情入侵后,不少平台加大了asmr的审核力度,荔枝就下线、禁播相关内容。


目前,国内百万粉丝量级的asmr主播屈指可数,其中像轩子这种以擦边球圈粉居多,原创绿色主播粉丝量普遍不乐观。一些擦边球主播,除了在直播时进行“福利向”暗示,甚至还会在qq群、微信群等发放一些不可描述的付费小彩蛋,以达到固粉、变现的目的。

 

不过,我们也无需妄自菲薄,一味觉得软色情仅是我国的直播特色,“性是第一生产力”在腐朽的资本主义国家同等适用,外国福利姬也不在少数,尺度之大妥妥少年不宜。甚至还有老司机爆料,全球最大色情网站pornhub里充斥着各种伪asmr视频。

 

整体而言,asmr主播大多在前期吸收流量,再通过直播打赏、植入广告、贩卖周边等完成变现。但是以沉浸感为主导的内容,广告植入突然中断粉丝体验,不少网友对此表达不满。要想实现无缝连接,主播们需要花费大量心思策划剧情。相比较直播求打赏,广告植入可谓费心劳神,也难怪轩子宁愿直播打榜、卖丝袜也不想转型做内容。

 

asmr单一的商业模式,或许亦是绿色主播弃圈、擦边球主播不但探寻行业底线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单纯依靠直播等变现远远低估了asmr的价值。

 

当下,asmr正在不断介入广告宣传、影视创作的生产中。宜家就曾借助asmr推出了一则主打“触觉同感”的广告。在广告中,无人露脸,而是有意放大摩擦、敲打等,试图为观众营造温馨、放松的愉悦体验。这则符合宜家调性的广告受到了网友们的热议。

 

除此之外,韩国的BBQ椰香炸鸡找男团防弹少年拍摄了一则吃播结合asmr的广告,咀嚼的声音、享受的表情不断激发着观众食欲,将想象力转化成购买力。

 

其实,国内影视宣传方也意识到了这点。网剧《河神》播出时,主演李现、王紫璇等通过asmr耳音讲述剧情来进行感官营销。不少网友十分受用,表示“脸红心跳”、“欲罢不能”。而在影院、游戏日益追求极致体验的当下,asmr也成为了其营造沉浸感探索的新方向。不少网友揣测,vr搭配asmr很可能完全颠覆观众的视觉体验。

 

不过,在asmr文化大放异彩前,解决劣币驱逐良币的窘境是该圈层亟待解决的难题,规范化、标准化是其攻坚的重点,而集中、垂直的软件开发或将是asmr产业未来开发的一大方向。


▶ 阅读往期热文

《爵迹2》终究回归,郭敬明能否重来?

日本人居然出了一本研究抗日神剧的书,“像看90年代的AV”


诚招记者2名,实习生2名

要求对金融、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技巧、有态度、有热情。

五险一金、十三薪、带薪年假妥妥的。


简历投递至邮箱

lichunhui127@163.com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虎嗅 钛媒体 |  知乎 |  界面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Wi-Fi万能钥匙 | 微博 |触电新闻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  搜狐公众平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