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上海的46万外国人,正在离开

丁丁在上海

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

万万没想到,抗击新冠的胜负手居然是在朝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人家的是抄袭,你这个最多算抄写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我说的都对 Author 拆台


重点在最后不过前情提要也不长一起看了呗



今天是世界核平日,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1945年的今天,美国在日本长崎投下代号为“胖子”的原子弹,美丽的蘑菇云点亮了阴霾的长崎上空。6天之后,日本裕仁天皇在广播中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当然,如果再较点真儿,事实上直到8月15日的很长时间内,日本也尚未全部投降,依旧有一小撮日本法西斯还在或想要负隅顽抗。



或者再直白点说,日本社会普遍认为自己只是战败输给美苏两国的合力绞杀而已。



铭记历史,警醒自知,有了深刻的反思,投降方才可以称之为投降。


德国人的华沙之跪,虽然说有些欧洲人至今都不承认,不过起码认错态度良好,所以在中国,这一惊天之跪往往被当作正面典型宣传。



但相比之下日本人就差得远了。


不仅强烈军国主义思想根深蒂固,连带着还搞些明目张胆的小动作,实在是“两颗原子弹也没能给他们炸到正道上去”。



其实提到“世界核平日”,有一个歪果仁是不得不提的,他叫蒂贝茨,是向日本投放原子弹“小男孩”的二战英雄。



大多数日本人的骨子里其实流淌着军国主义的血液,而且极有可能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下觉醒。


事实上,蒂贝茨已经先行感受了日本右翼的无耻。


比如,有些日本人不顾事实真相,强行颠倒黑白,处处掩盖罪行,不仅对蒂贝茨恶语相向,甚至还有日本媒体天马行空,带有诅咒式的报道:


蒂贝茨自知罪孽深重,每天靠抽烟酗酒麻醉自己,晚上更是需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看这一副活灵活性的样子,仿若轮子在告诫世人:你有罪,信我才能洗清罪孽。



但实际上,蒂贝茨并不觉得自己有罪,相反,他认为向日本投放原子弹是自己这辈子做过正确的事情。


1975年,他在某次采访中这样说到:


“我知道这项任务会触发人们的感情,但为了尽快结束杀戮,这(原子弹轰炸)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我当然知道投下的原子弹会杀死很多人,但这是为了拯救更多的人…我为我能完成这样任务而感到骄傲。”


不仅如此,在2005年,正值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蒂贝茨又在接受《哥伦布电讯报》采访时重复了自己的观点:


“很多日本人主观的认为我会夜不能眠,活在愧疚当中,可我告诉你们,我睡得很香,而且事实上,我也不需要后悔和内疚。我曾看过一部关于中国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里面的日本兵其残暴行为不比我仁慈多少。日本人只知道一味地强调我向他们投放过原子弹的事情,却从未认真考虑过为什么会挨原子弹。”



事实上,日本人至今的“反思”也就像蒂贝茨说的那样,仅止于此。并且常常抱着我是唯一遭受核武器攻击的受害国自居。我弱我有理,道歉什么的,不存在的。


今天上午10点,@联合国 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了对长崎原子弹爆炸幸存者的专访。


果不其然还是老一套——“核爆的危害不能被忘记,应该一代一代传下去”。


但毕竟只是联合国,对其也不能要求太高,更何况其政治偏向时而向左,时而往右,让人难以捉摸,所以一副圣母模样,仿佛全世界都该向日本道歉,也还在意料之中。


可有家中国媒体的表现却着实让人愤怒。


因为他居然敢打着“以和平之名”的旗号堂而皇之地纪念,旁若无人的模样似乎忘记了自己被屠杀时的惨状。



无外乎有网友一阵见血地评论,这是哭错了坟头,认错了祖先,烧错了纸。


——原创分割线——


当然以上内容我都是转载的,这种观点基本代表了不少网民情绪。内容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我真正的想表达,是不必苛责于一家地方媒体,因为他也是抄的而已。


不过说到新媒体小编的基本素养,抄也要适当改改啊,人家的是抄袭,你这个最多算抄写。文案偷懒,可能得到的效果就南辕北辙了。你们啊,还是图样。



最后,只有我在纪念这位英雄么?






-往期文章-


如果有天,我从你的微信里消失......

怎样确定一个女孩喜不喜欢你?

那些被抖音“绑架”的官博,现在怎么样了?


-End-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