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你没强奸过实习生,但媒体里的性别歧视还少吗?| 政见CNPolitics

2016-07-04 张烨 政见CNPolitics 政见CNPolitics
图片来源:人民网


摘要
在媒体工作的女性究竟面对着怎样的环境?即使没有遭遇被强奸这样的极端情况,她们能免于基于性别的伤害吗?

张烨 / 政见团队成员

不出意料,南方日报记者成希涉嫌强奸女实习生一事迅速冷却下来。比 “报导强奸案的记者涉嫌强奸” 更令人错愕的,是本应具有批判性、反思性的新闻业,在面对自身行业丑闻时的避重就轻。有人说流氓存在于各个行业中,没有数据显示媒体流氓更多;也有人骄傲地宣布 “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强奸过实习生”。这些辩解有意无意地回避了这样的问题:在媒体工作的女性究竟面对着怎样的环境?即使没有遭遇被强奸这样的极端情况,她们能免于基于性别的伤害吗?

深圳大学学者 Haiyan Wang 发表于《Meida, Culture & Society》的研究,为我们揭示了中国媒体的性别不平等现状。研究指出,女性在媒体中面临三方面的阻力,分别是对女性不友好的合约及工资制度、薄弱的工会和女性组织,以及充斥着性别歧视的办公室文化。研究者在深圳、广州、成都共访谈了 19 名至少有 6 年纸媒工作经验的人士,其中包含女性和男性。虽然研究出于保护受访者的考虑未列明他们所在的媒体,但广州正是此次涉事的南方日报的所在地。

“从你怀孕那一刻起,你就被扔到了职业金字塔的最底层。”
——一名受访的广州前女记者

市场化改革后,中国媒体普遍存在创收的压力。新闻工作不再是 “铁饭碗”,而是实行凭绩效决定去留的合约制。研究中所有受访者与其所在媒体签订的都是逐年续约的商业合同。他们的工资由底薪和奖金两部分组成,前者金额固定但很微薄,只占全部收入的两成左右;后者依据工作产量和质量发放,且与合同到期后能否获得续聘挂钩。

这种合约和工资制度对新闻工作者造成很大压力,对需要同时承担(社会期待中的)生育、家务的女性更是如此。一名广州的女记者透露,在她生产后的两个月产假期间,她所在的媒体只向她发放底薪,扣除各种保险费后,每月打到账户的只有 82 元,“连一罐奶粉都买不起”。另一名成都的前时政记者表示,她生育后被调往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工资也被降级,她在抗议失败后最终选择离开新闻业。

值得一提的是,男性新闻工作者往往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一名在广州某媒体担任部门主管的男受访者认为,女人如果想生孩子,就不要有事业上的野心,“照顾孩子起码要花她一年时间,回来工作以后,她还要花一年时间重新适应”。他坦言不希望自己的部门里有女记者,“她们很麻烦,一会儿要结婚,一会儿要生孩子,到时她们的工作只能由你来做,否则你的奖金也会受影响”。

“工会?说实话,我从来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
——一名受访的广州男记者

中国的女性新闻工作者似乎并不缺乏保障。1992 年通过的《中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和 1995 年通过的《劳动法》,都包含关于女性的条款。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以及它们的地方分支,中国记协、女记协以及它们的地方分支,理论上也应为女性新闻工作者的权益发声。

但不少受访者表示,这些机构在维护劳工/女性权益方面的作用十分有限,有些甚至还在为性别偏见推波助澜。一名广州的男记者表示,如果不是每个月会从工资里扣掉 2 元工会会费,以及逢年过节收到一些日用品,他根本感觉不到工会的存在。另一名广州的女受访者则指出,为了响应妇联的号召,她所在的媒体在三八妇女节这天举办了一场“旗袍秀”,要求女同事们穿着旗袍来上班。同事们(可以想象主要是男同事)从中评选出 20 名 “漂亮宝贝” 和 20 名 “迷人小姐”,并为她们颁发奖品。

“他们(男同事)眼里只有两类女性:美女或大妈。”
——一名受访的广州女记者

作为一名女性新闻工作者,你或许可以选择不生孩子,也可以不寻求工会或妇女组织的帮助,但你无法逃脱办公室里无处不在的歧视文化。

一名成都的女记者表示,据她所在媒体的人力资源部的同事透露,人力资源部招人的时候会优先考虑男性,如果招不到男性,他们就会招年轻、漂亮、身材好的女孩。这样的要求并不会白纸黑字写出来,但招聘的时候大家心知肚明。

这种消费女性的心态反映到日常生活中,就变成了各种无节操的 “玩笑”。一名广州的男记者提到,他和男同事们下班后经常玩这样一个 “游戏”,问大家假设现在要带一个女同事回家过夜,大家会选谁,然后当着女同事们的面投票。“我们只是想找点乐子”,他说。

一些女性对这类 “玩笑” 一笑了之,或者和男性互开 “玩笑”,但也有人因无法 “融入” 而离开。一名深圳的前女记者表示,由于她对这类 “玩笑” 反应冷淡,男同事们觉得她 “不好玩”。她感到自己逐渐被孤立了,最终选择从那家媒体离职。

以上三方面的阻力,或许已经阻碍了女性在新闻业的发展。中国新闻出版总署 2015 年发布的调查显示,全国有 46.2% 的记者是女性。而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IWMF)2011 年发布的针对 11 家中国新闻机构的调查显示,只有 13.4% 的高级管理岗位由女性担任。另一项发布于 2013 年的调查也显示,中国只有不到 20% 的调查记者是女性,女性在社论部门的比例更低。

需要指出的是,以上研究只覆盖了新闻业正式受聘的女性,合约工尚且如此,实习生的遭遇更不堪设想。南方日报事件发生后,多名自称曾在该报实习的女性也表示曾受到成希的性骚扰,这说明相关事件并非个案,甚至可能在新闻业普遍存在。新闻业需要的是反躬自省,而不是搬出电影《聚焦》来挽尊——《聚焦》确实是个好例子,可惜媒体对应的不再是那个调查小组,而是纵容恶行的教会。

打赏支持政见运作

参考文献
Wang, H. (2016). ‘Naked Swimmers’: Chinese women journalists’ experience of media commercialization. Media, Culture & Society, 38(4), 489-505.

微信编辑:张烨   图片编辑:江锦
最新合辑下载
百度网盘: http://t.cn/RGCasri
GitHub:http://t.cn/RG9BdvX 
Dropbox:http://t.cn/RG91Exk
我们是政见CNPolitics(微信号:cnpolitics2011)。我们致力于拆掉知识的高墙,让普通人读懂学术研究。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新知。分享我们的文章,传播更多靠谱观点。

我们的内容均为原创,个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网站链接 http://cnpolitics.org;媒体机构(含各类网站及微博、微信公号)转载请联系授权:Webmaster@CNPolitics.org
  
长按二维码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