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社交网络真的能点燃革命之火吗?| 政见CNPolitics

2016-10-20 王也 政见CNPolitics 政见CNPolitics
摘要

曾经很多人认为,社交网络将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利器。然而真实的研究表明,这种可能性,今后或许只存在于学者的案头文献中。


王也 / 政见观察员

脸书、推特、Instagram、微信、知乎、微博……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社交网络都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与传统媒体不同,社交网络中的每个成员都是内容的创造者和分享者。这种分散性的特征,使信息传播变得前所未有的迅捷和隐秘,难以立即被审查者察觉,因而在各个国家都深受异议分子的欢迎。

在 2011 年推翻穆巴拉克统治的 “阿拉伯之春” 中,脸书和推特被普遍认为在动员民众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MIT 著名经济学家 Acemoglu 及其合作者,芝加哥大学的 Robinson 教授和 Hassan 教授最近的研究发现,动荡期间,前一天聚集在埃及解放广场上的人数越多,后一天跟穆巴拉克有政治关联的企业股价下跌就越厉害;而推特上跟解放广场有关的标签数量,则能够很好地预测接下来走上广场的人数。


在即将发表于《美国政治学评论》(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的论文中,刚刚毕业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博士 Zachary C. Steinert-Threlkeld 进一步指出,社交网络中非中心成员的参与程度,才是决定一场抗议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在考察了 16 个中东和北非国家 2010-2011 年间每天发生的抗议数量和推特用户的言论之后,他发现,越多普通用户(而非大 V)转发和抗议相关的信息,第二天在该国爆发的抗议数量就会越多(详见发表于万有引力之虫的《他人的无知》)。


然而,社会科学家们也免不了会担心,上述研究是否真的揭示了线上和线下活动之间的因果联系。有没有可能是政府的某些行为同时导致了线上讨论和线下抗议的增加?用包含特定标签的推特数目来度量线上讨论的热度,会不会产生误差?社交网络又究竟通过哪些渠道影响了集体行动发生的概率?


这些问题,在三位俄罗斯学者最近的研究中得到了解答。他们分析了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络 VKontakte(VK),在 2011 年反普京的抗议浪潮中所扮演的角色(详见政见近期的文章 选举中,普京的吃相为啥这么难看? | 政见 CNPolitics)。


为了排除无关因素的干扰,他们巧妙地利用了一个自然实验:VK 最早是在 2006 年由圣彼得堡州立大学的学生 Pavel Durov 跟几个同学一起建立的校内社交网站(跟 Facebook 如出一辙),最初的一批用户也都是跟 Durov 同时就读于该校的学生。而这些学生放假(毕业)回家之后,往往会把使用 VK 的风气带回到自己的故乡。


三位研究者发现,在这批学生的家乡城市,VK 的使用率要明显高过其他地方,类似的效果并未在其他届学生身上出现。同时,在统一俄罗斯党的选举舞弊丑闻被揭露之后,这些城市中也更有可能爆发游行示威。这里,VK 流行与否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外生因素(当地是否有跟 Durov 就读时间重合的校友)决定的,所以可以认为其与抗议之间的关系没有受到其他变量的影响,因此说明社交网络确实有助于集体行动的出现。


此外,VK 的流行程度并不能解释俄罗斯(包括苏联)先前历史上发生过的抗议。将圣彼得堡州立大学的学生替换成其他大学的学生也不会得出同样的结果。这证明观察到的现象并不是由某些不可观测的城市特质,或者是大学生本身而引发的。


更为有趣的是,在 VK 流行的城市里,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的支持率反而更高。这意味着社交网络并没有让人们对现政权更加不满,或者说,没有为反政府的声音推波助澜。更有可能的是,VK 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交流信息的平台,从而线上弥漫的愤慨情绪可以迅速地转化为线下的集体行动。研究者们指出,在那些 Facebook 和 VK 分庭抗礼的城市,有意走上街头的人被分散到了不同的线上空间,最终导致抗议更加不容易出现。


由于在 2011 年的抗议浪潮中表现 “突出”,VK 的创始人 Durov 很快就得到了俄罗斯政府的特别  “照顾”。因为拒绝有关部门对 VK 进行内容审查,Durov 被迫于 2014 年卖掉手中的全部股份,远走异国。跟政府打交道的过程,让 Durov 深感个人隐私的脆弱,于是他跟人合作,开发了一款保密性极佳的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


只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吸取了教训之后,俄罗斯政府开始大力从邻国引进网络审查技术,并向各个社交网络投放了大批机器人水军,以期尽可能地控制舆论。在今天看来,2011 年的故事,应该不会再次上演。社交网络推动社会变革的可能性,今后或许也只存在于学者案头的文献之中了。
参考文献

Acemoglu, D., Hassan, T. A., & Tahoun, A. (2014). The power of the street: Evidence from egypt's arab spring.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Enikolopov, R., Makarin, A., & Petrova, M. (2015). Social media and protest participation: Evidence from russia. Available at SSRN 2696236.


Steinert-Threlkeld, Z. C. (2016). Spontaneous collective action: Peripheral mobilization during the Arab Spring.Princeton Universit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ICT) and Governance Workshop.


文字编辑:汪莹
微信编辑:吴睿
图片编辑:林亦然
最新合辑下载
百度网盘: http://t.cn/RGCasri
GitHub:http://t.cn/RG9BdvX
Dropbox:http://t.cn/RG91Exk
近期文章推荐

选举中,普京的吃相为啥这么难看? | 政见 CNPolitics

不只是企业,政府也有品牌效应! | 政见CNPolitics

威权政府为什么要玩转社交媒体?| 政见CNPolitics

 

我们是政见CNPolitics(微信号:cnpolitics2011)。我们致力于拆掉知识的高墙,让普通人读懂学术研究。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新知。分享我们的文章,传播更多靠谱观点。

我们的内容均为原创,个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网站链接 http://cnpolitics.org;媒体机构(含各类网站及微博、微信公号)转载请联系授权:Webmaster@CNPolitics.or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