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蔡英文在美大肆鼓吹台独,何时开战?大陆武统进入倒计时

去了一趟西藏,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去了一趟西藏,我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地区选举大胜,莫迪的印度梦走向何方?|政见CNPolitics

2017-04-01 魏朝敏 政见CNPolitics 政见CNPolitics
摘要

印度人民党在 3 月地区选举中的大胜,是因为印度人渴望发展吗?莫迪能带领印度从胜利走向胜利吗?


魏朝敏 / 政见特约观察员

 

本文首发于端传媒(Initium Media),原标题为《瑜伽士 “省长” 统治两亿人?莫迪印度梦走向何方?》。转载已获授权。


3 月上旬,印度五地议会换届选举落下帷幕,除旁遮普邦 (Punjab) 外,其他四地均是由总理莫迪领导的执政党印度人民党 (Bharatiya Janata Party,印人党,BJP)或其执政联盟获得议会多数胜出。

 

这些地区中,以北方邦 (Uttar Pradesh) 最为关键。北方邦位于恒河平原上的 “中原” 地带,人口高达 2 亿 400 万,比中国河南河北两省总和还多。印人党此次在 403 个席位中狂扫 312 席,加上政治联盟共 325 席,得以取代上一届的社会主义党 (Samajwadi Party, SP) 政府,重新提名首席部长。其票数占据绝对多数,前所未有。

 

很多评论者见到这般情景,都以 “印度人渴望发展” 来解释一边倒的选情。“莫迪旋风”,似乎在去年争议连连的 “废钞令” 之后仍然势不可挡。好像传统的种姓、宗教政治,都让位给了经济改革许诺。


然而,几经酝酿,莫迪在 3 月底推出让很多人大吃一惊的北方邦首席部长人选——印度教湿婆派 “瑜伽士” 阿蒂提亚纳特(Yogi Adityanath)。

 

阿蒂提亚纳特是多年的北方邦地方议员,也是戈勒克布尔 (Gorakhpur) 的戈勒克纳特 (Gorakhnath,nath 意为 “主人”)庙住持。戈勒克纳特是史上传奇人物,印度教纳特瑜伽派将其视为最重要的瑜伽士之一。今天风靡全球的哈塔瑜伽 (Hatha Yoga) 与他息息相关。其印地语、梵语诗歌与论著在今天依然广为流传。

 

身为戈勒克纳特传人的阿蒂提亚纳特,则是常年争议人物:除了发表印度教民族主义言论之外,他还被指控曾经煽动教派冲突。

 

住持也能当高官?未等人们反应过来,阿蒂提亚纳特已经正式上任,成为两亿人的主政者。而这说明,“发展主义统领一切”未必能解释北印度的政经脉络。

 

如何理解印人党大胜与瑜伽士的崛起?我们可以从北方邦的政治传统谈起。

 

种姓政治并未式微

 

在今天,莫迪的号召力无疑重要,但仅有莫迪个人的魅力,绝不足以让印人党在北方邦这样一个种姓、教派问题复杂的地区胜选。

 

北方邦经过常年的政治肉搏,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政治代表秩序:

 

社会主义党在当地占人口 40% 左右的低种姓群体中影响很大。他们大多是自耕农,曾长期被归为首陀罗 (Shudra,神话中的四大种姓之一,低于婆罗门、刹帝利和吠舍,高于 “贱民”)。

 

占人口约 20% 的达利特 (贱民) 群体,以大众社会党 (Bahujan Samaj Party, BSP) 为政治代表。

 

一部分婆罗门 (在北方邦,婆罗门占总人口的 10%) 和大部分穆斯林 (总人口约 19%) 支持印度国大党 (Indian National Congress, INC)。

 

印度人民党的支持者,先前是一部分婆罗门、大部分拉吉普特 (被视为刹帝利)种姓(8%)、古尔米(Kurmi,约3%)地主种姓与城市中产。

 

以上这些,构成了北方邦政治的基本盘。从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北方邦大致形成了社会主义党对撼大众社会党的局面。其他票仓 (如占据大量人口的穆斯林群体) 在两党周边,即低种姓群体和贱民群体之外游移,成为关键票。

 

然而,种姓政治并非北方邦传统。印度北部和其他地区不同,种姓群体特别复杂,分化严重。早年的政治强人如英迪拉.甘地,更多利用民粹宣传,而不依赖于具体的种姓动员。

 

今天的北方邦种姓政治,源于 60 年代之后逐渐兴起的农民权利运动。到了 90 年代,曼达尔委员会 (Mandal Commission) 划分出低种姓,即 “其他落后阶级”(Other Backward Class, OBC),在政府部门和国有领域,为达利特贱民之外的群体增加保留席位。在运动到划分保留席位的过程中,低种姓团体团结到了社会主义党身后。

 

印度人民党的选战策略,正是利用种姓政治细分。低种姓阶层虽占据 40% 人口,但社会主义党的核心是只占 8% 人口的亚达夫 (Yadav) 种姓;大众社会党也主要依托占据 10% 人口的恰马尔 (Chamar) 达利特贱民种姓。由是,这些群体内部不可避免存在核心—边缘的分化关系。

 

印度人民党近年来正是以这种内部分化为依托,对不同群体分别下手,撬动更多原本归属对手的选票。比如在低种姓群体中拉拢贾特人 (Jat)、在贱民中拉拢处于最底层的清道夫 (Bhangi) 种姓。


由于社会主义党和大众社会党常年相争无法谈拢合作,在这次大多数选区中,都呈现出“分票”的局面:双方抢夺穆斯林选票,而自己的基本盘则面临印人党的蚕食。于是,在地方选区上,常常是印人党候选人只需要拿下40%左右选票即可胜出。

 

虽然莫迪带领执政印人党狂扫 312 个议席,但在普选票中,也只拿到了 39%。社会主义党与大众社会党的普选票较 2012 年选举,并未出现大滑坡,跌幅不到 8%。若两党效仿同在北印度的比哈尔邦 (Bihar) 本地党派,化干戈为玉帛组建大联盟,其实完全有机会碾压莫迪。

 

种姓票仓的结构,尽管可能因为经济结构变化、社会文化变迁而消亡,但目前来说,它仍然是印度北方政治动员的重要因素。莫迪的执政党,也概莫能外。

 

莫迪全面控制执政党?

 

从印人党内部来看,这次胜选本可以标志着党内来自其家乡古吉拉特邦 (Gujarat) 的干部和北方邦势力走向合流,然而实际情况却未必如此。

 

自从 2014 年莫迪率领印人党大胜以来,来自古吉拉特的 “新军” 已经成为主流。2014 年大选前的党内争夺中,身为元老的阿德瓦尼 (Advani) 不敌莫迪,已经表现出党内代际更替的迹象。当时,出身北方邦的党主席拉吉纳特.辛格 (Rajnath Singh) 成为莫迪的盟友。胜选后也出任了内政部长。

 

内政部长是内阁中仅次于总理的实权职位。接替拉吉纳特.辛格出任党主席的,是莫迪的心腹──古吉拉特耆那教徒阿米德.沙 (Amit Shah)。这也就意味着党部也成为了莫迪一系的舞台。在2014年大选中,莫迪选择在印度教圣地瓦拉纳西 (Varanasi) 出战,本身除了强烈的印度教色彩,更有一种从古吉拉特 “东出北方,逐鹿中原” 的态势。2017 年在地方选举中再次拿下北方邦,既是对党内士气的鼓舞,更是莫迪进一步统合全党的里程碑。

 

随着印人党内部另一重要势力,以外交部长斯瓦拉吉 (Sushma Swaraj) 为代表的中央邦系日渐低调,党内执掌中央邦的觉杭 (Shivaraj Singh Chauhan) 此前也深陷丑闻,“莫迪一统” 的格局已呼之欲出。

 

然而,瑜伽士阿蒂提亚纳特上台,反映出了莫迪这一理想仍然颇有距离。

 

和以前相比,古吉拉特系 “新军” 的最大不同,是通过教派动员上台之后,更加强调经济发展、私有化来消弭种姓、教派政治的根基——可供分配的福利、国有企业就业机会等等。然而,在选举政治下,北方邦的新政府必须依赖本地干部和本地派系。这是莫迪最大的难处。

 

阿蒂提亚纳特并非莫迪的亲信,甚至也不属于印人党内的传统派系。在他身上,教派因素大于经济发展。但他有两个优势,一是属于北方邦本土势力,在地方有深厚基础,能够整合利用更多资源;二是他常年担当印度教民族主义鼓动者的角色,能够配合莫迪握着发展和印度教民族主义两驾马车的其中一轭。在地方实力、教派民族主义、服从中央和经济能力四张牌之间,莫迪最后选择了前两者。最终人选出炉几经拖延,也多与博弈—妥协有关。

 

阿蒂提亚纳特的地方政府必然要启用大量的本地干部,但这恰恰意味着地方上的务虚、裙带关系等问题会更加难以治理。古吉拉特和北方邦的派系是否能得以融合,提高莫迪在党内的执政能力、能不能将古吉拉特经验输出到北方邦,还有待观察。

 

印人党已经基本奠定了自己在印度国内一党独大的格局,其推行政策的能力,远远超出了 1967 年国大党一党独大格局结束之后的历任政府。莫迪的个人权威更是如日中天,等 2018 年 68 名上议院议员到期,莫迪有望逐渐将上下院同时控制在手,这无疑有利于他推进各类政纲。但反过来,从废钞事件也可以看出,这种局面下,党系统容易陷入 “小圈子”——在缺少足够的技术官僚支撑下,推出有瑕疵,或过度政治化的重大经济、政治决策,从而造成隐患。

 

这种局面下,瑜伽士阿蒂提亚纳特未来的施政走向,值得作为观察印度内政局势的风向标。

 

参考文献
Jafferlot, Christophe. India's Silent Revolution: The Rise of Low Castes in North Indian Politic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3.

文字编辑:张跃然
微信编辑:奚明明
最新合辑下载
百度网盘:http://t.cn/Rt1JGbW
GitHub:http://t.cn/RG9BdvX 
Dropbox:http://t.cn/RG91Exk
近期文章推荐
为什么厕所在印度农村难以普及? | 政见CNPolitics
印度拿什么“对冲”中国?| 政见CNPolitics
印度民主中的“九龙治水” | 政见CNPolitics
我们是政见CNPolitics(微信号:cnpolitics2011)。我们致力于拆掉知识的高墙,让普通人读懂学术研究。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新知。分享我们的文章,传播更多靠谱观点。

我们的内容均为原创,个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网站链接 http://cnpolitics.org;媒体机构(含各类网站及微博、微信公号)转载请联系授权:Webmaster@CNPolitics.org

 

  
长按二维码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