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她85岁仍有夫妻生活?肌肤似少女,和20岁鲜肉拍性感写真,活成了美丽传说

新冠疫情带来的制度思考

今天在意大利,我看到了真正的人间炼狱!看看咋回事

警惕!专对女高跟鞋猥亵粘稠腥臭X液!这群畜生天天在发泄!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刘嘉美 政见CNPolitics

图源:Global Risk Insights

根据上届大选的情况,华人的投票率高,而且以支持反对派为多,投反对党的华人票达八成以上,创下历史新高。

刘嘉美/作者

编者按:「越界华文答问」是香港文化及媒体教育基金(https://www.cmef.org.hk/)的一个新项目,旨在让不同华文地区的朋友互相发问,以达至澄清事实、消除成见及互相了解的作用。该栏目授权政见平台刊登部分文章,并收集大陆朋友对港台等其他华文地区希望提出的问题。


马来西亚大选在即。大马在1957年独立以来,一直由巫统领导的执政联盟执政(过去叫「联盟」,后来叫「国民阵线」,简称「国阵」)。自90年代末,亚洲金融风暴冲击马来西亚,时任首相马哈蒂尔与副首相安华发生矛盾,亦发生称为「烈火莫熄」(Reformasi)民主运动;由1999年大选始,过去多次选举,反对党联盟都对执政联盟造成巨大挑战,国阵虽然保住了过半数国会议席,但在普选票上曾输给反对党联盟民联,因此,反对党一直有「改朝换代」的期盼。


我们请来刘嘉美为我们解答有关马来西亚大选的问题。刘嘉美来自香港,大学毕业后活跃于劳工团体。后来移居马来西亚,继续以文字关注边缘底层。


问:大马选举委员会决定于5月9日(周三)举行第十四次选举,有批评声音指这安排是为了压低投票率。到底这会否影响投票率?除投票日的设定,执政党还有甚么策略增加其胜算?

答:将投票日定在周三工作日,最直接受影响的是在外州生活的选民。例如,许多在吉隆坡一带工作的选民,投票地点仍保留在家乡,其中几个关键州属,包括霹雳、吉打、柔佛和沙巴砂拉越都是大量人口外移的州属。选民要从工作地回到家乡投票,交通时间可以从数小时到一整天。


在海外也有大量移居他国的马来西亚人,根据联合国数字,海外马来西亚人达230万,部分选民因不相信邮寄选票而选择亲自回国投票,但在周三投票,会令原本有意回国投票的海外选民因无法请假或难以安排,而最终无法回来投票。即使首相宣布将投票日定为公众假期,但对于生活在偏远地区和海外的居民来说,仍需额外请假才能投票,预计这将会减低投票率。


大马选举法令并没有规定选举日必定要在假期进行,回看历史,大马曾在1995年和1999年的两次大选里,把投票日安排在工作日,这两次选举的投票率分别为68.3%和69.3%,是历届投票率最低的两届,与平均投票率74.7%相差约5%,而与上一届大选的84.4%投票率更相差达16%。


上届大选的投票率创下历届新高达84.4%,反对派也首次获得比执政党更多的总得票。 其中有27个国会议席,反对派只以不足5%的选票微差落败。在这些边缘议席中,反对派以最少的194票至最多3414票落败,投票率的加减足以改变这些选区的选举结果。


除了低投票率将影响选情以外, 选区重新划分也是另一关键。在4月初最后一次国会会议里,选区重划正式通过。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是简单多数制,拿最多选票的候选人便胜出。新的选区划分,把反对党的票源集中在同一选区,把执政党的票仓分散成多个议席,这意味著反对党需要更多的选票才能赢得一个议席,选区划分也大幅度改变原有的选区结构和地理布局,形成选区种族化的情况(例如,华人集中在一个选区,马来人集中在另一选区)。


以受选区划分影响最深的雪兰莪州为例,其中像反对党堡垒的八打岭北区(PJU)国会选区从原本85,401名选民增加至150,439人,选民人数增幅为76.16%,成为全国选民人数最多的选区,相对雪兰莪州最小的议席只有37,126 名选民,议席之间的选民人数相差达四倍,严重违反票票等值原则。


在上届大选,国阵以47%的总得票,赢得60%的国会议席,而反对派民联赢得51%总得票,却只取得40%国会议席。新的选区划分将更大幅增加执政党国阵的竞选优势,根据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的估算,在新的选区划分下,国阵只需要赢取40%总得票,就可夺取回三分二多数国会议席,也就是取得修宪的权力。


问:为何反对派会愿意跟巫统的前首相马哈蒂尔合作,组成联盟?反对派内部会否出现分裂或互相攻讦的情况?

答:马哈蒂尔在2003年从首相之位退下以后,在马来西亚政坛和巫统内部仍有很大的影响力。其后,他与现任首相纳吉因党争与「一马」丑闻案而闹翻(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5%80%8B%E9%A6%AC%E4%BE%86%E8%A5%BF%E4%BA%9E%E7%99%BC%E5%B1%95%E6%9C%89%E9%99%90%E5%85%AC%E5%8F%B8),及至2015年,两人之间的冲突已到不能化解的局面。马哈蒂尔多次公开要求纳吉下台,而马哈蒂尔的举动与当时民间反纳吉的情绪结合,其后他更与反对党、社运人士共同签署一份以推动改革为目标的《人民宣言》,之后他又高调出现在净选盟集会,并在台上发言。


马哈蒂尔逐步与反对派越走越近,直到他在2016年成立新政党土著团结党(土团党),并正式加入反对阵营希望联盟(希盟)。反对派自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入狱以后,群龙无首,在这情况下,马哈蒂尔在今年年初被希盟推举为反对派的首相人选。如果希盟赢得政权,马哈蒂尔将会以93岁高龄再度拜相。


在马哈蒂尔与反对党开始走近时,反对派内部对于是否与马合作,仍存在分歧。在马哈蒂尔担任相期间,多位反对党重要领袖,包括安华、林吉祥、林冠英、末沙布等都因政治迫害而身陷牢狱。虽马哈蒂尔从未正式道歉,但反对党领袖都纷纷表示,为了拉倒纳吉,愿意既往不咎。随著马哈蒂尔成立新政党,短时间内吸引20万人加入,当中尤以年轻人为主,反对党逐渐看到马哈蒂尔有能力重新聚集起一股新的政治力量。


在上一届选举,未有马哈蒂尔加入的反对党创下51%总得票的记录,城市选民和华裔等非土著是反对派的重要票源,但在乡村和传统马来区,仍是执政党的坚固堡垒。经过多年来种族主义政策和执政党的宣传,乡区马来人普遍担心,若国阵失去政权, 马来人将会失去保障和独有的地位。


马哈蒂尔和土团党的支持者,则多来自传统巫统的支持者。马哈蒂尔以反对党的姿态,进入执政党的堡垒区,仍能牵动大批人潮,这使反对党更相信,马哈蒂尔能分裂执政党的选票,也能带著反对派进入以往难以进入的乡村和传统马来区拉票。因此,反对党内部慢慢也达成共识,愿意与马哈蒂尔合作,形成同一阵线对抗国阵。


问:净选盟于今届选举有多大影响力?还有没有其他民间力量,推动选民走出来打败国阵?

答:净选盟是监督选举的非政府组织,没有政党倾向。在选举期间,组织收集有问题个案和评论选委会政策。在2014年起,净选盟连同其他非政府组织,提出民间的选区划分方案,并分别在2015年与2016年组织全国集会,提出与选举改革相关的多项诉求。净选盟是目前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中最有能力号召大型群众运动的组织。


在今届大选,净选盟前主席玛莉亚陈(Maria Chin Abdullah)也准备在不入党的情况下,使用希盟旗帜参选,她希望能把选举改革和人权议题带入议会,加强议会里的改革声音。


除了政党正忙于准备竞选宣传外,地方上的活跃组织也开始举办监票员训练活动,以确保投票站内都有监票员监督,防止各种作弊的情况。不过,自马哈蒂尔成为反对派首相人选,民间组织对于是否支持反对党持有不同立场,有社运活跃分子发起「废票运动」,两党都不支持,也有组织提出要支持立场进步的小政党。

 

问:对于大马社会的种族区隔,反对联盟有何策略应对?这些策略至今成效如何?

答:大马是多元种族国家,主要由马来人与原住民(69%)、华人(23%)、印度人(7%)组成。在独立前的英殖民时代,英政府对不同族群采取分而治之的管治手段,及至独立后,大马宪法和政策赋予马来人有土著(马来文:bumiputera,有土地之子的意思)的特殊地位,土著与非土著有不同待遇,例如房屋、土地和大学学位皆有给土著的保障配额。族群之间从文化差异、历史因素、不平等的政策待遇而形成区隔。


希盟成员党「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曾经提出废除土著特权,资源分配视乎需求而无分种族,但建议引起马来社会的巨大争议。在这次选举,希盟在竞选政纲中,选择维持土著权益,以避免引起马来人对换政府的不安感。


过去,反对党难以进入传统执政党堡垒区进开展组织和竞选工作,地方领袖对反对党多持有排斥态度。这次,马哈蒂尔加入希盟,形成新政党,给予马来人一个新的政治选项。他们竞选的议席,以执政党票仓为主。他们到当地进行竞选活动时,但凡马哈蒂尔所到之处,都出现大批人潮,反应热烈,前所未见,只是未能肯定人潮能否转化为希盟的选票。


选举策略上,希盟各党统一使用「公正党」的标志参选,公正党代表的是跨种族的多元政党,希盟中的成员党里,以华裔为主的政党「行动党」弃用华裔熟悉的「火箭」标志,而使用公正党的标志,以淡化他们以华人为主的形象,增加马来社群的接受程度。


问:大马华人热衷投票吗?他们在今次选举中发挥什么影响力,跟其他群体有否不同?

答:根据上届大选的情况,华人的投票率高,而且以支持反对派为多,投反对党的华人票达八成以上,创下历史新高,亲国阵报纸在选举隔日更写下「华人还想要什么?」作为头条。


对于今届选举,国阵的华裔政党表示,华人票有回流于国阵的倾向。由于上次选举已是华人支持反对党的最高点,不管是支持度还是投票率,也很难再创新高。加上,反对党与伊斯兰党决裂,反对党关系未能如上届大选般团结,在华人社群里,今届选举缺乏了换政府的气氛,预料这次的投票率会降低,华人的反对党票也会因此减少。


而且,如果在外地的青年选民没有回家乡投票,或会影响到家中长辈出来投票支持反对党的动力。虽然国阵的华裔政党(包括马华、民政党)在大政治议题上,只是执政党的附庸,但在半城乡和乡区,他们仍透过举办社区活动、分派资源到地方团体,来建立其稳固的组织桩脚。


华裔反应暂未见如上届般热烈,但当选举委员会宣布在周三投票后,社交媒体和数个主要的华社团体立刻发起资助计划,协助经济困难者和海外学生回家投票。选委会不合理的安排,反倒激起华社的反应。


问:中国积极在大马投资,执政及反对党对此的态度如何?

答:在2016年,首相纳吉出访中国期间,便与中国政府签下总值 340亿美元的贸易协议,中国立即成为马来西亚最大投资国,而中资在大马全国各地都有大型基建项目,包括吉隆坡的大马城、马六甲的皇京港、东海岸铁路、砂拉越大型钢铁工业园区和关丹港口计划等。外间质疑,中资除了投资基建,还买下了不少「一马公司」的资产,变相为纳吉的一马贪腐案买单。


在众多发展项目中,以东海岸铁路尤为争议,反对党议员曾批评说:全条连贯东海岸,长六百公里的铁路,工程成本达130亿美元,比一般工程造价高,加上合约没有公开招标,是一宗不公平的交易。


虽然如此,但在大马华人社会,对于中资大举进驻大马,反应两极,有人认为合约不公平,有的则欢迎中国投资,认为纳吉靠拢中国,会提高本地华人对他的支持。


最近,马哈帝尔亦公开质疑,纳吉招来的中国资金并未有惠及本地经济,除非中资愿意聘请本地工人、在本地成立公司、引进资金与技术。他承诺,若希盟执政,将会重新检讨与中国签订的投资合约,但执政党则批评这样会破坏中马两国关系。


问:若这次选举执政党能取得过半甚至更议席,对大马政治会有何影响?

答:上届大选结束后,首相纳吉打破以往尝试建立的开明形象,多次使用《煽动法令》,调查和检控反对党和社运人士,又逮捕反对派领袖安华,囚禁至今超过3年,仍未释放。其后,他在任内更就《国家安全理事会法》和《假新闻法》等进行立法,使首相的权力进一步扩大。国安法立法以后,由首相领导的国安理事会,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宵禁、动用武力,执法人士享有免于诉讼和审讯的权利。如果执政党继续赢得选举,估计纳吉将会维持他的高压领导,以避免一马贪腐案被调查,并进一步打击反对派的力量。同时,反对党也可能在选举后,爆发内部矛盾,重演分裂的局面。


若执政党选举失利,权力能否和平移交将成为决定马来西亚未来的关键。假设成功完成政党轮替,根据希盟承诺,将会处理几个主要的关键问,包括首相的权力和任期将会受到限制、消费税将废除、全面调查一马贪腐案。至于其他社会上根深蒂固的问题,包括族群关系、财富分配等,相信在短期内不会马上解决。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微信编辑:侯丽

图片编辑:魏子杰

电子书下载

《劳工的全球化》

链接一:http://t.cn/RWNTJpr 提取码:rnyp

链接二:https://goo.gl/rmDxgs


《粉丝公众》

链接一:http://t.cn/RqsTD7J

链接二:https://goo.gl/iNWKBx


建议将链接复制到浏览器打开。



近期文章推荐

“修昔底德陷阱”会成为现实吗? | 政见CNPolitics

中国海外利益保护的“混合模式” | 政见CNPolitics

最高法院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判决加大了社会分歧? | 政见CNPolitics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