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方强 | 连话都不敢说,那你与牲口有什么区别

2017-03-20 今日微察 今日微察

文 | 方强 ,来源:强道逻辑


给车子加满油,给自己买包烟,给阳光买一杯咖啡,在看了新闻以后。电台里傻瓜在唱,电视里骗子在讲,曾经坚信的正在瓦解。网络上到处是灾难,房价就像定时炸弹,有人切断自己喉管,有官员掏枪火拼,有人被要求整天闭嘴,多么完美的生活,让自己悠然自得,我似乎看到了幸福,又似乎陷入苦痛。


如果连话都不敢说,那么与牲口有什么区别。大学同学徐说。今天他正式从副处级岗位辞职,与我沐浴了半天阳光,前一段文字算是他心情的写照。与我这位臭嘴獠牙,在一起将他之前从事的工作,狂骂了一顿。我说你他妈的,就象一头从没交配过的种猪,连说话都那么猴急,你知道你的岗位,奋斗了这么多年。他说,以前太憋屈了,真的是什么都不敢说,你的文章,我看了特有快感,但我从来没敢评论。


人与牲口的区别,就是敢不敢说话。这话我特别熟悉,想起了父亲也对我这样表达过。小时候我比较调皮,有次上课,同学用粉笔头丢了一个女老师的头,那家伙就直接认为我干的,于是问都没问我,向我爸告状说我作的案。我爸是个烈性子,他正好放牛回来,赶紧拉我过去揍了一顿。受了天大的委屈,我一声不吭地摸着被巴掌扇过的痕迹,觉得反正挨打了,正酝酿着决定,第二天加大力度,丢一盒粉笔头,到那老师头上。


我娘比较宠爱我,看到我腿上的巴掌印,眼泪吟吟给我涂草药,然后问是不是我干的。我说不是我干的,是老师血口喷人。我妈就抱怨我爸事情都没搞清楚,怎么可以打人。我爸就大声呵斥我:“打了活该,受了委屈怎么不说,又不是个哑巴”。然后对老黄牛抽了一鞭子,又继续说:“你看,牲口就是这样,打了从不吭声,人又不是牲口,有了委屈就要说出来”。


从父亲的教育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人与牲口的区别,就是能不能去维护自己的权利,而说话,是维护权利的基本通道,是一个人最基本的自由,是所有自由的前提。如果你连话都不敢说,你连为自己说话的权利都不维护,那么你的权利被侵犯了,那就是活该,你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言论自由是自由之王,一切的自由都基于此。我希望所有人,都记住这个基本共识,可惜很多人脑子里只有那么些宏大的概念,却没有这样基本的权利常识。我经常想,婴儿第一声啼哭,应该是哭泣自己不能说话。说话是天赋人权,除非你是哑巴,不然每天可以扯鸡巴蛋地说话,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你英俊还是丑陋,说话的权利,象空气一样,每个人都应该平等拥有。


我基本上,每天都会对某些社会肮脏事物评论一番,对某些狼心狗肺之徒抨击一次,讽刺得他们恼羞成怒。有些蠢货与懦夫说,你说了又有什么意义,还会得罪某些拉历史倒车的家伙。怎么能没有用呢?我每天表达,表达了我对世界的看法,我宣告了我的存在,我阐明了我的反对立场,我行使了我说话的自由。我让那些嚣张的家伙知道,在千万个沉默的废物里面,有一个人反对。至少他们不敢说百分百的人都同意他们。


昨晚有个读者在后台留言:“强哥,我很喜欢看你文章,我觉得你说的也是我想说的,看了好几年,但是我不敢转你的很多文章”。老夫看了留言非常鄙视,转不转是你的自由,看不看也是你的自由。但是你看了后,还要告诉我你不敢转我的文章,这简直就是侮辱我。就象一个勇敢的人在抓贼,你不抓是你的自由,但你还要凑到那人耳边,很荣幸的告诉他,我与你一样正义,但我不敢加油啊。


现实中很多这样鸡贼的家伙,活得象一只乌龟。我其实特别反感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说要对人民启蒙。通常我对这样的人,会善意的翻白眼,你启谁的蒙呢?先别去扯什么民主自由,先好好的行使你说话的权利,因为这是每一个卑微的人,都能轻易就能实践的,除非你是哑巴


只要你说话不造谣,不捏造,不诽谤,发发布恐怖言论,不侵犯别人的权利,谁能敢把你怎么样。我还告诉你,在2007年之前,自由这两个字,在网络上是打不出来的,后来是怎么能打出来的呢?是作家韩寒写了一篇《论自由》的文章,由于巨量的人谈论,当局可能觉得网络上,到处是“‘目田’”太丢脸,然后就把这个词汇放开了。


著名法学家耶林,有过一个著名的演讲,题目叫《为权利而斗争》,我很早就能全文背诵。他在文中说,为权利而斗争,决不是为了他人,是对自己的义务。法是国民的努力,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权利,也没有浪漫得来的权利,法的权利在于斗争。任何期望他人而得到权利的家伙,都是奴隶


我总是相信,当所有人都敢于说话的时候,是没有谁敢去堵别人的嘴巴的。我为我的同学感到开心,他为了更加自由地说话,迈出了第一步。没错,他说的如至理名言:“如果一个人连说话都不敢,那与牲口有什么区别”。所以,我写下了这篇文章,与诸君共勉。


倾情相邀:一个与众不同的思想平台。有深度,有温度;有营养,有影响。每天为您提供有价值、有意思的延伸阅读。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后即可加关注: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