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6套房子都写我哥的名字,我爸说这是中国传统”

2017-09-07 金石道 金石道

作者:艾小羊

来源:清唱(ID:qingchangaixiaoyang)已授权


一个单亲妈妈的留言让我非常难过。

她离婚回娘家住,父亲骂她是废物,几年时间,父女说话不超过30句。家里6套房产都写的是哥哥的名字,她一个人带孩子每月要还2700的房贷.她爸爸说,这是中国传统,家产都要留给儿子。

原来在狗血的世界里,许多想活成安迪的姑娘,只活成了樊胜美。

每次说到这个话题,总有人说,你自己好好努力,不靠父母不就行了。这话对,也不对。对,是因为个人努力永恒重要,每个人都是孤独地来,又孤独地去。不对之处在于父母之爱没有替代品,当我们长大成人,行走江湖,父母的爱是心里最温暖的小房间,一旦空缺,世界永远缺了一角,金钱、爱情、成功都弥补不了。

世上所有人的辜负都可以理解,唯有父母的辜负,是我们心里永远的伤痛,忘不掉挥不断。

我家家庭关系比较复杂,父母分别带前任的孩子结合,兄弟姐妹多。按说这样的原生家庭多少会有撕裂与阴影,孩子容易自卑。

我大学毕业准备买房的时候,思前想后才敢打电话跟父母商量。我爸爽快地说:“给每个孩子准备了5万块钱,反正早晚要给你,当嫁妆或者买房子你自己决定。”第二天,他就把钱汇给我了。

跟我一起买房的同事说你家挺奇怪的,一般人家都会给儿子留多一点。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被深深地爱着,特别幸福。

这种幸福,踏实又长久。不是因为我小时候乖巧可爱,像小仙女,所以你们爱我;也不是因为我学习好,考上了985高校,你们爱我,而是仅仅因为我是你们的孩子,无论性别,无论成败,你们永远爱我。

如果连父母之爱都有分别,一个人怎能相信,世上还有什么感情,没有功利与世故,爱就是爱本身,强大、无私、热烈、永恒?

一个天涯博主讲自己的亲身经历。从初中开始,跟妹妹每个寒暑假都被妈妈送去打工,高中毕业考上大学,父母又以家里没钱为由,让她放弃学业,打工赚钱。结婚的时候,父母给了一万块的嫁妆。她从小被教育作为姐姐要让着弟弟,家里穷,要节约,赚钱寄给家里。然而弟弟结婚,父母甩手就给了60万外加一辆汽车,她家还有一个弟弟,也就是说,父母的家底至少有120万。

她终于明白,原来家里不是没钱,而是对女儿没钱。这种被欺骗的感觉使她一直活在深深的自卑里。她说:“我稀罕的不是父母的钱,钱我自己能赚。但有一种爱,只有父母能给,他们没给我,我就永远不会有了。”

被父母轻视甚至欺骗恐怕是世界上最残忍的苦难。

《请回答1988》里,德善作为老二,觉得自己是被忽略的一个。“姐姐因为她是姐姐,弟弟因为他是弟弟,所以都得谦让着,但我以为我如此崇高的牺牲精神,爸爸妈妈是知道的,原来,不是。”

爸爸跟她谈心。“爸爸妈妈对不住你,是因为不知道,对老大,要好好教导,对老二要好好关心,对老小,要教他好好做人。但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所以,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

这一段看哭了许多人,因为父母欠他们一次这样的谈心,欠一句这样的对不起。

重男轻女的父母,喜欢给自己的选择找理由。他们会告诉你,没办法,这是中国的传统,这是无奈的生活。其实说什么无奈,还不是自私。

觉得儿子才是自己家的,女儿终究是别人家的;儿子有义务养父母老,女儿的义务是孝敬公婆。

他们把子女强行分成“你的”、“我的”,却忘了女儿并不是自愿选择来到这个世界,而是与儿子一样,是父母的选择。

每个女儿都存了孝敬父母的心,父母却残忍地把她们推开。

上周我去看妮妮,她变瘦变憔悴了。暑假前,保姆忽然离职,请不到合适的人,她求父母过来帮忙,父母说“我们要照顾你哥的孩子”。

她女儿今年上小学,从小到大,父母没给她帮过什么忙。每次说起来,母亲总说:“你要体谅我们。我们老了,是要靠你哥的。”妮妮家有套旧房子,准备出售,她老公问要不要留给妮妮父母以后来住,毕竟大城市比农村医疗条件好。妮妮说不用。她在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养父母老了,最多给钱,绝不出力

“我不是心硬,是真的被伤得太透。小时候被哥哥打不敢告状,把父母的话当圣旨,拼命学习,拼命赚钱,不敢给他们添一点麻烦。憋着一口气,觉得我学习、工作比哥哥强一百倍一万倍,总能得到父母的爱吧。最后发现,都是徒劳。不是努力的问题,而是你从出生就输了

在“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女儿,我一点儿都不希望她们太善良。

专栏作家连岳说,当我们长大成人,要学会在心里“杀死”那些一直让我们痛苦、自卑,只会给我们添麻烦的家人。

虽贵为家人,你不仁,我也能不义。

小羊说:

我有一个心愿,愿我们的下一代,天真烂漫地问:“妈妈,什么叫重男轻女?我怎么没见过。”


关于本文

 作者:艾小羊杂人生的解局人,品质生活的上瘾者,专治各种不高兴。代表作:《我不过无比正确的生活》。公众号:清唱(ID:qingchangaixiaoyang),微博:有个艾小羊


千岛书院好文推荐:我们的讨论是怎样一次次被带进沟里的?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清唱
清唱
了解更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