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刺激1815:改变人类命运的三次跃迁

2017-09-19 金石道 金石道

来源:摩登中产(ID:modernstory)已授权



在我们已知和未知之处,进化从未停歇。

01


1815年4月5日,这个世界迎来一个特殊节点。


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交界处,坦博拉火山骤然爆发,近11万人因此殒命,超600亿吨火山灰喷洒天空。


这原本应是震惊世界的新闻,当时却未传播开去。一个月后,伦敦报纸边栏才轻描淡写提及此事,且语焉不详。


没人能猜到这次火山爆发,对人类命运的影响。


超600亿吨火山灰遮天蔽日,地球天空变得阴暗混沌,从亚洲到欧洲,严寒无情降临。


寒风一直呼啸至1816年。这一年,西方史称“无夏之年”。夏天第一次消失了。


在中国,严寒让云南陷入饥荒,让辽东爆发冻灾,冷空气统治着长江沿岸,大雨倾盆,洪水滔天,鱼米之乡化一片泽国。


阴云之下,饥饿的嚎哭伴随着起义的刀光,大清进入道光萧条,王朝投下一个苍老的背影。


在欧洲,严寒导致粮食减产,燕麦价格一路疯涨。因为买不起燕麦喂马,大量马车无奈停运,从而导致自行车的诞生。


这仅仅只是开始。在灰暗铅云笼罩下,人类正在积蓄力量,等待进化跃迁。


在那个“无夏之年”,英国伦敦,一个叫法拉第的年轻人,发表了人生第一篇科学论文。他对电和磁着迷,常在寒室中思考两者关系。


1831年8月,法拉第发现电磁感应现象,两个月后,他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发电机。一个璀璨的时代,至此拉开帷幕。


就在法拉第发明发电机一个多月后,在英国德文波特港,一辆装有6门大炮的小型帆船出发了。


这艘打着科学测量旗号的探测船,实为刺探新大陆情报。不过,船上确实拉了一个对博物学感兴趣的年轻人,名叫达尔文。


那年,达尔文22岁,刚大学毕业,他在船上度过五年岁月。这个世界的原貌,开始如拼图般一点点清晰。


远航归来后第二年,达尔文动笔写了第一本物种演变笔记。


思考20余年后,他终于逼近真相,1859年,他写了一本书名极其拗口的书。书商将其命名为《物种起源》。那是人类少有的骄傲时刻。


法拉第的电火花,照亮火山灰笼罩的世界,而达尔文的进化论,则引发前所未有的思潮。


思潮之下,大革命开始重塑世界。


1873年,达尔文收到一本新书,书名《资本论》,作者马克思留言称,“我是你最真诚的敬慕者”。


我们此后百余年的命运,有了新走向。头顶的乌云散尽,让我们可眺望更远之处。


02


如果说第一次进化跃迁,决定了前行的方向,那么第二次进化跃迁,则决定着前行的速度。


这一次,进化的舞台,是冰冷的电子世界。


在法拉第发现电磁奥妙126年后,1957年,“美国晶体管之父”肖克利博士,在故乡圣克拉拉,也即今日的硅谷,创建了一个半导体实验室。


这个消息,如同牛顿回老家开工厂一样,顿时让全世界的电子天才陷入疯狂。


那一年,八位天才级的年轻科学家从美国各地赶到硅谷,加盟肖克利实验室。


他们年龄都在30以下,个个才华横溢。


肖克利是天才,却不懂经营和管理,一年中,实验室没有研制出任何像样产品。


八位青年开始计划出走,他们递交辞呈,被肖克利怒斥为“八叛逆”。


“八叛逆”出走后,成立了一家名为仙童的半导体公司,一年后,他们发明了集成电路,世界开始加速。


当时美国召开一场半导体工程师大会,400名专家中,只有24位履历上没有仙童的经历。


后来,八位天才离开仙童各自创业,他们开创的公司,决定着电子时代的走向。


乔布斯说:"仙童就像个成熟了的蒲公英,你一吹它,创业的种子就随风四处飘扬了。"


1964年,八位青年中的戈登摩尔,以三页纸的短小篇幅,发表了一个奇特的定律。


他天才地预言道,集成电路上的晶体管数目,将会以每18个月翻一番速度稳定增长,并在今后数十年内保持这种势头。


摩尔定律诞生之初,不过是工程师间的谈资,但很快,它成为这时代的核心规则之一


在冰冷的电子世界中,元器件迭代进化,计算能力不断攀升,而在宏观世界,信息产业几乎严格按照摩尔定律,以指数方式高速前进。


离开仙童后,戈登摩尔创立了世界头号CPU生产商Inter,决定这个时代的运算力。


当人类肉身的进化近乎停滞时,电子世界的繁荣,催生了电脑时代,这是两百年间第二次进化跃迁。


03


如今,我们正处于第三次进化跃迁的节点。


或许,在未知之时,未知之地,这个时代的法拉第正在进行实验,而这个时代的达尔文已杨帆出发。


人们已听见潮水的声音,却看不清未来的模样。


当下人们的喜悦与迷惘,兴奋与焦虑,皆因此而生。


事实上,种种迹象显示,这一次进化跃迁,将与智能相关。


如果说,第一次跃迁,是发现人类进化规律,第二次跃迁,是发现电子进化规律,那么第三次跃迁,便是发现智能进化规律。


这一次跃迁,或将借助电子进化,实现人类自身进化的突破。


以这个时代风光最盛的马斯克为例,这位硅谷天才企业家,坚信人类的未来,将是“人机合一”,即将人脑和电脑互联。


跨越物种的互联,或可挣脱人工智能失控的阴影,并实现人类永生。


马斯克已成立一家名叫Neuralink的公司,希望开发“神经蕾丝”技术,在大脑中植入微型电极。


他希望有朝一日,新人类,可实现思维的上传和下载。


届时的我们,将不再是灰云下茫然无措的人类,将不再是严寒中瑟瑟发抖的人类,思维的火花,在神经元和电子元件中跳跃,新纪元自此开启。


1816年,无夏之年,19岁的雪莱,前往拜伦在瑞士的别墅度假。


压抑的阴云和寒雨,迫使众人待在室内。拜伦提议,来一场恐怖故事写作比赛。


于是,雪莱写了世界上第一部科幻小说《科学怪人》。


小说主角弗兰肯斯坦,正是用科学打破生命禁忌的造物,一如两百年后马斯克等人的梦想。


命运早已安排好伏笔。


千岛书院好文推荐:《一个月就辞职,一个北大女生的求职悲欢》对我们有哪些启示?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摩登中产
摩登中产
了解更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