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谁是废青?

为什么外国公司集体辱华?原因找到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徐林:那些不偷不抢为城市创造价值的人不应受到任何歧视

2017-12-01 徐林 金石道 金石道

作者:徐林      来源:经济真相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林


我倒不觉得现在城镇化的趋势在发生重要的变化,可能有点小变化,比如现在每年劳动年龄人口净减少大概600多万,这意味着农村可以转移出来的富余劳动力的数量,可能是在减少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和过去会有一些差别。


但是,我们现在异地转移出去的农业劳动力有2.6亿-2.7亿的水平,很多人已经在城里工作了很长时间,有很多人也不能带自己的孩子、老婆,像这样一些人,到了目前这个阶段,政府应该想办法尽可能解决他们在城市生存、扎根下来的问题,我相信有很多人也回不去了。


按照十九大提出的,主要矛盾的变化,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今后更多的会体现在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民主、法治、安全、环境等方面的需求在不断增加。实际上,也要求我们的政府,特别是城市政府,多投入一些公共资源,去解决这些人在城市的生活、居住和社会保障问题,我觉得城市政府是有这个能力的,只要每年把城市的预算支出结构做一些调整,减少那些锦上添花的项目,把钱更多的花在为这些人解决实际困难上,是可以解决不少,而且你把这部分人稳定下来之后,从扩大内需的角度来说,他们预防性的需求会减少,因为城市的社会保障水平比农村高,他们的消费倾向也会提高,这也有利于进一步扩大内需,对经济增长,也是有好处的。


所以,像这样一些事情,也到了该做的时候,而且城市也需要这些人。我是这么想,这样一些在城市生存的人,只要不偷不抢,不是完全靠政府的社会保障生存,他就在这个城市创造价值,实际上也为这个城市所需要,他和现有的城市居民对这个城市的贡献是完全同等的。所以,他们在社会福利和保障方面的待遇上,就不应该受到任何歧视性的对待。


这是我的看法。


过去四十年,我们高速的增长是怎么取得的。今年12月份恢复高考四十周年,我们是77级考上大学的,考大学的时候我在农村当知青,在我眼里,中国的改革,实际上是从恢复高考开始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恢复高考是纠正人力资源这个要素错配的一个最重要的改革。


在恢复高考之前,很多高中毕业生在当时的制度下都被送去农村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恰恰是这一改革,使得那些高素质的人可以通过高考制度接受更好的高等教育,可以在更好发挥他们作用的岗位上工作,这是一个对人力资本这一要素配置扭曲的一个重大的改革。从此之后,我们看到中国的改革开始放松了对人口流动的限制,放松了对人们择业的限制。


所以,我们看到,后来国家要素的流动有了非常正常的,寻求高收益,就是向高处走的机制。所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农民可以离开农村离开农业,到城镇地区去就业、工作。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农民中的,具有企业家精神和素质的人开始办企业,产生了大量的乡镇企业,后来是私营企业,我们也可以看到国有企业的退休人员,包括一些职工,他们也可以从国有企业退出,去参与乡镇企业,包括民营企业的设立,也包括一些党政官员,也可以加入到企业中去。恰恰是这样一些改革和放松管制的措施,使得中国人口劳动力这一要素的配置,可以按照市场的规律来进行配置,这种配置的改进恰恰使得中国有了过去四十多年的高增长。这是从这个角度来看过去的高增长。


十九大之后的增长怎么办?报告提出了要通过创新驱动,结构升级的路子来走,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过去四十年对改进资源配置效率所产生的难以想象的效果的忽视。因为我们现在依然需要关注要素错配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在农业和非农产业之间,劳动生产率的配差还有4倍,我们是从最高的7倍降到了4倍,城乡收入之间的差距也依然很大。


所以,未来要素在不同产业之间的配置的改革,人口流动,向效率更高的产业领域,向收入更高的地区进行流动,这样的趋势还不会改变。恰恰是这种流动,可以提高资源配置,可以提高要素配置的质量和效益。所以,我们说,从未来制度改革的角度,政府还是应该需要通过改革为要素在统一市场内的自由流动、高效配置,提供更好的制度保障,这种保障对未来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都是非常必要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