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快手,正在贩卖他们的尊严

2017-12-24 金石道 金石道

作者:张五毛

来源 : 张先生说(ID:zhangxianshengshuo)已授权



“红毛皇帝”顾东林快六十岁了。顶着一小撮粉红色头发,劲爆的音乐一响,他就疯狂摇摆手臂,扭动身躯,食指中指呈二指禅状,不断向前挥击。


他有三个女徒弟,一个不爱学习的女初中生,一个12岁半梦想当大明星的女童星,还有一名逃婚出来的女子,都是在西广场看到红毛尬舞,拜他为师。


红毛视这些徒弟为股肱,为了让徒弟们安心尬舞,他给他们租了房,每月房租600元,五个人挤在房间里的两张床上。但红毛没想到的是,这段师徒情谊只维持了两个月,就因为钱闹掰。


紧接着,16岁的彝族老二和12岁半的女徒弟莉莉在宾馆过夜,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并被带走。案件代理律师证实,老二知道莉莉只有12岁半,承认跟她发生了性关系,目前以涉嫌强奸罪被批捕,案件已移交检察院。

……

这段关于尬舞皇帝的描述,摘自前几天《南方周末》上一篇题为《直播尬舞》的文章,讲的是快手尬舞团的故事。这篇篇幅很长但又极尽克制的文章,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以上片段——12岁的莉莉,从小参加过艺术培训,去韩国做过练习生,还出过单曲。迷上尬舞之后,却变成了‘强奸案’受害者。

看完《南方周末》的文章,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那些快手视频,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对快手视频,印象最深的是主播们的吃相。


她们吃螃蟹,吃龙虾,吃猪头。这些俗常食物没法满足大众猎奇心理的时候,她们就开始吃死猪、吃活蛇。有个ID叫小胜的十几岁小孩凭着敢吃,吸引了近百万粉丝。


除了吃就是喝,有些快手红人靠一口气猛灌白酒火了。最有名的山东小闯几乎每天发一个喝酒视频;吃动物、喝白酒还不算恐怖,最恐怖得是吃异物。前段时间,一位河北大妈自虐吃灯泡,几个小时后这段视频火遍全网。




吃辣,吃酸,吃甜,吃苦;吃蜂蜜,吃玻璃,吃死猪,吃一切……人类的消化系统超越所有科学和想象,只要能塞进嘴里的东西,这些主播们就敢吃;

胡吃海喝在快手上只能算是基本招数,段位再高一点就是自虐。一个叫二哥的河北滦县农民每隔几天放个鞭炮炸裤裆或者跳冰河的视频。在他红了之后,快手上涌现出一大批效仿其特技的接班人,这些人在二哥的基础上进行升级——活埋+炸裤裆。


快手的另一大特点就是喊麦和乱舞。鬼步舞、机械舞、霹雳舞、社会摇、翻唱,无论跳的啥,无论唱的啥!无一例外,都要有劲爆的音乐。那音乐不关乎情感,不关乎艺术,只是来自咽喉的嘶喊。


吃喝自虐,当众乱舞……网友满足了猎奇心理,主播收获了不可名状的欢呼和打赏,而平台则赚足了流量。一个三赢局面。没有人会在意这背后的意义和价值。也很少有人知道,这种直播已经成了一门生意。主播主们的直播内容,并非心血来潮的个例,而是一个有策划、有组织的群体。


快手第一当红组织天安社




在这些疯狂猎奇的直播背后,一些刑事新闻时不时地见诸报端。


2017年11月,《法制晚报》公号报道,在快手上有14岁女孩发的怀孕视频,并配有多张视频截图,这段视频获得了4049次播放、168个评论。


2016年8月,“快手”网络平台主播杨杰、刘国彪为了吸引更多粉丝多收礼物,带领网友到布拖县农村做“假慈善”。一个月后,两位主播分别被凉山州中级人民法院以网络诈骗犯罪判处三年八个月、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


2017年8月中旬,一段名为《西安一女主播直播赛车漂移》的视频在网上迅速传播,短短几小时累计点击量突破十万次。两天后,两名网络主播被西安警方立案调查。


2017年7月,一名快手直播为了提高关注度,在直播中编造洪水灾害死亡百余人的虚假信息。两个月后,这位主播因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


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在一个充满暴力、粗口和低级趣味的环境里,出现这样的违法事件并不奇怪!




艰难的自污背后是什么?


很多人都曾看过快手上的自污表演,但很少有人会思考: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超出底线的视频?他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表演?


在《南方周末》的报道中,快手的一位前员工解释说:“视频一旦上了热门,就(会)大量吸粉,吸粉意味着打赏和收入。”


既然“上热门”回报如此诱人,那么为了上热门而各种出位出格,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没有人喜欢被人看不起,没有人愿意虐待自己,取悦他人。但是,快手的出现,利益的驱使,让底层人群乐意做这些人格自污的表演。


可恨的是,主播们通过自污换得的打赏,还要被层层瓜分。其中大概一半要被平台分走;莉莉这样的小网红,还需要再拿出一部分来孝敬师傅,比例在2-7成不等。分完之后,能到主播手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




快手能代表农村青年的精神世界?


农村青年是“快手”的护身符,很多人说,我们应该尊重快手,因为它代表着中国农村青年的精神需求。我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包括我在内一二线城市青年也在看快手视频,只是我们观看的渠道不是下载登陆,而是朋友圈转发;我们观看的理由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猎奇。



当年做网络编辑时,和同事发生过一次工作冲突。争议的焦点是要不要推荐“凤姐”。我的意见是不能推荐,因为凤姐不是一个正常人。她的言论和行为已经已经超越了公序良俗、也不具备正常人的思维逻辑。


但同事坚持要把“凤姐”培养成草根领袖。他的理由也很简单:我们是做运营的,我们不负责审美和道德。网友爱看,就说明她有市场;有流量,就说明她能满足用户需求。


时至今日,我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网络世界里,并非“存在即合理”,并非“用户无错”。如果产品经理们坚持唯流量论。那么,流量最高的视频应该是三级片,流量最高的文字应该是小黄文。可是,这些东西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也是公序良俗所不能接受的。


事实上,快手上的这些视频和农村青年的精神世界无关。《生吃大肠》、《活嚼耗子》、《17岁的妈妈晒出6个月的娃》这样的视频,别说是中国农村青年,你就是放在facebook上,美国人也会点进去看一眼。


这样的内容与审美无关,与人性有关。因为人们天然猎奇,天然地喜欢看别人出丑,看别人受虐,然后从别人的痛苦中得到一点廉价的愉悦。


快手让一些“底层人群”深陷其中,难以自拔。一方面,他们习惯了‘自污’,另一方面,他们误以为别人的猎奇就是对自己的认可和赞扬,从而对自己产生了错误的认知,最终导致,这个颠倒认知的群体越来越大,这种哗众取宠的行为愈演愈烈。


就像南方周末那篇报道里说的那样:“这看起来更像是一部分人消费另一部分人尊严的游戏”。


快手,获得高流量,取得商业成功的同时,也把一些人的尊严变成了商品。把网民变成了咀嚼“人血馒头”的围观群众;当主播放弃自爱和尊严,网民放弃审美和尊重,剩下的只是一款APP粗俗嗜血的界面!


千岛书院好文推荐:抱歉,官场从来不相信什么985、211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张先生说
张先生说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