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这届北京年轻人不行,太脆弱了

2018-03-30 金石道 金石道

来源:姜汁满头(ID:linlinisdead)  作者:西岛


昨天,京城迎来2018年开春来的首场沙尘暴。


一如所料。北京的年轻人再一次陷入群体恐慌:世界要完了,生活没有希望了,又要逃离北上广了……总而言之,前途一片灰暗。


这是北京年轻人的常态。


与吃饭、喝水和睡觉一样,恐慌同焦虑,是北京年轻人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两剂调味品。


不懂得焦虑与恐慌,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北京青年。



雾霾来了,要焦虑一下环境污染。雾霾走了,要焦虑一下被迫搬离的欠高端人群生存现状。


房价涨了,要焦虑一下中产阶级日渐缩水的钱包。房价跌了,要焦虑一下祖国前景未明的发展前途。


住在北京城里的时候,天天想着逃离北上广,到大理去开客栈,到西藏去洗涤灵魂。逃离北京城的时候,又开始怀念鳞次栉比的便利店,五光十色的商业街。


因此。大多北京青年人的常态是:一边骂着这里,一边哪儿也不去。


所以说呢,这届北京年轻人真是太脆弱了,浑身都是痛点,轻轻一戳,便要嗷嗷大叫。


我劝北京青年皮糙肉厚些。


为什么不能像河北青年一样呢?


河北地方默默承受着京城转移而来的各类工厂电站,pm2.5指数动辄突破四五百,对此,河北青年毫无怨言。北京青年呼吸道太娇嫩,指数两三百的时候,就觉得是世界末日了。


为什么不能像东北青年一样呢?


找个月薪四五千的体制内公职,大多东北青年就已心满意足,能安心去三亚度假了。北京青年对成功的定义太高了,动辄就是创业融资,身家过亿,月薪破万仅够满足温饱,月薪两万才是起点。


为什么不能像成都青年一样呢?


闲来吃吃火锅,打打麻将,喝喝小酒,赏赏花草,岁月一片静好。北京青年身上的发条拧得太紧了,通往西二旗的地铁上,大家在激烈地讨论debug;晚上十点去国贸走一圈,灯火通明的写字楼里,可能还潜伏着数以十万计的加班群体。


为什么不能像潮汕青年一样呢?


早早继承家业,踏实赚点儿小钱,二十岁左右结婚,二十五岁就有了两三个孩子,生活充满烟火气。北京青年太不接地气了,今天要改变行业生态,明天要实现人生理想,吃饱喝足了还得坐下来操心一下中国影视业的沉沦,全然不顾《前任3》在小城乡镇大受欢迎的现状——可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嘛!


叫我说,北京青年就是活得太细腻,太敏感,太拧巴了。上海青年都远远不足。



上海青年也活得累,但架不住上海的繁华洋派啊。天天都有雨后春笋般的网红店开张刷屏,等着上海青年一一打卡,小日子在觥筹交错中消磨过去,有声有色,哪里来的时间拧巴?赚钱买包要紧!


如此喜欢叫嚷,如此钟意闹腾,北京青年是全国独一份儿的了。


没有办法。因为北京的年轻人,是见过一些世面的。


北京的价值取向是非常多元的。上海青年在全体迈向精致,深圳青年在全体创业开公司。但北京什么样的青年人都有,三流作家,街头艺人,野生编剧,快手抖音网红,永远跑龙套的小演员……


北京有许多形形色色的怪人。


这里的富豪人数是全中国最多的,走出五环,就有当年震惊全国的蚁族群租房。有人在skp里一次消费了数十万,商场对面呢,则开满了一整片的路边摊,一碗炒饭卖十块钱。


北京青年身上,没有千人一面的雷同气质。见得多了,北京青年自然有了指点江山的发言权。


北京的年轻人,身上是有一些理想主义的。


北京青年不是淡泊名利,但对物质始终没那么大的热情。用王朔的话来讲:什么成功?不就是赚了点儿钱,然后让傻x们知道吗?


来一线城市,不就是为了赚钱么?不,还真不是。可能去上海是,可能去深圳是,但去北京,可能还真不是。


北京青年就像北京这座城一样。人人都说北京城土气,比上海、深圳、香港要差得远了。但北京城有底气,它从来没想过变得精致,旁顾无人般地生长,它就是它自己。


许多北京青年也没那么在乎物质。我曾在这城里遇到许多有趣的年轻人,聊音乐,聊文学,聊虚无缥缈的宇宙,聊抽象枯燥的形而上哲理。他们租房,打散工,买不起奢侈品,但他们的人生过得有趣而丰盈。


北京,是少数几个敢于站在此处说梦,而不至于被嘲笑的城市。凭着一腔理想主义,北京青年自然有了路见不平,拍案而起的冲动。


北京的年轻人,骨子里是刻着现代性的。


不,不。这里的现代二字,与高楼大厦无关,与车水马龙无关,它是一种精神,一种现代人的精神。


不仅仅是青年人,连北京的大爷大妈,似乎都有此般觉悟。在北京,我很少见着劈头盖脸关心你收入几何,婚嫁与否,可有二胎打算的长辈,就算热情地唠嗑,也不外花花草草,猫猫狗狗一类的话题——似乎比那些在相亲角里宣称“月薪一万是讨饭”的上海长者,要可爱一些。


在这里,大多青年都守着规矩和边界,没有刺探他人隐私的热情,更没有干涉他人生活的爱好。独立、自强、各自追寻着想要的生活。有野心者,北京给你舞台;不求上进者,也能得到包容与同类。有丁克,有同性恋,有开放关系,有不婚主义……没有关系,没有人会多看你一眼,没有人会对着你指指点点——


没有人对你感兴趣。



正是这种冷漠又凛然的现代性,让多少青年对北京着迷。也难怪,当那些陈腐不堪的彩礼、捉小三、重男轻女等话题迎面扑来时,北京青年会一边冷笑,一边吐槽。


因此。我始终认为,北京青年跟别处的青年是不一样的,他们身上,与北京城一样,有一股怪异的勃勃生气。他们永远在吐槽,永远在发声,不要妄想北京青年会变得乖巧,变得温顺。


是的。古怪的北京青年,永远在吐槽,永远在悲悯,永远在义愤填膺。骂归骂,但除了北京,我们哪里都不太想去。


金石道好文推荐:我们做这个教育不是要把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压在他们身上,是想保留大山之子的野性,让他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姜汁满头
姜汁满头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