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就不生,谁敢罚我钱?

蔡垒磊 金石道


作者:蔡垒磊

来源:请辩(luojiyingshang)


找对象,是一项选择,但在有些人那里,似乎没的选。


你有没有过被“催”的经历?不找对象、不结婚、不生子就是不孝,但这也经不起推敲,因为如果是这样,你可以找个最烂的人结婚嘛,还是会被父母扫地出门的。


所以不是不结婚、不生子是不孝,是你没有给我足够的“和周围人一样”的社会安全感,你就是不孝,甚至有人说,这事儿就是天经地义,每个人生下来就自带的义务。


好像是去年,有句话挺火,叫“国家为什么鼓励生二胎,就是为了恶心你们这帮连一胎都不生的”,赞赏声一片,请问,国家为什么鼓励生二胎,你心里没点X数吗?怎么到了今天才恶心,之前不还有限制条件么?


前些天有位专家提议了:建议设立生育基金制度,40岁以下的公民,不论男女,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等你生完二胎才可以取出来再给你生育补贴。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又一次的“民意调查”,这样的跪舔都让我无比恶心,我曾经也是体制的一员,在内部,你随便跪舔,因为只有“里面”的人看得到,但凡是要替他们向外发奇怪的声音,我是一律不会干的,我也羞于和这么干的人为伍,为此当时我还删了官博号,受了处分。


生育超过一定的限度,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这是合理的,值得商榷的只有对于“限度”的把握,因为你一定有一个临界值,是再多生一个,就要整个社会来平摊某一部分费用的,你想生,就可以生,你给大家补了费用就好了。


至于强制结扎或者强制引产这类,我们不做讨论,这个是应该被绞死的。


所以我们应该明确一个观点,那就是:因为我做了某事而并非由我自己全部承担负面结果,所以我需要给出补贴,这并不意味着我做了国家不希望我做的事情,所以我要罚款,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当你明确这一点之后,你就明白砖家的提议荒唐在哪里了,很多人认为,当国家需要你做某事的时候,它是有权规定你不做这件事就要受惩罚的,错,它并没有这样的权力,它也不敢随便出台这样的规定。


我不生,虽然目前并不符合它的期待,但这是我的权利,它可以把纳税人的钱用在补贴那些生的人身上,甚至可以供养他们的孩子到大学毕业,都可以,如果它觉得这样做对整个国家的未来更有利。你不满意也没辙,代表就是人民自己选出来的,有本事你去改宪法,不然就闭嘴。


然而我不生,并没有给社会增加负担,我只是没有做出它期望的贡献,它可以不奖励我,但却没理由罚我。


这生育基金是个什么东西?钱我先替你保管着,要是你没生到二胎,钱就归我了?这不就是罚款么?那如果现在国家要每个壮丁都去死,先交100万给我保管,如果你50岁前没死,钱就归我了,如果死了,我还给你老婆,你交还是死?


动摇国本的事儿,敢这么提议,后果谁也担待不起。


对象,想不找就不找,婚,想不结就不结,孩子,想不生就不生,我就想跟不同的人谈一辈子恋爱,谁管得着?别跟我说养老的事儿,好好努力以后有的是钱,我需要谁养?孤独?我有手机,你才孤独。管这么宽先把养老金缺口去整明白了吧。


最后组个万人群,有愿意认识异性的进来,我预计女生会多,希望多进点优质男生。


注意,我只组群,是不是有对象我筛选不了,生不生孩子也不关我的事儿,自己搞定。


一选商城


千岛书院好文推荐:“她是北大的!偷东西你不该原谅她吗?”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请辩 请辩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