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刚刚宣布!江苏增加超10万个!

武汉这家烧烤店投120万,刚开业就几乎血本无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罗会钧:美越防务安全合作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2017-06-01 罗会钧 国政学人 国政学人

作者简介:罗会钧,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转自《国际安全研究》2017年第3期


【内容提要】近年来,美越关系不断升温,尤其是在防务与安全合作领域取得了引人瞩目的进展,美越双方从战略上日益重视防务安全合作,军事高层互访频繁,实质性军事交流合作如联合军演、开放越南军港、人道主义救援行动等持续开展,核能领域的合作得到加强,美国全面解除对越武器出口禁令,美越防务安全合作日趋机制化等。美越从昔日的军事对抗走向今日的军事合作,源于亚太地缘政治与安全形势变化背景下两国对安全利益的认知以及安全战略和外交政策的调整,其主要动机及意图是通过相互借力削弱或制衡中国,并在南海问题上实现各自的目标诉求。美越安全防务合作对中国周边安全以及中国外交造成了挑战,它影响了中美关系与中越关系的健康发展,不利于南海问题的和平解决,使中国周边安全形势更加复杂化。虽然美越军事合作暂时难以走向军事同盟,但中国应采取必要的应对策略,积极推动中越关系的发展,加强中国与东盟关系,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加强中俄战略合作,加强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完善周边安全战略,提升应对周边安全危机的能力。

【关键词】美越防务安全合作;中美关系;中越关系;亚太地缘政治

美越自1995年建交以来,两国关系不断发展,合作领域不断扩大,合作水平不断提高,尤其自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太”以来,美国加快了美越防务与安全合作步伐,并取得了重要进展。越南是中国的近邻,是东亚尤其是东盟国家中的重要一员,因此,美越防务安全合作的加强势必对亚太安全局势乃至亚太地缘政治产生影响,也会引起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的更多关注。美越防务安全合作意欲何为?美越能否最终建立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美越防务安全合作对中国的外交与安全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中国应如何应对?国内学界与战略界对这些问题做了一定的研究,本文拟对以上问题作进一步的探讨。

一、美越防务安全合作的发展

众所周知,美国和越南曾经是你死我活的“宿敌”,长达20年的越南战争给美越双方都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然而,国家间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国际形势的变化,美国和越南这对昔日的敌人正在迅速靠近。

防务安全合作是美越合作的重要一环。1995年7月,美越建立外交关系,实现关系正常化,为两国军事关系未来发展打下了良好的政治基础。之后,随着两国政治与外交关系的不断发展,两国的防务安全合作也不断加强。2000年3月,美国国防部长威廉·科恩(William Cohen)访问越南。同年11月,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成为越战后首位访越的美国总统,这两次“破冰之旅”开启了两国军事合作的步伐。近年来,美越防务安全合作不断取得进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双方从战略上日益重视防务安全合作

早在2001年5月,美国兰德公司发表了一份题为《美国与亚洲:迈向新的战略和力量态势》的报告,称美越存在军事合作潜力。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太”以来,日益重视越南等亚洲国家在美国亚太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及作用。2010 年出版的《美国四年防务白皮书》将越南、印尼和马来西亚作为亚洲的重点提出来,并认为这些国家是美国潜在的战略伙伴。2012年出版的《国家军事战略报告》强调美国应发展与越南的军事关系,把越南塑造为新的战略伙伴,为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服务。2014年出版的《美国四年防务白皮书》提出在强化与日本、澳大利亚等关键盟友的安全合作的同时,要深化与越南等关键伙伴的防务联系。2012 年 6 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莱昂·帕内塔(Leon Panetta)在访问金兰湾时坦言:“在国防领域,美越两国存在着复杂的关系,但我们不会被历史束缚。美国希望扩大同越南的国防关系。”2013年7月,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访问美国,与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共同发表了《联合声明》,双方决定建立全面伙伴关系,以推动两国在经贸、科学和技术以及防务和安全等领域的合作。加拿大籍越南裔学者卿武德分析认为,为实施重心转向亚太的战略,美国必须扩大其可靠战略伙伴的数量,而越南有可能成为这样的伙伴。2015年6月,美越两国国防部长在河内签署《国防关系愿景联合声明》,以进一步加强两国国防关系。该声明将进一步指导两国发展国防关系,共同处理战后遗留问题,分享在搜救、应对自然灾害、维和等问题上的经验,加强对话。

(二)军事高层互访频繁

继科恩和克林顿访问越南之后,2003年11月,越南国防部长范文茶(Pham Van Tra)访美,这是 1975 年越战结束以来越南国防部长的首次访美,两国国防部长就历史遗留问题和双边的军事关系进行了会谈。2006年6月,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Henry Rumsfeld)访越,意在推进美越军事关系。2009年12月,越南国防部长冯光青访问美国,2010年10月,美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s Gates)借参加首届东盟防长扩大会议之名回访越南。2012 年6月,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越南,这是三十多年来首位访问金兰湾的美国国防部长,显示美越军事关系进一步深化。《华盛顿邮报》为此发表评论说,这一举动凸显了美国与其昔日敌人之间日益深化的伙伴关系。2014年8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E 邓普西上将(Army General Martin E Dempsey)访越,这是美国参联会主席在越战后首次访越。这次访问“象征着美越两国与北京在南海问题上关系日趋紧张的情况下,在安全关系方面虽小心谨慎但在不断加强的努力”。2015年5月底6月初,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Ashton Carter)到访越南。

(三)实质性军事交流合作持续开展

一是联合军演。2002年,越南首次作为军事观察员参加了美泰新“金色眼镜蛇”联合军演。2009 年 4 月,美国邀请越南军队踏上约翰·斯滕尼斯号航空母舰观摩其在南海的飞行演习。随着南海局势升温,从2010年起美第七舰队访越并开展“非作战性”联合演习已经常态化,每年两国海军都要举行相关联合演习。二是开放越南军港,开展“军舰外交”。2003年11月,美国范德格里夫特号军舰访问越南胡志明市,这是1975年以来美国军舰首次访越,它开启了两国“军舰外交”的进程,之后美访越频率越来越高,交流内容越来越丰富。2010 年 8 月,美军航母乔治·华盛顿号抵达越南岘港海域,越南干部考察团还登上了美国航空母舰;随后,美国海军导弹驱逐舰约翰·麦凯恩号也到达岘港,参加美越海军联合训练。2011年,越南国防部首次派出军官赴美国军校和其他军事机构学习。2011年7月,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钟云号”“普雷贝尔号”和“哨兵号”军舰访问越南岘港。2012年 4 月,美国第七舰队的军舰再次访问岘港。同年6月,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金兰湾。开放越南军港是美越军事合作的关键。金兰湾和岘港曾是美军地面部队介入越战的桥头堡,如今被外界视为美军介入南海的“战略支撑点”。随着越美军事合作的进一步密切,越南已“原则上同意美国军舰在金兰湾停留补给”,使美国未来军事重返金兰湾成为可能。此外,两国的军事交流合作还包括人道主义救援行动、美国对越南军队维和训练以及提供巡逻艇、雷达、海上监视飞机等。

(四)核能领域的合作得到加强

核能的开发和利用具有特殊的军民两用性,因此核合作可被视为国家间关系的晴雨表。早在2001年越南就试图与美国在民用核能领域进行合作,当时两国签署了相关备忘录。2008年8月,美国国务院负责核武器不扩散事务的特派员杰姬·沃尔科特女士访问越南,双方签署了民用核能合作备忘录。古小松:《越南国情报告》,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11页。奥巴马上台后,加大了美越核合作的力度。2010年3月,美国驻越大使迈克尔·迈克拉克(Michael W Michalak)与越南科技部副部长黎庭进在河内签署核能合作备忘录。2013年10月,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Forbes Kerry)与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在东亚峰会上签署了《美越民用核能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美国将与越南分享核技术与核燃料,开展核技术交流,在核安全、核存储等领域进行合作,同时允许美国公司向越南出口核零部件与民用核反应堆。2014年2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批准了该协议。2016年5月,美越又签署了该协议的行政安排,内容包括诸如建立制度性联系,加强培训和教育,培养有效的监管机构,加强出口管制,加强核与放射性材料的安全保障和追踪,加强事件响应能力,加强公私合作教育支持以及促进双边民用核贸易等。

(五)全面解除对越武器出口禁令

解除对越武器出口禁令是美越军事合作的核心。美国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始于1975年。1984年,美国正式实施对越武器禁运。1995年,越南加入东盟并与美国建交后,美国解除对越南的经济制裁,但仍保留与国防有关的禁运规定。随着美越关系改善,近年来美国对越武器禁运的态度逐渐转化。2006年12月,小布什政府取消对越出售非杀伤性军用物资的禁令。2007年美国又修改武器贸易条例,允许视情况向越南出售非致命性武器,标志美越军事互信已初步建立。2014年10月,美国部分解除了对越南致命武器的禁运,只要这些武器及装备用于海上安全防御。2016年5月,奥巴马总统访越期间宣布美国全面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对越武器禁运的解除“将扫清越南战争时代留下的一个最后残余”,标志着美越军事互信的进一步确立,两国防务安全合作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

(六)防务安全合作日趋机制化

从2000 年美国防部长科恩访越开始,基本形成两国国防部长每三年一次互访的机制。2008 年,美越启动了由美国国务院和越南外交部牵头的年度安全磋商,就政治、国防及安全议题展开战略对话,其中涉及广泛的安全议题,包括越南军队融入联合国维和任务、美国军队在越南协助救灾行动等。2010 年以来,两国每年都举行副部长级的国防政策对话。2011年9月,两国在第二次国防政策对话会议上签署了《推进双边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意在为两国国防与安全合作建立架构。美越之间除了双边合作外,还在东亚峰会、东盟地区论坛、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等多边机制中进行防务安全合作。

二、美越防务安全合作的动因及意图

美越关系从昔日的敌人演变发展成现在的全面伙伴关系,尤其是在防务安全领域合作取得的进展引人注目。尽管两国官方对双方在防务安全领域合作的原因及目的很少言及,甚至避而不谈,但综合近年来亚太地缘政治与安全形势、美国的亚太战略、美越防务安全合作的背景及合作内容等要素分析,不难发现美越防务安全合作的动因及意图所在。

(一)中国的崛起是美越防务安全合作的主要动因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综合国力大幅提升,其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不断提高,在亚太地区更是举足轻重的大国。中国的崛起,客观上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和主导地位构成了挑战。新加坡前领导人李光耀警告,“美国如不继续参与亚洲事务,以制衡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力量,可能失去全球领导地位。”美国虽然是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但其实力的相对衰落以及世界多极化发展的现实,使美国不能为所欲为,如果不利用盟国或联合其他力量,不构建地区均势,就无法防止世界上再出现像苏联那样强大的对手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在新的形势下,为了维护其世界霸主地位,美国推行“霸权均势”战略,即在确保地区均势和大国均势的基础上谋求世界霸权。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太”,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将包括越南在内的亚太多个国家纳入其战略范围,以达到联合遏制中国的目的,它实际上是美国“霸权均势”战略的一部分。而越南出于维护“国家利益”的需要,甘愿成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棋子,倚重美国实力抗衡中国。美越双方各有所需,一拍即合,不断深化双边防务安全领域的合作。

(二)美国欲拉拢越南削弱中国影响力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对华采取既接触又遏制的政策,随着中国的日渐强大,美国对华政策的天平伴随着“中国威胁论”的鼓噪不断向遏制倾斜。美国“重返亚太”后,全面围堵、遏制中国已成为美国亚太战略的重点。越南作为东南亚地区的重要国家,与中国陆海相邻,其东部扼守北部湾和南中国海,地缘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近些年来,中国通过睦邻外交积极发展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不断扩大,这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由于中越两国历史恩怨复杂,现实中又存在领土主权纠纷,越南有遏制中国的愿望,这为美国拉拢越南提供了机会。美国利用越南在经济上有求于自己的机会,不断拉拢越南,试图将越南拉入遏华阵营,完善由韩国-日本-中国台湾-菲律宾-越南组成的遏华链条,并成为“第一岛链”和印度遏华线的连接点。因此,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报告称,越南在牵制中国崛起方面是美国的“天然战略伙伴”,应“将越南引入主流国家行列”,以越制华。防务安全合作是美国拉拢越南的重要诱饵。美国由部分解除到全面解除对越南武器出口禁令,意在向越南出售更多先进武器与致命武器,提高越南牵制中国的能力。美国与越南进行核合作,默许越南进行铀浓缩,既是经济利益推动的结果,也是出于在外交和军事上制衡中国的考虑。

(三)越南希望借美国力量制衡中国

尽管中国一直坚持和平外交政策,尤其重视与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但中国的崛起仍然使包括越南在内的一些东南亚国家产生疑惧,害怕强大的中国对它们的安全与国家利益构成“威胁”,因此希望借助外部力量来制衡中国。美国华盛顿东西方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吴翠玲(Evelyn Goh)指出,后冷战时期,伴随中国崛起而产生的地区潜在威胁的不确定性使某些分析家断定,现在,几乎所有东南亚国家都视美国为军事以及政治经济领域的“最佳平衡者”。于是,这些国家选择了两面下注的“对冲战略”,一方面,积极开展经贸合作,保持与中国的政治、战略层面的接触;另一方面,加强与美国军事和战略合作,欢迎美国扮演“地区平衡者”角色。在东南亚国家中,海洋国家尤其欢迎美国,陆上国家比较依赖中国,而越南既是陆地国家也是海洋国家,因而对“对冲战略”尤为感兴趣,并成为越南的重要战略选择。美国宣布“重返亚太”以来,美越关系一路升温,军事合作不断加强,而军事实力不能单独与中国抗衡的越南希望通过美国的军事支持以达到“借美遏华”的战略意图。

(四)南海问题加快了美越防务安全合作进程

近几年来,南海问题急剧升温。南海问题主要是南沙问题,虽然中国早已宣布对南沙群岛拥有全部主权,但南沙群岛大部分岛屿被越南、菲律宾等周边邻国占领,形成“六国七方”介入和军事存在的态势。与此同时,美日等区域外大国插手南海争端,使南海问题国际化趋势加快。越南是东南亚国家中唯一提出对南沙群岛拥有全部主权并实际控制范围最广的国家,是南海争端的主要参与国。由于南海丰富的海洋资源以及重要的战略地位,拥有漫长海岸线的越南提出了“海洋立国”的国家政策,主要是以掌控并开发南海海洋资源作为越南未来国家发展的主轴。在南海问题上无力单独抗衡中国的越南,希望借助美国的力量使自己的南海诉求得以实现,尤其是要把本国对南海29个岛屿和礁盘的占有变成既成事实。而宣称在南海有国家利益的美国企图将越南打造成介入南海的桥头堡,与越南、菲律宾等国联手遏阻中国在南海的主权要求,强化美国在南海区域的军事、经济存在,提升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发言权。美国的南海政策是打着南海航行自由的旗号,鼓励东南亚国家联合起来将南海问题国际化,给中国施加压力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紧张关系成了美越安全关系最大的驱动力。

(五)美越军事合作也是为了抗衡俄罗斯

近年来,由于北约及欧盟东扩,特别是克里米亚共和国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美俄战略冲突加剧,两国关系不断恶化,美俄“新冷战”的说法频频见诸媒体报端。美俄不仅在欧洲及中东、中亚展开地缘政治的较量,还将战场延伸到了东亚东南亚等地。冷战时期,越南曾是前苏联的战略盟友。现在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雄心勃勃,想恢复苏联在越南的影响力,而重返金兰湾一直是俄罗斯的梦想。2013年11月,普京访问越南时讨论了加强两国在军事领域合作的问题,之后俄方向越南提供了更多的军事装备和技术支援,俄海军也就恢复金兰湾军事基地做了一些准备工作。重新进驻金兰湾,可保障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活动,能帮助俄海军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打击海盗。俄重返越南的计划一旦成功,将意味着俄罗斯取得一次地缘政治胜利,对美国重返亚洲和插手南海争端构成挑战。因此,美国从部分到全面解除对越南出售杀伤性武器的禁令,并军事访问金兰湾和岘港,其抗衡俄罗斯对越军售及俄海军扩张的意图比较明显。越南虽然欢迎来自俄罗斯的军事援助,并愿意与俄罗斯发展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越南也清楚地认识到,目前俄罗斯与中国是非常重要和可靠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美国重返亚太构成的种种威胁将促使中俄在多方面加强合作,关键时刻俄罗斯会考虑到中国的利益,未必站在越南一边,因此越南更倾向于与美国在防务安全方面的合作。

三、美越防务安全合作对中国外交及安全的影响

当前,美越虽然没有也难以发展到军事同盟关系,但美越防务安全合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这不仅对亚太安全局势与地缘政治产生影响,而且对中国周边安全环境与中国外交构成挑战。在美越防务安全合作背景下,东亚区域合作与一体化进程受到美国更多的干扰,影响亚太安全局势的因素更加错综复杂,大国在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的竞争将更趋激烈。对中国而言,美越防务安全合作将产生以下几个方面的影响:

(一)影响中越关系的健康发展

中越山水相连,社会制度相同,两国人民友谊源远流长。自1991年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双方在政治、经贸、投资、旅游和文化诸领域都得到恢复和迅猛发展,给双方带来了实质性成果。1999年,中越双方提出“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十六字指导方针,为两国关系在新世纪的发展确定了指导思想和总体框架。2002年2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访越,两国领导人决定中越要进一步发展关系,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2008年,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访华期间,双方发表了《中越联合声明》,就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两国关系做出了全面规划。2015年4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访华时,双方强调要珍惜和维护“同志加兄弟的传统友谊”。同年1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访越,两国领导人强调要继续秉持“十六字”方针和“四好”精神,推动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发展。2017年1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再次访华,有助于推动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然而,美越防务安全合作针对中国的意图有损中越之间的相互信任,不利于两国在军事安全领域进行的合作,也会影响两国在经贸、文化、人文、外交等关系的推进,从而不利于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健康发展。

(二)不利于南海问题的和平解决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政府一方面宣称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并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南海争端;另一方面,认为南海问题只是有关国家之间领土主权和海洋权利的争议,不是中国与东盟之间的问题,更不是地区或国际问题,坚决反对与南海问题无关的国家插手南海争议,反对将南海问题国际化、多边化和扩大化。中国还与东盟各国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确认中国与东盟致力于加强睦邻互信伙伴关系,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强调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南海有关争议。中国的上述主张与行为有利于南海问题的和平解决,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美国等域外大国介入南海问题,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使南海问题更加复杂。美国重返亚太以来,除了加强与菲律宾的军事同盟关系外,积极拉拢越南,加强美越军事合作,增强了美国在南海周边的军事存在,也为越南等东盟国家提供了一个强大的“外援”,从而使越南等国家更加有恃无恐地蚕食中国在南海地区的海洋权益,对中国和平解决南海争端的主张置若罔闻。有媒体指出,“越南近年来积极与美太平洋舰队进行军事演习,并且暗示美国可以重新利用金兰湾军事基地,企图通过加强与美国在军事上的合作,作为其抗衡中国的后盾。”南非政治评论员香农·易卜拉欣认为,美国一直是导致南海紧张局势加剧的幕后之手,因为它与南中国海争议方举行联合海军演习,策划与中国军舰的意外对抗,甚至鼓励南中国海争议方加紧占领南中国海岛屿的行动。因此,美越防务安全合作和美军在南海地区介入力度不断加大,使中国在维护南海主权、解决南海问题上的难度大大增加。

(三)妨碍中美战略互信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

中美关系可以说是当今国际关系中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也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正如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Susan ERice)2016年7月访问中国时所强调,“没有哪一个双边关系比中美关系的意义更为重大”。中美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中国也非常重视与美国的关系,并于近年提出希望与美国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但由于历史文化、社会制度、价值观念、发展水平以及外交战略意图等方面的差异,双方在不少问题上存在分歧,两国关系历经风雨和坎坷,被认为是“最为复杂的双边关系”。尤其是随着中国经济与军事实力的迅速增强,美国对中国成功的战略戒备在加强。美国高调“重返”亚太,积极插手中国周边事务,拉拢越南等周边国家抗衡中国,使中美关系面临新的挑战。有学者指出,中美之间的战略不信任有加深的趋势,并警告如果任由这种“战略互疑”发展下去,势必使所有相关各方付出沉重的代价。战略互信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前提,如果美国不放弃传统的冷战思维,继续深化美越军事关系,中美之间就会缺乏战略互信,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也难以构建。

(四)使中国周边安全形势更加复杂化

冷战结束以来,中国周边安全形势得到了全面改善,“周边安全环境总体上是稳定的,睦邻友好、互利合作是周边国家对华关系的主流。”然而,中国周边安全环境在保持总体稳定局面的同时,仍存在许多不稳定因素和安全挑战,尤其是美国自重返亚太以来,成了影响中国周边安全环境的最主要的外部因素。美国学者也承认,中国周边的安全威胁,美国因素无处不在。近年来,美国加快了在中国周边地区投棋布子的步伐,如强化在中国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和军事渗透,加强同亚洲盟友的关系,拉拢非盟友国家使其成为牵制中国的力量,以构筑对中国的战略包围圈。东南亚和南海周边是美国亚洲战略的一个重点,发展同越南的关系、加强同越南的防务安全合作以及争取在越南获得军事基地,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重要突破口。美国全面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并非奥巴马总统所称“与中国无关”,不仅有抗衡中国军事能力的意图,而且将大大提升越南的武器水平与军事作战能力,使越南与中国在南海争端上趋于更强硬。另外,一旦美军入主金兰湾,美国在东南亚的军事干预能力将得到明显提升,其对中国南向的围堵防线也更加牢固,中国国家安全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现实威胁。

四、结语

美越关系的发展是亚太国际关系中值得关注的现象。在美国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中美地缘战略博弈以及中越南海争端等因素的推动之下,美越防务安全合作仍有可能进一步发展。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虽然签署美国正式退出TPP的行政命令,在经济方面对中国利好,但特朗普在大选期间给中国在南海的活动贴上军事化的标签,并批评美国政府的不作为,特朗普任内有可能在南海问题上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加强美越防务安全合作,对中国构成地缘政治和军事安全上的挑战。然而美越关系的发展也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目前情况下美越难以建立军事同盟。

其一,两国政治制度不同和意识形态的对立,注定了两国之间的防务安全合作不会一帆风顺。长期以来,美国从未放弃过利用“民主”和“人权”问题对越南实施“和平演变”,且常常通过武器贸易来干预越南内政。越南政府历来对美国的“渗透”和“颠覆”始终保持高度警惕,加之越南战争给越南造成的伤痛难以消除,因此不难理解,“任何提升美越安全关系的具体行动都会加剧越南政治局高层内亲西方派与亲中派之间的紧张关系”。

其二,中越之间尽管存在分歧,但作为近邻,两国合作空间广阔,发展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已成为双方共识。其三,越南的“大国平衡”战略决定了越美合作的有限性。在自身实力有限的情况下,越南采取借助一个大国制衡另一个大国,同时避免与某一大国的过度走近而刺激另一大国的大国平衡战略。越南一方面发展与美国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关系,借助美国的力量制约中国在南海的行动;另一方面又深化与中国的经济联系与政治关系,为反“和平演变”寻求助力,并承认“与中国发生军事对抗对越南来说将是灾难性的”。越南国际问题专家黄英俊(Hoang Anh Tuan)指出,越南既密切关注与中国的关系,也密切关注与美国的关系,并意识到超级大国在亚洲对抗的危险性,因而希望中美关系实现可控,而不是走向冲突。

但无论美越防务安全合作走到哪一步,都会对中国的国家利益产生影响,中国方面必须予以密切关注与高度重视,积极应对。第一,推动中越关系的发展。中越友好不仅有历史传统,更有现实必要性。中越应该通过双边谈判协商的方式解决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并加强合作,增强互信,发展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第二,加强中国与东盟关系。中国与东盟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推进中越关系以及东盟国家在面临美国等外部因素影响时的对华外交。因此,要在积极推进与东盟经贸合作的同时,积极推进与东盟的政治互信以及安全合作,使中国东盟睦邻互信伙伴关系全面发展,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第三,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虽然中美在不少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两国拥有的共同利益始终是第一位的。双方应该加强国际、地区以及双边合作,加强对话与沟通,增强互信,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管控好矛盾和分歧,使中美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发展,实现合作共赢。第四,加强中俄战略合作,特别是在亚太地区的防务安全合作,减缓美国重返亚太对中国的军事压力。五要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完善周边安全战略,提升应对周边安全危机的能力。


筛选:米雪

编辑:里仝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