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龚鹏程|汉服召集令

龚鹏程 龚鹏程大学堂 2021-04-22


今逢大时代,或处江湖之远、或居庙堂之高,皆以复兴中华文化为己任。故民气方舒,礼乐斯振。

但故国乔木虽存,而衣冠顿改,无复旧观,邦人君子,不免仍有遗憾。


幸而近年剥极来复。华夏服饰文明愈来愈受重视,四民游艺,更常以汉服为题,含摄诗、文、书、画、琴、棋、香、茶、花、舞诸事,发展中式审美与文化生活。相关非物质文化遗产、旅行、时尚、影视、服装、游戏、会展、纺织等产业,亦随之相浃俱变,成为近年最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不只是青年的古装Cosplay而已。


这与过去谈文化,最不相同之处,在于不必出于对时代的激愤或批判,也不用大睨高谈理想哲思。佛性大事,不过穿衣吃饭。所谓文化,即是生活方式,如若我们在生活方式上做了些调整,文化自然就提升或转变了。倒过来说,传统哲思无论如何高远要眇,不能落实于生活,终归无用。


其次是过去谈到传统文化,总不免陷入“传统/现代”“古/今”“中/西”的思维牢笼,争吵不断。其实那是清朝末年人的意识纠结。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全球化的时代,任何民族都不能避免同质化。但也正因为同质化愈来愈甚,所以每个民族也都要突出并发展其民族文化特性。故古今、中外、传统与现代是交融相生的。


汉服复兴,可贵之处,即在于其发展民族性,而本身便具有全球青少年次文化的元素;既能彰显本民族的文化特点,又能引领或刺激了服装时尚等各种产业的动向。


在这个大题目大方向中,古今、中外、甚至“华/夷”之争、“高雅文化/流行通俗文化”之辩不是没有了或被消解了,而是可以被包容着共同发展。《礼记·中庸》不是早说了吗?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并存而不相害!


这些年,我们在刘邦肇建汉朝的陕西汉中,建了一处汉文化博览园“兴汉胜境”。总建章上林之美,恢长乐其未央;经银汉而纬人文,兼兰台而具东观,园苑胜景,飞金灿霞,以此饰媚山川,并作为复兴汉文化的基地。今年五月一日,恰逢国际劳动节,又是国际示威游行日(Workers’ Day),我们当然也要在此办一场汉服文化节,扬汉声、歌大风。


四海同袍,识与不识,皆请响应,一同来玩。


是的,玩,夫子之所谓“兴”也。不能兴于诗,如何成就礼乐?文化大业,浩浩渺渺,且让我们从汉服游园开始。其间,我也会安排一场礼敬先祖及祈福仪式,祝愿吉祥,人天俱安。


诗曰:春秋重盟会,坛坫属高吟。游行衣冠古,慰我少年心。韵度今朝靓,花光满袖襟。


参加陕西汉中兴汉胜境汉服文化节,请扫描二维码,了解更多活动内容及信息。




龚鹏程,1956年生于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博士,当代著名学者和思想家。著作已出版一百五十多本。


办有大学、出版社、杂志社、书院等,并规划城市建设、主题园区等多处。讲学于世界各地。并在北京、上海、杭州、台北、巴黎、日本、澳门等地举办过书法展。现为美国龚鹏程基金会主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