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我们要怎么做才能不上那辆大巴车?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俄国搞总动员,为啥有些人反应冷淡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钉十字架的基督(司布真)

司布真 寻访古道 2021-10-28

“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林前一23-24

 

神是何等轻视这世界的智慧啊!祂是如何使其归于虚无,好似无有般。神任凭世界走向其结局,好显出它自己的愚妄。人夸耀他们的聪明智慧,声称他们能找到神,得以臻至完美。为要彻底地驳倒他们的愚妄,神给他们机会如此行。

神说:“属世的智慧啊!我要试验你。你夸耀你是大有能力,学识渊博,眼光敏锐,能探究一切的奥秘。看哪!现在我要来试验你,你要来解决个大难题。看这宇宙,群星以其为帐幕,原野花朵妆点其中,江河洪涛奔流其上,我的名写在其中,被造之物中明明可见神那隐藏不可见的事。哲学,我问你这问题——找出我来吧!在我的作为中找出我来吧!在我所造的奇妙世界中,找到我能接受的敬拜方式吧!我给你足够的空间、足够的资料来解答这问题,请看那云彩、大地和点点繁星;我给你充裕的时间,四千年来我不干预你,你可按己意来对待你自己的世界。我也会给你许多伟大的人,所谓地上的君主、雄辩家、哲学家们。哦,理性啊,找出我来吧!倘若你能,完全找出我来吧!若你不能,就永远闭上你的嘴,让我来教导你,神的智慧总强过人的智慧,非但如此,‘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林前一25)。”

人的理性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人的智慧如何来施展它的本领呢?看看这不信神的列邦,在那里你看到他们智慧探索的成果。耶稣基督身处的时代,遍地所见已尽是污秽,如同更大的所多玛城一般,尽是贪污腐败、肮脏污秽、堕落败坏,尽是纵情于我们连提都不敢提起的伤风败俗的行径,以及那我们片刻都不忍驻足想象的可憎情欲当中。我们看到人俯伏跪拜那石雕、木偶,爱慕那比他们更邪恶万倍的神灵。事实上,理性用它那满是血污的手指,写出它自己的恶行;也因着它的恶行,使它永远失去了它一切的荣耀。它不敬拜神,它不屈膝敬拜那“明明可见”的神,却去敬拜任何受造之物,那爬行的爬虫动物和毒蛇。它把任何的事物都当成神,而惟独却不把那天上真实的神当神。美化伤风败俗的行径为一种仪式,高举罪大恶极的罪行为一种宗教;但,它却不知道何为真实的敬拜。

可悲的理性啊!可怜的“智慧”啊!“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赛十四12)你已写出你的结论,但这结论竟是愚蠢至极。“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林前一21

世上的智慧有时间,并且是绰绰有余的时间;世上的智慧也做了一切它要做的了,但它所做的却是微乎其微,而且还把这世界弄得比先前更为糟糕。如今神说:“那愚拙的,要胜过智慧的;你们称为无知的,要袭卷你们的科学;谦卑如孩童般的信心,要瓦解你手所堆砌的庞大体系,使其尽如尘埃。”神要招聚祂的军队,基督要吹响祂的号角;身着渔夫装束、穿着加利利草鞋的战士们来了,这些是谦卑贫穷的水手,是神的战士。哦,世上的智慧啊!这就是要来挫败你的,这就是要来战胜那些心高气傲的哲学家英雄们,他们要将旌旗插在你那损毁的堡垒之上,要叫这些城墙永远倒塌;他们和后继者要在这世界高举福音。纵使你讥笑福音是荒谬无稽,轻蔑它是愚蠢荒唐,但,福音仍会被高举,高过巍峨高山;福音仍会被尊荣,甚至达到至高的天上。

自那日起,神总不断地兴起使徒的后继者。我也宣称是使徒的后继者,不是靠着任何世袭的血统,而是因为我与任一位使徒都肩负着同样的使命。如同保罗他自己一般,蒙召传福音;不只是悔改的罪人,更是在神的祝福当中。因此,我站在这里讲道,或许像保罗一般地愚拙,像彼得或任一个渔夫一般地可笑;但,我仍靠神的大能,紧握真理的宝剑,来到这里“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林前一23-24)。

开始讲这段经文前,我先简要地告诉你们,什么是我所认为的“传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我的朋友啊!我认为传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并不是在每个主日早晚对会众讲一堆的哲学,却不谈圣经中的真理。

我并不认为“传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是忽略神话语的核心教义,而只讲些模糊不清、毫无确切真理的信念。我不认为传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是在讲道中只字不提基督的名,或是不提到圣灵的工作,也从来不说到任何关于圣灵的事,以至于听众可能会说:“我们并不那么确实知道圣灵是否存在”。

我个人认为,除非我们今日是传讲加尔文主义的道,否则就不是在传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福音。我有我自己的观点,我也总是勇于表明,人们戏称我的想法为“加尔文主义”。然而,加尔文主义就是福音,除它之外没有别的。

我认为,若我们不传讲因信称义、不靠行为称义的道理;若我们不传讲上帝至高主权的恩典;不高举神的拣选和祂不变、永恒、不朽、无法抗拒的大爱,我们就不能算是传福音。除非我们所传的,是基督在十架上所成就的、特定拣选的救赎恩典,否则我们就不是在传福音。若福音是让那圣徒蒙召后又堕落败亡,让那已经相信神的儿女又落入永劫不复的火刑中,被焚烧受苦,这也不是我所理解的福音。我恨恶这样的福音。圣经所说的福音不是如此的福音。我们不这样来传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并且对所有反驳的人,我们都说:“我们所认识的基督却不是这样。”

这段经文论到三件事。第一,被人厌弃的福音:“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第二,得胜的的福音:“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第三,受人景仰的的福音,因对他们而言,福音“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一、被人厌弃的福音

人通常以为,当神给人祂的福音时,所有的人都会温顺地倾听,谦卑地来领受福音真理。我们总是想,神的仆人不但来宣扬人的生命借着福音得以进入光明,也宣告基督来为要拯救罪人的消息,因此每个人都会侧耳倾听,定睛观看,每颗心都敞开来领受真理。我们从人类自身来考量,我们会这样说,世界上不会有如此卑贱、堕落败坏的怪物,会在通往真理的路上安设如此的绊脚石。我们无法想象这样的事,但这却是真理。

当福音被传扬时,人非但不接受,也不景仰,反倒引来一阵普世的嘘声,直上天庭。人们不要听到它。他们将第一个福音的传道者拉上山脊,想将祂猛然推下山去;不仅如此,最后他们将祂钉死在十字架上,任由祂在那里忍受空前的痛苦,耗尽祂那垂死的生命。所有祂拣选的仆人,这世界非但不听他们的,反倒尽是人所憎恨、厌恶、嘲笑的,被人视为万物的渣滓和最为卑贱无用的人。

看看那古代的圣徒,他们如何从一城被赶逐到另一城去。他们在仇敌的权势下,被逼迫、折磨、拷打,甚或被石头打死。那些人类的朋友,那些真正乐善好施的人,他们满怀大爱,双手满是怜悯,嘴唇满有属天神圣的烈火,灵魂燃烧着圣洁的感化力。但,却被人当作间谍、已丧失基本人权的人来对待;人把他们当作敌人,而不是人类真正的、最好的朋友。

我的朋友们,不要以为现在的人比以前的人更爱福音。人总以为:人会越来越好。然而,我不相信这样的说法。事实是,人的景况是每况愈下的。人外在的很多部分或许变得越来越好了,但是,内心却一如往昔,没有任何的改变。若剖析今日的人心,你会发现和千年前的人心并没有两样;你内心的怨恨、苦毒和古时的西门不分轩轾。我们的内心同样敌挡神的真理,因此,我们看到人一如往昔地蔑视福音。

论到人弃绝福音,我尽可能地指出两种鄙视真理的人:犹太人视福音为绊脚石,而希腊人则看福音是愚拙的。我现在并不是要来谴责这两种为人尊敬的人——犹太人和希腊人,而是视他们为国会议员、所有选民的代表。我试图让你们看到,即便犹太人被灭尽了,世上仍会有很多人跟犹太人一样,视基督为绊脚石;而即便希腊人尽都被地震所吞噬消失了,仍会有很多人像希腊人一样,认为福音是愚拙的。我只是介绍两种人给你们,让他们来向你们说话,好使你们明白这些人其实就是你们的代表,正是你们中间那许多还未蒙神恩召之人的代表。

(一)拒绝福音的第一种人:犹太人

1.重视外表、仪式规章的犹太先生

首先,福音是犹太人的绊脚石。犹太人是当时品格高尚的人,恪遵所有的宗教仪式规章,敬虔地上圣殿敬拜,献上他所有的十分之一,甚至连薄荷香料也献上十分之一。你也会看到他面带愁容地每周禁食两次;看到律法在他的眉宇之间;经文书匣总不离身;外袍有着惊人宽幅的镶边,以致绝不会有人把他看成是外邦的狗,或以为他不是纯正的希伯来人后裔。他有圣洁的祖先,来自敬虔的家庭,是既正直又优秀的人,根本无法忍受那些没有信仰的撒都该人。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宗教人士,捍卫他的会堂,绝不能让圣殿建在基利心山上,也无法容忍撒玛利亚人。他是最上等的宗教家,是最好的人,也是道德家的典范,热爱律法礼仪。

因此,听到有关基督的传闻时,他们问到,什么人是基督。

“祂是木匠的儿子。”

“喔!”

“祂是木匠的儿子。祂母亲叫马利亚,祂父亲的名字叫约瑟。”

他说:“这已足够证明,祂不可能是那弥赛亚了。那祂都说了些什么呢?”

“祂说:‘你们这假冒伪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参太二十三1315

“祂怎么可以这么说呢!”

“还不只这些呢!祂还说:‘没有人能靠肉身的作为而进天国。’”

犹太人会立刻在他的经文匣上打上两个结,会把外袍的边加宽两倍。他会向这位拿撒勒人屈膝臣服吗?不!不会的!甚至当祂的门徒经过时,他们都认为街道被污染了,他们绝不愿跟随其脚步。你认为他会放弃他祖先的宗教吗?这源自于西乃山、置于约柜之中、在基路伯的庇护之下的古老宗教。他会丢弃这个宗教吗?不会的。基督在他眼中,不过就是个卑贱的冒牌骗子,他们认为:“祂不过是块绊人脚的石头,我不会听关于祂的事,我也不想要听!”

因此,他们对这位传道人的话充耳不闻,压根儿不听。再见吧!你这陈腐的犹太人!与你的先祖一同沉睡吧!你这仍在地上走迷流浪的漂泊世代。再见吧!我受够你们了!唉!你这以基督为绊脚石的可怜虫啊!这也成了你们的审判,这如轰雷巨响的咒诅将归到你们的头上,“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太二十七25)。

今天,我要在这爱赛特大厅(Exeter Hall)里寻找犹太先生,就是把耶稣基督当作绊脚石的人,让我来向你们介绍你们自己吧。你们不也是来自敬虔的家庭吗?你们有你们所爱的宗教;你爱它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它还像包裹着外壳的蛹。你无法容让教条礼仪有任何的更异,不许所珍爱的任何一座古旧拱门被拆下,也不让任何一块彩绘的玻璃从这世上被挪走。倘若有任何人提出异议,马上就会被你定为是异端。

或许你并没有去这样的地方崇拜,但你喜爱这些素朴古旧的会堂,那是你的先祖敬拜之所,是非国教派的教堂(dissenting chapel)。啊!它是美丽素朴的地方,你喜爱它,你喜爱它的仪式法令,你爱它的外观。若有任何人反对这地方,你会愤怒不已!你认为在那里所行的,也当遍行于各地。事实上,你认为你去的教会就是个典范,是每个人都该去的地方。因此,当我问你,你为何能上天堂时,你或许会说:“因为我是浸信会信徒。”或者说:“因为我是圣公会教友。”或任何其他你所属的宗派。你用那个地方来代表你自己,因此,我知道耶稣基督会是你的绊脚石。

若我告诉你,你到神家里的这一切行为,全都是无益的;你所有的颂赞和祷告,在神的眼中也尽算为无有,因你是徒有其表的伪君子。若我告诉你,除非你对神的心是正确的,否则一切外在的良善都是徒然的。我知道你会说:“我再也不要听这年轻人所说的话了。”这是绊脚石。若你已进入任何高举形式主义的地方,在那里有人告诉你:“你必须做这个,也要做那个,才能得救”,你对这样的教导必定会推崇备至。

但,有多少外表敬虔的宗教人士,他们的品格无可挑剔,却从未受圣灵的感动而重生,从未俯伏顺从在加略山的十字架前,从未将他们的盼望寄托在那被钉十架的救主,从未信靠那为了人而被宰杀的祂。他们热爱那徒有外表的肤浅宗教,而一旦人要与他更深入地谈论信仰,他们就鄙视这些的谈论,视其为某种的行话、术语。

你可能喜爱一切关乎宗教的外在仪式,如同你会因某人的衣着打扮而喜爱他,却根本不在乎这人是怎样的人。若你是这样的人,我知道你就会是那拒绝福音的人之一。当我谈论这些外在的行为仪式时,你一定会听我的讲道,你会专注地聆听;当我为道德辩护,抨击醉酒,或指责违反安息日是何等可恶时,一切都看似美好。但是,我一旦说到:“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太十八3);一旦我告诉你,你们必须是神所拣选、被救主的宝血所买赎的,你们必会回应说:“他是个狂热份子!远离他,赶快远离他!我们再也不想听到这些了!”“钉十架的基督”对那重视外表敬虔仪式的犹太先生而言,是块绊脚石。

2.重视正统教义的犹太先生

还有另一种的犹太先生。他的观点完全正统,也不看重任何形式和仪式。他到那种能学到正确教义的地方崇拜。除了真理之外,他什么都不听。他喜爱人当有的好行为和道德。他是个好人,没人能找出他有任何过错。他规律地参加主日崇拜,当然也不难想象,他在大庭广众前必是诚诚实实的。若是请教他任何教义的问题,他也必能给你一篇像专题论文似的回答。事实上,针对圣经的任何一处,他都能写出一篇论文,也有许多卓越伟大的看法。他几乎知道每一件事:他的宗教居住在他脑袋的幽暗阁楼上,他下方的内心里有着最好的客厅,却是他的宗教从未曾造访过的,他的心向他的宗教大门紧闭。在他的心里,有金钱、玛门、世俗的物欲,或自私与骄傲等其他的东西。他也许爱听那些实用的讲道,他爱慕这一切;事实上,他爱所有正派的事。但,他里面却毫无任何正确的教义;或者说,他的教义都是正确的,但毫无实质内容。他喜爱聆听正确的教义,但这些教义却从未穿透他的内心,你也未曾见过他哀泣。

对他传讲这被钉十架基督的荣耀时,你从未曾见他流过一滴眼泪;他会钦佩你传讲圣灵感动,改变人的大能,但他却从未经历圣灵的手触及他的灵魂;他喜爱听你说与神的深交,跃入神那深奥的汪洋,完全沉浸于祂那浩瀚无垠之中,但他从未曾亲身经历过,也从未曾与基督相交;因此,一旦你击中他的要害,一旦你把他放在手术台上,拿出你的解剖刀来剖开他,向他显明他的内心,让他看见自己的本相,他必须惟独仰赖恩典时,他会爆跳起来,完全无法忍受这些,他的心完全不想相信、接纳基督。即使,他的脑袋喜爱这些的讲论,但这些对他仍是块绊脚石,他仍会弃之于不顾。

我的朋友们,你看清楚你自己了吗?你是否按着别人的眼光来看你自己呢?还是按着神的眼光来看自己呢?事实上,基督现在对这里的许多人而言,一如过往,仍旧是块绊脚石。哦,你这形式主义者啊!我在对你说话!哦,你这徒有果壳却恨恶果仁的人!哦,你这喜爱装饰与华服的人啊!却不屑一顾那身穿纯洁衣裳的处女。哦,你这喜爱华而不实的金箔涂料的人啊!反倒恨恶纯金。我在对你们说话!我问你,你信奉的宗教能否给你任何真实可靠的安慰呢?它能帮你去面对死亡,以致能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吗?(伯十九25)夜晚,你能否闭眼吟唱这“晚祷圣诗”呢?

“我能否坚忍到底,

如神赐的保证一般真实不疑?”

你能因受苦而赞美神吗?你能按你现有的,跃身入河,奋力游过所有的试炼洪流吗?你能在狮子洞中凯旋前行,嗤笑苦难,藐视地狱吗?你能吗?不!你不能!你的福音柔弱无力,不过是言语和声响,却毫无力量。我恳求你丢弃它吧!不值得你去持守它。当你来到神的宝座前时,你发现它会使你失望的,以至你永远不能再找到其他的福音。你这失丧、毁坏、要灭亡的人会发现,基督现在是你的“绊脚石”(σκανδαλον),将会是你的审判。

 

(二)拒绝福音的第二种人:希腊人

我已经指明犹太先生了,紧接着我要来谈希腊人。他们的外表与犹太人相当不同。经文匣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垃圾,他们也鄙视那加宽的袍子。他不在意宗教的形式,实际上,他极度嫌恶那宽边的帽子,或是任何看起来炫耀的东西。他赞赏辩才、钦佩睿智的言辞;他喜爱优雅的表达方式;他喜好阅读最新的书籍。他是希腊人,以致福音对他而言是愚拙的。

现今,我们随处可见这样的希腊绅士们,有时大学学院会培养出这样的希腊先生,各处的学院不断地培养出这样的人来。他可能会出现在交易所、市场,或是某家商店的老板;他乘坐马车,是位贵族、绅士,随处都可以见到他的踪迹,甚至也出现在法庭上。他很有智慧,问他任何事,他都知道。问他任何古诗词或任何地方的引文出处,他都能对答如流。若你是伊斯兰教徒,他会耐心倾听你为你的宗教的辩护;但,若你是基督徒,并且跟他讲述耶稣基督,他会回应说:“请不要再讲了,你不可以跟我说这些,我不要听到任何关于祂的事!”

这希腊绅士相信所有的哲学,除了那个真实纯正的哲理;他专研一切的学问知识,除了神的知识;他寻求一切可能的学习,除了那属灵的学习机会;他喜爱所有的事物,除了神所赞同的;他喜欢一切出于人的,却不喜欢任何来自于神的;一切出于神的,对他而言,尽是愚拙,尽是令人难堪的愚蠢。你只要谈到圣经中的任何一个教义,他会立即捂住他的耳朵,不想再与你为伍,因他看这些教义是愚拙的。

我曾多次遇见这样的一位先生。有次我遇见他时,他告诉我,他根本不相信任何的宗教。但我告诉他我信,也盼望死后能进天堂。他说,他猜想那必定是很大的安慰;然而,他并不相信宗教,并且他确信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依循自然的定律来过生活。

也有一次,他说,所有的宗教都是好的。他相信每个宗教在它们所信奉的事上,都是很好的,并且也都是真的。他也相信不论人信奉哪个宗教,若人是真诚地相信,这人最终的结局,就会是好的。但我告诉他,我并不这么认为,我相信只有一个宗教是出于神的启示,是神所拣选的,是耶稣基督所赐的恩典。他说我是个迷信的人,随即便和我道别了。这些对他而言是愚蠢至极的,以致他根本不想和我有任何的关系。他若不是喜欢任何一种宗教信仰,就是喜欢没有任何的宗教信仰。

又有一次,我强留他,要和他讨论一些关于信心的议题。他说:“这些都很不错,我相信都是真实的新教(Protestant)教义。”但,一旦我谈到神的拣选,他便说:“我不喜欢这一点。有很多人提过,而且当它是不太好的。”我随后略略向他提到白白的恩典,他无法接受,因他认为这是愚拙的道理。他是位有教养的希腊人,认为他理当被拣选,但这教义却说他有可能不被选上,使得他根本不喜欢这段经文:“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林前一27-28)。他认为这段经文绝对有损圣经的信誉,倘若有天要修订圣经,他一定会把这段经文从圣经中删除。

若今早有这样的人在此,他有可能会听到芦苇被风吹动的声音。啊!你这智慧的人哪!你满有世上的智慧,使你得以站立在此;但,一旦约旦河水泛滥,你要怎么办呢?你所倚赖的哲学或许真能让你在这世上通行无阻;但,这溃堤的河水如此之深,你这衰弱的人所需要的,是更甚于此的。倘若没有那至高者的臂膀,把你从洪流中拉起,以祂的应许使你欢呼,你这衰弱的人必定与你所学的一切,一同沉没灭顶,被冲入永恒痛苦的可怕汪洋之中,那里会是你永远的归宿。

哦!希腊绅士啊!神的福音对你也许是愚拙的,但,你必要面见你的审判主,那日,你必会为你曾说神的福音是愚拙的,而懊悔不已。

 

二、得胜的福音

到此,我已经谈过被人厌弃的福音,现在要简单地来谈谈得胜的福音,“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有一些人拒绝福音,藐视恩典,嘲笑福音不过是错觉幻想。然而在此,神也使那嘲笑福音的人,跪地臣服。基督绝不会白白受死,圣灵也绝不枉然劳力。神已说:“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祂去成就的事上(注:“发祂去成就”或作“所命定”)必然亨通。”(赛五十五11)“祂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赛五十三11)。

若有罪人不得救赎,也必有另一罪人得拯救。天堂的人数绝不会因犹太人和希腊人的拒绝而减少。荣耀的诗班也绝不会因他们的敌挡反对,而折损任一个成员。因神已如此说了:“有蒙召的,有得救的,有蒙救拔的。”

灭亡吧,可憎恶的道德家!

灭亡吧,那侮辱主的愚昧人!

救主之爱成全救赎大工,

必不为你这自义之人。

看哪!随处求欢的妓女,

穿梭街巷,惹人厌之渣滓,

从早到晚,日日夜夜,

她厌恶己罪,一如你的轻蔑。

恩雨白白降临,沛然无尽。

天堂拒绝你,她反得甘霖,

众人听闻,智慧发声:

人皆死在罪中,生命本是礼物。

若自义的人和好人因拒绝福音而不能得救,仍有其他的人蒙召,得拯救,因基督受苦的功效或祂宝血的买赎,绝不失落。

这星期有人要我解释何谓“蒙召”(called),因有经文说到:“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太二十二14),而另一处经文说到所有“蒙召”的,必定是被拣选的。

至此,我要来谈两种的“呼召”(call)。诚如我的老友本仁·约翰说的:“母鸡有两种叫声,一种是每天咯咯的叫声,另一种是她呼唤小鸡的特殊叫声。”因此,有对所有人的“普遍的呼召”,是所有人都能听到的,许多人都得到呼召。按此,今早你们所有在这里的人都是蒙呼召的,但选上的人少。

另一种呼召是“特殊的呼召”,那是对孩子的召唤。工厂的钟响召唤工人来上工,是“普遍的呼召”;而父亲敲孩子的房门,说:“约翰,吃晚饭了!”这是“特殊的呼召”。许多人都有“普遍的呼召”,却没被选上。“特殊的呼召”是只给孩子们的,这就是这段经文“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的意思。那个呼召永远是特殊的。我在此呼召人,无人前来;我向普世罪人讲道,也没有任何果效。如同在夏夜看到的闪光,美丽壮观,但可曾听过谁被击中了呢?但,“特殊的呼召”如同从天而降的闪电,打中某处;又如同射穿马具接缝处的箭。那救赎的呼召就像主耶稣呼唤:“马利亚”,马利亚回应说:“拉波尼(“拉波尼”就是“夫子”的意思)”(约二十16)。

我亲爱的弟兄姊妹,你知道任何关于这“特殊呼召”的事吗?主耶稣可曾按你的名呼唤你吗?你能想起祂曾在耳边轻唤你说“到我这里来”吗?若你能,你就会同意我接下来所说的真理——“有效的呼召”(effectual call)。这是不可抗拒的呼召。神一发出祂的“特殊呼召”,谁能抵挡?哦!我知道我是嗤笑宗教的;我是鄙视、憎恶宗教的。哦!我不要回应那呼召!但神说:“你只可到这里”(伯三十八11),“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六37)我说:“主,我不会去!”但神说:“你会来的。”有时,我几乎是抱定我绝不会听从的心,而去到神的家,但是我必会听从。哦!这话穿透我灵!我能抗拒吗?不能的。我被击倒了,全身骨头尽似折断了:“有效的恩典”(effectual grace)救赎了我。

我的朋友,就你自己的经历,在神手中的你岂能抵挡祂吗?你已抵抗你的牧者够久了。病痛没有击倒你,疾病没有带你到神的脚跟前,雄辩也无法劝服你。一旦神插手,哦,这是怎样的改变啊!就像扫罗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忽有声音从天而来“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九5)“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徒九4)这就是“有效的呼召”了,再也不需别的了。

又如同,主耶稣在树下呼唤在树上的撒该,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路十九5)。他已被掳获了,他听见呼唤他名的慈声,这声音已铭刻在他的灵里了;那全能者的催促吸引,使他再也无法待在树上了。

我还能告诉你其他人的经历。有些人去到神的家,他们的个性被完全地描绘、勾画出来,以致他们会说:“他正在说我,他所说的就是我。”就像我在这里对一位昨天偷了主人手套的年轻人说,主耶稣呼召他悔改。也许正有这样的人在我们当中。特殊的呼召,通常带着特别的能力。神给祂的工人一支笔刷,教他们如何描绘生命的图像,以致罪人得以听闻这“特殊的呼召”。只有神能给人“特殊的呼召”,我不能,我把一切交托给神,而必定有一些人蒙召。犹太人和希腊人或许会讥笑,但仍会有人蒙召,不论是犹太人或是希腊人。

总结第二点,有许多的犹太先生已不再自义,许多的形式主义者也不再墨守成规,已去到基督那里了;许多的希腊绅士也使他的天赋降伏于神福音的宝座前了。啊!这是多么伟大的怜悯。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也是如此。如同古柏所说的:

“我们要夸口,富人为福音折服,

头戴冠冕的尊贵人,屈膝祷告;

如橄榄树梢隐约若现的微光,

闪烁在枝头,或这里或那里。”

 

三、被尊崇的福音

我们这些蒙召的人,乃是出于神的能力和智慧。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是纯洁的经历,发生在你的灵魂和神之间。倘若今早你蒙召,你就会明白这事。我知道有时基督徒会说:

“午后常有烦忧上心头,

我心渴望能明白,

我真爱主与否?

我真属祂亦非?”

但,若有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是基督徒,那么他从来就不是个基督徒。倘若他从未有过一刻的确信,能说:“现在,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那么,我说那人并未重生,这样说并不苛刻。因为我所无法理解的是,重生的人怎会不知道这点;一个死过又复活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一个已经出死入生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一个已经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而当我吟唱这古老诗篇时,我心确实地知道:

“我从罪中得自由,行在宽阔处,

救主宝血全然偿付我罪债;

今卧救主脚前,我心得满足,

罪人得拯救,一生永效忠。”

当我们双眼闪烁喜乐时,就能说“我们已被说服,深信不疑,毫不疑惑了”。我不希望那仍疑惑的人感到忧伤。虽然有时忧闷的疑惑袭卷而来,有时也曾害怕未蒙呼召,又怀疑是否在基督里有分。喔!这是何等的恩慈啊!不是你的手抓住救主基督,而是祂紧紧抓住你。多么美妙的事实啊!不是你怎样能抓住祂的手,而是祂紧抓你的手,拯救了你。我认为,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神是否呼召你了。倘若神呼召了你,你会接受我接下来所要谈的,论到纯洁的经历的部分。对我们这些得救的人而言,“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对于真信徒来说,福音是关乎能力。基督总为神的能力。当然,神福音的能力是超过言语所能描述的。曾经,我就像马泽帕(Mazeppa)一般,我的私欲如同野马狂奔,我的手脚被捆绑,无力抵抗,而地狱之狼在我身后,对我的身体和灵魂咆哮,要吞噬我这个猎物;然而,有一大能的膀臂勒住这匹脱缰的野马,砍断我的捆绑,将我放下,带我进到自由之中。先生,这不就是能力吗?是的!这正是神的能力,经历过这大能的人,必会承认这是神的能力。

我曾经住在坚固的罪恶古堡中,仰赖我自己所做的工。有一吹号者来到门前,命令我开门。我从门廊处怒斥,且说祂永不能进来。然而,那手脚带着钉痕、满有慈容良善的人来到,祂以十字架为大锤,第一击撼动了我偏见之门;第二击,使它摇摇欲坠;最后致命的一击,它便轰然崩塌。于是,祂进前来对我说:“起来,起身来,因我已用我永远的爱来爱你了。”这就是能力!啊!这就是能力,我知它在我心里,我有圣灵的见证,知道这能力,因它征服了我,使我屈膝。

“自起初到末了,

惟独祂白白恩典,

赢得我心,紧握我灵。”

对基督徒而言,这福音就是能力。是什么使这年轻人愿为神摆上自己,远离双亲往异乡做宣教士呢?正是这福音的能力;是什么使那远方的牧者,在霍乱横行当中,爬上喀吱作响的阶梯,来到染瘟疫的垂死病患床边?正是这福音的能力使他甘冒生命的危险,是基督十字架的爱激励他如此行;是什么使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挺身于众人之前,定意只传基督和祂钉十字架的道理?是什么使他像战场中的约伯,战马一般嘶鸣,呦呵,带着能力、荣耀前行?正是这福音的能力,使他能如此行;是基督十字架的大能。

是什么使那胆怯的女士在湿冷的夜晚走进漆黑的小巷,为要探望、陪伴得瘟疫的发烧病人呢?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她穿越盗贼的巢穴,走过淫荡猥亵的场所呢?是什么使她能以走进停尸的房里,坐下低声安慰死者的家属呢?是钱吗?他们穷得根本无力给她一毛钱;是为了名声吗?她永远不可能因此扬名,也不会立传于世上尊贵妇女之列。是什么让她如此去行的呢?是为了功德吗?不是的,因她知道在至高的天堂前,她没有任何刑罚。那到底是什么激励她如此去行呢?是在她心中的福音大能,是基督的十架。她爱这十字架,以致她说:

“宇宙万物若归我有,

尽献所有何足报恩;

神圣大爱奇妙难测,

愿献我命我心我身。”

且看另一个场景吧!殉教者被军兵押解、催赶往火刑场,尽管围观群众嘲笑他,他仍然坚定前行。看!他们以锁链将他捆绑在火柱上,柴火堆叠他四围,熊熊烈焰已点燃,但且听他说什么:“噢!赞美主!我的灵和我的一切都要赞美祂的圣名。”火焰在他脚的四围燃起,烈火烧尽他,甚至他的骸骨,但,看他高举双手说:“我知道我的救赎者活着,即便火焰吞噬这躯体,但我仍将在肉身之中面见主。”看他紧抓木柱,亲吻着它如同挚爱,且听他说:“每条捆绑我的铁链,神必赐金链来代替;因这一切的柴火、屈辱和羞耻,祂必加增我无比的永恒荣耀。”

看哪!他下半身都被烧尽了,但他仍活着忍受这酷刑:最终他自己屈身倒下,但听他倒下时所说的话:“我把我的灵魂交在神的手中!”先生,他的身上有怎样神奇的魔法呢?是什么使这人如此坚强呢?是什么帮助他得以忍受如此的酷刑呢?是什么让他得以毫不动摇地坚立在火焰中呢?这就是基督钉十架的能力。因为:“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林前一18)。

再看另一幅非常不同的景象吧!那里没有群众,只有寂静的房间,一张简陋孤零的小床,医生站立在旁,有个年轻女孩躺卧其上,她那红润脸颊因多年肺结核病毒的吞噬而惨白,即使偶泛红光,不过是恶疾来袭。她虚弱、苍白、无力、奄奄一息,但她仍像看见天使般地面露微笑,她的声音如同悠扬的乐声。然而,就算是古代的圣女贞德(Joan of Arc)也不及她一半的能力。她虽在病床上与恶魔搏斗,看她仍沉着冷静,听她临别吟唱的短诗:

“耶稣我灵好朋友,

容我奔投祢怀中;

洪涛暴雨冲我身,

狂风激浪高千寻;

当此大难临头时,

恳求拯救勿延迟;

直到风静浪亦平,

助我依旧向前行。”

她微笑地合上了属世的眼睛,却睁开了她那属天的眼目。是什么使她能如此安然离世呢?是神救赎的大能,是十字架,是主耶稣的十字架大能。

我还要用些许时间来谈另一点。我并不想用长篇大论来烦你们,但我们仍须来看一下这项陈述:“在那蒙召的……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福音对信徒而言,是完美的智慧,但不敬虔的人却不这么认为。人的堕落败坏,使他们颠倒是非。

普罗大众长期以来都认为,有宗教信仰的人几乎是缺乏智慧的人。人已惯常将异端、无神论者,以及自然神论(deist)者,视为是思想深邃、博学睿智的人,拿他们来惊吓那些好争议的基督徒,好似这些基督徒必沦为敌人的手下败将。但这完全是大错特错,因福音就是智慧的总结、知识的精要、真理的宝库和奥秘的启示。我们在福音中看见公义和怜悯并行不悖;看到严峻的律法得到全然地满足,神主权之爱在凯歌中赢得罪人。默想这福音,扩展了我们的心智;福音在永恒闪烁的荣耀中,向我们的灵魂展开,其深邃的智慧令我们惊讶赞叹。

哦!亲爱的朋友!你若寻求智慧,你必在伟大的福音里找到它;它不在天空匀称的云彩中,也不在地上坚固的根基里;它不在空中行进的大军中,也不在海中永不止息的波涛里;它不在宛如童话般的各样美丽蔬果中,也不在拥有奇妙神经细胞、血管和肌肉组织的各类动物里;甚至不在人——那造物主最后、最顶级的创造中。但,请转身仰望这伟大的景象:道成肉身的神竟被挂在十字架上,成为必死罪人的赎罪祭,祂是平息天上烈怒的祭牲,解救了悖逆的罪人。这是智慧的本质,至高、至尊、至荣。属地的人啊!倘若你不再是瞎眼,来赞美祂吧!以学问为傲的人啊!当存敬畏,低头谦卑,你所拥有的一切技能,无法造出既满足神的公义,又确保人安全稳妥的福音。

我的朋友们啊!请记得,福音本身就是智慧,福音也赋予它的学生智慧。福音“使愚人灵明,使少年人有知识和谋略”(箴一4)。那在耶稣基督里衷心爱慕真理的信徒,是站在正确的位置上,去获取其他的科学知识。现在我承认我的头脑对任何的事都有了它的架构。不论我读到了什么或学到什么,我都知道该把它安放、归类何处。在过去,我将自己学到的知识,杂乱地全都混杂一起;但自从我认识了基督,我把基督如同太阳般安放在我所有知识的中心,每门学科都如行星般地绕着祂旋转,而次要的学科则是这些行星周围的卫星。

基督之于我,就是神的智慧。现在我能去学习任何的事物了。对我而言,基督钉十字架的道理就是最卓越的知识,就是神的智慧了。少年人啊!建造你的工作室在这加略山上吧!在此兴建你的瞭望台吧!用你信心的眼睛浏览那蕴藏于自然之中的奥秘吧!客西马尼园里有你的隐居室,用西罗亚的池水浇灌洗涤你吧!让圣经成为你任何争辩的最后裁决标准吧!让它的光芒照亮启迪你吧!你将比柏拉图更有智慧,所学的比古希腊七贤(the seven sages)更为真实。

我亲爱的朋友,今天我在神的面前庄严诚挚地恳求你。今天早上,我知道你们因不同的动机齐聚于此,有人是因着好奇而来,有人则是定期来听我讲道的信徒,你们来自各地。今早你们都听见我所说的吗?我告诉你们有两种拒绝基督的人:第一种人,是徒有外表仪式,却无真实信仰的宗教人士;另一种则是称我们的福音为愚拙的世俗人。今早,请你扪心自问:“我是其中的一种人吗?”若你是,你可以仗着你的骄傲在这世上生活;你怎么来,现在就怎么离开吧!但你要知道,主会用这一切来审判你;你更要知道,你所有的喜乐和美好都会如梦消逝无踪,如同“海市蜃楼”一般永远被扫除殆尽。

你这般人哪!你要知道,到审判那日,在地狱深处、撒但的大厅里,我或许会看到你就在这些永无止尽地反复捶胸的无数灵魂之列中。倘若那时你的手、你的肉是透明的,以至于我能穿透它们而直视你的内心,我会看见怎样的心呢?哦!它会是在火中!在烈火之中!在那里,虫儿不死地啃食你的心,烈火不灭地折磨你的灵,周而复始、永无止尽。哦,良善的神啊!不要让这些人仍旧拒绝和轻蔑基督,此时就成为他们蒙召的时刻。

对那在我们当中已蒙召的人,我不需再说些什么了。你活得越久,你就越能发现这福音的大能,基督对你的教导也就越深入,也越活在圣灵持续不断地影响之下,你也越能明白福音就是能力,越发明白福音就是智慧。愿各样的祝福临到你,愿神今晚与我们同在!

“黄金宝藏闪耀处,

人与天使来采掘,

带近十架教义前,

纯金尽都成渣滓。

邪恶亵渎兼鄙视,

宣称耶稣真理全枉然;

我们虽逢诽谤与羞辱,

仍靠基督之名唱凯歌。”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