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9年12月9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劝君少骂秦始皇

抢占外媒高地 抢占外媒高地 2019-12-09

侯赛因·沙菲是右一



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四日,路透社发出了一条消息: 埃及副总统侯赛因·沙菲在进行四天访问之后于今天离开北京,他在访问期间同中国领导人举行了会谈,其中包括同毛泽东主席会晤两小时。


外媒对此纷纷解读为,这表明中国开始关注中东情况。


所以说外媒就是不行。主席的主要论述被完全忽略。这名时年八十岁的老人告诉来访的埃及年轻人,“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


对来访的外国友人阐述国内的政治情况是其心头好。就在几个月前,已经七年没有动笔写诗的老人家突然诗兴大发,写下了其人生最后一首七律咏史诗: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十批判

1957年11月12日,宋美龄、郭沫若(右)等人赴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胜利40周年纪念活动


见的是埃及副总统,瑟瑟发抖的是同样耄耋之年的郭沫若。“十批”正是他当年的文章。


四十年代,郭老尚在重庆。此时,蒋介石已经露出狰狞面目。郭沫若等人的剧本被当局取缔,其行动也受到监视。阳翰笙回忆郭沫若吐槽,“在重庆几年,完全是生活在庞大的集中营里。”


这促使郭沫若把目光投向秦始皇。他写出《吕不韦与秦王政批判》,收入其当时的名作《十批判书》,目标直指蒋介石。


历史学家出身的他,批判矛头对准了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这无论怎么说也不能不视为中国文化史上的浩劫。书籍被烧残,其实还在其次,春秋末叶以来,蓬蓬勃勃的自由思索的那种精神,事实上因此而遭受了一次致命的打击。”


批判的武器此时回馈了武器的批判。1948年11月,郭沫若应邀到解放区来共商开国大业。12月6日,他和翦伯赞等一行三十余人,由香港乘船来东北,路经安东,集会于东北解放首府沈阳,下榻在当时的铁路宾馆。


瞻望新中国的未来,他怀有欢乐的心情。想到东北已成为解放全中国的门户,从此再不会有封建专制的统治了,遂作诗一首:


我来仿佛归故乡,此日中行亦似狂。

五十七年徒碌碌,八千里路甚堂堂。

于今北国成灵锁,从此中华绝帝王。

君候老妻我候少,今宵一梦谅无妨。



毕竟是雄才


春宵苦短。


五十年代来了,事情正在起变化。右派知识分子的猖狂进攻,使领导们进一步理解了秦始皇焚书坑儒的良苦用心。


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这样学习历史这样评点历史》说,在五八年的八大二次会议上,当有人批判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时候,毛主席予以驳斥:“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八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这不得不让郭沫若重新开始思考自己的“十批”。


几年后,郭沫若出版了《读〈随园诗话〉札记》。在《随园诗话》中,袁枚曾对罗两峰的诗“焚书早种阿房火,收铁还留博浪椎”,击节称妙。


对此,郭沫若驳斥袁枚:“何妙之有?”


以焚书而言,其用意在整齐思想,统一文字,在当时实有必要。然始皇所焚并不多,书多藏在官家,民间欲学书者可就官家学习,此犹今之图书馆也。


此后去借着灵渠参观,感叹国立图书馆就是好的郭老彻底扭转了其此前的错误价值观。“秦皇毕竟是雄才,北筑长城南岭开。”


此时距秦灭亡已经二千余年。天上乌飞兔走,人间古往今来。


元朝的一位史官陈孚,去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的博浪沙怀古。博浪沙是张良行刺秦始皇之处。文人就是感慨太多,陈孚也不例外,有诗为证:


一击车中胆气豪,祖龙社稷已惊摇。

如何十二金人外,犹有民间铁未销。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