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两性交往中,女人最怕男人用这几招“折腾她”,再高冷女人也受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台湾》宗教团体十万人上街反同性婚姻

2016-12-04 王颢中 苦劳网 苦劳网

下一代幸福联盟(简称下福盟)昨天(12/3)下午在北中南举行集会,诉求“婚姻家庭全民决定,子女教育父母决定”,剑指近日立院正在审议的《民法》婚姻平权修法,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下午在台北场的凯道上,约十万人身穿白衣参与,要求立法院停止审议同婚修法,改变婚姻定义必须经由全民公投决定。据主办单位指出,北中南三场次的集会,昨日参与人数突破二十万人。



下福盟十万人上凯道,不只反同婚,也要“多元性别意识退出校园”。(摄影:王颢中)


错误宣传与真实矛盾


昨日台北场的集会中,跨宗教领袖再度齐聚,包含佛教协会副理事长明光法师、道教会秘书长张肇珩、一贯道总会秘书长谢远智,以及现担任天主教主教团秘书长的神父陈科,一一上台代表“宗教界”发言,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其中,神父陈科的发言格外吸睛,陈科呼吁异性恋者不要被蒙骗去支持同性恋结婚,“你今天支持同性婚姻,未来如果你想跟异性结婚,同性恋会质疑你,你不是支持我们吗?你怎么不去找一个同性伴侣?”陈科表示,今天支持同性婚姻,未来就会遭到上述质疑,呼吁一般的异性恋者不要支持同性婚姻。


在下福盟的集会中,出现大量诸如此类的错误宣传。陈科语毕,对着台下群众高喊:“以后我们的子女若想与异性结婚,就会遭到同性恋质疑,这是我们要的未来吗?”群众则激愤地高呼“不是!”即便人们从未听闻异性恋者因为曾支持同婚,而后就被同运份子质疑不该与异性结婚的情事,但像是陈科这样的耸动发言,却总是能够成功召唤出群众的激愤与恐慌。


然而,除了显而易见的错误宣传外,许多下福盟的发言却也凸显了环绕在同性婚姻辩论背后的真实矛盾。


举例而言,除了《民法》以外,下福盟此次行动的诉求有极高比例集中在多元性别观念,以及现行被他们称为“性解放”的性平教育与教材。下福盟点名台湾同志谘询教育协会在性平教育中扮演的角色,强调儿童心理学指出儿童在成长过程中若过早接触同性恋资讯,会让儿童“误以为自己是同性恋”。昨日舞台上也有家长代表痛批有性平教育教导儿童探索自己的性敏感带,教孩子“男男、女女怎么做爱”、痛陈校园中出现BDSM社团、教学生堕胎是正常的、通奸要除罪⋯⋯。


换句话说,虽然近日主要针对的是《民法》修法,但是真实的社会矛盾,其实远不止于此,台湾跨性别权益促进会高旭宽便曾指出:


他们(指下福盟)最核心反对的是那些搞性滥交、搞多P、嗑药、爱滋、通奸除罪、不男不女乱闯性别空间的人,同志对他们来说代表了这些事情的“开展”,虽然他们也知道同志有阳光健康守贞的,但是他们觉得同志婚姻是拿忠贞情感当幌子,拿阳光健康当招牌,要偷渡那些肮脏龌龊的事(让原本不道德、非法的事变合法),因此极力抵挡同婚法案。


假使下福盟反对的不只是同性婚姻,而是以“同性婚姻”作为象征与背后代表的包含性/别的开放与多元趋向等等各种“解放”与“混乱”,这也就让同婚运动面临一个抉择的十字路口,究竟是要将诉求“纯净化”,简便地缩小对方打击面,例如制作各种懒人包去澄清此番《民法》修正无关多P、无关通奸除罪、无关降低离婚门槛;或者是结合这一波反同势力所暴露出的真实社会矛盾,共同挑战(不仅仅排除同性恋者)的既有单偶异性恋婚姻制度。



下福盟高呼“子女教育,父母决定”,反对当前的性平教育。(摄影:王颢中)


宗教护家现场的同婚小蜜蜂


在下福盟的集会现场,大约十多位同婚支持者也聚集在周边的仁爱路与中山南路口,他们是“婚姻平权小蜜蜂”的成员,参与者林郁芳表示,“小蜜蜂门”平时就会自发性的组织到各个街头上向民众散发传单宣传婚姻平权理念,而他们很早就知道宗教团体昨日的集会,于是也集结到场表达支持《民法》修法的诉求。


在十万下福盟人潮中,十多位的同婚支持者身影显得异常突出,他们高举“支持婚姻平权”、“恐同违宪”等标语,而下福盟则由维持秩序的干部,手牵着手将这群人团团围住,避免他们与其他集会参与者近身接触。


在主舞台持续宣讲的同时,同婚小蜜蜂们也手持大声公表述诉求,针对下福盟提出“性解放教育离开校园”的诉求,林郁芳表示下福盟误解了“性解放”的意涵,性解放的意思是对于“性”的理性启蒙、破除迷信,要反对性的压迫,于是才有性的解放,强调“性解放其实是好的!”


此外,同婚小蜜蜂们也用各种方式尝试“融入”下福盟的集会当中,例如当现场音乐响起,主舞台主持人邀请群众摇摆双手一同高歌《我们都是一家人》时,他们便即兴随之唱起“同志也是一家人”,在现场高张敢曝地带起舞蹈与律动,同时也邀请反同婚民众一起摇摆,并不时吆喝民众“给我一个尖叫声”,引发不少现场民众面带尴尬神情,手足无措。一方面他们看着主舞台画面转播,想呼应主舞台主持人一起双手摇摆,但身体一旦摆动起来,好似就回应了眼前的同志,于是立刻又收起步伐,站得直挺挺的。


下福盟的集会在晚间六点多宣布结束。活动尾声,一名“母亲”激情地跪在舞台上,手拿麦克风还几度捶打自己的胸部,泪洒舞台,痛陈自己的孩子就读台大,参加四个社团全都是同性恋,其中还有BDSM的,“听到儿子讲这些,真的是很痛心。”


在昨天的集会结束之后,12月10日,会改由支持同婚的同志与性别团体上凯道,下福盟主持人也不忘再三提醒反同婚民众“不要去路过”,但是“我会去附近吃早餐,想参加的可以跟我报名。”



“婚姻平权小蜜蜂”在现场带动民众舞动,高唱同志也是一家人。(摄影:王颢中)



婚姻平权团体的“恐同违宪”标语。(摄影:王颢中)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读者公共捐款的媒体,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Pageview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