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大企业霸凌小社企? 社会企业营利与公益间的冲突

2016-12-21 徐沛然 苦劳网 苦劳网

6月30日,台湾知名的社会企业多扶接送创办人许佐夫与立委余宛如共同召开记者会,指控中兴保全集团假借投资之名参访多扶接送,获知其企业经营手法,事后自行成立子公司与其竞争,甚至直接抄袭多扶的服务条款。余宛如痛批,中兴集团此举严重打击台湾新创事业与社会企业之经营与未来。


多扶接送为台湾首间民营复康巴士公司,创办人有感于政府的公营复康巴士数量少限制多,且不易预约服务,所以于2009年起创办多扶接送,以服务行动不便者、老人、孕妇与幼童的交通需求。多扶接着于2010年发展“无障碍旅游”业务,扩大其服务内容。2014年,多扶接送于证券柜台买卖中心“创柜板”以社会企业分类登录,并成功以股权募资。作为台湾知名的社会企业,多扶接送本次遇到的状况,值得我们继续探讨。



复康巴士服务是照顾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在投资者眼中是一笔好生意。(照片来源:国民健康署高龄友善城市计划)


创业难,社企更难


近年来,社会企业在台湾逐渐获得瞩目。但是,不论在学界或业界,“社会企业”这个名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为了方便后续的探讨,本文采用台湾知名的社会企业网路平台《社企流》所提供的定义:指的是一个用商业模式来解决某一个社会或环境问题的组织。


如果我们用企业的发展阶段来看,在创设企业的“萌芽期”,往往会遇到如何建立商业模式(business model),如何组成团队,以及如何找到资金与投资人的问题。同时,创业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根据行政院经济部中小企业处所出版的《2015中小企业白皮书》中数据,2010年新成立的中小企业,到了2014年,仅剩下约69%没有倒闭。同时,没有倒闭也未必等同于“成功”。以2013年全台湾中小企业平均营业净利仅为2.53%来看,这些没有倒闭,存活下来的新创事业,其中可能大部分仍旧处于亏损负债,或是勉强收支打平的处境。


如果我们姑且将达到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IPO)当作评估新创企业是否“成功”的参考指标,根据创投基金AppWorks共同创办人林之晨所提供的说法,台湾每年约有十万间新创企业,其中约500至600间会得到创投的支持,最后能成功公开募股的约有40至70间。也就是说,在台湾创业成功的机率是千分之五。而即便企业得到创投投资,当中也仅有10%左右可以成功。创业后能够赚进大把钞票,或是持续扩大经营者,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对于社会企业来说,这些问题的难度恐怕又更高了。所谓的社会企业不仅仅要提供好的服务与商品,要能够赚钱,还要能够满足其解决社会问题的成立宗旨。台湾的社会企业创业存活率,目前欠缺可信的数据。但如果说,以营利为主的企业存活率都这么低落,社会企业的状况恐怕很难更好。这点往往是社会企业推广者避而不谈的残酷现实。


存活,然后面临竞争


而当少数的新创企业证明了其商业模式可行,真的能够赚钱后,将会迎来企业发展的下一个阶段:“成长期”。在成长期遇到的问题除了组织规模增长所带来的管理问题,以及如何持续开展商业模式挑战外,也将会迅速地面临到后来者模仿其商业模式的竞争。


后起的企业竞争者者因为免去了前期摸索的风险与成本,得以将资源集中于改善先行者商业模式中的产品或服务,因此会在价格或品质上给予先行者巨大的竞争压力。而企业先行者并非毫无对抗能力,品牌上或是经验上他们仍旧具备优势。同时,许多企业面对竞争所采用的方式,就是阻止其他竞争者的加入,或是提高竞争者的进入门槛。


我们可以发现,多扶接送本次遇到的事件,就是成长期会面临的后起者竞争问题。



立委余宛如于其脸书页面的公开发言。(图片来源:余宛如脸书)


根据多扶接送创办人许佐夫,以及立委余宛如在记者会上的发言,我们可以理解当中兴保全集团参访时,多扶以为对方想要投资,所以就透露过多的企业Know-How和未来的计划等等,以致于被对方“偷学”,进而成立和多扶业务相同的子公司竞争。同时,中兴保全集团也尝试挖角多扶的高阶经理人以移植其经营经验。甚至,还照抄多扶的顾客同意书内容公布于网站,因忘了将“多扶”二字改掉,而被人发现。对于中兴保全集团这样的作法,许佐夫感到不满,余宛如则认为是“假投资之名,行抄袭之实”、“大企业霸凌小社企”。


余宛如也在其脸书页面发文呼吁,社会企业应该要透过和投资人洽谈时签署保密协议,或是要求自己的核心成员签署竞业禁止条款,把自己企业的know-how保护起来,以免被轻易“抄袭”树立竞争对手。


然而,不论是成立子公司竞争、或是挖角人才、参考先行者的规章制度,这些都是常见的商业手法。其中如有违法,或造成权益受损,当事人可迳行提告求偿。但为何如今中兴保全对多扶这么做,会被视为一种“霸凌”?


个别企业利益 VS. 社会公共利益


中兴保全发言人朱汉光向媒体表示,全台约有64万失能人口需要接送服务,但目前全台的接送服务,只能照顾其中的四万多人,显示这是个尚未饱和的市场。也就是说,以多扶目前的规模,远远无法满足需要接送服务的潜在市场。那么,如果让更多厂商进入市场,提供类似的服务,不是更能够满足这些需求吗?甚至,顺着市场竞争的逻辑来说,企业间适度的竞争可以促进服务品质的改善,也可能降低服务收费。也许,以当前状况而言,多一些厂商进入到民营复康巴士的市场,对服务的使用者,以及对整体社会来说都有好处。


这样看来,主张中兴保全集团模仿多扶的商业模式,进入民营复康巴士市场与其竞争,是一种“霸凌”的说法确实值得商榷。我们可以理解,从多扶的立场,大企业成为竞争者后会带来更多压力与挑战。而也不希望自己摸索多年建立的商业模式,被后起者轻易模仿。对于社会企业的推广者来说,也会忧心这样的情形冲击到新创的社会企业。


然而这些理由,似乎难以合理化对中兴保全的控诉。强调“大企业”与“小社企”的对比,也无助于厘清现况。企业规模的大或小,并无法单独成为价值判断的基础。难道多扶身为企业,就没有想要扩张成为大企业的企图?又或者,大企业想来做社企,又有何不可?


对于多扶的企业本位来说,越少竞争者越好;但对于社会大众来说,则是越多厂商提供服务越好。一般企业往往希望自己能够垄断市场以确保获利,而非开放竞争,所以会想方设法阻碍竞争者出现。例如有的企业使用专利权以保障其核心技术不被模仿,因而确立其竞争优势,并增加潜在竞争者的进入门槛。一般营利事业这么做并不意外。然而,对于社会企业来说又如何?


如果说,我们回到前述社会企业的定义,社会企业采用商业模式,以解决社会问题。也就是说,社会企业应该要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如果某个社会企业建立了一套“既赚钱又做好事”的商业模式后,应该要为了确保自己的获利而试图“保护”或“独占”这套商业模式吗?例如申请专利、投资保密协议、要求员工签署竞业禁止条款。这么做是否真有助于社会公益?


还是要尽量推广这套商业模式,让越多人使用,以创造更多的公共利益?然而,这样一来又可能为自己在市场上树立竞争对手,不利于企业本身的经营与获利。这样的冲突与矛盾,以社会企业的运作模式与思维,恐怕难解。


边赚钱边做好事 当真这么美好?



“边赚钱边做好事”,是经常被拿来说明社会企业的一句口号。(图片来源:SXSW.com)


近几年,在产官学界的通力合作下,台湾的社会企业领域日益蓬勃发展。行政院更于2014年公布〈社会企业行动方案〉,预计三年内投入新台币一亿六千多万元,以培育台湾的社会企业。同时,社会企业理念的推广者,经常以“边赚钱边做好事”这样的简单美好口号以鼓吹社企理念。


然而,不管是创业的困难,到商业竞争的残酷,社企所面临的难度都远高于传统企业。况且,社会企业将公共利益建立于商业模式基础之上,不可避免会遇到自身营利和公共利益之间的矛盾。所谓“赚钱”与“做好事”之间复杂的纠葛或冲突,亦非简单口号或理念可以化解。多扶接送本次遇到的状况,不只是孤立的个案,而是所有社企的经营者与推广者,都应该深思面对的一门课题。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读者捐款的独立媒体,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