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两性交往中,女人最怕男人用这几招“折腾她”,再高冷女人也受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台湾》长照服务问题多 照顾工作成家庭未爆弹

2016-12-22 陈逸婷 苦劳网 苦劳网

台湾社会福利总盟(简称总盟)今天(12/22)上午召开“长照起跑点,全民监督县市表现”记者会,公布一项针对2015年各类相关统计数据后,提出的民间社会福利评比,这项评比指出几个问题包含:照管专员人力资源不足、服务设施不足且不均、部分服务使用率偏低、各县市长照服务存在巨大差距。针对上述问题,总盟也提出了应提升照管人员的待遇、强化服务宣导、针对长照资源做出精确的调查统计等政策建议。



今天(12/22)早上,由社团法人台湾社会福利总盟(简称总盟)召开的“长照起跑点,全民监督县市表现”记者会,公布一项针对2015年各类相关统计数据后,提出的民间社会福利评比。(摄影:陈逸婷)


行政院在2007年核定的“长期照顾十年计划”,即将在2017年期满,未来即将推出的下一个长照十年计划被称为“长照十年计划2.0”。根据卫生福利部在长照2.0中的整理,2010年老人当中需要长期照顾者数量高达310,790(占12.7%);而预估台湾到2025年将成为65岁以上人口占比达20%的“超高龄社会”,届时,每五个人里面便有一位老年人口。因此,如何建构一个符合老人需求的健康照护体系,也就成了长照政策拟定的主要方向,这当中包含健康照护服务系统的整合、慢性病病患的追踪制度、强化疾病与失能风险的预防等要素。有鉴于过去十年的长照1.0时预算不足,导致资源与宣导的不足,正式服务仅被四成需求者所使用,长照2.0将目标放在“社区在地化”以扩大使用服务的普及率。


按照《长期照顾服务法》第三条的规定,长期照顾指的是“身体或心智丧失部分或全部功能,日常生活需要他人协助,持续或预期六个月以上时,依其个人或照顾者的需要,提供之生活支持、协助、社会参与、照顾及相关的医护服务。”因此,此次评比的重点便放在长期照顾的普及、社区与在地化,报告选择了长期照顾的四个面向包含“长期照顾管理中心”、“日间照顾中心”、“居家服务”、“喘息服务”。


资源管理与分配:长期照顾管理中心



照管人员人力不足,导致过劳,直接影响照管的品质。(图片来源:台湾社会福利总盟)


所谓的“长期照护管理中心”,又称照管中心,是由中央主管机关指定,用以提供“长照需求的评估与连结服务”的单位,也就是个县市管理长照服务的单位,接受民众的申请,并且按照需求分配服务。照管中心里面,有照管专员,负责在第一线接受民众申请服务,并且分配长照资源,评比报告指出,不仅照管人员在六都中严重不足,每个照管人员负责的列管个案,除了人口数稀少的连江县以外,所有县市都远超过政策规划的200人上限,新北市与宜兰县的单位照管人员所负责的个案数量甚至超过1,000人。总盟批评,缺乏足够的照管人员人力,不只造成照管人员的过劳现象,并直接影响了长照服务的品质。


而各县市当中,又以台中市的照管中心分配到的个案数量最高,平均137万人口共用一个照管中心,严重不足。在申请的流程时间方面,从申请到核定,又以新竹市、新北市、高雄市耗费时程最长,分别是29.8天、12.9天、12.6天。


需要接送的托老所:日间照顾中心


日间照顾中心,白话的讲就是“老人的托儿所”,让老人或者失能者白天到中心活动并且提供服务,晚间再回到家庭或居所,是长照社区化的重要基础,按照“长照2.0”的构思,日间照顾中心可分为“社区整合型服务中心”以及“复合型日间服务中心”两种。



日间照顾中心距离中央的规划数量,还有很大距离。(图片来源:台湾社会福利联盟)


第一种“社区整合型服务中心”的目标是一乡镇市区就有一处服务中心,不过评比报告显示,只有新竹市、嘉义市以及台北市接近达到标准,其他县市都与标准还有一大截落差,最严重的是高雄市和屏东县,分别有28个、26个行政区都没有设立服务中心。


第二种“复合型日间服务中心”则是以国中学区为单位,提供日间照顾服务,然而评比报告也指出,有日照中心的国中根本就是“极少数”,其中又以人口密集度较高的六都与“一国中学区一日照”的目标差距最大。而各县市中,行政院核准的服务人数上限又有与实际服务人数差异过大的问题,例如台北市实际服务的人数是政府预估的1.8倍以上;基隆市却不到预估的十分之一,显示政府在规划日间照顾需求时,并没有掌握实际状况。


在家照顾的支持:居家服务与喘息服务


“居家服务”是让服务员到家中协助家庭成员照顾老人与失能者,达到在家、在地老化的目标,这部分,评比报告指出,除了部分县市有核定到实际提供服务的等待期过长的问题外,例如台北市要平均等待一个月,才可以获得服务。还有服务使用率偏低的问题,根据轻度、中度、重度失能者的分类来看,平均使用率分别是58.8%、53.72%以及38.06%。总盟认为,倒是使用率过低的原因可能是:人力不足、服务提供单位太少或政府宣导不力所造成。


最后一种是“喘息服务”,是当主要照顾者身体不适、照顾的负荷过大、有事外出需要短暂离开时,由照顾人员到家提供,或者让老人与失能者到机构接受照顾的“暂时代顾”服务,喘息服务被认为是“家庭照顾者”的支持服务,让照顾者可以休息、维持自己的生活。喘息服务又可分为到家服务的“居家喘息服务”、临时送到机构的“日间喘息服务”、以及送到机构过夜居住的“长时间喘息服务”三种。


与居家服务类似,喘息服务同样面临使用服务率偏低的状况,轻度、中度到重度的失能者,都仅使用了不到六成的喘息服务时数上限,总盟认为造成使用不足的原因同样是:人力不足、服务提供单位太少或政府宣导不力。


整体问题与政策建议


根据评比报告,总盟认为主要的问题包含,照管专员人力资源不足、服务设施不足且不均、部分服务使用率偏低、各县市长照服务存在巨大差距。而解决办法包含:应提称照管人员的劳动待遇,以专任公务人员取代约聘雇,以稳定工作状况;政府扩大宣导,让民众了解长照服务的类别与资源;目前实际有的服务据点,距离长照2.0还有一段距离,呼吁政府投资这方面的建设;服务据点应考虑区域人口的分布与特性,而不是“一乡镇一XX”不符实际的分配;进行精确的服务需求统计,才能让资源分配奠基在正确的基础。


针对居家照顾与喘息服务的使用率偏低的原因,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秘书长陈景宁提到,首先是照顾者可能不知道有这样的服务,再来是有使用过的成员认为“不够好用”,他举例,居家服务员如果要帮老人洗澡,一人一天要跑五个家庭,时间上的分配,就要家庭成员来配合服务员的时间,比较下来,家庭成员就会认为可以“待在家里”的外籍看护工比较符合便利性的需求。


家庭成员辞职照顾 造成照顾贫穷问题


此外,陈景宁也指出,虽然长照2.0的服务项目扩大了,却也让便利性不足的问题更加浮上台面,例如有日间照顾的选择,但是家庭成员还是要有人接送、那么,谁来接送就是一个问题。而在目前的76万失能人口中,仅有两成人口使用长照服务,三成聘雇外劳,其余一半都是完全家庭照顾。当“超级方便”的外籍看护工与家庭成员还要彼此协调使用的长照服务放在一起相比时,多数人就会选择前者,而在东协国家经济起飞的大环境下,未来外籍看护工的劳动力也会逐渐下降,台湾的长照不能永远依赖移工,他说,这条长路还有赖与家庭成员引导、沟通,告诉他们长照服务的好处,鼓励他们使用。


而占据一半,由家庭成员内包照顾责任的状况,则是“家庭悲剧”的源头,陈景宁表示,应该提早建立长照服务的观念与习惯,最理想的状况是使所有人都使用长照工具。根据劳动部的统计,在台湾1,153万的劳动人口当中,有231万人为因为照顾失能、失智家人而受到影响,这当中又有约17.8万人因照顾而“减少工时、请假或弹性调整”;以及有13.3万人口因为照顾而“离职”。


对于为什么失能者没有办法“送出家外”,陈景宁认为很多是因为受到传统观念影响,“长辈没办法接受被送出去”,他认为这个需要提早跟长辈沟通、引导长辈,告诉长辈“我们还是很爱你的”,让长辈接受。否则,面对重度失能的状况,有部分家庭成员为了“照顾分工”的问题,不只是感情破裂,甚至对簿公堂,对此,他则建议家庭成员签署“家庭照顾协议”作为规范,来避免家中成员的彼此撕裂。



长照服务种类虽多,却在各种问题下,使用率仅达两成。(图片来源:卫福部)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读者捐款的独立媒体,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