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两性交往中,女人最怕男人用这几招“折腾她”,再高冷女人也受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台湾》你桌上的海鲜 外籍渔工的血泪 移工盟要渔业署废除境外聘雇

2016-12-27 张智琦 苦劳网 苦劳网

我们吃的海鲜,有多少是来自外籍渔工的血泪?台湾移工联盟及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等移工团体今天(12/27)上午来到农委会抗议,痛批农委会及所属渔业署为了让台湾远洋渔业赚取更多利润,透过开放不受《劳基法》规范的「境外聘雇」制度,放任雇主和仲介剥削奴役外籍渔工,移工团体呼吁取消「境外聘雇」,并对印尼境外渔工Supriyanto疑遭虐死的案件追究行政责任,提出专案补偿方案。



一盘海鲜背后充满对外籍渔工的残酷剥削。 (摄影:张智琦)


Supriyanto案揭开境外渔工血汗真相


目前台湾外籍渔工聘雇制度分成两轨:一种是「境内聘雇」,主管机关是劳动部,受《劳基法》保障;一种是「境外聘雇」,主管机关是农委会渔业署,不适用《劳基法》,而依《渔业法》及相关办法聘雇。由于境外聘雇有利于资本家压低人事成本剥削渔工,许多雇主及仲介都借此招聘渔工,造成如普遍超时工作、薪资低、被扣薪、伙食差甚至被殴打虐待等等极其恶劣的劳动条件。

根据渔业署统计资料,2015年就有14,627名外籍渔工,透过境外聘雇在台湾远洋渔船工作,境外聘雇的人数呈增加趋势。而印尼境外渔工Supriyanto被虐致死的案例就是无数境外聘雇渔工的其中一个缩影。


去年八月底,台湾远洋渔船福赐群号出航三个月后,印尼境外渔工Supriyanto在船上疑似被虐致死,屏东地检署于同年九月展开侦办,当时同船渔工即表示Supriyanto受到辱骂、殴打甚至以铁钩砸头,且一名渔工也用手机录下三段Supriyanto在船上自白遭台湾船长和轮机长虐待的影像,然而,屏东地检署都不予采信,并在年底以「病死」签结此案。


今年(2016)十月,监察院提出Supriyanto死亡案的调查报告,指出屏东地检署未善尽调查责任,并对农委会及所属渔业署提出纠正案,直指农委会和渔业署严重漠视境外聘雇外籍渔工查核及管理责任,要求法务部督促地检署重启调查,维护外籍渔工人权。经监察院纠正后,今年十一月地检署才重新侦办此案,但渔业署仍坚称处理本案并无疏失。


台湾国际劳工协会专员许惟栋痛批,渔业署对渔船的定位监控完全失效,放任雇主和外籍渔工签订非法劳动契约,「明显已失职」,政府应对农委会和渔业署追究行政疏失、严惩失职人员,并对渔船主和船长做出处分。移工团体也认为,Supriyanto案发生后,其家属仅得到仲介十万元的和解金,主张渔业署应专案补偿,以劳工保险的死亡给付计算,合计给付45个月的薪资。


对于移工团体的诉求,渔业署副署长黄鸿燕表示,若地检署调查确认船长有犯罪行为,将依《犯罪被害人保护法》给予船员家属适当补偿,并提供海洋科科长的对口,指其会协助处理赔偿事宜。


要求废除境外聘雇,反对84-1扩及外籍渔工


然而,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研究员庄舒晴质疑,渔业署在媒体上多次把Supriyanto的案件说成是「个案」,但这绝对不是个案,而是每个「境外聘雇」下的外籍渔工面对的问题。她强调,根据协会接到的案子,就连境内聘雇的渔工也常传出被暴力对待、没有饭吃、没有加班费的惨况,「何况是『境外聘雇』的渔工?」庄舒晴认为,政府不应再继续为资本家开后门,应废除境外聘雇制度,只要是台湾渔船聘雇的渔工,不分境内、外,都应一体适用《劳基法》的保障。


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执行长黄怡碧也指出,台湾渔船上外籍渔工的恶劣处境,已经被绿色和平、国际劳工组织等国际组织指摘,2013年就已对此问题提出严重关切,并要求台湾于明年(2017)一月「两公约国家报告国际审查会议」提出改善结果,但过去四年渔业署不但未将外籍渔工全面纳入《劳基法》、加深执法强度,甚至还在日前提案将《劳基法》84-1条「责任制」扩大适用外籍渔工,让毫无协商能力的外籍渔工去跟雇主协商劳动条件,她痛批「这不是腐败无能,什么才是?」


移工团体强调,取消境外聘雇制度、一体适用《劳基法》才是减轻境外渔工遭剥削的方法。渔业署在移工团体陈情后表示,明年一月20日将订定《境外雇用外籍船员管理办法》,强化仲介机构管理,改善外籍渔工的福利及保障。但许惟栋反驳,渔业署仍没有说明如何具体落实对远洋渔船的管理,对外籍渔工薪资也没有明确规定,重申回归《劳基法》才能真正有效保障外籍渔工的权益。



移工高举的图片显示外籍渔工在渔船上恶劣的生活处境。 (摄影:张智琦)



渔业署副署长黄鸿燕出面接受陈情。 (摄影:张智琦)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读者捐款的独立媒体,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