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当LGBT成为政治工具】上篇 在第三世界帮倒忙的欧巴马

2017-01-20 陈逸婷 苦劳网 苦劳网

【作者按】同志权益四个字,不只是个别国家的在地议题,也跟国际之间的文化角力密切相关。这个资源的分配与话语权的争夺,无论是从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针对性倾向与性别认同做出的决议,到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出的各种建议报告,都在透过一种看似“普世价值”的人权方针,来对各国的同志现况施压。


然而,这种政治角力却直接影响了各国针对性倾向的政策制定,并往往造成第三世界同志面临更恶劣的处境。在美国总统欧巴马下台之际,本系列的两篇文章将聚焦美国和其他国家如何以“LGBT权力”进行政治角力,并试图对“人权至上”的政治正确话语,提出置疑和批评。


从2009年到2017年,任期八年的美国总统巴拉克・欧巴马(Barack Obama),即将于明天(1/20)卸下总统一职,而最近,不少人不舍欧巴马下台。出柜女同志、女权主义者,同时也是女同网站AfterEllen.com编辑的Memoree Joelle便代替了广大同志团体向欧巴马表达感谢之意,她以“给欧巴马,带着LGBT的爱向你告别,谢谢你。”为题,盘点了欧巴马任期内对LGBT族群做出的“贡献”,例如:欧巴马总统给了我们婚姻平权、透过一项名为“SAMHSA report”的研究证明“矫正疗法”的无用,使得同志的生活更安全、增加医疗院所探视权...等。



LGBT总统欧巴马,过去曾经认为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图片来源:New Republic)


不过,多数同志恐怕不知道,这位被誉为LGBT总统的欧巴马,起初并不支持同性婚姻,而仅是站在“人人皆平等”的角度,支持同志权益,跟现在护家盟“反同婚但支持平权”的态度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2004年,民主党内初选阶段,欧巴马因自身的宗教背景,而在一次的电视辩论会上说出了婚姻应该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当男女结婚时,是在展现某种上帝的旨意”、“婚姻不是公民权”等言论。针对同志族群,他只在“公民权”的框架下,支持同性恋者应该享有基本权利例如医疗探视权、伴侣财产的转移、或者是消弭职场歧视。


欧巴马的LGBT光环,一直到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同性婚姻全美合法,达到了顶峰,他从一位反同婚宗教份子,变成力挺同婚的六色总统,这前后的转变都多亏了一位“贵人”。欧巴马的竞选阵营中,同志幕僚凯文·汤普森(Kevin Thompson)就扮演了这个关键角色,他对这位竞选人进行“LGBT训练”,当欧巴马还是州议员阶段时,汤普森就大力拢络芝加哥的同志社群,并且下定决心改善欧巴马在同志议题方面不受支持的问题。而也是在汤普森的训练下,欧巴马才从一个连“石墙事件”都搞不清楚的候选人,成为现在我们看到的“LGBT总统”。


欧巴马透过金援 向反同国家施压


当然,我们可以说“人都会变”,欧巴马受过训练后,思想当然可以转变。后续,这位LGBT总统更不满足于国内的性别平权政策,他的野心更大,把视野放到同志平权后段班的第三世界国家身上。2011年,欧巴马在一份备忘录中提到“结束对LGBT族群的歧视,是美国推动人权的承诺”,这里,指的是美方在“其他国家”推动人权的承诺,然而,其他国家为什么要买美国的帐?欧巴马的备忘录里面也说了:透过境外金援来推动同志权利。


欧巴马认为,美方尤其要“打击”那些使LGBT入罪化的处境与行为,来保护脆弱的同志少数族群,因此,备忘录中也要求外交与援助机构要以此标准向有上述反同志行为的国家施压。这些国家,包含非洲与部分中东地区。


时任国务卿的希拉蕊・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也支持欧巴马的说法,认为“同性恋不是罪”,并呼吁提供性少数更大的保护,克林顿引用的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于2011年不顾其他国家如沙乌地阿拉伯、奈及利亚与巴基斯坦的强烈反对,仍然通过的——对世界各个地区因个人性取向和性别认同而施加暴力和歧视表示严重关切——的第17/19号决议(至于联合国的政治色彩,请见下篇报导)。


该年度10月,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宣布,它“强烈建议”签订协约的合作方,不只是要达到非歧视性的保护,还要禁止对LGBT受雇者的职业偏见。而拿到最多美方经济与军事援助的前十个国家包含:阿富汗、伊拉克、以色列、埃及、巴基斯坦、苏丹、西方银行/加萨(以色列占领区)、衣索比亚、肯亚与哥伦比亚。


而美方对外的经济与军事援助,也从来就不只是给钱了事。我在这篇报导里,整理过以色列如何透过宣扬该国的进步同志人权,来粉饰对巴勒斯坦的侵略行为,以色列从2014年开始三度对巴勒斯坦进行侵略,过程中有数千名巴勒斯坦人遭到杀害,死者中八成为平民,而以色列进行长期屠杀的条件之一,便是美国从1948年至今援助以色列的上千亿美金——以色列持续用以购买美国武器。

打击“保守”非洲的美国 并不“进步”


2014年2月24日,乌干达总统穆塞维尼(Yoweri Museveni)签署一项反同法案,该法案提到,首次出现“同性恋行为”者将被判刑14年,若再犯或者进行同性恋行为者一方是爱滋病患,可能背叛终生监禁;而教唆或者协助同性恋者,也可能被判处7年徒刑。


这项反同法案最早于2009年提出国会议员David Bahati提出,规定经发现有同志行为者,最严重可被处以死刑。穆塞维尼于2014年签署的法案,只有将2009年的版本中的死刑调整为终生监禁,他并表示“同性性倾向是后天形成的,应接受治疗;而为了阻止来自西方的同性恋在乌干达四处宣扬,甚至利用贫穷的乌干达人卖淫赚钱,所以我们必须立法禁止。”


而对于这项法案,美方当然有意见,欧巴马早在2010年便表态,2月4日他出席一场由基督教基金会主办的“全国祷告早餐会”时,公开指责该法案“令人作呕(odious)”,国务卿克林顿则致电穆塞维尼,表达强烈关注,美国众议院议员更发起一项决议案,谴责乌干达的反同法案不仅严重侵犯人权,也是对爱滋病预防项目的阻碍:美国政府于2009年向乌干达提供了三亿美金做为爱滋病预防和治疗的援助资金。


2月4日当天,在欧巴马的演说之后,乌干达政府的道德事务部长詹姆斯・布托罗便对媒体表示:“应该告诉欧巴马,乌干达议会正在为本国人民的利益而进到法律责任。”他更对美方干涉有所不满的指出“我们不能对议会指手画脚,他们(美国)凭什么认为,可以告诉我们该怎么样为本国人民做事?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2015年7月24日,欧巴马抵达肯亚进行访问,当他试图向肯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提倡同志权益时,肯雅塔对此并不认同,他认为同志权益在肯亚并非最主要的核心价值,强调“并不是每项事物都能够共享,我们的文化与社会并不接受这样的思想。”


基本教义式的传统价值话语,透过“反西方干涉”提高了自身正当性。然而,打击这些非洲国家“保守”的美国,就是“进步”吗?我们或可参照美国与中东的关系,来检验美国自身标榜的“人权、自由、民主”价值。


由美国政府解密,1947年的“美国国务院/美国对外关系[1]”历史档案中,美国国务院提到,中东地区绝佳的地理位置可以连结欧洲、亚洲、非洲跟远东,是“至关重要”的角色...,接着毫不掩饰地说“然而由于该地区人民的行政、经济与知识远跟不上其被赋予的国际责任,因此,这里不仅对世界的侵略者有高度价值,更是一个无法透过现代组织与科技资源来自我防御的区域。”


二战以后,美国可以说实现了这个机密档案中作为一个“帝国主义侵略者”的野心,其延续了英国过去对部分中东国家,如沙乌地阿拉伯进行“扶植同时分化”的模式,戮力支持专制派的逊尼王朝,并透过维持中东地区的动乱,来巩固其世界霸主的地位。(想了解更多帝国主义如何对中东国家进行控制,可以参考这则纪录。)


而当欧巴马政府一边谴责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权问题”,对于沙乌地阿拉伯等经常侵害人权的盟国又是什么态度呢?2014年,美国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哈佛大学一场演讲上谈到,美对伊斯兰国的战略并非孤军奋战,而要仰赖盟友如土耳其、沙乌地阿拉伯、卡达的共同合作。一位学生问他,美方如何跟像沙乌地阿拉伯这样,在人权方面有不良纪录的盟国合作?他大剌剌地回应道:向你的盟友表明——你并不同意他们违反人权——与确保我们的自身利益并不矛盾。


非洲同志社群:欧巴马“帮倒忙”


然而,美方的对外金援战略,以及欧巴马这种西方中心的反恐同策略,却给非洲许多国家的同志带来实际的负面效应,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乌干达2014年的该项反同法案通过后,欧巴马便宣布要撤回部分金援,对此,同样曾于2011年通过一项反同法案的奈及利亚,则有天主教总部发言批评美方透过对奈的金援关系来要求奈国符合其人权标准,是一种“权力的恶待(an abuse of power)”,这也是为什么有一些天主教慈善机构已经拒绝接受美方试图促进同志权益的金援。


奈及利亚的同志人权组织创办人Dorothy Aken’Ova则说,2000年以前,同性恋是不可说的议题,后来美国基金会开始援助奈国的运动份子,开启了相关讨论,然而这种西方平权对奈国的施压也带来了一些效应。当来自西方对奈国与乌干达的干预越重,社会舆论的压力也就越大,奈国立法者为了反抗来自西方的“卑劣的”干预手段,2013年时,群起支持通过另一项反同法案,使得参与同性恋组织者也可能受罚。


而奈国无论是2011年或者2013年的法案,都是在2006年就被提出,并搁置至今。换句话说,西方对非洲各国同志人权的干预,反而成了各国为了维护主权,通过反同法案的“幕后推手”,为了满足西方中心的人权圭臬,却帮了性少数一个“倒忙”,造成更多同志受害。



马拉威街上四处可见印有欧巴马头像的传统布巾(zitenje)(图片来源:okayafrica)


相较于外力介入引起的负面效应,非洲的运动人士认为,他们应该默默的教育大众同性恋议题,并改变社会氛围。在一篇名为“欧巴马是否该替非洲的同志权益发声?”的文章中,okayafrica网站的作者群也直接对此提出一些批评意见。

作者Ayana认为,欧巴马可以对奈及利亚的反同法案表示不满,但也应该要谴责美国国内,LGBTQ青年无家可归愈趋严重的情况、酷儿主体的入罪问题、法律和习俗如何破坏非血亲的家庭结构,而将照顾、教育的问题放在主流同性婚姻的制度限制下来看待。他更批评,如果欧巴马不面对美国本身的问题与败坏的话,这类“发声”不过是伪善、家长式的以及粉红清洗的总合。


Mona虽然认为欧巴马的话确实有影响力,而有影响力的言论是同志社群需要的。但他也担忧欧巴马替非洲发声的行为成为“新殖民主义”,他以自己的家乡马拉威为例,欧巴马在当地拥有极高的文化资本,街上四处可见印有欧巴马头像的传统布巾(zitenje),Mona认为如果欧巴马对马拉威的反同政策表达关切,将在公众舆论的场域带来明显的媒体效应。


Derica则批评道,欧巴马会利用这些美方打击恐同的胜利经验来说服非洲国家,这在他跟许多非洲领导人的会面过程中都发生过,至于那些欧巴马布巾,则让他想到,当欧巴马开始讨论LGBTQ权益的时候“他就不再是非洲的儿子,而是一个美国人”了。他认为更令人担忧的是,非洲政府开始骑劫整体泛非洲的言论,把它们对同性恋的入罪化塑造成是“对西方的不退让”,而欧巴马的立场,则会加深这种保守言论的正当性。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读者捐款的独立媒体,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