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两性交往中,女人最怕男人用这几招“折腾她”,再高冷女人也受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台湾》性平教育争议再起 妈妈盟、性别团体隔空交火

2017-05-15 张智琦 苦劳网 苦劳网

近日,地方议员和家长团体针对性平教育发起抗议,台北和嘉义陆续传出将重审和停用“不当性平教材”,性平教育再度成为保守团体和性别团体的角力场。12日保守团体“妈妈盟”接连赴教育部、立法院和行政院递交陈情书,要求“不当性平教材”退出校园;另一方面,性别团体也不干示弱,同步动员挺性平家长及孩子在立院前反制,强调“无知与仇恨才是孩子恐惧的根源”。


妈妈盟抗议性平教育中的同志教育混淆性别。(摄影:张智琦)


目前性平教育按照《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施行细则中提到性平教育“应涵盖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课程,以提升学生之性别平等意识。”国中小和高中职都采融入式教学,并依不同年龄层和学程设计循序渐进的教学课程。


然而,保守家长团体“妈妈盟”(台湾全国妈妈护家护儿联盟)指出,现行的性平教材过度强调“性”,将如何使用保险套及性爱自拍的内容都编入教材,又加入“异性恋霸权”、“性别光谱”等各种“不当”言论,认为将混淆孩子的性别认同,已偏离性平教育主轴,主张撤除这些争议内容。


妈妈盟指教材荼毒下一代 吁性平会增设家长名额


现行国高中的性平教育分别融入在“公民与社会”、“家政”、“健康与护理”等科目中,妈妈盟在教育部及立法院抗议时,分别出示翰林、幼狮、康轩、育达等课本,指出这些教材已使用多年,充满“荼毒下一代”的不当内容。


妈妈盟以幼狮出版的“健康与护理”高中课本为例,课文引用美国性学家金赛博士的研究,提到“同性恋约占人口10%”、“双性恋约有40%”,一位在场妈妈激动地质疑,“难道我们有一半的人是同性恋和双性恋吗?”课本又提到金赛将人的性倾向分成0到6七个等级,0是完全的异性恋,6是完全的同性恋,其余等级或多或少有同性恋倾向,在场妈妈痛批,“金赛是性变态,他的理论怎么可以出现在我们的课本?”


妈妈盟也对幼狮课本中写到“佛洛依德认为每个人都有双性恋的倾向,只是其中一种倾向受到压抑”、“生理性别”及“心理性别”的区分、“性别光谱”及“性倾向流动”等论述感到非常不满,质疑健康教育已变成洗脑教育,类似的内容“罄竹难书”。


此外,妈妈盟指出,有课本附上“台湾同志谘询热线”的网站资讯,但指控热线经常举办一些关于性解放的讲座,包括约炮、一夜情、SM、开放式关系、多P等等,担忧混淆孩子性别认同,鼓吹性欲探索,妈妈盟认为让孩子连上网站接触到这些讯息,“非常不当”。


妈妈盟的代表说,她们并没有漠视同志的存在,但这些资讯不适合过早放到国小、国中及高中孩子的脑中。她们除提出撤除上述争议内容,也批评性平会有许多“性平意识过于明显”的委员数度连任,要求教育部修正“性平委员会设置要点”,规定只得连任一次,并删减性平教育领域相关学者名额为三分之一,将家长团体名额增至五名以上,确保家长能参与性平教育的走向。


妈妈盟出示幼狮出版的“健康与护理”高中课本,认为内容荼毒下一代。(摄影:张智琦)


性别团体:无知与仇恨才是孩子恐惧的根源


在妈妈盟抗议的同时,支持性平教育的性别团体也号召一群家长和孩子在立院群贤楼前召开记者会,反对妈妈盟抹黑和污蔑性平教育,呼吁教育部及各县市教育局继续依《性平法》推动性别平等教育。


女同志妈妈Jovi表示,有家长说学校不应该教导孩子有关性倾向的知识,担心这样会让自己的小孩变同志,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呵护我们的孩子,就应该无条件呵护他”,而不是从教科书中拿掉这些内容。她说,就是因为没有普及教导性平教育,她朋友的7岁女儿才会因为有两个妈妈,而在学校被集体霸凌,“学校不教,家长不懂,孩子不了解,这是霸凌的开始”。


既是家长也是教育工作者的励馨基金会倡议专员周雅淳表示,她在花莲从事性别教育,协助未成年怀孕少女,发现孩子最需要的是信任和支持,而非对性教育及情感教育的抹黑,呼吁保守团体“不要用想像的恐惧阻碍我们对孩子的陪伴,增加孩子的苦难。”


同志谘询热线社工主任郑智伟也提到,许多教性平教育的老师跟热线反应“今年压力真的很大”,不敢在校园里提到“性别光谱”、“恐同”、“性解放”等字眼,一谈性平教育,就有抗议电话打到辅导室,瘫痪教学工作。他质疑,某些家长抱持“一夫一妻”观念和宗教价值,不准孩子学习性及性别相关知识,导致孩子无法建立多元平等的价值观,直言“无知与仇恨才是孩子恐惧的根源”。


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秘书长黄嘉韵分析,现在妈妈盟等保守团体的策略,就是透过地方包围中央,逼中央表态支持地方各议员和家长,然而这些被妈妈盟贴上“不当”标签的教材,其实都经过教育部审议通过。她呼吁教育部捍卫自己研拟出的教材以及性平教育的专业性,不要被家长牵着走。


对于妈妈盟批评教育部性平会存在“万年性平委员”的问题,黄嘉韵则表示,很多担任数届的委员并不是一直连任,而是中间休息过后又获聘,且所谓的万年委员其实也包括保守的性教育学者和家长团体,但妈妈盟却刻意不提。此外,能进入性平会的都是具备“性平意识”的专家学者,任期两年内要处理全国性平教育和教学课程,“若让没有性平意识的家长进入,对性平教育来说,是落后不进步的”。


性别团体强调,性平教育的初衷是为了培养学生的性别平等观念,而非为特定家长和宗教价值服务,呼吁教育部及各县市教育局应依《性平法》继续推动“以学生为中心”的性平教育,澄清误解并提供课程协助“家长”也提升性平意识。


性別團體在立院群賢樓前演出行動劇,表現出學生對性別相關知識有疑問卻被貼上標籤不得學習。(攝影:張智琦)


性別團體這方有許多家長帶自己的孩子來參與活動。(攝影:張智琦)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小额捐款运作的独立媒体,为了生产更多新闻内容,持续关注在主流社会中被漠视的异见与主体,需要你成为我们坚实的后盾。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