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两性交往中,女人最怕男人用这几招“折腾她”,再高冷女人也受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CIA、“无国界记者”与台湾

2017-05-18 林深靖 苦劳网 苦劳网

蔡英文政府将4月7日订为“言论自由日”,一方面纪念郑南榕的自焚,另一方面也将台湾独立的诉求提升到国族荣典——绝对政治正确的地位。


“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为蔡英文政府带来一份大礼,特意选在2017年4月7日这一天正式发布:确定将其亚洲总部设立于台北。

执政当局大喜过望,台湾首届“言论自由日”获得国际重要组织的加持,证明台湾“软实力”的胜利。当天,在郑南榕的追思会上,总统蔡英文高亢地为“台湾人”下定义:“台湾人就是民主人,台湾人就是自由人。这个政府,会为2,300万的民主人、自由人奋斗到底。”


“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为蔡英文政府带来一份大礼,特意选在2017年4月7日这一天正式发布:确定将其亚洲总部设立于台北。(图片来源:www.hongkongfp.com)


“民主”,一切正当性与合法性的来源?


蔡英文喜欢谈普世价值,认为人权、民主、自由是民进党推动改革所获得的成果。然则,就如同义大利哲学家阿冈本(Giorgio Agamben)在《例外状态》一书中所说的,“普遍并非被以热情思考,而是以舒适的浅薄……”。从蔡英文有关民主、自由等所谓普世价值的谈话中,我们看不到思考,感受不到热情,只看到她把自己置放在舒适的位置上,不断轻率地自我复述。譬如,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就任总统之后首度接受外国媒体访问,访问者是美国《华盛顿邮报》资深副主编魏茂斯(Lally Weymouth)。


值得注意的是,在短短的访谈稿当中,蔡英文讲了十次“民主”,四次“民意”,其中最典型的说法是,在台湾,“不同世代和不同族群的民众对中国大陆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有一件事情,他们的意见一致,那就是民主。”也因此,对于敏感的“九二共识”问题,她的回答是,“台湾已经是一个非常民主的地方,民意的走向非常重要,”因此,大陆方面设定某些条件,要求台湾政府承受,那是违反“民意”的。


蔡英文将民主视为一切正当性与合法性的来源,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是通过选举的考验,依据多数法则取得执政地位。也因此,她上任以来的决策,或不决策,“民主”两字可以赋予她最高贵、最充分的理由。


民主当然是一个美好的理念,甚至是一个正义的理念,符合一个现代国家的需求。尤其是在王权天授的旧时代过去之后,很难想像一个国家的决策可以完全忽略人民的意志。可是,当代社会的诸多问题,是不是可以完全依靠民主来解决?民主是否可视同为日本卡通哆啦A梦的任意门,任何梦想都可以在门的另外一端获得实现?


那么,我们且来看看,穿过任意门来到台北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他们将带来什么样的自由民主。


无国界记者选择台北做为亚洲总部,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喜形于色,他宣称:“无国界记者组织是致力保护记者免受迫害、促进新闻自由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及欧洲委员会具谘询地位……无国界记者驻扎台北,就是对台湾人权保障和言论自由的肯定。”


徐国勇刻意掩盖一个事实:无国界记者组织早在2012年就被驱逐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2012年3月8日,教科文组织执委会经过正式决议,撤除无国界记者在UNESCO的参与执行国际NGO事务的地位,理由是无国界记者组织违背“新闻伦理”,其“工作方法”尤其令人质疑。


国际NGO潜规则:“谁付钱,谁决定”


“无国界记者组织”1985年于法国成立,其成立宗旨明文要,“捍卫全世界媒体的自由,确保传播新闻以及接收新闻的权力,符合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的规定。”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的英文版本如下:“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opinion and expression; this right includes freedom to hold opinions without interference and to seek, receive and impart information and ideas through any media and regardless of frontiers.”(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以及通过任何媒介,无视于国界,去寻求、接收暨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其中——regardless of frontiers——无视于国界,大概就是“无国界记者组织”名称的来源,其法文名称是 : 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 。此外,由于法国的“无国界医师”(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早在1970年代初就深入全球战乱饥荒流离险地,四处奔波治病救人,声明远播国际,同样取名“无国界”,又同样源自法兰西,可以借势助威。


然则,无国界记者组织自成立以来即不断有争议孳生,2012年终于被驱逐出教科文组织,不再是联合国的非政府夥伴。其实,早在2008年问题就已浮现。当年,教科文组织原本要和无国界记者合办“网路自由日”,最后,教科文组织却是紧急撤回合作关系,等于给予无国界记者一个大巴掌。


无国界记者组织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为何一个打着捍卫新闻自由名号的堂皇组织,在国际社会却是恶名昭彰,饱受争议?


无国界记者的创办人暨是罗伯・梅纳(Robert Ménard),自创办到2008年之前,他是一直主掌这个组织的灵魂人物,形式上看来这是终身任务,非他莫属。直到他后来被揭露与专制的卡达王国签下巨额合约,同时又被迫承认透过“自由古巴中心”(Center for a Free Cuba),长期领取美国国际发展局(USAAID) 的捐助,“自由古巴中心”的头人就是弗兰克・卡尔詹(Frank Calzon),挂牌的CIA干员。美国女记者巴拉赫娜(Diana Barahona)经过长期的调查,指出无国界记者不仅长期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简称NED)和中央情报局(CIA)的供养,无国界记者所做的人权报告也要经过美国政府的指引和审核。“谁付钱,谁决定”,这是国际NGO的潜规则,无国界记者遵守无误。


至于NED和CIA的关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首任主席亚伦·维恩斯坦(Allen Weinstein)的说法最为传神,他曾经在《华盛顿邮报》上招认:“我们今天所做的大部分工作,20年前是由CIA偷偷摸摸地做。”


那么,什么是CIA过去必须暗中从事的行当呢?《华盛顿邮报》在1967年所报导过的一桩CIA丑闻大致可以作为代表:以美国的国家预算,在国外支助亲美的文化团体、工会、媒体、个别政治明星以及知名的知识份子。在冷战时期,美国总统詹森也承认,华盛顿方面为了“防堵苏联的意识形态影响力”,他们不得不采取一些秘密的行动,透过秘密的管道,以便将顾问、设备和资金投入欧洲各国,支援某些媒体和政党。


CIA于1960年代和1970年代在拉丁美洲兴风作浪,鼓动、策划军事政变(其中以1964年暗算巴西总统古拉特和1973年谋害智利总统阿叶徳的行动最为经典),引起国际社会的谴责,也在第三世界招致重大反弹。美国参议院不得不在1975年对CIA在国外的胡作非为和军事上的罪行展开调查。自此,情报局在海外的活动从此化明为暗,“美国政治基金会”(APF)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1979年成立的。从此,也开展了以国家预算挹注民间基金会的工作模式。


1983年,雷根总统签署了一项名为“NSDD77”秘密指令,要求美国的外交、军事活动,“必需紧密地与企业界、工会组织、大学、慈善机构、政党、媒体结合……”。雷根的秘密指令,到今日依然有效,而且发展越来越完熟,几乎已成为美国对外活动的巧门与法门。欧洲方面早就对美国以NGO之名扩张其地盘和影响力的作法相当不满,纷纷透过媒体的掲露予以警告;俄罗斯和中国方面更是已针对某些“可疑”的国际NGO进行监控。在台湾,由于美国的势力无所不在,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戒心,对于官方外围组织的长驱直入,甚至展开双臂,热情拥抱。我们不敢说目前从欧美引进的国际NGO一定有其背后的图谋,不过,衡诸过去国际上的历史教训,我们也不能假装一片天真与无知!


在2008年之前,无国界记者的主力都放在拉丁美洲,尤其是盯紧了古巴、委内瑞拉等几个让美国头痛的国家,倾力支助反对阵营,攻击这些国家的左翼政权。拉美的媒体直言指控:无国界记者,根本就是CIA的工具。


其实,即使不算额外的捐助,法国政府每年给无国界记者的补助就有两百万欧元(约6,600万台币),但是,其中却只有7% 被用来执行救助受压迫记者的任务,其主要的活动开销,多用来对抗海地、古巴、委内瑞拉等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权。


无国界记者组织宣布要到台湾设立亚洲总部,蔡英文政府大喜过望,认为在她主政之下,台湾的自由民主成就获得国际社会的高度肯定。

然则,台湾与无国界记者之间的合作,其实早就开始。2007年1月28日,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负责人罗伯・梅纳曾亲自来到台北。为何而来?很简单:总统陈水扁透过民主基金会,给了这个组织10万美元,梅纳亲自来领取。


那时候,陈水扁和吴淑珍的贪渎已经爆发,梅纳依然不吝称许台湾是“亚洲人权最佳的典范”。而在拿到台北的经费之后,很快就创立了一个国际网站,以揭发中国违反人权的事件作为宗旨。


2008年国际奥运在北京举行,这是中国的头等大事。但是,当年3月24日,就在圣火准备从雅典启程传送到北京的仪式上,梅纳夥同两位无国界记者的同事突然冲进会场,展示控诉中国人权的大布条,引发现场一片骚动。梅纳还公开宣告,在北京奥运举办之前,类似的行动,将会持续展开。


于今,无国界记者组织即将到台北设立亚洲总部,蔡英文政府或许已经给了某些承诺,依据过去惯例,当局给予的捐助也不会是太小的数额。但是,如果无国界记者在台北锁定的攻击目标是中共政权,那么,它在拉美所引发的诸多事端,恐怕也难免在亚洲重演。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小额捐款运作的独立媒体,为了生产更多新闻内容,持续关注在主流社会中被漠视的异见与主体,需要你成为我们坚实的后盾。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