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台湾》【蔡执政周年】六大劳动政策拢是假 新自由主义政策走向 放任劳工过劳

2017-05-19 陈逸婷 苦劳网 苦劳网

蔡政府完全执政周年前夕,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今天(5/19)针对蔡英文上任以来的高教与劳动政策进行总体检,认为蔡英文不仅没有履行承诺,部分政策甚至倒退修恶,批评蔡英文自我宣称是最会沟通的政府,实际上是亲资方、跟资方沟通的政府,给出“背弃政见,倾向资本”的方向评点。


高教工会认为蔡英文上任以来不仅没有履行承诺,部分政策甚至倒退修恶。(摄影:陈逸婷)


高教劳动条件恶化 教师陷失业危机


2015年10月,当国民党还在执政时,劳动部曾发布过一则题为“劳动部持续推动医师、教师纳入适用《劳动基准法》”的新闻稿,针对教师劳动权益的部分提到私校教师包含“编制内”与“编制外”教师,编制内教师已有《教师法》保障,编制外教师则无法完全适用《教师法》,因此与教育部沟通协调适用《劳基法》的可能性,此方向是为推动兼任教师适用《劳基法》。然而,高教工会研究员陈伯谦表示,蔡英文上台后,却将兼任教师区分为“具本职”与“不具本职”,只将“不具本职”的兼任教师纳入《劳基法》,导致校方开始大量不续聘“不具本职”的兼任教师。


后续,教育部接着宣布兼任教师的劳动条件将透过修改《专科以上学校兼任教师聘任办法》取代适用《劳基法》,条文除维持“具本职”与“不具本职”的差异,更开放权限让校方可以在不需理由、无申诉管道前提下,做出不续聘的决定。高教工会批评,蔡政府在高教与兼任教师劳动权益方面的政策方向,比国民党执政时期更保守与退步,直接导致兼任教师的失业危机。


关于校园中兼任助理的劳动条件方面,在蔡英文的竞选政见中提到:


如果你是基层学术工,你要小心高等教育的打工环境正在快速崩坏。……这批兼任助理薪资久未调涨,更因未受《劳动基准法》的保障,面临超时劳动、雇主不合理的要求却求助无门的困境。连本应为学生所信任的教育体系都成为剥削的来源,令人无言。


竞选团队当时认为,应该“提升大专院校教研助理的待遇”:将学生兼任助理纳入适用《劳基法》。不过,陈伯谦说,蔡英文上任后,却订定《专科以上学校强化学生兼任助理学习与劳动权益保障处理原则》将学生兼任助理区分为“学习型”和“劳雇型”两类,让学生助理继续以“学习型助理”身份遭受剥削。


而在大学退场与转型的问题上,蔡英文竞选时曾经公布教育政策的目标,是在“充分保障学生受教权与教职员工工作权的前提下”处理大学的退场事宜,并会“妥善协商处理退场大专院校之财产,发挥教育公共财之社会责任”,然而蔡政府一执政便在新版本的《私立大专校院转型及退场条例》中,使教育部无须对退场后教师的工作权、学生的受教权负有法律义务,更编列了50亿元转型与退场基金,让私校校方可以融资并补贴利息,却无法约束退场大学的资产回归公共使用,陈伯谦批评,这种政策设定是放任私校校董将学校倒闭后吞产,与竞选时期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驰”。
 
劳动政策“新自由主义”化 放任过劳


而综览民进党取得多数席次后的劳动政策变动,东华大学财经法律所教授张鑫隆提到,只有总数的不到4%通过立法,并且仅是修补国民党政府时期的漏洞,对于重大劳动问题,例如非典型劳动,则没有任何进展,批评“完全看不出民进党劳动政策的路线”。


张鑫隆表示,唯一值得肯定的劳动政策,是《劳基法》对特休假修订后带来的“意外效果”,特休假的规范让劳工得以自主提出休假日期,雇主则须依法排定,张鑫隆认为,这使得劳工可与工会配合,集体放特休假来行使抗争行为,这么一来,便可解决工会提出拒绝加班、病假、事假时,却须经过雇主同意的运动阻碍,认为这个“立法意外”,是少数仅有对工会运动有正面效益的政策。

而其他劳动政策方面却仍毫无建树,在2016年蔡英文竞选团队提出的“劳动政策六大主张”中的“立法保护非典型劳动”提到:


定订“派遣劳工专法”,让他们与在同一职场内从事相同职务或工作的正式员工,能够同工同酬,并且可以衔接成为长期稳定就业的劳工。目前公部门运用派遣劳工的问题,我认为应该渐进的减到最少,作法是必须回归政府相关的采购法令规范。


其次,有关部分工时劳工的平等待遇,我们认为必须定订“部分工时劳工保护”相关立法,改善劳动条件与社会安全不足的情况,依照工时、工资的比例,享有与全时劳工同样待遇,包括失业给付、生育给付、老年给付等。藉此,具体强化非典型劳工的保护体系。


张鑫隆批评,蔡政府上任后根本没有修改任何与派遣相关的法令,不仅如此,六大主张中提到“公平的集体劳资关系”:要逐渐提高工会的涵盖率,修改《工会法》减少不合时宜的限制,促进工会组织真正的自由化。然而,针对目前《工会法》规定满30人连署才可以筹组工会,使得超过七成以上的小型企业没有办法组织工会,此外,因应台湾新兴的多元工会型态,例如企业工会外的产业工会、或者是派遣工工会等遭遇到的限制,像是《团协法》中对于产业工会进行团体协商资格的限制,要求“雇用劳工人数二分之一”影响了工会团结的可能,对这些工会组织“真正的自由化”应该做出的修正,蔡政府都是零进度。


张鑫隆认为,每次只要政策走向出现争议,蔡英文便以沟通为由拖延,显示了蔡政府的“新自由主义”倾向:放任资本自由竞争、降低对资方的限制、开放劳动市场,而在这种放任竞争的思维底下,就是使得资方为节省人事支出聘用非典型劳动者,造成劳动弹性化、不稳定,导致劳工的全面性过劳。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小额捐款运作的独立媒体,为了生产更多新闻内容,持续关注在主流社会中被漠视的异见与主体,需要你成为我们坚实的后盾。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