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印尼海报创作者Alit Ambara 透过艺术发展运动 介入政治

2017-05-31 陈逸婷 苦劳网 苦劳网

受交通大学社会与文化研究所教授陈光兴之邀,印尼艺术行动者Alit Ambara 29日在流民栈举办“海报行动 Posteraksi 认识印尼的政治历史”讲座,现场除展出他的海报创作之外,也向观众介绍了印尼的政治与运动历史。


Ambara是雅加达文化网络(JKB)的成员之一,这个组织是一个“闲荡中心”(’kongkow' institute),拓展各种跟文化、艺术和知识相关的生产工作。Ambara在JKB当中负责《媒体文化工作》(MKB)的出版工作,并于每月组织一场关于政治、文化与理论的“满月讨论会”(Diskusibulanpurnama),将讨论的结果出版成册。Ambara也是人道义工团队(TRK)的成员,TRK长期协助1998年排华暴动的受害者。Ambara于1993年成立了“Nobodycorp. International Unlimited”出版各种与政治、人权、社会运动议题有关的海报,目前则在印尼社会史研究中心工作。


印尼行动者Alit Ambara。(摄影:陈逸婷)


1965年,被誉为“印尼国父”的第一任总统苏卡诺、与共产党势力遭到帝国主义的全面清算,共产党人遭到大规模的屠杀,紧接在后的是1966年之后长达32年,由独裁者苏哈托所树立起来的“新秩序”统治时期。Ambara今天所展示的海报中,有一部分跟这段时期有关。Ambara提到,1965年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及其他跨国组织等机构支持、帮助苏哈托推翻了苏卡诺的政权,在苏哈托的“新秩序”统治时期中,国家面临一种与甫独立的印尼完全不同的景象,独立后的印尼人民试图建立一个在经济、文化与政治上的独立国家,然而,在苏哈托掌权后,国家的多数天然资源分配,却掌握在统治者手中。


那么,当时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人们试图建立一个以国民生产总值(GNP)为导向的世界,凸显印尼在新秩序统治之下,经济增长的结果,然而,Ambara说,现实并非如此,能看见的经济增长数据,实际上只不过是为了大财团服务的结果,人民却活在一个残酷且暴力的世界,一直到了80、90年代,还有很多争取人权的运动份子受到打压,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98年,苏哈托倒台为止。


约莫在同个时间点,1997年,Ambara加入了人道救援组织,1999年,他们在雅加达开始贴海报,替那些因为政治诉求被逮捕、而尚未被释放的异议份子发声,也凸显了他们的政治诉求,然而,这些抗议并不成功,仍有许多人未被释放,当时在新秩序时期曾经参与并获利的既得利益者,到现在仍然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一份子,这个结构并没有因为苏哈托的倒台,就受到彻底的动摇。


Ambara说,自己与夥伴曾经试图搜集“新秩序”受害者的访谈或者是名单,透过这个方式去理解“人们如何变成政权的受害者、为何被政府打压?”并藉此行动跟其他有同样目标的社会团体连结起来,从80、90年代到现在,许多人团结起来支持这些受害者。


其中,他们透过出版另类文化季刊的方式来传达关注的议程,罗列各种资讯,例如关于人类正义、经济政治的内容,1997年之后,更把这些刊物在全国传播。Ambara提到介于1999到2006年的一个“满月”读书会,参与的人藉着讨论议题一同关注世界上正在发生的运动事件,接着,读书会也邀请讲者来,规模从一开始的十几人,到后来有上百人参与,每年Ambara参与的工作团队都会记录这些讨论,并且出版成册,或者发布于网路,供人阅读。


现场展出的海报作品。(摄影:陈逸婷)


Ambara也擅于使用社群媒体,在国内外发布他们的海报与议题,他以今天展出的海报为例,有的议题是现在进行式。这些海报,让所有人免费下载,并用来支持人们自己的议题与诉求。也有相关的运动团体使用这些海报来对议题倡议、募款,例如对峇里岛的系列海报,是在表达当地人民反对政府征地的讨论,在峇里岛最南边有一个海滩,是印度教人的圣地,当政府想要让它成为一个观光、商业的新区域时,受到民众的反对,而反对运动主要由音乐家发起,随着运动的进展,也成为一个音乐的节庆活动,并被国内外人所知。


Ambara也展示了他创作初期的作品,1998年苏哈托倒台,印尼已经民主化,旧有法律因改革而改变,人们本应享有较多的言论自由,但是,2010年,当Ambara与夥伴申请发布一本关于1965年大屠杀历史的书籍时,却遭到印尼司法部办公室以“这样的书违反宪法与相关原则”为由禁止贩卖,Ambara说,这是已经被废除的法令,却重新被司法机构滥权使用的结果,他们对此不公事件提起了“违反出版自由”的诉讼并且打赢官司,现在,政府不能再因一本书有可能引起公领域争议就禁书。


其他的海报,还有像是写着“Rembang Resist”的一张,讲的是民主化后的印尼,军方干政的情形仍存在,民主化前的旧型态未被完全消除,当国营企业要求开工厂时,代价却是污染到居民的农地与水源,于是,居民开始长达四年的反抗,反对建工厂。还有一组作品,是展现1965年的政变后,反共的意识形态影响至今仍在,当时政府煽动人民反共、反左,并对亲共人士进行大屠杀,此后,共产主义变成一种污名标签,许多社会、音乐和文化运动,都有可能被打上共产主义的标志而被禁止,这种意识形态的影响延续到今日(该海报创作于2015年)。


除了印尼的历史和政治,Ambara也相当关注台湾的社会议题和事件,例如他为居住于六轻附近,长期受到厂房排放废气与空气污染影响,许多人得癌的环境议题创作;透过他的海报创作,Ambara希望对居民反六轻的运动可以有所帮助。


峇里岛的系列海报,是在表达当地人民反对政府征地的讨论。(图片来源:Nobodycorp. International Unlimited)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小额捐款运作的独立媒体,为了生产更多新闻内容,持续关注在主流社会中被漠视的异见与主体,需要你成为我们坚实的后盾。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