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台湾》庶务杂 绩效高 基层员警吃不消 警工推要警政署听见第一线心声

2017-06-07 张宗坤 苦劳网 苦劳网

警察常被认为是“人民的保母”,要一手包办民众生活疑难和大小需求,但这种想像却让大量的政府庶务都压在基层员警身上。警察工作权益推动协会今日(6/7)来到警政署前,对警政署当前“绩效至上”的作法表达高度不满,并要警政署广纳警察权益团体与基层员警的意见、删减冗余业务,推动警政改革。


警工推理事长叶继元指出,当前各政府机关分出太多专门庶务给基层警员,就算警力增加也无法消化。(摄影:张宗坤)


警政署今年(2017)四月曾公开表态要“填补警力缺额”,但警察权益团体认为这并不会改变警察恶劣的劳动条件。警工推理事长叶继元认为,“人补得越多,要是现在各个政府机关分配给警察的业务不删减,工作量反而会越来越多!”


警工推列出至少三十项以上由不同政府部门推给警察代行的业务,包含公平会负责的市场查价、农委会负责的抓蛇抓猫、各种拼KPI的短期“专案”等。叶继元认为,警政署的长官们并不真的明白基层员警的操劳与痛苦,“过去业务都是由警政署由上而下交办下来,没有真的纳入明白地方状况的基层员警意见!台湾不是个民主化国家吗?这种不听基层意见的推动方式,实在很威权!”


2014年以后,社会运动陈抗事件大量增加,往往也被认为是“社运抗争恶化警察劳动权益”的理由之一。但叶继元则认为,行政机关现在的心态就是把警察推上与民众对峙的第一线,但却没有要真的解决民众所不满的现象,这才是造成警察过劳的真正原因。


警工推列出高达三十项以上由卫福部、农委会等各级机关分出给基层警员的冗余庶务。(摄影:张宗坤)


记者会后,群众将杂务清单贴上警政署大门,强调“要追求绩效、要拚业绩的话,不要基层员警来,你们长官自己做!”(摄影:张宗坤)


对于具体纳入基层警员意见机制的层级,警工推则要求警政署应设立“警察专案与绩效管理委员会”,并包含至少二分之一以上的基层代表,以及提供第一线警员即时回馈对绩效意见的管道。


今日还有数位实际为大小事务奔波的员警到场传达基层心声。白姓员警表示,警察的分案系统共有“110报案系统”、“1999市民热线”、“民众现场报案”等三种,每一套报案系统都有不同的问题,造成基层庶务繁多。其中,1999市民热线尤其可能将市民在生活起居上的各种问题,通通交付给警察负责,在他知道的案例中就包含“邻居小孩来门口尿尿”、“楼上学生打球太吵”的申诉。他无奈地表示:“难道现在的市民连与邻居沟通的能力都没有了吗?”


同样来自基层的郭姓员警,则指出警员被迫负责社会服务时,还要承担高层“绩效”压力的矛盾。过去卫福部提供给弱势家庭的“马上关怀急难救助”,是由地方政府的社会局或社会处处所审核后发放;但推动到后来,有部分县市将这项业务转移给警察局与派出所负责,甚至还设定每年越来越高的绩效指标。郭姓员警指出,急难救助所服务的弱势家庭户数,应该要随着政府施政改善而逐渐减少,警察局长官还要求这项业务绩效要年年成长,非常不实际。


本月月初(6/1),警工推曾发函要求警政署重新考虑删减过多的绩效指标,但是直到今日仍未得到回覆。对于警工推的删减庶务、纳入基层心声的诉求,警政署派出行政组勤务科陈科长回应,虽然群众要求应承诺推动的具体时间表,并在今年九月前完成所有相关规划,但陈科长仅表示“会将诉求再带回署里由相关单位仔细研议”,随即离去。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小额捐款运作的独立媒体,为了生产更多新闻内容,持续关注在主流社会中被漠视的异见与主体,需要你成为我们坚实的后盾。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