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台湾》【重探高士神社争议】下篇:历史记忆的战场

2017-06-13 张智琦、王颢中 苦劳网 苦劳网

在上篇报导中,我们提到高士神社的重建经费是来自日本神职人员佐藤健一在日本民间募集而来的资金。


佐藤健一透过募资,筹得1,000万日圆(约256万新台币)款项重新打造木制神社,并将制作好的神社运送来台,亲自担任高士神社的宫司,主持招魂迁座祭以及镇座祭,后续也定期来台举行慰灵祭等祭祀活动。日前成立的贩卖各种神社纪念品的“高士神社社务所”,也是以佐藤健一的名义授权经营。


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历史机缘,促成佐藤健一投入这整个募资与重建神社过程?


野牡丹神社公园里的高士神社。(摄影:王颢中)


日本右翼推动神社复建


根据日本产经新闻报导,佐藤健一除了是日本神职人员,同时也是日本李登辉之友会(以下简称日本李友会)的会员。2015年7月,佐藤健一在日本樱花频道播出的节目中,说明了重建高士神社的原委。几年前他到台湾参加“高座日台交流之会”的活动,日本李友会在台人员接待他时,向他提起台湾有很多神社都已废弃,希望佐藤协助神社回复到原有面貌,后来佐藤经日本李友会得知高士村民有意重建神社后,便主动致电部落耆老陈清福,表示愿意提供协助。该年8月,高士神社落成并举行招魂迁座祭,日本李友会事务局长柚原正敬也出席仪式,送上李登辉“为国作见证”的题字。


日本李友会不但对重建台湾神社的兴趣由来已久,而且在高士神社的募款上担任重要角色。前面提到的日本樱花频道节目上,佐藤健一公开向日本民众征求上他创立的部落格募款,募款窗口是“高士神社协力会”,除了这个部落格外,在网路上所能搜寻到的和“高士神社协力会”相关的文章和募款讯息,几乎全都来自日本李友会的网站,网站当中的一篇募款文章,更明确提到募款将用于增设狛犬、灯笼和赛钱箱,且因为台湾屏东县复兴了高士神社,日本李友会将规划屏东之旅。


日本李友会曾发起的募款活动,还包括整修乌来高砂义勇队慰灵纪念碑、以及修复日前遭断头的八田与一铜像等等。《观察》杂志编辑主任、日本问题研究员李中邦表示,2002年成立的日本李登辉之友会是蛮大的日本右翼团体,在日本有26个分部,和台湾亲李登辉的人士有联系,收到有利情报时就会介入台湾议题。他指出,日本右翼团体繁多,各团体宗旨不尽相同,但本质上都抱持国粹主义和天皇为中心的思想,战后持续推动美化侵略战争的史观。


此外,高士神社的重建也牵涉到多个否认日本战争罪行和宣扬民族排外主义的日本极右翼团体,例如邀请佐藤健一上节目访谈、大力支持重建高士神社的日本樱花频道,以及担任该节目主持人的“台湾研究论坛”负责人永山英树等等。

然而,日本右翼势力近年是如何与高士部落搭上线?高士部落又是在什么机缘下和右翼团体发展合作?这一切要从2009年日本国营电视台NHK的节目在日本国内引发右翼围剿所展开的万人集体诉讼说起。


佐藤健一(右)在永山英树主持的樱花频道节目上说明高士神社重建始末。(翻摄节目内容)


NHK纪录片揭发“人间动物园”的争议


2009年,日本国营电视台NHK制作以“日本登场”为名的系列报导纪录片,回顾了日本历经现代化,以及登上世界舞台的历史轨迹,该系列节目的第一集《亚洲的“一等国”》便是介绍日本明治维新以来的第一个海外殖民地──台湾。


在这部纪录片中,NHK深刻反思了日本过去如何为了跃升成为世界“一等国”,以武力镇压台湾的反抗势力,并透过实施“差别待遇和同化”政策,在岛内建立充满歧视和压迫的统治结构。举例来说,在后藤新平担任台湾民政长官时所颁布的《匪徒刑罚令》,严苛与残酷程度远非今日所能想像,强盗、伤人、破坏建筑物与道路标志,或者被总督府认定为“匪徒”,皆判处死刑,而且连“未遂犯”也以同罪论处。《匪徒刑罚令》在颁布实施的五年内,就有三千人被处死;而在严刑峻法背后,日人也祭出胡萝卜,收买台湾人中的“合作者”,给予低阶官职以维稳。


在整部纪录片中,引起最大争议以及后续集体诉讼的,就是对“人间动物园”的揭露。纪录片透过档案文件显示,当时英法等国盛行在国际博览会场合上展示殖民地的居民,后来对殖民侵略采取批判立场者,则用负面的“人间动物园”(Human zoo)称之。法国殖民地史学者Pascal Blanchard在纪录片中指出,当时的西欧列强深信殖民地的人民是落后的野蛮人,有传播文明的使命感,殖民则是传播文明的善举,而“人间动物园”便是这种思想的宣传阵地。


Pascal Blanchard在纪录片中说道,那时的日本人也相信世界上不同民族处于不同阶层,自己位于顶点,下层则是亚洲其他民族。而在1910年伦敦举办的日英博览会(The Japan-British Exhibition)上,日本力拼跻身现代化国家,积极展示宣传日本的产业和文化,也学习了英法等国展示殖民地人民的“传统”,把自己统治的殖民地的居民──台湾“排湾族”列为重要展示项目,在会场中再现了排湾族的房屋与生活情景,并安排让排湾族人在观众前跳战斗舞蹈,表演模拟战斗。


而当时被带去展示的,就是高士部落的村民…。


高士部落族人赴伦敦参加1910年日英博览会的前夕在台北合影。(资料来源:Shinji Ishii, 1916, The Island of Formosa Primitive Inhabitants. A Paper Read at a Joint Meeting of the China Society and the Japan Society, held at Caxton Hall, on Thursday, February 24, 1916, London: MCMXVI. )


NHK遭日本右翼集体提告


NHK该部纪录片对于日本过去殖民侵略他国的历史有着深刻的反省,然而这在日本右翼眼中却是无法容忍的。该集公开放映后,产经新闻、周刊新潮、樱花频道等极右翼媒体先是轮番对NHK展开炮轰,日本李友会等右翼团体随后更串连了上万人对NHK集体提告。也由于NHK的纪录片,直指高士部落村民的祖先曾被带去博览会上展示,日本右翼于是积极奔走台湾,到高士部落鼓励原住民加入集体诉讼,担任原告控告NHK妨害名誉,其中日本李友会便扮演着串连台、日的关键角色。


在NHK案的审理过程,日本三级法院的见解并不相同,2012年东京地院一审先是判决原告败诉,但在上诉后高院却判决原告胜诉,NHK必须赔偿原告100万日圆。而到了最高法院,才又再度逆转,判决NHK是对历史进行评价与陈述,并无直接构成原告名誉受损。


根据NHK,“人间动物园”概念出自法国殖民地史学家Pascal Blanchard,以及日本社会学家吉见俊哉的专书《博览会的政治学》(博覧会の政治学─まなざしの近代),其中吉见俊哉便更区分出博览会中“展示人类”的特殊性,隐含了种族歧视以及“文明/野蛮”阶序的意涵。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个判决结果中,一审与三审判决原告败诉,唯独二审判决是原告胜诉,但即便如此,理由也是建立在“展示人类”与“人间动物园”的说法,确实会造成人性尊严的损害,认定NHK并未细心注意报导可能对台湾原住民造成的伤害。换句话说,就算这场诉讼中原告告赢了,曾经干过这种事(展示台湾原住民)的日本,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光彩的。


在整起事件中,日本右翼为捍卫自身殖民历史的正当性,甚至不惜拉台湾原住民进场背书,控告NHK妨害名誉,然而,NHK确实揭发了一桩日本在海外的“丑事”,而这一揭发动作也确实可能使某些人感到尴尬难堪以至名誉受损,但真正让人名誉受损的,难道不是“丑事”本身吗?


然而直到现在,高士部落仍不同意日本法院判决NHK未构成“毁损名誉”的结果。曾担任NHK案原告到日本法庭作证的陈清福说,NHK来部落采访时,误解了族人的意思,他们的祖先是很光荣地去参加日英博览会,并没有被日本强迫或虐待,不能说成是“人间动物园”。村长李德福也表示,听长辈传述,都觉得被选上参加博览会是光耀门楣的事,“显示高士村的族人有特殊性”,不同意最后NHK胜诉。


而高士神社重建的源头,便是肇因于日本右翼团体对NHK的集体诉讼,他们在诉讼过程中先是向高士部落伸出了友谊之手,在三审败诉定谳后,日本李友会及佐藤健一又促成部落重建高士神社以宣扬“台日友好”。高士神社的鸟居,便是来自当初控告NHK的右翼人士的捐赠,上头嵌有“一万人集团诉讼原告团一同”纪念铭文。


日本右翼在台的战略


高士神社鸟居上的“一万人集团诉讼原告团一同”纪念铭文。(摄影:王颢中)


李中邦分析,日本右翼非常懂得挑选议题介入台湾局势,例如在NHK诉讼案,日本李友会联合高士村民控告NHK,之后又协助重建高士神社等等,认为这些都符合右翼的利益。


李中邦说,日本右翼一心想要抹去日本的侵略战争责任,所以会试图找一些亲日派为日本辩护和背书,例如在台湾找李登辉、许文龙这类人为日本说话,卸除侵略战争的罪恶,他认为高士部落说要藉重建神社“化解恩怨”,“其实是正中下怀,日本就是希望你忘记过去的侵略。”原住民运动者莫那能也指出,高士神社的重建,归根到底是日本李友会等右翼发动的结果,意图“恢复殖民的荣耀,成为新右翼的观光点”,强调真正的问题在于日本军国主义的再复苏。


此外,李中邦认为,虽然同为右翼的安倍政府不敢明目张胆违反一中政策,但可以透过民间的右翼团体拉拢台湾、对抗中国大陆,“日本李登辉之友会是很好的施力点”。李中邦表示,日本右翼影响台湾的方式非常细腻,例如日本李友会近年在台湾各地致赠樱花,让赏樱这样的日本文化深入到台湾,在潜移默化中培养台湾人亲日的感情,甚至怀念过去的殖民统治,现在重建代表日本神道教的神社也有同样的效果,目的都是要让台湾在文化和情感上愈来愈亲近日本,愈来愈远离中国大陆,企图“联台制中”。


台湾新一代亲日恋殖派的出头


NHK诉讼案和高士神社复建过程,反映出日本右翼见缝插针介入台湾政治宣扬右翼史观、进行文化渗透与部署。但除此之外,台湾新一代亲日恋殖派的崛起,也与日本方面的政治动作遥相呼应。


今年1月,名为《薰风》的季刊推出创刊号,这本刊物自我标榜为“以台日历史羁绊为主题的知日知台杂志”,第一期就是以高士神社为封面照片,主题是“象征台湾的神社”。当中刊载了一系列和日本神社文化以及台湾神社遗迹有关的文章,更随书附赠纪念品“台湾神社的御朱印”,声称“日本时代结束71年后,这枚全台最重要的‘御朱印’终于苏醒。”



《薰风》杂志创刊号及纪念品“台湾神社的御朱印”。(摄影:张智琦)


在〈排湾族的神社──高士神社纪行〉一文中,作者许宏德详细叙述了高士神社重建的来龙去脉,并将此形容为“一段缘起于悲剧的佳话”,他写道:“在结合排湾族及日本神道的落成仪式中,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不再是隔阂,我只看到曾经有过共同历史记忆的台湾人与日本人,再次携手创造属于这个时代的历史。”另一篇〈象征台湾的五座神社〉中,则穿插许多日本殖民时期的神社图片,依序介绍了台湾神社、建功神社、日月潭玉岛社、新高祠、高雄神社的历史和现况,作者姚铭伟语带缅怀地写道,这五座“堪称象征台湾的经典神社”,“逝者已矣,尚且留存的零星神社残迹,是否更需你我之力,使后世得以追忆这座岛屿日益模糊的足迹?”


显然,《薰风》和日本右翼的企图并无二致,都试图美化日本殖民台湾的历史,然而《薰风》要复苏的究竟是谁的历史记忆?以台湾神社来说,其供奉的主神北白川宫能久亲王,乃是甲午战争后率部队到台湾镇压屠杀反抗的台湾人的日本皇族,在清剿台湾人民的过程中死于台南,而后日本将其神格化,纪念他南进镇压武装抗日活动的功绩。这样来看,如果说台湾神社可以“象征台湾”,这究竟是台湾人民的台湾,还是日本殖民者的台湾,不言可喻。


而重建后的高士神社,更已成为日本右翼凭吊因日本军国主义动员而牺牲的“英灵”、美化侵略战争的地点,二战时同样受到日本迫害和利用的台湾人,又如何能与日本右翼“携手创造”对立于台湾人民的历史?


事实上,《薰风》不仅是从侧面报导台湾的神社遗迹而已,他们更直接参与在重建神社的工程中。高士佛神社管理委员会总干事李安琪便透露,《薰风》主编姚铭伟通晓日语,是佐藤健一的好友,佐藤到部落时经常透过他来进行翻译沟通。而姚铭伟除了曾以个人名义资助高士神社协力会,日前高士神社对外募资翻修神社屋顶,《薰风》也捐献了一万元台币。


《薰风》的发刊词说,台湾对日本的感情,“是承袭自战前世代,且早已内化到台湾人基因里的本能”,又提到日本“与那国岛”的存在,显示离台湾最近的国家,并非中国,而是日本。由此可见,《薰风》不仅在高士神社的重建上,和日本李友会、日本右翼形成微妙的合作关系,在意识形态上,更以“亲日、恋殖、拒中”的政治立场,和日本右翼“联台制中”的战略一拍即合。


“日台一体化”趋势


在高士神社重建争议中,同样引人注目的是屏东县政府的动向。高士神社位处的“野牡丹神社公园”,是2009年莫拉克风灾后牡丹乡公所规划的。李德福受访时提到,乡公所过去一直有意重建神社,所以保留了神社的基座和遗址,但因为找不到原本的设计图,只做了神社外围的保护体。李德福说,直到后来耆老结识佐藤健一,佐藤在日本打造出木制神社,运送到高雄港,而高士社区发展协会则负担了运送和兴建的费用。


2015年8月高士神社重建完成,日本李友会事务局长柚原正敬、佐藤健一、屏东县文化处长吴锦发和牡丹乡长陈英铭都出席了揭幕仪式的剪彩,吴锦发表示,对于佐藤健一“发了这么大的悲愿”重建神社,他感到“非常安慰”,并用日语向日本人道谢。陈英铭也说,感谢日本朋友的资助和努力,才让历史遗迹重现。


而伴随着高士神社的重建,屏东县文化处去年11月却拆除了牡丹社事件交战地点──石门古战场的“澄清海宇还我河山”纪念碑文。县府声称要还原“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原有历史样貌,所以拆下国民政府来台后覆盖的“澄清海宇还我河山”,未料拆下后才发现,日本殖民时期的原碑文已经不在底下。县府文化处在召开文资审议委员会讨论后,决定重造日本殖民者最初立下的“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以“恢复历史原貌”。


荒谬的是,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是日本殖民者当时为表彰自己征台胜利的光荣而建,屏东县政府却决定从殖民者的立场“还原”纪念碑,这就跟高士部落和台湾亲日派支持重建高士神社一样,予人历史颠倒和价值错乱之感。


屏东县文化处将石门古战场纪念碑上的“澄清海宇还我河山”文字刨掉,才发现日据时期的“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字样已经不在,文资审议委员会讨论决定复原。(摄影:王颢中)


其实,放大视野来看,近年台湾各地方政府都在再造日本神社,包括桃园神社、新竹神社的整修活化,台东鹿野神社及屏东高士神社的重建等等,台中市长林佳龙也喊出要重新竖立台中公园的鸟居,“重拾城市光荣”。更令人难以察觉的是由政府和民间共同带起的重修日本殖民建筑的风潮,例如台北有“乐埔町”、“齐东诗舍”和新近落成的“新北投车站”;台中有日据时代警察宿舍改建而成的“台中文学馆”;台南有“八田与一纪念园区”、“林百货”等等,不可胜数。


台湾日裔学者傅琪贻认为,前总统马英九虽然也非常亲日,但蔡英文执政后,日台关系几乎已经超越“亲日”的阶段,朝向“日台一体化”的趋势发展。她指出,近年来台湾的饮食、商店、街道、电视节目都愈来愈日本化,整个台湾充满日本的气息,民进党一边复兴日本文化,一边推动“去中华民国化”和“去中国化”,加上日本李登辉之友会等右翼的介入,以及台湾对抗中国大陆的态势,促使日台愈来愈融为一体。


然而,在皇民化时期,日本政府也曾施行“内台一体”的方针,强制台湾人参拜神社,声称台湾人也是“皇国臣民”,真正目的却是为了动员殖民地人民充当侵略战争的人力资源。吊诡的是,在台湾脱离日本殖民70多年后,台湾却又开始重建神社,歌颂日本殖民统治,与日本右翼互通声气…。


从NHK诉讼案到高士神社的重建,更早的高砂义勇碑与近期的八田与一像,台湾人的历史记忆俨然已经成为各种政治势力争夺诠释权的战场。当“转型正义”已是台湾政治场域中的显学,过去国民党透过党国威权统治下的措施也都开始被一一清算检讨,面对此前日本殖民的历史,如何承继日据时期遭歧视压迫却坚决反抗的台湾人的立场,清理日本殖民所遗留下来的精神、思想和文化的创伤,便是生活在这个岛屿上的人们,找回真正的“主体性”的必经之途。这不仅只是一个历史的问题,也攸关到台湾的未来。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小额捐款运作的独立媒体,为了生产更多新闻内容,持续关注在主流社会中被漠视的异见与主体,需要你成为我们坚实的后盾。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