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反民主的四十五个打手──美军基地如何巩固独裁、专制及军事统治

2017-09-04 David Vine 苦劳网 苦劳网

译者 / 张竣昱(国立中央大学艺术学研究所毕业,现为自由译者)


【编按】近年来亚洲区域局势日渐紧张,东北亚有北韩试射飞弹,美国总统川普威胁以武力攻击;南海则有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领海争议。印度、巴基斯坦跟中国的边境也暗藏冲突。这些潜在的区域冲突固然值得关注,然而即便没有爆发战争,所谓的和平背后的“全球秩序”所立基的又是怎样的基础?


David Vine 的原文今年5月发表于《汤姆快讯》(Tomdispatch)网站,他简介了二次大战后,美国于世界各地大量建设海外军事基地所形成“基地世界”的样貌。为了达到其兴建或保留军事基地的目的,美国政府往往乐于跟各种独裁、侵害人权、军事统治的政权合作。此外,对于一个在全球80个国家有着近800个军事基地的国家来说,称呼其为“帝国”似乎并无不妥。本文是很好的起点,让我们开始反思这样一个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数十年来究竟带来了那些问题?


冲绳和平祈念资料馆一景,呈现二战后美军设置在冲绳的基地。(摄影:王颢中)


最近几周有很多人炮轰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竟然邀请菲律宾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这个在国内以“反毒战争”为名屠杀上千人的领导者造访白宫。其他猛烈的批评还包括了他对其他专制领导人的公开支持,例如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ah al-Sisi)(一周前才因为拜访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而赢得喝采)、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自公投赢得愈发不受限制的权力后,得到川普的祝贺电话),以及同样获得白宫邀请的泰国总理詹欧查(Prayuth Chan-ocha)。


然而奇怪的是,批评者普遍都忘了美国几十年来,两党总统对于其他专制政权更坚实而长远的支持。这些独裁政权都有一个共通点:他们境内都有现存的美军基地。这些基地小的像前哨基地,大的有如美国小镇(但一点也不小)。成千上万的美军驻扎在这些境外基地中。


虐待、残杀、打压民权、系统性地压迫女性和少数族群,还有众多侵害人权的行为,都透露出美国官方一再地与各个反民主政权和军政府合作,以确保美军基地的各方渠道──从中美洲到非洲、从亚洲到中东──通畅无阻。姑且不论这阵子的白宫邀请和川普的公开赞美,七十多年来,美国为了稳住自己在这些专制政权下的基地和军队,投资了数百亿美元。从杜鲁门(Harry Truman)、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再到老布希(George W. Bush)、欧巴马(Barack Obama),自二战以来,不论共和党或民主党,都倾向维护专制国家中的美军基地,例如西班牙的佛朗哥(Generalissimo Francisco Franco)、南韩的朴正熙(Park Chung-hee)、现任的巴林(Bahrain)国王哈麦德(King Hamad)、已连四任的吉布地(Djibouti)总统盖雷(Ismail Omar Guelleh)。这些例子都还只是其中一部分。


这45个有美军基地驻扎的国家中,有许多都被《经济学人》的民主指数认定是完全的“独裁政体”。美军基地与军队的驻扎有效地阻挡了许多国家的民主进程,例如喀麦隆(Cameroon)、查德(Chad)、衣索比亚(Ethiopia)、约旦(Jordan)、科威特(Kuwait)、尼日(Niger)、阿曼(Oman)、卡达(Qatar)、沙乌地阿拉伯(Saudi Arabia)、阿联酋(United Arab Emirates)等国。


这种日复一日稳定支持世界各地的独裁和专制政权的模式,对于一个被认为致力于民主的国家而言,本该是全国性的丑闻。事实上任何一位美国人,无论宗教保守派、自由派、左翼人士,只要是相信宪法和独立宣言所拥护的民主原则,都应该感到忧心。毕竟,境外军队得以合理存在的其中一种常有的说法,就是美国军队的存在是为了保护及散播民主。


然而,在真诚地介入并鼓励政治民主改革的同时,这些基地却反而为各种非民主政权提供了合法性与支持,与散播民主背道而驰。例如巴林从2011年起镇压支持民主的示威者,然而对于这些拥有美军基地的国家侵害人权的行为本该大力批评的人士却鸦雀无声,也令美国与这些政府的犯罪行为沆瀣一气。


冷战期间,这些非民主国家中的美军基地通常被正当化是抵抗苏联“共产主义威胁”不幸但必然的后果。但奇怪的是,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已有二十多年,却几乎没有一个美军基地关闭。今天,一个独裁者造访白宫会引发众怒,但专制国家中的这些美军基地,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关注。


独裁者的好朋友


这45个非民主制度的国家或地域,占了目前80多个拥有美军基地国家的半数以上,具有某种程度的代表性(通常都没有能力要求“客人”离开)。从历史上来看,美国自二战后在全球,或建立或占据,架起了前所未有的军事网络,而这些国家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今日,美国境内没有一个国外的军事基地,但美国却在其他国家拥有约800个基地。这个数目虽然比以往少了些,但对于历史上的任何一个国家或帝国而言,依然具有代表性。二战至今已超过七十年,韩战也有六十四年,根据美国五角大厦的说法,德国境内还有181个“基地位址”,日本有122个,南韩有83个。还有更多基地散布在全球各地,从荷属阿鲁巴岛(Aruba)至澳大利亚(Australia),比利时(Belgium)至保加利亚(Bulgaria),哥伦比亚(Colombia)至卡达…等等。成千上万的美国军人、公民及其眷属占据着这些军事设施。根据我的保守估计,要维持这些境外基地和军队的运作,每年至少得花掉1500亿美元美国纳税人的税金,比任何一个政府部门的支出还要高,除了国防部以外。


几十年来,华府里的各个领导人坚称这些境外基地致力宣扬我们的价值与民主。单就二战后被占领的德国、日本和义大利来看,这话某种程度上也是真的。然而,正如基地研究专家凯塞琳娜·鲁兹(Catherine Lutz)所提醒的,在往后的历史文件也显示出“美军基地的成立与维护,有赖于和各专制政府之间密切合作。”


川普近来所讴歌的这些基地,其实指向更大的格局。1898年美国从西班牙手中夺得菲律宾群岛后,几乎是不间断地运作军事设施。1946年,美国才以继续使用军事设施为条件,与当地政府协议同意其独立。


菲律宾独立后,美国政府支持马可仕(Marcos)的独裁政权长达二十多年,确保能够持续使用克拉克空军基地(Clark Air Base)和苏比克湾海军基地(Subic Bay Naval Base)这两个规模最大的境外基地。虽然1986年菲律宾人民将马可仕逼下台,1991年迫使美军离开,但1996年美国军方又悄悄回到了菲律宾。随着“军事访问协议”的签订,愈来愈多的军事演习及训练,美方又开始建立小型的军事基地。顾及中国的影响力,美国这一系列巩固基地的作为,无疑正是让川普对杜特蒂发出白宫邀请的背后动机。即便这位菲律宾总统有诸多言行不良的纪录,例如拿强奸开玩笑,或是说他会“非常高兴杀了”几百万毒虫,就像“希特勒杀了[六]百万犹太人”那样,“我才不管什么人权”。


土耳其的艾尔多安总统近来愈发专制的治理,也只是历来种种政变与非民主政权阻断民主的又一篇章。然而,美军基地自1943年以来即存在于土耳其,不断地引发争议和抗议。早在2003年小布希侵略伊拉克之前,1960至70年代就已经有第一波的抗议。而最近一次抗议则是因为美军从这些基地向叙利亚发动攻击。


相较之下,埃及的美军基地虽然比较小,但埃及自1979年和以色列签订《大卫营协议》(Camp David Accords)后,埃及军方就和美军有着深厚的互利共生关系。2013年军方发动政变,将民选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组成的政府赶下台后,保安部队杀害了超过1,300人,逮捕超过3,500位兄弟会成员。尽管欧巴马政府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中止了对埃及一些形式上的军事与经济援助,但根据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说法,这些侵害人权事件持续至今,且“几乎没有被提起”。


泰国军方则是自1932年就发动了多达12次的军事政变,美国也与泰国军方有很深的关系。由于乌打抛海空军基地(Utapao Naval Air Base)的租借协议是和泰国的独立承包商签订,双方政府都否认有任何基地租借或使用的关系。记者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写道:“由于是Delta Golf Global作为承包商,美国军方确实存在于此,但却又像是不存在于此似的。毕竟泰国政府和美国空军没有任何关系,政府只管独立承包商。”


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纪录。君主政体的巴林自1949年起就有美军在此,现在则是美国第五舰队的驻扎地。巴林持续发生暴力镇压支持民主的抗议者,欧巴马政府的批评态度却极为温和。人权观察还有其他组织(甚至包括巴林国王哈麦德任命的独立调查委员会)都认为,巴林政府对于多起侵害人权的事件,包括任意逮捕抗议者、拘留期间的不人道对待、刑讯致死、言论与集会结社自由逐渐紧缩等等,应负主要责任。川普政府则是在不要求巴林改善人权纪录的情形下,就批准对巴林的F-16战机军售,显示其亟欲维护两国的军事联系。


这些在基地研究专家卡尔莫·强森(Chalmers Johnson)的眼中,都是他称之为美国“基地世界”(baseworld)的典型作为。政治学研究者肯特·卡德(Kent Calder)也在研究中确认了所谓的“独裁假设”(dictatorship hypothesis):“美国倾向支持在自己的国家中有美国军事基地的独裁者[以及其他非民主政体]。”另一项大型研究也显示专制国家作为基地的选址“一直很有吸引力”。又道:“由于选举所带来的不可预测性”,民主国家“在永续性和持久性上比较不吸引人。


甚至在技术上的美国境内,也经常证明民主规则相较于在21世纪仍保留殖民主义的地方,“更没吸引力”。波多黎各(Puerto Rico)和关岛(Guam)上大量的美军基地,显示美国依然以程度不等的殖民治理这些地方和其他“领地”,包括美属萨摩亚(American Samoa)、北马里亚纳群岛(Northern Mariana Islands)、 52 29794 52 15535 0 0 3750 0 0:00:07 0:00:04 0:00:03 3749美属维京群岛(U.S. Virgin Islands)等地。这些地方没有完全的独立,也没有完整的民主权利,例如没有议会席次,也没有总统投票权。这些性质都让他们难以被视为是美国的一州,但却有利于军方领导。在欧洲剩余殖民地的这些军事设施(至少五个)被证明相当具有吸引力,如同美国军队在1898年美西战争后,强行占据古巴关塔那摩湾(Guantanamo Bay)并建立基地一样。


支持独裁者


美国官方希望基地能维持现状,而独裁统治者对于这点也非常清楚。因此,他们也藉由基地的存在从中获利,或是巩固其政治权力。


菲律宾的马可仕、南韩的李承晚(Syngman Rhee),还有近期吉布地的盖雷,都曾以美军基地为条件要求华盛顿当局给予经济援助,并将这些资源挹注给他们的政治盟友,以巩固自身的权力。也有些人以这些基地来稳固国际声望与合法地位,或是以此作为镇压国内政治对手的正当手段。1980年光州事件(Kwangju),南韩政府屠杀上百名(或说上千名)支持民主化的抗议人士,军事强人全斗焕(Chun Doo-hwan)在事件后曾明言美军基地与军队的存在,暗示他的背后有华府的支持。虽然其确切性到目前为止依然有争议,然而无庸置疑的是,美国领导人经常对于这些专制政体的作为闭口不言,以免危及这些地方的军事基地。除此之外,由于基地协议附带的两军合作、军售、训练任务等等,这些基地的存在往往会强化该国的军队,而非该地的人民或机构。


同时,这些专制政体的反对人士,通常会以这些基地为由,引发国族主义式的情绪与愤怒,并抗议统治高层和美国政府。华府方面也害怕一旦该国转向民主政治,可能必须将基地撤离,因此经常导致更进一步地支持独裁统治者。结果可能导致反对运动和美方所支持的镇压行动,彼此之间陷入强度不断升级的循环当中。


反弹效应


有些人认为这些基地在非民主国家中的存在,可以震慑一些“恶劣人士”,对“美国的利益”也有好处(主要是指企业的利益)。但支持独裁者不仅造成该国公民的伤害,通常也造成美国公民的伤害。中东的美军基地是个很好的例子。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以及伊朗革命之后,美国国防部花了几百亿美元的税收,在中东地区建了许多军事基地。根据前西点军校教授布莱德利·鲍曼(Bradley Bowman)的说法,这些基地和军队是“导致反美情结与激进化的主要因素”。研究也同样指出这些基地的存在促成盖达组织壮大。


最具灾难性的是,沙乌地阿拉伯、伊拉克与阿富汗的前哨基地,促发了整个中东地区激进的军事行为,进而引发对欧美的恐怖攻击。毕竟,伊斯兰的神圣土地上的这些美军基地和军队,成了盖达组织扩大招募的主因,也是宾拉登策画九一一恐攻的动机之一。


川普政府试图藉由向杜特蒂示好,稳固菲律宾的军事基地,也同样地对待其他国家,例如巴林、埃及、土耳其和泰国的专制领导人。未来,人权的侵害可能加剧,引发更难以预料的暴行,以及“基地世界”更大的反弹。



--

苦劳网是一个仰赖小额捐款运作的独立媒体,为了生产更多新闻内容,持续关注在主流社会中被漠视的异见与主体,需要你成为我们坚实的后盾。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用Wechat扫一扫打赏,支持我们的工作能持续下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