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坏消息 !

央视:阳性可能是流感,核酸检测无法区分新冠和流感

2022年春夏上海588例新冠感染死者分析,信息量极大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平等法案》使美国教会无法再躲在“合一和爱”的旗帜下!

萧生客 萧笙客 2021-03-05
作者:Joanna、约瑟

神学家阿尔伯特·莫勒

【编者按】小理查德·阿尔伯特·莫勒(Richard Albert Mohler Jr.,生于1959年)是美国历史神学家,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南方浸信会神学院第九任院长,同时也是播客《阿尔伯特·莫勒简报》的主持人,他每天从“基督教世界观”的角度分析新闻和事件。他被称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福音派人士之一”。2021年2月22日,《简报》发表了莫勒院长对于当前美国社会的长篇评论,我们“北美保守评论”全文翻译了这篇评论,虽然我们并不完全赞同文章里的某些观点,但愿意全文谨供保守派基督徒思考、讨论。


一. 什么是道德革命?它不只是道德某一领域的改变,而是社会的全面改变

我们需要回顾一下,并提醒自己:道德革命的定义是什么。道德革命不仅仅是改变道德,这不仅是某种问题的改变,而是更广的道德宏图的一部分。我们正在谈论的是道德领域本身的完全转变。我们看到,在整个人类历史中,对道德革命的研究从未间断过。我们已经看到过几次革命,但最近一次是一场性革命,它正以一场彻底的道德革命的形式出现,是一场道德的全面转型。正如我经常谈到的,此举的最后一步是,人们对以前传统信念的持守,将被社会弃绝。


英国自由主义思想家西奥·霍布森(Theo Hobson)用这种方式定义了一场道德革命,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道德革命上,因为我认为这是有道理的:“被弃绝的必须予以庆祝。被庆祝的必须予以弃绝。那些不庆祝的人必然是自己被弃绝。”换句话说,当您就某一个问题,观察西方社会的景象时,例如仅以LGBTQ(编者注: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流动性别)为例,前几个世纪中究竟有多少个LGBTQ 呢?好吧,实际上,他们所有的人都认为,在任何一个LGBTQ的字母的含义中,都存在对自然的基本对立、对法律的基本对立、对道德的基本对立。


在整个几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对其中一些字母甚至都不敢想象。然而在今天发生的这场性和道德的革命中,被谴责的字母现在正在被庆祝。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就是这样,它不只是被容忍,而且还广受赞誉。它在社会中得到了庆祝,在广告中得到了庆祝,在好莱坞中得到了庆祝,在学术界中得到了庆祝,要求我们都必须庆祝。


但是第二个要求是,被庆祝的,应该受到谴责。因此,社会先前的道德判断不能仅仅说成是其他的选择之一,而必须说成是完全错误的。现在,整个犹太教-基督教的道德传统,不仅不再被占统治地位的知识中心所推崇,它反而被认为是错误的,与人类的幸福相违背的。因此必须取消它。


第三点是个人问题,那些不会去庆祝的人,将不得不设法摆脱困境。现在,这里要指出的重点是强制。最终,每个社会都会培养一些道德。当今之最大的谎言之一是,有些人想要编纂道德,而另一些人则不想。其实不是这样的。事实上左派和右派都想编纂道德,不同的是,哪一种道德会被编纂,不只是法律。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我们现在需要看到的是,有时候法律是最后的变化,而不是第一个变化。第一个变化,因为直觉和情感,倾向于在法律之前左右社会的其他部分。最初的变化来自娱乐业,商业文化和广告业。我说过娱乐,是吧!娱乐被证明是道德革命的前沿,而这种娱乐文化也是一种强制性文化。只需问好莱坞现在找不到工作的人,因为他们没有跟上趟。只是问好莱坞发生了什么事?哪些脚本获得批准,哪些脚本没有获得批准?谁能决定有多少LGBTQ角色如何正面呈现?每一种新的消费都必须有多少种不同的关系?


那是一种强制。就拿学术界来说,地球上没有比高等教育更具有胁迫性的环境了。相信我,它本质上就是强制性的。某些观点将占上风。有人将决定谁被录用,有人将决定谁被终身聘用,有人将决定使用哪些教科书,有人将决定采用哪些学生的守则。是的,每一个学术机构都致力于某种世界观,无论该机构是否承认。这些世界观中的每一个都有它自己的道德胁迫方式。但法律正在赶上,或者至少有许多人要求法律必须赶上。


正如我们在整个20世纪,尤其是21世纪所看到的那样,左派最经常去法院修改法律。但是,我们最近看到的一件事是,左派发现法院的使用受到限制。

当前这事有两个原因:

  • 第一,法院只能就递交到法院案件中涉及的问题做出裁定。

  • 第二,与高等教育和好莱坞相比,美国最高法院和联邦司法机构更倾向于保守主义。您看好莱坞,或者看芝加哥大学,你再看最高法院,到目前为止,最高法院是社会上最保守的机构或力量。这一点是很难夸张的。


二. 众议院民主党人引进被拜登政府庆贺的《平等法案》是几十年来美国公共生活中对宗教自由的最大威胁

但是现在你有了LGBTQ革命,直接要求在法律上取得最后成功。这就是他们提议的《平等法案》。就在上周四,美国众议院的民主党人与参议院的同事们宣布,他们正在向前迈进,将《平等法案》引入国会。这是上周在众议院推出的(编者注:众议院已于上周投票通过此法案)。

不仅如此,这个《平等法案》在进入众议院之前,民主党的总统*早已经宣布,他将积极支持这项立法。现在是,立法已在上届国会中提出,但当时的在任总统唐纳德·川普说,即使众议院通过该法案,他也不会签字。因此,参议院没有通过这称作《平等法案》的立法。当然,那时参议院共和党占多数席位。

现在的情况又如何呢?现在的情况就是,那时还在竞选公职,现在已在任的这个总统*拜登,早已公开宣布他对这项立法的热切支持。甚至扬言,使这项立法获得国会的通过并送到他的办公室让他签署,是他执政的首要目标之一,且需要在头100天内完成。实际上在上届国会中民主党占更大的多数,《平等法案》获得了众议院通过,但没有通过参议院,由于共和党的控制,它从来就没有进入参议院。现在你还是有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但现在在参议院民主党即使是微小多数,也总算有效地掌控了。现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是纽约的民主党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而不是肯塔基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舒默将试图使此法案付诸通过。

有趣的是,即使众议院民主党人占的多数比以前少,但事实是该党现在是如此害怕党内的左翼,即便没有共和党人投票赞成,《平等法案》也会以任何一种方式通过。而在参议院,情况就不同了,因为参议院将需要超级多数 —— 至少需要60票才能通过。

有50名民主党参议员。这意味着,如果所有50名民主党参议员都支持该法案(也很难想象他们不会这样做),他们仍将需要至少10名共和党参议员赞成。现在,很难想象共和党的这10票会来自何人?但是您可以轻松地看到1、2、3、4,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许还会更多。

我们必须指出的一件事:我们应该提醒自己,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是前美国总统共和党候选人,那时他说他不会支持《平等法案》,因为该法案违反宗教自由。现在,以防万一,您不能指望这是他的一个重大声明。实际情况是罗姆尼正在发出信号:“如果可能通过谈判,达成某种他可接受的宗教自由的保护措施,那他就会支持《平等法案》。那么如果犹他州的罗姆尼可以通过某种附加的修正案来支持《平等法案》的话,那么现实就是,它可能会以这样那样的方式通过。

这里还有我们需要注意的其他事情。有许多共和党人宁可让诸如《平等法案》之类的法案快些通过,移出谈判桌,好让他们摆脱政治热点。共和党中有些人会说:“让我们撇开这个问题。社会正在进步。如果我们不继续前进,我们将被抛在后面。”现在这种人中的大多数,尚不敢大声说出这种话来。他们需要找到另一种说法。我们将拭目以待,侧耳倾听,看他们会怎么说。但我们已被警示过了。

然而,让我们提醒自己:《平等法案》究竟是什么?萨曼莎·施密特(Samantha Schmidt,专注于性和家庭问题的评论员,-译者)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平等法案》将修订现有的民权法,例如1964年的《民权法》( Civil Rights Laws);而《公平住房法》则明确禁止在劳动力、住房、教育、信贷、陪审团和美国人生活的其他领域对LGBTQ的歧视。”现在,我们需要说的是,这里“美国人生活中的其他领域”的涵盖面是极其广的。

我们需要注意的另一件事是,该立法中没有真正有意义的宗教自由豁免或保护。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呢?首先是,因为在上届国会通过该法案的民主党多数派人士认为,没有必要采取这些保护措施,并对此表示积极反对。但是(保护措施的)缺位也是由于预期将进行谈判。

这里是基督徒现在要面对的问题 - 一个双重问题。

第一,假设像米特·罗姆尼或这样的另一名共和党参议员站出来说:“嘿,我们已经就宗教自由保护问题进行了谈判。这是您需要注意的事情。” 这些所谓的宗教自由保护,几乎可以肯定,是仅用于教堂,犹太教堂,清真寺,以及明确地为基督教目的服务的基督教机构。例如,我们从加州拟议立法的逻辑中看到,您可以拥有一所基督教大学,但这所大学中的大多数都将遵守《平等法案》,没有例外。只是涉及到在基督教或事工部门的神职人员的培训,可能会有例外。这是我们需要注意的。

宗教自由、宗教言论自由,作为美国的第一自由的自由和宗教自由不能减少到这种程度。如果减少到这种水平,它基本上会变成融化在更大的进步主义海洋中的冰山。其中明确遗漏的部分是在工作场所保护基督徒。这里我们谈论的是基督教蛋糕师傅、摄影师、花商,想想婚礼,但当然这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现在最高法院说了,这是关于Hobby Lobby案。最高法院已经说过,可以实行豁免,这只是针对私人公司,严格控制的私人公司的宪法豁免。但是,除非最高法院能更广泛地支持宗教自由,否则你的希望是渺茫的。现 实是,我们不能指望任何时候都可以被任何法院拯救,所有这些的逻辑正在不断变化。

第二,要注意的问题是,不仅有些参议员实际上想通过这种立法并继续向前走,甚至自认为是福音派人士的参议员也是如此。我称他们为“糊涂的中间派,或左派福音派。”他们认为反对LGBTQ革命是对基督信仰,甚至对福音派造成的极大尴尬。他们想让它通过。他们中的一些人将试图找到一种方法,就像那些共和党参议员一样。无论如何,他们实际上会找到一种方法,实际上可以是任何方法。即便是某些基督教机构,福音派人士,也已经对所有论点的公平性进行了讨论,并且再次谈论那些标榜为福音派的人士。但我所担心的是,福音派正日益向左偏移。现实是,他们基本上是在说:“看,我们将保护自己的机构。我们要求豁免,但涉及到在职场上班的教会里的人时,涉及到大学校园里的大学生,以及涉及到其他领域时,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我并不愿意就这样放手。

我们还需要看的另外两件事。我特意提到了《华盛顿邮报》,萨曼莎·施密特的文章向我们介绍了该立法,对立法领域做了很好的评论。《华盛顿邮报》也发表了一篇社论,日期是2月19日。

我想提请大家注意,我们在几天前刚刚讨论过这篇社论中有一个特别的部分支持《平等法案》。这篇文章结尾的社论总结是这样的:“一些参议员认为平等法案缺乏足够的宗教自由保护。”这是开头的句子。他们会承认一个合法的宗教自由问题吗?我们会注意到《华盛顿邮报》编辑的去向。“但参与公共商业活动是有代价的。企业主不能向员工支付低于最低工资的工资;蛋糕店老板必须遵守健康和安全规定,即使他认为这些规定没有必要;房东不应该拒绝把公寓租给同性恋伴侣;政府应该尊重私人崇拜,但它也很重视确保在公共广场上进行的活动是公平公正的。”

请稍等,这段话的炸弹爆炸了。实际上,有好多个。但最大的一个是在这里,我们被告知,区别在于私人崇拜和公共场所中的活动。您会注意到这份美国国会大厦中最有影响力的报纸(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的编辑逻辑,本文的编辑委员会现在将他们所称的私人崇拜与公共广场之间进行了明确区分。 请注意他们对基督徒说的是,只要您保持自己的信仰,崇拜,教义和伦理道德私密,我们将能容忍你,因为宪法规定我们必须这样做。但是当您将其公开,你就落在我们的舞台上,我们可以把你关起来,我们可以让你闭口。是的,这正是《华盛顿邮报》编辑部所争论的。如果您敢公开露面,我们将无法把你关起来,但可以让你闭口。

现在,我们看到了大约两年前的事,公开的同性恋者弗兰克·布鲁尼(Frank Bruni)也是《纽约时报》相当理性的专栏作家告诉我们,就宗教自由而言,一直以来只要它限制在我们的内心和家里,也就是限制在教堂里,就是好的。您会注意到,这是私有领域,同样的道理。保持私密性。我们会容忍您,因为我们必须这样做。但是若要公开,我们会把你关起来,我们会让您闭嘴。我们现在需要看到上周在国会介绍《平等法》时发生的事情,我们需要了解其他内容。

这项法案将在以后数十年间美国公众生活中,对宗教自由带来最大的威胁。这将是唯一最大的威胁。对任何一所基督教大学来说,若要以基督教信仰办学,将会是极其困难的。对于没有被定义为地方教会的任何基督教事工来说,要真正持守任何历史性的基督教教义,也将是非常非常困难的。然而,这一法案却得到说是现任美国总统的那个人的全力和热切的支持。而且受到许多巧妙地回避了文化战争问题的那些人的极力吹捧。我们需要注意,拜登总统*并没有回避文化战问题。他正在极力把这些问题最大可能地向左推进。但是由于主流媒体也希望朝着同一方向推进,而且由于许多臭味相投的人群也决心朝着同一方向前进,只是因为他用柔和的声音(而不是推文),以许多大写字母和感叹号来表达这一事实而为他喝彩。

这是现任美国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对美国国会引入《平等法案》的正式声明。他赞扬国会议员和整个国会平等核心小组提出的法案,然后说:“每个人都应受到尊重和有尊严的对待。这项法案代表着向确保美国实现每个人自由和平等的基本价值观迈出的关键一步。”他继续说:“ LGBTQ+ 的美国人及其家人被剥夺了完全平等的权利已为时太久。尽管取得了非凡的进步,LGBTQ+ 社区已为确保其基本公民权利作出了努力,但是在我们社会的许多领域,歧视仍然十分猖獗。”

拜登说:“《平等法案》根据性取向和性别认同锁定我们住房、教育、公共服务和贷款系统中的关键保障措施,并将LGBTQ+运动的勇气和复原能力纳入持久的法律”。总统在结束时,对他自己在就职第一天就发布了关于LGBTQ+社区的行政命令表示庆祝。他接着说,现在是国会通过《平等法案》从而一劳永逸地获得这些保护的时候了,“因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自己是谁或因他们的所爱,而面临歧视或生活在恐惧之中。”

首先,我只想说,您在这里看到了一种伪装的语言。完全是关于尊严和尊重的。但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并不是指对保守派基督徒、正统的犹太人的任何尊严和尊重。千百万美国人坚信所揭示的道德,不能将婚姻定义为男人和女人以外的其他任何东西,并拥有宪法赋予的权利,仅仅按照这种方法去组织我们的教会,犹太教堂,清真寺和政府部门。相反,在这里尊严与尊重是一条单行路,其实并非如此。
现请注意白宫选择的公式:美国总统已确认LGBTQ +。那里有个加号。我不只是读过它而已,它就在那里。我们需要注意的那个加号是没有限制的。任何情况都可以用+来代替,而总统自己在此处非常刻意的道德混淆就是说,任何人都不该因为“他们是谁或他们所爱的人”而面临歧视或生活在恐惧之中。

我现在要声明一点,拜登总统实际上并不相信这些。他这样说是对美国人民撒谎。他所使用的语言,他知道会以一种方式被听到,以另一种方式被理解。他在这里说什么?他并不是说,若不详细说明,他们是谁或者他们所爱的人是谁就应该是没有界限的。还有一些拜登总统*和国会议员们将支持的性行为、性关系,这一法案没有,或至少现在还没有支持。

但事实是,这是他们认为会获胜的论点。他们有理由相信,因为就我们从美国历史的最后几十年和几年所看到的来看,这的确是争论获胜的理由。顺便说一下,我在这里给了他们荣誉。我说这在理论上是不诚实的,的确如此。但是我也因他们尚未接受伴随那个加号+而来的一切,而赞扬他们。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些人曾经都是反对同性婚姻并且反对LGBTQ革命的人,直到后来他们不再反对为止。 因此,我们也需要注意这种模式。


三. 在性问题上左派无处可藏:基督徒,你准备好清晰地回答圣经教导的问题了吗?

但是接下来,我想提出一个基本的要点,即最终我们都将知道每个人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有些人试图躲避,有些人改变了立场,有些人只是在这些问题上相对沉默,有些人可能会相信现在的东西与他们几年前所相信的有所不同。华盛顿特区国家大教堂内的争议深深地引起了对这个问题的反思。这与著名的基督教牧师和作家马克斯·卢卡多(Max Lucado)有关。

争议之所以出现,是因为马克斯·卢卡多在过去几周里,和多名传道者在国家大教堂做虚拟讲道。他宣讲了一条信息,引起激烈的争论,以至于华盛顿教区和教务长,基本上不得不认错,并为自己的麻木道歉,麻木到会邀请像马克斯·卢卡多(Max Lucado)这样的福音派人士。他们道歉的重点是,他们低估了自己眼中的邪恶,低估了他2004年以同性婚姻为主题的讲道所造成的伤害。

您现在无法找到那篇讲道了,也无法从任何一个知名基督教网站上搜到一篇关于该讲道的评论总结的文章,它似乎已被清除尽净了。然而,在争议之后,马克斯·卢卡多给大教堂社区写了一封信。他说:“很荣幸在2021年2月7日担任您的客座布道牧师。据我所知,我在大教堂里的出现对您的许多成员而言是令他们惊恐的原因。”他接着说,他被邀请去华盛顿国家大教堂布道,主题是圣灵。“我的愿望是突出圣灵的力量,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带来安慰。然而,许多人并没有听到那个布道,而是听到了我多年前说过的话。”

然后卢卡多先生说:“ 2004年,我讲了关于同性婚姻的道。我现在看到,在那次讲道中我无礼且不尊重人。我以破坏性的方式伤害了人们。我原本可以做得更好些。我应该向你们道歉,并请求基督的宽恕。”

卢卡多先生说:“忠信的人,可能会不同意圣经对同性恋的说法。我们相信,上帝的圣言,任何时候都不应用作伤害他人的武器。”

他说:“我相信传统的圣经对婚姻的解释。但我也相信无界限的上帝,祂的恩典,和爱。LGBTQ个人和LGBTQ家庭应该受到尊重并以爱相待。他们是上帝所爱的儿女,因为他们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造的。”

他继续说:“几个世纪以来,教会伤害了LGBTQ个人及其家人,就像教会在种族、性别、离婚,成瘾等问题上伤害了人民一样。我们必须做得更好,以便彼此服事,相爱。”

他有一个结论性段落,也是他这封信的中心部分。现在我要提出的问题是,我不清楚马克斯·卢卡多对LGBTQ问题的看法,但我不得不说,从正统圣经基督教的角度来看,这里有一些非常有问题的陈述。一方面,我们被告知忠信的人可能不同意这个问题:“忠信的人可能不同意圣经关于同性恋的说法。”但是他接着说:“我们同意永远不要将上帝的圣言用作伤害他人的武器。”是的,绝对不能将其用作武器。而另一方面,在圣经中将其定义为剑。因此,我们知道,圣灵就是用它来定义问题的。

我们也理解,如果我们看清楚圣经的上下文而没有犯错的话,同性恋和婚姻的定义就是圣经的经文。那么我认为,忠信的人可能不会同意圣经关于同性恋所说的话是不诚实的。

更进一步说,我认为我们正瞩目的,也是教会内部的主要的分界线。正如路德所说,忠信的基督教义是与上帝的圣言息息相关的。我们将不得不保留这一争论,并非常明确地说,忠信的人们可能对此表示不同意见。好吧,这就是我想说的,我想非常清楚明确地说出来。那些用对经文的解释,去破坏经文的清晰教导,破坏基督教教义以及几世纪以来的道德共识的人,我认为是不能被定义为“忠信”的(faithful)。


卢卡多先生确实非常明确地说,他相信“圣经对婚姻的传统解释”。我明白这一点。但是他是否相信所造成的后果,会影响个人,也会影响社会呢?他对同性婚姻合法化持何立场?在整个LGBTQ +所引发的诸多问题上,他的立场又是什么?现在争端既已挑起,问题就成为无可回避了。

任何人都无法逃避这个问题。迟早,我们都要有公开的声音或公开的角色。如果我们声称自己是“福音派”,或“东正教”信徒,那就是说,它指的只是基督徒。那我们将必须对此作出明确的宣告 。不应有任何对“忠信”做出的模糊不清的定义。

事实证明,忠信必须在爱和真理中被定义。不仅如此,我们在一件事上确实有很多定义,我们当然知道美国圣公会(Episcopal)信奉什么。我们绝对知道华盛顿主教管区在哪里,它的主教是谁。我们完全了解大教堂的院长的主张。我们也知道大多数自由基督教徒的立场。

的确,绝大部分只是轻描淡写。最终,每个人都会知道我们每个人的立场。因此,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立场。

感谢您收听收看《简报》。

莫勒一家2020圣诞节合影(妻子、儿子、女儿、女婿,两孙子)

后记

我们赞同莫勒院长的总的观点,那就是美国正在发生一场以LGBTQ+运动为代表的“道德革命”,即推翻基督教传统性道德的“革命”(我们在这里对“革命”一词加上引号,因为这个词在英语语汇里是中性的,而在汉语中则是褒义词)。

莫勒院长在第二部分更是深刻地指出了国会里面自称“基督徒”的政客们在道德标准上明显地向违背圣经的潮流做了妥协,以致跟圣经教训对立、将会给广大忠信的基督徒和教会带来严重逼迫、危害社会的《平等法案》在众议院通过后,也非常有可能在参议院也获得所需60票的通过。


最触目惊心的是作者在第三部分里说的,2004年曾经在讲道里反对同性婚姻的知名“福音派”牧师马克斯·卢卡多现在竟然为以前的合乎圣经的立场,向反对他的敌基督势力下跪求饶。

他居然说出“忠信的人,可能会不同意圣经对同性恋的说法”如此不合逻辑的话!既然是“忠信的人”当然是指相信圣经无误的圣徒,他又怎么可能“不同意圣经对同性恋的说法”呢?不相信圣经的人能算得上“忠信的人”吗?

他说:“我们相信,上帝的圣言,任何时候都不应用作伤害他人的武器。”但是圣经里明明说的是,“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又说:“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 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弗6:11-18)


可见,美国的福音派基督教领袖们现在已经偏离真道有多远了!

我们不赞同莫勒院长在第一部分所说的“到目前为止,最高法院是社会上最保守的机构或力量”。事实上从1948年至今,关于在公立学校传福音违宪、分发圣经违宪、公开祷告违宪、悬挂张贴十诫违宪、“沉默时刻”属默祷同样违宪、毕业典礼上祷告违宪,堕胎合法、同性婚姻合法等等裁决,都是在绝大部分公民和机构都拒绝接受的情况下做出的。最高法院早已不是最保守的机构,而是将美国推向悖逆神的道路的一股最强大的势力。


我们也不同意作者说的“法律是最后的变化,而不是第一个变化”。他的论点是娱乐带领道德首先败坏,法律是最后败坏的。但是,事实是法律常常走在了大多数人道德败坏的前面。《平等法案》就是将道德败坏的法律制定在了绝大部分人道德败坏的前面的最鲜明的例证。


总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美国社会的堕落与教会的堕落息息相关。很多人抱怨神为什么不出手拯救美国,其实我们更应该问问自己,我们对神有几分忠心?每一个基督徒、尤其是传道人都应该这样问自己,没有例外。


参见:https://albertmohler.com/2021/02/22/briefing-2-22-21?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北美保守评论 – YouTube频道》已经开播,敬请订阅: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uQJ6aTUWPnexzjfEsbCTgw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笙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帕勒推特SSK2024

往期文章:


川普在2021-CPAC演讲的全视频(中文)

一位美国华裔爱国者草根投身助大选的分享

美国国父们的六个预言正在兑现!不寒而栗!

佛罗里达州 - 德桑蒂斯州长牛!

黑利为了实现2024年总统抱负而做的背叛!

川普的盟友-最伟大的主持人林博离世 | 青少年应该上大学吗?

川普律师怼CBSN女主播:媒体言而无信!

马斯克等人理所当然地选择“红色药丸”!

民调64%的共和党人愿加入川普的新党派 

佛州州长宣布将打击大科技公司的审查制度行为!

基督教组织因说变性部长性别被禁言 | 真正的宪政危机已来临!

川普 | 像狮子一样进去,像羔羊一样出来!

川普“傻子”!

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面临危险!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 欢迎您订阅我的电报(Telegram)频道:https://t.me/ssk2024s

  • 脸书Facebook(用户名:萧生客)链接: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50034906842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