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三亚不能批评吗? | 舆论手札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魏杰:中国经济今明两年深度研判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重磅!在美国:你的私人谈话将被DNC控制!

萧生客 萧笙客 2021-07-17

作者:林伟雄

2021年7月12日晚上,福克斯新闻的《塔克-卡尔森之夜》(Tucker Carlson Tonight)的节目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的评论可以说是石破天惊,很多重磅爆料,主题是拜登政府认为审查制度 "适用于私人言论”!

卡尔森在2021年7月12日的"塔克-卡尔森之夜"节目中评论的全视频

塔克-卡尔森的评论

塔克-卡尔森:去年3月,当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爆发时,硅谷的社交媒体开始对关于新冠疫情的新闻进行审查。脸书的小渣给的托尼-腐奇发了电子邮件,向他保证脸书用户只能看到托尼-福奇关于Covid-19的批准指南。推特和谷歌也同样有效地压制了任何偏离腐奇路线的帖子。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审查了来自一线医生的符合科学,而且有可能挽救生命的治疗方案的信息。他们从来没有为此道歉,可能永远也不会。


当历史学家将对今天的一切进行评估时,可能会把新冠疫情时发生的这一切看作我们社会的一个转折点—我们最基本的公民自由的从此开始受到前所未有的攻击。当它第一次开始发生时,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激进主义者的傀儡和智囊团信誓旦旦向我们保证,这不是什么大事。没有人性的跨国媒体垄断企业审查基本的医疗信息?没问题。这就是自由市场的运作方式。如果你不喜欢它,就建立你自己的谷歌,你自己的NIH。而且,无论如何,在私下里你仍然可以说你想说的话。你仍然是自由的。这不象是朝鲜。所以阴谋论者,别激动好不好。你开始听起来像亚历克斯-琼斯一样的阴谋论者。大多数人都服从了,我们尽职尽责地冷静下来,把头钻进了Netflix的沙堆里。--这是极大的错误!


今天我们了解到,拜登政府认为言论审查制度要延伸到私人言论。连你在私下里说的话,你单独与你的手机互动时,你将不能说或读你想要的东西。因为民主党人计划控制--显然有能力控制--你在手机上收到的信息流。任何质疑官方政权政策的信息都不会到达你的手中。下面是《Politico-政治,或译为政客》杂志的一篇报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们在这里直接引用了。


"拜登的联盟团体,包括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简称:DNC),正计划更积极地参与事实核查,并与短信运营商合作,消除通过社交媒体和短信发送的有关疫苗的误导信息。"

我们会再说一遍,因为这是一个我们从未想到会在英语中看到的句子。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正计划审查任何引用"关于疫苗的误导信息",你通过短信私下收到的信息。"误导信息"是什么意思?它不等同于虚假信息,不等同于事实上不准确的信息。错误信息可以是事实上真实的。事实上,它经常是真实的,这就是惹动他们如此愤怒的原因。


错误信息是拜登政府不想让你知道的任何事情--包括,例如,新冠疫苗的实际效果如何,以及可能产生的副作用是什么。


假设你有兴趣了解这些信息,并从政府自己的官方网站上查找,首先是VAERS(疫苗相关不良反应数据库)。你不再被允许将你在他们的数据库中找到的东西发短信给这个国家的其他人。你的私人对话将被民主党党部控制。这就是一个自由国家的画像吗?


看起来我们应该在去年这一切开始时担心公民自由。"这是一个全球健康紧急情况。我们没有选择。当它结束时,事情会恢复正常。"但他们会恢复正常吗?如果政府可以禁止讨论他们正在让你服用的药物,那么他们有什么不能做的?顺便问一下,他们现在是不是也在这样做,在大流行病退去的时候扩大对有关大流行病的谈话的审查制度?covid疫苗已经存在了七个多月。几乎所有想要注射的人都已经注射了。你可以非常容易地得到这种疫苗--它们是免费的。


根据政府的说法,疫苗的效果非常好,所以接种疫苗的人可以免受新冠的影响。他们刀枪不入。他们不会得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一开始就接种了疫苗。那么,为什么华盛顿官方对那些不愿接种疫苗的人如此愤怒?他们是如何准确地提出威胁的?这让你想到,也许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关于新冠。也许这是关于社会控制。托尼-福奇前几天几乎承认了这一点。以下是他说的话。


杰克(Jack Tapper)问:我知道你一直很清楚,政府并没有强制要求接种疫苗,但你认为企业或学校要求接种疫苗通常是个好主意吗?

安东尼-福奇说:对。我一直有这样的看法,而且我现在也是这样认为的,我确实相信,在地方层面,杰克,应该有更多的强制规定。


"应该有更多的授权。"福奇说。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些。你还记得在他们第一次推出疫苗时听到的,说我们支持强制执行吗?不,他们说他们实际上不赞成强制规定--但现在他们赞成了。这些药物在很多地方将被强制执行,它们已经被强制执行了。例如,如果你想接受教育,你就需要打针。许多问题由此产生--关于公民自由和作为一个自由国家意味着什么的深层问题。但即使在医学层面,也会产生一些问题,例如。我们对疫苗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让这些药物成为强制性的?


就在今天,《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美国联邦药品管理局正准备宣布对强生公司冠状病毒疫苗的新警告,说它与一种叫做GBS(Gillian-Barresyndrome, 极安-巴力综合征)的神经变性疾病有关,它可以导致瘫痪,并有。仅在这个国家就有数百万人注射了强生公司的疫苗,但其他疫苗也可能受到牵连。根据政府自己追踪疫苗的副作用的VAERS数据库,GBS也被报告为其他所有新冠疫苗的潜在症状。这不是一件小事。


如果你年龄足够大,你可能还记得,在1976年,政府推行大规模的流感疫苗接种后几百人患上GBS。很快,人们开始发声,问问题,福特政府确定疫苗不值得冒险,结束了该项计划。但是现在没有发生这种情况。人们没有问这些问题,因为他们不能--他们不被允许在公共场合问。我的节目是所有美国媒体中唯一可以刺破在技术垄断者封锁而提出这些非常明显的问题的少数平台之一。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反对疫苗--我们当然不是--而是因为你有权在吃药之前有清楚的了解。但是,在发生大量的副作用报告之后,福奇并没有在美国阻止疫苗的使用。相反,他在指责任何对疫苗有疑问的人都有险恶的政治动机。他们一定是Q的匿名跟随者。


安东尼-福奇说:你知道,杰克,有些人对接种疫苗的态度是莫名其妙的抗拒。我的意思是,人们必须抛开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差异或分歧,认为有人在强迫你做什么。我真的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杰克,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的意思是,这是意识形态上的僵化,我认为。没有理由不接种疫苗。为什么在某种程度上是高度意识形态化的红州和南方州不愿意接受疫苗接种?

所以福奇一方面说应该有更多的强制规定,然后一会儿又说由于某些原因,人们"不可解释"地认为我们在强迫他们这样做,他们一定是右翼分子。如果他们接受采访的话,或许会说:"等一下,你刚才不是说应该强制执行吗?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认为它是强制性的,因为你说它是。"


但福奇声称对疫苗的抵制在某种程度上是政治性的,这是一种冒充科学的恶意攻击。事实上,从第一天起,正是民主党,也就是安东尼-福奇的政党,参与了关于该疫苗的党派讨论。不到一年前,即2020年9月,卡马拉-哈里斯宣布冠状病毒疫苗可能是危险的。为什么呢?因为唐纳德-川普监督了它的开发,她说,"将成为我们所有人的问题"。真的吗?不,不再是一个问题了,因为卡马拉-哈里斯负责。现在她掌权了,任何人问明显的问题,即使是无党派的问题,也一定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伊利诺伊州的联邦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今天出于他的政治目的竭尽全力沿着党派路线进一步分裂国家,把任何想了解这种疫苗的人当作反对疫苗的疯子。


迪克-德宾:福克斯黄金时段的两位节目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和劳拉-英格拉姆,应当被定性为反疫苗的庸医。他们一直在传播关于疫苗的我认为是不负责任的信息,以及关于国家推进疫苗的努力。


传播不负责任的信息。请注意,德宾并没有指责我们传播虚假信息。他没有指责我们在事实上有错误。我们并没有。我们也没有反对疫苗。很少有美国人反对疫苗。几乎每个美国人都打过无数疫苗,也对新冠疫苗充满期待。但是,当你拒绝回答关于疫苗的基本问题,当你用这样的党派谈话要点回避这些问题时,你让人们感到紧张,美国人有权在吃药前得到基本问题的回答,这是他们的权利。但政客德宾和像福奇这样的政治打手坚持假装任何对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抵制都是党派的。这是一个谎言--这是一个可以证明的谎言。看看政府自己核算的数字吧。事实证明,非裔美国人--民主党最忠实的选民--仍然对接种疫苗最犹豫不决。这不是攻击,而是可见的真相。


根据CDC的数据,从2020年12月14日到2021年7月12日期间,共有26.2%的非裔美国人接种了一剂COVID疫苗。只有23.7%的非洲裔美国人"完全接种"


这些人是CDC跟踪的任何种族或族裔群体中人数最少的,而且是大比数的差距。我们不会因为任何人服用或拒绝服用疫苗而评判他们。根据定义,医疗选择是个人选择。它们不是政治家为你做出的选择。你不应该被强迫服用你不想要的药物。这曾经是一个被多数人接受的观点。事实上,许多像迪克-德宾这样的人,把任何有疑问的人都攻击为党派或种族主义者,正是那些几十年来宣称塔斯基吉研究院的梅毒实验非常不满的人,他们对这些实验的不满是正确的,现在他们告诉你,任何抵制强制性疫苗接种的人都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这是目前的官方说辞。MSNBC的御用医生就是这样说的。


克里斯-珀内尔(Chris Pernell)医生:我对反疫苗运动完全不能容忍。我也不容忍那些与之交好、投其所好或成为其盟友的政客。实际上,我认为这是白人至上主义泛滥的另一个例子。因为特别是,他们针对有色人种社区,他们针对有色人种社区所经历的历史上的不公正、暴行,作为利用他们的弱点的一种方式。


想象一下,一个会说出如此不真实、不符合事实、如此不负责任、如此具有分裂性的话的人在这个国家有医疗执照。这个人确实如此。我们的制度出了很大的问题。她声称非洲裔美国人不接种疫苗是因为白人至上主义者对疫苗提出了质疑。这当然是痴人说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名记者最近采访了另一个人,她为此提供了另一种解释。事实证明,有些人也许是因为你刚才看到的医生,不再相信有线电视新闻中的医学专家了。


阿马拉-沃克(Amara Walker),CNN记者。你打算接种疫苗吗?

布里特(DestinyBritt):短期内不会。WALKER(画外音)。

21岁的DestinyBritt说,她对COVID-19疫苗进行了大量的思考。

布里特:不要把它当作叛逆。要有同情心和怜悯心地听取和理解,对黑人、黑人和棕色人对在医疗行业的历史的看法。沃克(画外音)。这位亚特兰大人对疫苗持怀疑态度,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不道德的塔斯基吉研究的遗留问题,在该研究中,患有梅毒的黑人男子被故意作为对照。

布里特:越是推动我去接种疫苗,我就越不想去。

"越是推动我去接种疫苗,就越是让我不想要。" 当然,这也是有道理的。如果王婆瓜好,她需要强迫别人买吗,何况还要强送呢?

但是现在人们正在被强迫接受疫苗。试图强迫我们的人是那些几十年来一直在说 "我的身体我做主"的人,他们正是推动此事的急先锋,这里的讽刺程度是瞎子都看得见的。


计划生育协会的前负责人是一个真正不负责任的人,叫温丽娜(Leana Wen),她刚刚在电视上解释如何强迫数百万美国人接受疫苗。这很简单,她说,只要让他们的生活极为难受,直到他们服从。

CNN医学分析家温丽娜Leana Wen博士:要让人们不接种疫苗的人感到压力,现在,情况恰恰相反,这些人很自在,不接种疫苗也可以想干嘛干嘛。这些时候,工作场所和学校的强迫就很重要,嘿,如果你想选择不接种,但你必须签署这些表格,每周接受两次测试。基本上,我们希望使接种疫苗成为一个最少麻烦的选择。这就是我们要真正结束疫情必须采取的措施。


你想知道这对医疗机构的可信度造成了多大的损害。大多数美国人从小就相信科学,相信他们的医生,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我们在科学方面领先世界。我们的医疗保健是世界上最好的--当然很贵,但非常有效,与地球上任何其他地方相比,结果都很显著。像所有系统一样,这个系统需要在信任的基础上运作。你相信医学权威所说的话。但是,当他们开始这样说话时,当他们开始提出没有逻辑、没有明确的医学理由、只是明显的政治性--在这种情况下显然是非法的--当他们开始谈论惩罚那些不想听从他们的意愿、不遵循他们拒绝解释的指示的美国人时,当这些政策不是使用数据,而是向你抛出官方说辞和用口号攻击你不道德,谁会再相信他们?他们对我们系统所造成的损害是深远的。你认为另一边的人会为美国人站出来--共和党有吗?有些人是,大多数人不是。


而像阿萨-哈钦森(Asa Hutchinson)这样假装是阿肯色州州长的平庸之辈,事实上也在加入并推动这一进程。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共和党议员亚当-金辛格(AdamKinzinger)刚刚在国家电视台上要求每个美国人接受疫苗。

亚当-金辛格:这是我的政党正在玩的愤怒政治,它将使美国人丧命。我们的党被劫持了,我的党像被劫持的飞机飞向地面,对某些人来说,这是刺激的过山车,但这架飞机将坠入地面。我呼吁(少数党)领袖麦卡锡。我呼吁共和党的每一位领导人站出来,说'接种疫苗',并谴责这些垃圾政客,这些为了自己的私利而玩弄你们对疫苗的恐惧的的小丑政客。


我要为亚当-金辛格辩护一句,他的智商低,所以对他说的大多数事情不能负全部责任,但是他和其他任何提出这种观点的人都没有回答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这个国家有数百万人已经从COVID-19中恢复的人,已经对病毒有免疫力,为什么要强迫他们接种疫苗?答案是什么呢?疫苗的伤害率是多少?为什么我们不能问?答案是什么?当你攻击别人而不是回答他们的问题时,他们就不再信任你了,他们也不信任你说他们必须接种的疫苗。我们不是在攻击疫苗,从来没有,我们不评判任何服用疫苗的人,我们永远不会。我们评判上述的这类人。


当共和党人得知拜登政府决定他们可以监督你的短信时,他们在哪里?民主党党部可以管治你给其他美国人发什么短信?在华盛顿这件事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力。这意味着它可能会变得更糟。


而对于在美国军队工作,必须服从上司命令的人来说,情况会变得更糟。现在很清楚的是,军方将开除任何不接受疫苗的人。

陆军部总部刚刚宣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在9月1日前强制接种疫苗。这是自炭疽疫苗(这一决定导致多名士兵死伤)以来陆军首次强制士兵接种疫苗。

一位海军军官解释了他是如何被胁迫的, 引用如下: "我是一名海军军官,在过去的15年里一直在执行现役任务。如果我不愿意接受COVID疫苗,我现在可能面临被强制退伍。...我已经和两个指挥部的牧师谈过宗教豁免的问题(我是一个基督教废除堕胎的人,在疫苗的开发过程中使用了堕胎儿童的细胞),并被告知不可能获得豁免。因此,我的选择是或接种疫苗,或被踢出军队"。

强制接种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在这篇文章中,这位海军军官列出了数据,以证明这是多么不必要的事情。这些数字直接来自国防部的网站。"202,567名现役军人患有COVID,其中26人已经死亡。这存活率高于99.987%。"


这些都是数字,没有人对它们提出异议。亚当-金辛格和迪克-德宾都没有。没有人质疑这个数字,那么答案是什么?没有答案。政府以一种已经不会杀死很多人的病毒为由正在清洗军队,并对自己的公民进行监视。请记住:接种疫苗并不像投票。他们不相信你能在家里自己做,然后把结果寄出去。他们会记录下来。这个国家正在变得多么像东德?联邦调查局刚刚在一条推特上宣布,它鼓励美国人告发有"极端主义"迹象的家庭成员。联邦政府--拜登政府--正在鼓励你的家人互相告密。极端主义是否适用于那些对疫苗有疑问的人?当然,它适用。

(今年)3月,联邦调查局发布了一份官方公告,宣布他们将打击假疫苗卡。从那时起,全国各地的卧底特工一直在逮捕分发带有政府官方标志的假疫苗文件的人。例如,他们刚刚进行了一次卧底诱捕行动,抓获了加州克莱门茨小镇的老角酒馆的老板。有趣的是,联邦调查局最近没有发布任何关于非法移民使用假驾照或社保卡的公告--那是普遍现象,到处都是。他们没有因为在大规模失业的时候雇用了非法移民而关闭任何企业,或骚扰任何加州酒吧老板。为什么他们没有这样做?

你知道答案的。管理政府的人对同意他们的人有一个执法标准,而对不同意他们的人有一个不同的标准。这就是第三世界。现在,这些人刚刚赋予自己阅读和审查你的短信的权力。我们得抵制这种情况,你不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否则,你大梦初觉时,将发现你居住之处以今非昔比。

 

后记

塔克-卡尔森不愧为福克斯新闻的当家名嘴,在晚上9点的黄金时段得到平均逾300万观众,超过CNN和MSNBC同时段收视人数的总和。他的问题基于事实,一针见血,又具有塔克招牌的那种辛辣,直指问题本质。有力有据地质问政府,警告世人,强推疫苗是左派在营造疫情恐惧一年多以后继续摄取越来越大权力的一张大牌。

我个人对疫苗的观点也在过去多个文章和视频中表达过。作为医生,我从来不是一个逢疫苗必反的人,但是所有具有基本知识和良心的人都应该同意,是否接受疫苗,应当是一个个人的医疗行为,其决定应该是根据安全性和必要性的真实数据由个人自己做出,而不是由他人用各种手段高压强推。


在这次疫苗的推行中有太过多的疑点有违常理之处,使我对其安全性和必要性有更大的担忧。但是我发现,当我公开提出这些正当的担忧时,所得到的并不是越来越令人信服的科学数据,而是越来越高压的攻击。这些攻击不仅仅来自科技巨头的删贴警告,也来自社交群体里面大医学杂志和疾控中心的业余卫道士们对新冠疫苗怀疑者智力和道德标准的抹黑。他们并不是坏人,甚至很多还不是左派,而是真正希望疫情结束的好人,他们甚至自己认为是严格遵守科学精神和医学道德的人。但他们认为唯一值得相信的信息应当来自某些符合标准的机构,尽管在过去一年的疫情中这些机构和机构中的领军人已屡屡表现出他们与其说是严谨的科学家,还更不如说是有着政治目的的权术玩弄者。这些的急先锋们的表现足以说明,过去一段时间左派所进行的无底线信息战已经俘虏了多少自认为客观正直的人。


不过,比起已经在进行的信息战更可怕的是,极左政府并不会停留在通过公共信息来左右你的行为和思想,也不会停留在你是否接受疫苗这一件事上。他们一直在千方百计寻找一个切入的机会能够直接监控你的行为,左右你的思想。疫情和疫苗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最为妥善的借口。不是吗?能否解除众人对新一波疫情的恐惧,能否达到众人翘首以待的经济复苏,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把疫苗推到剩下的这40%的人身上,如果我们继续抵抗的话,我们不是可以被认为愚蠢,自私,反科学,甚至以人民为敌吗?不是应该被与极端主义者和恐怖分子一样看待吗?通过监督我们的一言一行以知道我们在想什么,通过让我们的生命变得异常困难来迫使我们就范,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如果你觉得你的回答是是的话,那么也许古巴是很适合你的地方,不过连那里的人民也早已发现他们上当的,他们中间能够逃离的早已逃到美国,不能逃离的也开始奋起。他们要起来说我宁可不要这美丽的保证,我宁可要回自己的自由。美国人民是否需要经历过古巴人民的痛苦才能够认识这一点呢?


参见:https://www.foxnews.com/opinion/tucker-carlson-private-conversations-dnc

《北美保守评论》授权发文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Zelle: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笙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推特、兰博SSK2024

往期文章:


国庆随想 | 川普是唯一能制止民主党的共和党人

川普佛州集会的重大意义可与1776年的费城会议相比

美国属灵争战的代价

美国空军基地举办男扮女装秀 | 军队已经“觉醒”了吗?

德桑蒂斯州长说:穿上“祂所赐的全副军装 ”对抗左派!

拜登是世界舞台上的一个大笑话!

再谈美国新冠疫苗的重大问题

川普十分钟内连发三个声明

我们熟悉的文明正在消失!

美国难道没有足够的义人吗?

全美国祷告日,拜登成为首位不提“上帝”的总统!

评论“美国陷入罗网的原因是罪的蔓延和累积!”一文

扎心:华人教会因真假信仰而分裂!

民主党是在帮助穷人还是制造穷人?

我们不会被沉默!(一)

《平等法案》使美国教会无法再躲在“合一和爱”的旗帜下!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