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穿和服女孩: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鞋袜 说是作案工具

水电大省四川为何缺电?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经济全军覆没 财政入不敷出 世界越来越魔幻!

苏州政府肯定恨死那个警察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塔克.卡尔森:我们有权利知道乌克兰发生了什么,但我们的领导人在撒谎

萧生客 萧笙客 2022-04-05

作者:Weixiong、Wenhe

首先说明,译评塔克卡尔森的文章不是为了把矛头指向乌克兰到底是否民主的典范,而是聚焦于美国国内那些头面人物到底如何向我们撒谎—和撒谎背后的用心。


如塔克.卡尔森指出的那样,即使一个非民主的国家都有权利保证他们的国家领土保持完整,不受别国的武装侵略。因此我们在道义上反对和谴责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并不需要建立在乌克兰的民主是自由世界灯塔的谎言之上。


他们如此撒谎,当然有可能出于一些职业政客和主流媒体撒谎的本能,毕竟如Bible耶3:23所言。但是,他们不会为没有利益的事情撒谎,这也是他们的另外一个本能。为了什么利益要这样撒谎呢?


是否因为当我们对乌克兰政府(注意,是政府)的伟光正形象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时候,我们就会忘记了责问,到底美国人为他们战争所付的一切费用到底是被如何支配了?而且当他们的战鼓声越敲越响的时候,我们也不禁随鼓起舞,发出美国必须派出子弟兵,打败俄国野心狼的战争呼声呢?


还是更为可怕的,如塔克.卡尔森所质问的那样,是否美国的这些高阶政客们真正希望的美国民主就是他们可以如乌克兰总统所做的那样能够随时封闭任何反对声音呢?等等,实际上他们已经在那样做了,只是可能他们认为还不够彻底,他们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彻底的更永久的封闭反对声音借口---这个借口很快就到来了,特别是我们如果现在依然沉睡的话。


塔克.卡尔森:我们有权利知道乌克兰发生了什么,但我们的领导人在撒谎

 

乌克兰是民主的榜样吗?

以下是塔克.卡尔森的讲话的摘译

11分钟的视频只能提供图片

“多元化是民主的标志。在一个民主国家,公民可以拥有他们想拥有的任何意见。这些不仅仅是民主的特征。这些都是民主的先决条件。

[这里把民主和多元化都作为正面词汇。其实,民主本来就不是立国先贤的初衷,他们实际上是忌讳民主的。民主,说穿了,就是多数决,再说得难听一点,是多数暴政。民主党要放宽投票门槛,是不是更民主?LGBTQ猖獗、BLM、CRT,算不算多元化?比如,小卡斯特罗最近的所作所为都是在“民主”的框架之下,你能说他不民主吗?如果多数人对给少数人噤声没意见,那就是“民主”的。
其实,文章的后面要说的也并不是强调民主,而是自由。所以,上面这段话,我个人会这样写:
“允许反对意见是自由的标志。在一个自由的国家,公民可以拥有他们想拥有的任何意见。这些不仅仅是自由的特征。这些都是自由的先决条件。”] - Yanglin的评论

乌克兰的一个政党,名为支持生命反对派平台(以下简称反对派平台)。它在议会中拥有43个席位,是该国最大的反对党。上周末,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禁止了该党。反对派平台现在被禁止"在乌克兰境内的所有活动"。

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

因此,泽伦斯基只用了一个命令,就使任何人都无法与他竞选总统。他不仅对"反对派平台"采取了这种做法,还对其他十个他认为对他不够忠诚的政党采取了这种做法。他们现在都是非法的。显然,乌克兰正在进行一场战争,在此基础上,泽伦斯基宣布了戒严令,但我们必须告诉你,没有证据表明他所禁止的反对党在协助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


例如,反对派平台在俄罗斯入侵发生的那一刻就谴责了俄罗斯的入侵,就像其他人一样。但泽伦斯基利用这个机会将乌克兰变成了一个实际上一党制国家。因此,在禁止了所有反对派之后,他又控制了该国的媒体机构。泽伦斯基签署了一项法令,将所有国家电视频道合并为一个由他控制的单一平台。他将此描述为"统一的信息政策"。


因此,如果所有这些事实都让你感到震惊,如果这不是你在《今日秀》上听到的泽伦斯基,那么你可能没有关注过乌克兰。泽伦斯基长期以来一直在巩固对乌克兰的完全控制,早在俄罗斯入侵和战争之前就已经如此。去年,他让他的主要政治对手被捕,其资产被国家没收。同时,泽伦斯基关闭了乌克兰最受欢迎的三个电视网络--并非巧合的是,这三个频道曾批评过他。


作为美国人,我们应该如何评估此事?

第一,最明显的是,承认这是专制主义,不是民主。

第二,承认实际上它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见。

即使在2022年,真正的民主在任何地方都是一种罕见的东西。大多数国家仍然被某种形式的独裁统治着,不管他们怎么称呼,这包括美国的亲密盟友,约旦和沙特阿拉伯王国。显然,我们希望每个国家都有民主,但作为美国人,过多地介入其他国家的内部事务可能是浪费时间。它们是很难改变的。


我们关心的,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关心的是在美国这里发生的事情。美国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希望和自由的灯塔。我们如何保持这种鼓舞人心的地位?不是简单地通过向人们发送导弹,而是通过自己保持自由。如果我们不自由,美国就不能成为世界上自由和光明的灯塔。


因此,如果我们想激励和改变世界,包括乌克兰,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保我们保持自由。考虑到这一关切,我们的领导人对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的反应应该让我们非常担心。

就在泽伦斯基关闭反对派媒体和所有反对派政党的同一天,职业骗子、《大西洋杂志》的墨客大卫.弗鲁姆(DavidFrum)在推特上逐字逐句地发布了这段话。"乌克兰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在战争压力下变得'更'宽容和'更'自由的国家的例子。"


当你禁止所有对自己的批评时,就叫宽容、叫民主?但不止大卫-弗鲁姆一个人在告诉你这些。整个华盛顿都在告诉你这一点。看着吧。

 

  • 约翰.巴拉索:为泽伦斯基总统和他所表现出的勇气感到骄傲,在国会,我们正试图让(拜登)政府加入行动。

  • 克里斯.默菲:拜登总统正在展示道德领导力,就像泽伦斯基总统所展示的道德领导力一样。

  • DICK DURBIN:当然,他以身作则,展示了我们都希望在真正的考验时刻能够达到并提供的那种勇气。

  • 本.塞斯:政府并没有赋予我们权利。我们的权利来自于上帝,政府只是确保这些权利的一个共享工具,你现在在泽伦斯基身上看到了这种精神,美国费城1787年的精神。


这些人把一个刚刚宣布自己为国王的人称为乔治.华盛顿再世。你可以对发生在乌克兰人身上的事情深感关切,深感悲哀,感到愤怒。但不要说这样的话,因为这很荒唐。这是个谎言。这是内布拉斯加州的参议员本-萨斯的话,他是共和党人。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在谈论乌克兰时被激起了情感狂潮。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是令人震惊的、是错误的。那里的平民的痛苦是完全真实的。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它是可怕的。


因此,支持乌克兰人驱逐入侵者是完全自然的,显然我们也支持他们驱逐入侵者--俄罗斯。但是,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并不意味着你为乌克兰政府撒谎。事实上,如果你真的关心乌克兰人民和所有你在电视上看到的人,--"我们非常关心"--你不会希望他们生活在独裁者的统治下,所以你会对泽伦斯基刚才的行为感到高度不安,但我们的领导人丝毫没有感到不安。他们在欢呼,即使他们知道的更多。


例如,迈克尔-麦克福尔。他是巴拉克-奥巴马的驻俄罗斯大使。与迪克-德宾或本-萨斯等浅薄的屁袋不同,麦克福尔还真了解东欧。他曾在那里生活过。他清楚地知道泽伦斯基是何许人也,做了何事。但是,今天下午他对乌克兰政府,不是人民,是政府的评估。"如果泽伦斯基继续执政,乌克兰的民主就得到了维护。"


我们反对乌克兰被其邻国入侵,我们应该反对,但这并不意味着乌克兰是一个民主国家。它不是,我们不应该告诉美国人它是,因为那是一个谎言。我们应该说实话,但几乎没有人在说实话。每个人都在撒谎。


那么为什么呢?为什么每个人都在撒谎?为什么不直接说:"听着,俄罗斯这样做很令人气愤,....,我们更喜欢乌克兰。我们将支持乌克兰。" 好吧。为什么要多走一步,告诉我们乌克兰是一个民主典范,而它根本就不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是因为乌克兰现在拥有他们希望在美国这里看到的那种民主。例如,如果他们能找到战争的"国家安全借口",你认为亚当-希夫和卡玛拉-哈里斯或米奇-麦康奈尔会禁止他们的政治对手在这个国家竞选公职吗?你认为他们会之有哪怕一秒钟的犹豫吗?你不认为他们会希望把我的节目永远停播吗?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做到这一点。然后他们称之为民主。


所以,也许你开始得出结论,这些人喜欢泽伦斯基,不是因为他代表乌克兰人民,而是因为泽伦斯基正是他们想成为的领导人,拥有极度扩大了的战争权力,让所有抱怨的人在枪口下闭嘴。也许这就是事实。当你想一想(我们已经看到疫情下的紧急状态权力),这似乎显而易见。现在,我们祈祷他们永远没有权力在这个国家--世界上最后一个自由国家--做这些事。我们不应该让他们这样做,因为美国的自由不仅对我们、我们的孩子和孙子很重要。它对全球都很重要。同样,我们是最后的自由国家。我们必须保持自由。


与此同时,一场以美国名义进行的战争正在用我们的钱进行,所以问一下我们支持的一方做得怎么样是很公平的。显然,有非常多的英雄的乌克兰公民。我们一直在电视上看到他们。我们为他们鼓掌。我们钦佩他们,但政府是如何做的?它是如何表现的?同样,我们有权利知道,即使乌克兰的国家控制媒体不会报道它,即使我们这里的那种国家控制媒体淡化它,否定它。这里有一个叫根纳迪-德鲁岑科的人。德鲁岑科是乌克兰一家野战医院的主管医生。他曾出现在CNN上。在这里,他随意地宣布,他已经下令阉割被俘的俄罗斯士兵。

GENNADIY DRUZENKO:我已经指示了我的医生。我一直是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我说,只要一个人受伤了,他就不再是敌人,而是病人。但是现在,一个非常严格的指示是阉割所有男人,因为他们是蟑螂,不是人。

蟑螂,不是人。现在再说一遍,这并不意味着乌克兰的自卫是不公正的。它是公正的。他们被入侵了。他们有权利进行反击,并将俄罗斯人赶出他们的国家。我们反复强调,我们支持他们的自卫。但我们正在为此付账,所以,我们有权利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有绝对的知情权。事实上,我们有自由媒体的宪法权利。但我们没有了这个权利,顺便说一下,那个视频消失了。互联网上的人设法录制了副本。你可能会听到它被斥为俄罗斯的宣传,就像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或这个国家的2016年总统选举结果一样,这不是俄罗斯的(虚假)宣传。它是真实的。

你刚才看到的那个人的讲话已经证实了这段视频是真实的。他为此道歉了。谋杀战俘是战争罪,阉割战俘也是战争罪。我们对此并不感到震惊。这在很多国家都会发生。乌克兰并非独一无二。暴行在战争中发生,每场战争都是如此,不管新保守派如何告诉你。


但这是一场我们正在为之结账的战争。这是一场具有道德意义的战争。这是一场白宫在各个层面全面参与的战争。因此,当乌克兰政府做一些事情时,我们有兴趣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意味着什么,但比起任何事情,我们有一个压倒一切的利益和道德义务来保持美国的自由。所以,当你看到美国的头面人物崇拜一个正在封闭任何反对他的人时,你应该有所反思。


我们今天处于历史的危险时刻Wenhe

普京在2022年2月21日派兵入侵了乌克兰的东部。2022年2月24日普京全面开展了对乌克兰的侵略。2022年2月27日,普京将战争升级,宣布了俄罗斯的核装置进入升一级的状态。但是20天来,俄罗斯并未如意地把乌克兰拿下,西方也是一直在被动地应付,不管普京怎样威吓。直到3月15日以来,当加拿大的议会接待了泽林斯基,美国议会也接待了泽林斯基......


我们每天看战报,但是西方的战报始终看不到乌克兰的主力部队在哪里。我看了一个美国前军人的时评,他试图说明战争的迷雾究竟在哪里。他说西方的所有的战报都是正确的,但是不全面的。所有显示的战况,都是俄罗斯军队的坦克被击毁的确切的地点。但是西方的媒体并没有报道乌克兰的坦克在哪里被击毁,也没有显示俄罗斯军队在哪里取得了进展。


我感到,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感到,这几乎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作战的时候,战况报道的再演:双方国民所有能看到的信息,都是本国政府对自己的一方报喜不报忧。本国百姓的舆论实际上是被媒体操纵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完之后,压倒性多数的历史学家同意,第一次世界大战原来可以不打。 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就也是这样话赶话打起来了。现在我们感到,历史在108年之后和大家开了玩笑,又来了一趟......


上中下文都有省略……

阅读全文请点击文末左下角的“阅读原文”(Read more

参见:TuckerCarlson: We have a right to know what's going on in Ukraine, but our leadersare lying | Fox News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Zelle: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笙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推特兰博SSK2024

往期文章:


《北美保守评论》重申对俄乌战争立场,并指出两点担忧

无奈的妥协 肮脏的交易

川普:正当世界着火时,我们的领导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为了不忘却的纪念 | 儿子向FBI告发父亲

我们已经处于对俄战争之中了,而美国国会宣战了吗?

沉迷于俄乌战争的人转头关心我们美国的“人民车队”吧!

拜登的国情咨文是独角兽梦想与其粪便的结合

《北美保守评论》关于俄乌战争立场的声明

为美国的自由车队呐喊加油!

一批加拿大Rev.致特鲁多和联邦政府的公开信

加拿大人受够了 | 左疯哈佛教授:切割轮胎,逮捕司机

2022选举是佛罗里达州的一场硬仗,你与美国能输得起吗?

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平庸、自负、忘恩负义的一代人

终身教授彼得森辞职,称大学为“惊人的腐败企业”

救女儿逃离变性!

《真相工程》疫苗爆料视频系列(1-5)中文 

美国难道没有足够的义人吗?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