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多家车企已停产或减产,4月国内汽车产量将出现较大跌幅

魏文 第一汽车频道 2022-04-15

“我们停产大概一周了,零部件库存全部用完了。还要停产多久?停到上海的供应商复工为止。”4月15日,一家合资车企高管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全面停产或大幅减产的企业不止上述合资车企一家。4月14、4月15日,记者致电国内10多家主要车企了解到,几乎所有车企都面临着大幅减产的压力,只有比亚迪一家是特例。去年以来,比亚迪一方面大幅扩张生产基地,另一方面供应链高度垂直一体化,应对风险能力相对其他企业更强。



疫情暴发地区的车企最长已经停产了4周左右。据华福证券研报,吉林、上海和广东三地汽车产量占到全国约33%。


疫情暴发前,上海地区的车企和供应商曾突击组织工人和零部件等物流进场,计划封闭生产。但由于物流的中断和零部件库存消耗殆尽,这些工厂目前大多也处在停产状态,留守在厂区的工人主要工作是养护设备。


接近上汽大众的人士告诉记者,工厂3月份就开始实施封闭生产,一部分工人、管理人员吃住都在工厂里。在一些不需要靠上下供应链支持的车间,比如冲压车间,曾经维持过一段时间的保持封闭生产;需要零部件供应支持的车间,如果无法开展生产,上汽大众借此机会做一些必要的设备维修,为接下来的复工做好准备。


“说是封闭生产,实际上和停产也差不太多了。”上述人士表示,3月中上旬,上海和吉林等地疫情刚刚抬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物流不畅的情况。当时通过专门的申请和批条还可以进行一定的物流运输,但现在物流基本处于停滞的状态。上游供应商的物料断供,下游汽车工厂封闭生产消耗完备件,就被迫持续停产。


“封闭人员在厂里已经关了快一个月了,也怕他们心理上出现问题。前一段时间举办了一次集体生日会,时不时还搞个篮球比赛、乒乓球比赛。”上述人士透露。


记者了解到,其他汽车公司如特斯拉、上汽乘用车、上汽通用等车企在上海的工厂,大多也处于停产状态。


非疫情暴发地区的车企,则饱受江浙沪零部件供应商停产或物流中断之苦。


传统汽车制造通常分为冲压、焊接、涂装和总装四大工艺流程,其中缺失任一一道工序,汽车产品均无法完成生产,而每一道工序中又会涉及到庞大的零部件供应商支持。


上海一家零部件公司管理层人士黄建(化名)告诉记者,汽车产业链条较长,从整车厂到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甚至到四级、五级供应商环环相扣,中间少一个环节都会导致生产停滞。上海、吉林等地是汽车产业重镇,两地汽车零部件公司的停摆,对全国汽车产业链都会产生重大影响。


嘉之道汽车数据库资料显示,2021年全球排名前20的汽车零部件企业中,17家在上海建设了34个生产基地,9家将中国总部放在上海,它们包括博世、大陆、采埃孚等在内的巨头型汽车零部件公司。此外,国内的汽车零部件巨头如联合电子、华域、延锋等公司,在上海也有大量布局。


上述零部件公司也大多处于停产状态。4月14日,博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为了遵守当地疫情防控规定,该公司位于上海的一家生产家用热水系统的工厂以及吉林一家汽车零部件工厂已暂停生产。与此同时,博世在上海和江苏太仓的汽车零部件工厂也采用了闭环运营模式,以维持生产。


由于汽车产品对于质量稳定性和安全性的高要求,汽车厂家切换新供应商的周期通常在1年以上,需要进行严格的认证和不同的试验测试。这也意味着当上游零部件供应商停产时,处于下游的汽车公司大多只能束手无策。


“就算四级、五级供应商可以很快找到未受到影响的替代者,但是为整车厂提供零部件总成的一级供应商就不是那么容易被替代了。很不巧的是,上海、长春等地又集中了相当一部分一级供应商。”黄建告诉记者,比如此轮疫情中,一汽大众非长春的生产基地也大面积停产减产,因为一些零件总成的工厂位于长春。


一家自主车企战略规划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绝大部分车企、零部件企业都讲究精益生产,工厂并不会储备过多的备件。如今上海全域静止已有将近半个月,即便之前抢运了零部件的企业只怕现在也是捉襟见肘,或者只能维持在一个较低的生产节奏。


4月初,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曾表示,受长春和河北疫情影响,3月中旬蔚来有些零部件就断供了,靠着一些零部件库存勉强维持。最近又碰上上海和江苏等地疫情,很多合作伙伴供不了货,只能暂停生产。


4月14日,长城汽车坦克品牌发布信息称,因上海、江苏、吉林等多地疫情,坦克300车型共涉及8家供应商伙伴停工、停运,受此影响坦克300车型于4月14日起暂停生产。在此之前,长城汽车相关负责人刚刚于4月11日表示,受上海、江苏等地疫情影响,其多家供应商出现停工、停运状况,导致工厂零部件储备量持续下降。


数日前,乘联会发布了国内乘用车3月产销数据。从同环比变化来看,疫情对3月份国内车企生产经营似乎不大,全行业整体产量同比下滑0.3%,环比增长了22%。


对此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去年一季度因缺芯问题造成汽车产量基数较低,所以从总体数据上看今年一季度生产表现较好,但实际上车企的生产压力是巨大的。


记者获得的一份全国主要汽车公司产量数据显示,奔驰、宝马、奥迪等豪华车3月份产量锐减30%,一汽大众3月份产量下滑45.8%,一汽轿车产量下滑59%,上汽通用产量下滑30%。


4月14日,中汽协组织国内主要车企进行生产经营情况的调研。会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


一位参会代表告诉记者,由于各家公司零部件库存和供应商数量的区别,目前没有全行业减产的整体数字,但可以肯定的是,“不用等到5月份,4月份整车产量就会出现断崖式下跌,只看是‘小崖’还是‘大崖’。”


「推荐阅读」


普通工程师工作2年,50万年薪!算法要100万!谁是自动驾驶抢人大战幕后推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