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吴晓波力挺任泽平:为民营经济正名,要不惜脏了自己的手,把大粪捡起来扔出去

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特朗普被关在“制度的笼子”里

2017-02-22 赵鹏和朋友们

文|应学俊



我们现在高兴地听到官媒和领导人常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我们一直在搜寻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有人说,不用找啊,中国那些手握权力的落马贪官不正是在制度的笼子里吗?此说差矣,那些关在“笼子”里的不是权力,而应叫“罪犯”,这与任何国家并没什么两样。


现在有了一个鲜活的例子:不是“罪犯”而是“权力”真的被关在制度笼子里了——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权力正被“制度”牢牢管住,他正在笼子里困兽犹斗般地挣扎着——作为总统以“反恐”为理由颁布的禁止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的“禁穆令”被美联邦法官裁决暂停执行,根据此裁决,美国国土安全部已正式执行全面暂停实施入境限制令。至少到笔者此文发布时,特朗普的总统令已成废纸,日后会不会打官司到美国最高法院而胜诉,目前尚不得而知。


以“反恐”为理由的“禁穆令”何错之有?为何遭致世界多国的反对?为何曾遭受“9·11”恐怖袭击的美国国内也大规模反对?其实道理很简单:特朗普错在“一刀切”。


任何一个主权国家当然都有十足的理由与立场来管控自己的国门,决定什么人可以或不可以进入自己的国度,签证官与海关工作人员做的正是这样的工作。如果觉得放行的尺度太宽,当然可以提高发放签证的门槛;如果觉得某个时期某个地区出现危险分子的机会比较大,当然也可以实施更加严格的标准,甚至增加特定的审查项目,这都是非常正当而无可厚非的。但是,一旦这些严格审核不是基于个案的,却是像特朗普现在这样针对特定国籍、特定宗教来搞全盘禁令的,那就是十足的、定义上的歧视性政策了。种族和宗教歧视,这已为现代普世价值所摒弃。这就是特朗普“禁穆令”受到全球和本土广泛反对的原因。


在经济全球化、信息化时代,拿着工作签证在美国工作生活10年20年来自上述国家的人很多,更何况还有人已手持依法获得的绿卡,他们在自己获得某种发展和利益的同时,无疑也为美国的发展做出贡献。可以说没有海纳百川地移民,就没有今日之美国,君不见,来自硅谷的许多高管都已经公开谴责了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禁穆令”,因为该禁令已经影响到公司、企业的运转,上述7个国家中有不少正在硅谷担任着各种工作项目甚至高管。现在,上述7个国家的某些人若在1月27号以前离开美国出差,并买好机票打算在1月27号以后回到在美国家中的,却突然发现竟不能回家了,不能回到朋友同事身边了——笔者以为,这实在无法说是合理的或可以理解的。这个禁令如果被执行,虽然只是“暂时”持续90天,但在90天以后会不会延期呢?目前的7个穆斯林国家的名单会不会进一步扩大呢?这只有特朗普自己知道。


反对“禁穆令”的美国代理司法部长被特朗普开除了。现在“禁穆令”果然被法律叫停,特朗普很生气,他领导下的美国司法部上诉要求推翻美联邦法官暂停实施“禁穆令”的裁决。可就在昨天(2月5日),“上诉法院驳回了这一上诉请求,要求双方补充详细的证据材料”。当然,即便上诉法院最终裁决“维持原判”,特朗普还是有讲理的地方的,他最后的途径是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求得最终裁决。


据报道,特朗普提名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尼尔·戈萨奇是倾向于保守主义而非自由主义的,倘若这一提名获的国会通过,据说会有利于特朗普。在美国,终生任职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虽然须由总统提名,但这并不代表被提名并被通过任职者就一定会成为“总统的人”,毕竟他必须忠实于美国《宪法》文本——更何况,特朗普的提名还需要国会审议并经过投票通过才算数。据报道,特朗普就任总统后提名的许多官员目前还在国会审议之中。美国总统是有实权的,特朗普上台后签署了不少政令,包括美国推出TPP。但总统并没有决定一切“领导一切”的无边权力,他可以提名大法官人选,但仍须国会审核投票通过,他更不能“领导”和干预法院,他的权力必须在《宪法》、法律以及独立的司法管辖下行使,而他们的国会更不是“橡皮图章”。这就是“依法治国”。


社会生活是复杂的,政治更复杂。不论在哪个国家,绝对正确、绝对公正都是很难做到的,但使国家治理尽最大可能接近公正、合理,永远应当是一个国家努力的方向。权力制衡使这一目标更容易实现。人类社会已进化到“政治现代化”,像早期不成熟的民主政治那样让希特勒投机上台继而大搞独裁法西斯专制这样的事,发生的几率越来越低了——特朗普“禁穆令”的遭遇就是一例——不论他最后是输还是赢。这使笔者想起了一个世纪前中国的孙中山,他把他推崇的“Xian_政、宪法”称为“五权《宪法》”,他把“弹劾权”视为民主的“杀手锏”,这是不错的。可不是吗?韩国朴槿惠正在遭遇“弹劾”,美国历史上也曾有3位总统遭遇“弹劾”站到了被告席上,而尼克松在得知参众两院都必将以超过2/3的多数通过弹劾决议时,不得不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职……


在别的国家不敢说,而在美国,不论哪位总统,如果不严守《宪法》和法律而一意孤行,恐怕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总统并没有无边的权力。


什么叫真正的依法治国?什么叫“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特朗普的“禁穆令”风波无疑为我们提供了鲜活的案例——不论特朗普最后是输还是赢。


美国的确是一个力图把权力关进笼子的国家,在这里最有可能出现官不聊生,而非民不聊生的场面。


“依法治国”的制度之笼限制了特朗普、朴槿惠等手握权杖者滥用权力,世界上还有多少手握权杖者至今没有站到笼子里而高居于“笼子”顶端呢?那里的人民生活得怎样呢?


感谢您的阅读,如果您觉得我发布的文章不错,可随意打赏,也算是对我的一种支持和鼓励吧,谢谢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