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张文宏:全球疫情结束之日,便是危险降临我国之时

又有金融圈狗血八卦!工行女员工劈腿被老公当场抓包…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一个老实人的世态炎凉

2017-10-13 小说资讯 小说资讯



1
第一章 地产公司小员工

 夏明琪长得足够漂亮,有着一张标准的鸭蛋脸,肤色晶莹如玉,面部轮廓线条如同刀削般鲜明,嘴唇小巧如菱角般红润,乌黑而柔软的秀发随意披散着,弯弯的柳眉的一双媚眼时常顾盼生姿。

 她今天穿着一件修身浅灰色小西服,下面是配套短裙,腿上套着光滑的黑色裤袜。西服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领子是白的,所以她是白领,或者说OL。

 夏明琪扭着纤纤柳腰走进休息室,双手伸进裙摆下摆弄了几下,然后把短裙缓缓褪了下来,身下只剩裤袜和隐隐可见的红色丁字裤,弹性十足的臀瓣随之颤悠了几下。

 刚才几个女同事打闹,不小心弄了夏明琪一身水,看起来这是要换衣服。

 苍浩躲在柜子后面,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过去只觉得夏明琪长得漂亮,没想到身材也这么有料,远远看着,实在娇美诱人。

 遗憾的是,夏明琪没给苍浩太多YY的空间,另取出一套衣服换上,马上就出去了。

 苍浩很是失望,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悠然吐了一个烟圈。

 其实苍浩不是有意偷看,只是想过一下烟瘾,可公司上下到处装着烟雾报警装置,只有休息室这里没有。

 熟料苍浩前脚刚进门,后脚夏明琪就来了,而苍浩在更衣柜后面,夏明琪根本没看见。

 休息室其实是闲置房间,也叫更衣室,根本不分男女,所以没人真在这里换衣服,熟料这一次夏明琪竟然物尽其用了。

 可以说苍浩太幸运了,夏明琪作为女秘书直接对公司高管负责,普通职员很少有机会接近,遑论更近距离接触。

 事实上,公司有很多这样的OL,每天都要面对一群这样的美女,却又不能一亲芳泽,这滋味很不好受。

 所以,公司普通男职员,或者说雄性屌丝,只有趁着别人不注意,打开深藏在电脑操作系统目录下的摇杆驱动程序,看着里面爱情动作片撸一发,当然苍浩也是这撸管屌丝大军中的一员。

 过足了烟瘾,苍浩刚回办公室,人力资源主管张培顺走了过来,很不耐烦的质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卫生间。”

 “你今天是不是又迟到了?”没等苍浩回答,张培顺不耐烦的道:“苍浩,你来公司上班三个月,有一个半月在迟到。不是身上哪个地方病了,就是另一个地方得病了,我说苍浩你得了这么多病还坚持活着挺不容易啊!”

 苍浩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请叫我坚强哥!”

 “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公司改制已经完成,新总裁明天走马上任,到时公司肯定要整顿纪律。”冷冷一笑,张培顺挖苦道:“就凭你这种工作作风,开路走人的几率很大。我看你现在就可以上前程无忧找新工作了,不过你不是无忧,而是很忧,也不知哪家钱多了没地方花的公司才会大发善心收留你。”

 张培顺正在训斥苍浩,人力资源部的杨倩倩过来了,张培顺那张黄浦江死猪一般的脸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倩倩你怎么过来了?”

 “市场部这边有些工作要交接。”杨倩倩冲着张培顺微微笑了笑,问苍浩道:“你是不是又迟到了?”

 说起来,杨倩倩是张培顺的部下,但张培顺见到杨倩倩却像见到了亲妈,说起话来态度无比恭敬虔敬:“他迟到是正常,不迟到才见鬼了。”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苍浩忧愁地叹了一口气,打开电浏览招聘网站准备找新工作。过了许久,苍浩也没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位,最后只得痛下决心:“爱咋咋地。”

 这段时间以来,公司的气氛很微妙,到了第二天更是有些紧张。

 这一次,苍浩没敢迟到,早早来到公司,迎面碰见夏明琪。

 夏明琪又换了一套衣服,是蓝黄彩条相间的连衣裙,身上散发着香奈儿五号香水的味道,比起昨天又是另外一番韵味。

 不只是夏明琪一个人,这些日子所有女员工都在身上下了番功夫,闲着没事就把一堆瓶瓶罐罐里的东西往脸上糊,一套ISO标准流程下来,从头发丝到脚指甲都是完美的。

 而且她们还结伴出去健身,晨跑瑜伽普拉提一样不落,当然是为了塑造完美身材。没办法,很少有哪个女人的好乳长腿小蛮腰是天上掉下来的,若非一番寒彻骨,怎得丰胸扑鼻香。

 如果说,脸蛋好看相当于出厂证明,那么身材好相当于高端认证,只有脸蛋没有身材只会让男人看一看,既有脸蛋又有身材才会让男人想要啪一啪。

 有了脸蛋和身材,还要有高端的生活品味,这才是女神的标志。

 于是女员工们又开始喝下午茶,各种小点心细嚼慢咽,不是讨论大吉岭红茶和阿萨姆红茶那个口感更好,就是谈论海外代购的化妆品效果如何。

 偶尔的,她们还会怅然回忆自己在不列颠留学的岁月,当然,这两年广厦的雾霾越来越严重,已经很有伦敦的感觉了。

 苍浩喝着过了期的袋装立顿红茶,听着女神们聊这些,更感到自己屌丝。

 只是,苍浩明确知道有两个女员工是不知名野鸡大学毕业的,还有两个女员工来自夹皮沟农业技术学院,专业不是观察棉花的生长规律就是研究棉花如何高产,反正跟棉花有关,也不知什么时候夹皮沟竟变成了英国领土。

 毫无疑问,她们做这一切是为了讨好新老板,遗憾的是算盘落空了,新总裁竟是个女的。

 “你准备一下,这几天新总裁要找所有员工谈话,今天是咱们市场部和人力资源部。” 夏明琪撇了撇嘴,说起话带着一股浓浓的酸味:“美女啊,实在是美女,咱们这个新老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女!”

 苍浩的目光拼命往夏明琪胸前深深的沟壑里面钻:“不会是个事业有成却一直未婚的老女人吧?”

 “事业有成是真的,不过不是老女人,而是青春靓丽。”夏明琪没注意到苍浩的目光,悠然叹了一口气,神情怅然若失。毫无疑问,只有美女之间是赤果果的仇恨,哪怕是上下级。

 苍浩耸耸肩,随口问了一句:“她叫什么?”

 “曹雅茹。”

 “曹……雅茹?”苍浩登时愣在那里,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名字,曾经伴随自己一起长大,却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了。

 过去几年,苍浩在外面的世界闯荡,仿佛燃尽了灵魂,只有想到这个名字时才会有一些温暖。

 回到广厦之后,苍浩一直想去找到她,可又怕见到她,因为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面对岁月带给两个人不同的改变。

 而且多年音信隔绝,早已芳踪杳杳,寄雁传书谢不能。

 “不会这么巧,在这里遇到她吧……”苍浩讷讷的摇了摇头:“也许是重名……对,一定是重名。”

 

2
第二章 总在裁人才叫总裁

 苍浩满怀心事去了总裁办公室,员工们全都等在外面,一个个窃窃私语,气氛空前压抑,每个小帮派都在交流着各种小道消息。

 所有这些消息的焦点都集中在新总裁身上,有的人认为新领导的到来给自己带来了新的机会,还有人则担心自己的既得利益会受到影响。

 至于苍浩则是非常矛盾,既希望新总裁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人,却又有些期待这正是一场多年后在自己几乎燃尽灵魂之后的重逢。

 也就在这个时候,夏明琪突然来告知苍浩:“今天谈话没有你,你可以回去了。”

 苍浩一愣:“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夏明琪说着话,无意间抖了抖酥胸:“反正总裁这么交代的,特意点名你不用去了。”

 大家普遍认为,新总裁上任后肯定要裁一批人,总在裁人才叫总裁。

 而整个市场部都要谈话,却唯独没有苍浩,看来新总裁是连谈话的兴趣都没有,很可能苍浩是直接就要被裁掉,此时同事们看着苍浩的目光如同参加遗体告别仪式。

 说起来,苍浩来公司的这段时间内,表现只能算作平平,虽然不算好,可也不算太差。至少苍浩还上班,公司里有些人干脆尸位素餐,员工们都知道公司有这些人的存在,可谁也没见过,这也就是所谓吃空饷。

 关键在于,这些人都是有背景的,而苍浩只有背影。

 公司过去是国企,重要岗位上的员工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即便普通员工到了公司后也往往混进某个小圈子得到庇护。

 相比之下,苍浩只是孤家寡人,当然也只有被剐的份。

 就在同一时间,总裁办公室里,新总裁曹雅茹正端坐在红木办公桌后。

 接下来谈话的是张培顺,此君刚一进门,就立即恭维道:“总裁今天真漂亮。”

 张培顺虽然善于拍马屁,这番话却是发自内心的,他觉得只能用“惊艳”这两个字形容曹雅茹。

 只见一头乌黑浓密的青丝盘在头上,一张瓜子脸经过精心修饰,胸前虽然不是澎湃,却形状极佳。

 她穿着一件露肩黑色连衣裙,柔嫩纤细的双腿套着肉色长筒丝袜,脚上是一双高跟黑皮靴,多多少少带着一点女王范儿。

 曹雅茹看了一眼张培顺,笑了笑:“你昨天见过我吗?好像你今天是第一次见吧!”

 “我……是想说,总裁你比传说的更漂亮。”

 “工作时间还是把恭维的话省了吧。”曹雅茹对张培顺的马屁无动于衷,直接发问:“你作为人力资源主管,应该掌握所有员工的情况,市场部苍浩的工作怎么样?”

 “不怎么样。”张培顺忘记了思考一下,为什么曹雅茹不过问那些高管,却直接打听一个普通职员。他张嘴就道:“这个人一天到晚坐那发呆,还经常上班迟到,我怀疑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智商有问题还招进公司?”曹雅茹打断了张培顺的话,又问:“还有其他什么吗?”

 张培顺听到这话,打算给苍浩多编排些毛病,不过一时还真想不出。

 苍浩只是公司里的小人物,平常话不多,从不介入派系争斗,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很平淡。加之市场部过去没什么工作可做,又无从知道苍浩工作能力如何。

 如果不是属下杨倩倩似乎有点喜欢苍浩,而杨倩倩又是张培顺内定的下一个潜规则目标,张培顺也不至于一天到晚找苍浩的麻烦。

 张培顺在那努力思索着,曹雅茹不耐烦的问了一句:“想到什么了吗?”

 张培顺斩钉截铁的道:“反正我觉得他人品有问题。”

 人品问题可是一个翻天印,随便就能丢出来打翻别人,不需要任何证据。

 只不过,但凡轻易指责别人有人品问题的人,自身就是问题一大堆。比如某高僧,天天给大家讲色即是空的道理,转身就偷偷去给失足妇女开光了。

 曹雅茹冷冷一笑:“是吗。”

 张培顺很小心地问道:“总裁为什么不亲自找他谈话?”

 “我不需要向你解释我的工作。”曹雅茹看了一眼张培顺,直觉上就有点厌恶这个人,也懒得多问什么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转过天,公司果然发出了一批解雇通知,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其中竟然没有苍浩。

 公司因而产生了各种八卦,甚至有人认为苍浩被潜规则了。

 至于苍浩,始终没见到这位新总裁,因为她总是很早上班,很早就下班,一直都在办公室处理文件,连午餐都在办公室解决。

 这让苍浩更加忐忑,甚至一度想主动去拜访一下,免得被未知的答案郁结于心。

 无论如何,在曹雅茹的整顿之下,只用了几天时间,公司风气焕然一新,还拿下了北郊棚户区改造项目。

 虽然公司过去人浮于事,但人才、经验、设备和各方面资源还是具备的,项目马上动工。

 早晨苍浩刚上班,直属上司刘亚南就吩咐苍浩:“你去北郊一趟,那边需要人手,项目部的陈莉已经赶过去了。”

 陈莉长得很漂亮,年纪轻轻却能坐到项目部副经理的位子,算得上白富美了。

 据说,每一个成功女人的身后都有一群成功的男人,不过没人知道陈莉到底是不是依靠男人上位的。

 苍浩对她最深的印象是,有着丰润饱满的臀部,走起路来两瓣硕大的臀肉扭来扭去,搞得苍浩总想拿皮带抽两下。

 跟苍浩同行还有两个同事,公司专门派了一辆面包车,在路上的时候,司机小王一个劲摇头:“咱们这位新总裁,怎么不干别的工程,去改造北郊棚户区呢!”

 苍浩很奇怪的问了一句:“那又怎么了?”

 “北郊棚户区虽然紧邻市中心,但民风可不一样,那地方全是坐地户,过去是穷乡僻壤,大把的刁民。”小王摇了摇头:“原来有两个开发公司想接下这个工程,结果都被当地帮派打跑了!”

 一个叫周大宇的同事点点头:“没错,你看新闻,总是某些地方百姓又被强拆了。那地方正好相反,百姓把强拆的人打得满地打滚,民风那是相当彪悍了。”

 正应了小王和周大宇的话,刚到北郊,很快就出事了。

 陈莉先去处理了些其他工作,然后才去的北郊,苍浩和两个同事赶到工地的时候刚好遇到她。

 她坐着一辆考斯特,专车专用司机,几个屌丝一个劲摇头:“你看人家这副经理当的,咱们啥时候能混到这个地步!”

 周大宇嘿嘿一笑:“兄弟们,如今机会来了,谁要是能推倒美女总裁,谁这一辈子可就妥妥的了!”

 话虽然很诱人,但周大宇说出口之后,车子里却一阵沉默。

 现在形势太微妙,谁也不敢肯定车子里的这些话,是不是会被人汇报到曹雅茹那里。

 周大宇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兀自在那道:“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哎,等等,好像出事了……”周大宇说着,往前一指。

 陈莉的车子停下来之后,从不远处如同闪电般冲过来一个人影,速度几乎超越刘翔,而且还是受伤之前的刘翔。

 等到这位刘翔2.0加强版冲到陈莉车前,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

 只见老太太往考斯特前一躺,立即“哎呀呀”的惨叫起来。

 陈莉下了车,来到老太太身前,很无奈的问道:“大娘,你怎么了?”

 “你撞到我了!”老太太一把揪住陈莉的衣领,喊道:“你怎么开车的,有钱了不起啊,你就这么欺负老百姓,还让老百姓活不活了?”

 

3
第三章 有钱就是牛

  陈莉有点恼火的道:“大娘,我们没撞到你,是你自己躺下来的!”

 “就是你撞的,大家都看到了!”老太太扯着破锣嗓子不住的喊:“来人啊,有钱人欺负人了,没有老百姓的活路了!”

 几个围观群众凑了上来,啧啧摇头:“你说你这个女孩长这么漂亮,怎么还这么欺负人呢?”

 陈莉质问:“你们看到什么了?是我撞的她吗?”

 一个围观群众斩钉截铁的道:“我们看到了,就是你撞的,我要是撒谎就全家遭雷劈!”

 事实上,几个围观群众什么都没看到,只是作为老太太的乡亲已经预设了立场。

 陈莉当然明白这个道理,颇为气愤的道:“我要起诉你们敲诈!”

 “我还要告你呢!”老太太用力撕扯着,陈莉穿的是一件修身型衬衫,衣领很快就被扯开,露出了里面深深的沟壑和淡蓝色的胸罩。

 苍浩和几个同事正要赶过去,看到这一幕登时愣住了,周大宇讷讷说了一句:“陈经理竟然……穿着胸罩……”

 在男屌丝们看来,女白领个个带着一股骚劲,尤其陈莉这样的白富美,似乎真空上阵才符合作风。

 围观群众越聚越多,陈莉见状,态度不得不软了下来:“你想怎么样?”

 “五万!”老太太立即道:“赔我五万块钱,事情就算了!”

 苍浩信步走了过去:“五万太少了!”

 老太太把眼睛一瞪:“你是谁?”

 “我是她同事。”苍浩指了指陈莉,又告诉老太太:“把你撞成这样,赔五万实在太少!”

 “你有病啊!”陈莉听到这话火了,如果不是被老太太抓着衣领,只怕就要站起身来给苍浩两记耳光:“苍浩,这里没你什么事,马上一边去!”

 苍浩淡淡的道:“我在帮你解决问题!”

 “有你这么解决的吗?”陈莉越说越气:“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回头把辞职报告交上来吧!”

 “我不跟你说话!”老太太不再理会陈莉,眼珠转了转,试探着问苍浩道:“你说少?那要赔我多少?”

 苍浩没理会老太太,也没回应陈莉,而是拿出手机装作打了一个电话:“爸,马上给我账户打五十万过来……也没啥事,我就是打算压死个老太太!”

 听到苍浩这话,老太太一个高从地上跳起来,简直就是超人布勃卡2.0加强版。

 只是布勃卡玩的是撑杆跳,老太太手头没有杆,这让苍浩担心会摸自己下面那根杆,赶忙退后两步。

 “算你狠,有钱就是牛B!”老太太擦了一下脸,气呼呼的道:“你们给我等着!”

 丢下这句话,老太太一溜烟不见人影了。

 陈莉看了一眼苍浩,有点尴尬的道:“这……谢谢你了。”

 “没事。”苍浩耸耸肩膀:“我建议你躲远点,免得等会溅一身血。”

 陈莉愣住了:“什么意思?”

 苍浩指了指不远处,陈莉这才发现,只一转眼的功夫,老太太竟然马上去而复返,还带着五六个精壮的小伙子。

 “他们!就是他们!”老太太一指苍浩和陈莉:“就是他们撞了我!”

 “喂,你们讲不讲道理……”周大宇刚走上前,就被为首又黑又壮的小伙子一拳打在脸上,周大宇的身体登时向后飞起。

 他正在做自由落体运动,突然却被人牢牢的接住了,原来正撞在苍浩的怀里。

 苍浩把周大宇扶稳了,周大宇张嘴吐出两颗牙:“打……打人了……”

 陈莉颤抖着手拿出了手机:“我马上报警!”

 “就是你吧?”那个黑壮的小伙子走到苍浩面前,抬手指着苍浩的鼻子:“你特么挺牛B啊,撞死个人赔五十万,是你说的吧?”

 苍浩急忙摇摇头:“不是我说的!”

 “那是谁?”

 “她。”苍浩一指陈莉。

 陈莉愣住了:“苍浩你……你有病啊!”

 “妹子,长挺漂亮啊……”黑壮的小伙子打量着陈莉,尤其在半露的胸脯那里多看了两眼:“你把我奶奶给撞了,你说这事该怎么办!要么赔五万块钱,要么……”

 陈莉下意识问了一句:“怎么样?”

 黑壮的小伙子哈哈大笑起来:“让我艹一下!”

 陈莉气得满脸通红,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听对方又道:“我姓罗,外号罗霸道,道上的兄弟给面子叫声道哥。”

 “你确实挺霸道。”陈莉底气不足的道:“我警告你,我要报警了!”

 罗霸道一脸淫笑,又要说点什么,从旁边跑过来一个胖大娘们,冲着罗霸道就是一拳:“艹你妈,你个不要脸的,阿婆让人撞了,你特么还有闲心泡妞,你特么一天不发马蚤会死啊?!”

 “你干什么!”罗霸道指着那个娘们的鼻子呵斥道:“有话回家说,别特么在这跟我闹,别说我回去整死你!”

 这个胖娘们显然是罗霸道的老婆,气呼呼的道:“你特么总说整死我,回家之后从来不整我!”

 “那个……道哥,Dog啊……”苍浩打断了两口子的争吵,很正经的道:“你要是不把嫂子整死,嫂子也得憋死!”

 罗霸道转而又指起了苍浩的鼻子:“小子你是不是以为没你的事了?”

 “现在说的就是我的事……苍浩咳嗽两声,很小心的道:“钱呢,我们是可以赔的,不过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

 罗霸道气呼呼的问:“那你说怎么办?”

 “我开张支票给你吧,你只要拿着去银行,立马能兑现!”

 “真的?你没忽悠我?”罗霸道观察着苍浩的神色:“我告诉你,我这么多兄弟在这,你要是敢跟我们耍心眼,别说把你剁吧碎了回去喂藏獒!”

 “不会,不会,我怎么敢呢?!”苍浩笑呵呵的拿出一张纸,刷刷的在上面写了点什么,然后递给了罗霸道:“你去银行吧!”

 罗霸道接过来一看,见一张白纸上写着两个字“抢劫”。

 罗霸道拿着支票的手在颤抖:“你……耍我是不是?”

 苍浩颇有点惊讶:“原来你不傻呀!”

 “你找死……”罗霸道正要招呼兄弟们上来围殴苍浩,话还没说完,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道怎么飞了起来,随后撞在一棵树上。

 “我艹……”罗霸道下意识的就想问候苍浩的母亲,还刚说了一半,突然感到一阵别闷,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苍浩很轻松的就把罗霸道扔了出去,拍了一下手,问道:“还有谁?”

 罗霸道的手下暴怒,一起向苍浩冲了过来:“艹!削他!”

 苍浩抬拳向冲在最前面一个人的面门捣了过去,这一拳直接宣告两颗门牙光荣下岗,和着鲜血落到肚子里。

 没等这个人回过气来,苍浩抬脚向小腹踹去,这个人惨叫一声,捂着小腹跪在地上,苍浩又是一记鞭腿抽在肩膀上,这个人躺到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第二个人冲上来,挥舞一根球棒向苍浩脑袋横扫过来,苍浩仰头躲过去,球棒几乎紧贴着苍浩的鼻尖掠过。

 与此同时,苍浩一脚射出,正中对方胸口,只见对方整个人体飞了起来,落到了五米开外。

 第三个人更惨,刚来到近前,苍浩右腿高高抬起,旋即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一下似乎有千钧之重,他差一点跪倒在地。

 再看苍浩没有收招,而是直接把腿一蜷,用腿窝勾住对方的脖颈,再往下一用力,直接把对方勾倒在地。

 紧接着,苍浩另一条腿飞起一脚,踢在面门上,对方头一歪就昏了过去。

 不多时功夫,罗霸道的几个手下再没有还能站着的,伴随着一地的血迹横七竖八的躺着。

 罗霸道的老婆站在原地,双腿一个劲的打颤,想跑却迈不动步。

 

4
第四章 你一定更有前途

 苍浩的这一番身手,不仅震慑了罗霸道一伙,一干同事也大吃一惊。

 大家万万没有想到,平常木讷少言的苍浩竟然出手如此狠辣,此时此刻的苍浩根本变了一个人,或者说根本不是人,像是来自丛林深处的饥饿猛兽。

 “这……那个……”陈莉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可也不知道是应该称赞苍浩,还是提醒苍浩别搞出人命。

 罗霸道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苍浩立即大步走过去,单手扼住了罗霸道的喉咙。

 任凭罗霸道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开,同时苍浩的手腕渐渐发力,就像老虎钳一般几乎掐断罗霸道的脖子:“你觉得手下很多是吗,我可以告诉你,剁吧剁吧不够我炒盘菜的。”

 罗霸道感到一阵阵窒息,很快就翻起了白眼,嘴角不住的往下流着白沫。

 从一开始,罗霸道就没把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苍浩放在眼里,然而也就是这不多时的功夫,他发现自己彻头彻尾的错了。

 苍浩的身手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跟寻常的混子不一样,每一招都以夺人性命为目的。

 而且苍浩的目光是那样凶狠,几乎不带有一丝感情,可以说,这不是人类应该有的目光。

 罗霸道相信苍浩手下留情了,否则自己这时已经追随先祖而去了,虽然他根本说不清楚自己的先祖到底是谁。

 眼看罗霸道要咽气,陈莉鼓足勇气冲过来,劝苍浩道:“差不多就行了……够了……”

 苍浩没有出声,只是继续发力。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住手!”

 伴随着话语声,一个曼妙的身影冲到苍浩面前,一记鞭腿劈向苍浩头顶。

 来的是一个美女,且不说长相如何,这身材足够火爆,前凸后翘。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上身是一件T恤,下面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

 单说她能把腿抬得这样高,苍浩就知道,这妞练过。

 苍浩不得不放开罗霸道,躲过了这一记鞭腿,跟着顺手一抄,就握住了女孩的玉足。

 这玉足秀气玲珑,套着黑色休闲高跟鞋,穿着透明短丝袜,踝骨那还晃荡着一根精致的脚链。

 女孩的腿几乎呈一百八十度,左腿踩在地上,右腿被苍浩抓着,这个样子兼具了力量与美感。

 苍浩有点希望她的牛仔裤经不住考验,从两条裤筒汇合处那里咔嚓一下撕开。

 女孩怒道:“你放开!”

 苍浩从刚才的暴怒中恢复过来,就像一直以来那样,面无表情的问道:“为什么放开?”

 “你……总之你放开!”

 苍浩指了指半死不活的罗霸道:“你和他一伙的?”

 “你和他才是一伙的!”女孩怒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警告你马上放开我,否则后果很严重!”

 “难道你爸是李刚?这又不是车祸,拼爹有什么用?”苍浩不以为意的道:“你想见义勇为也得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苍浩说着,索性打掉了女孩的高跟鞋,只见脚趾甲寇丹浓艳,端的是性感无比,让人很想在上面亲一口。

 在一刹那间,苍浩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恋足了。

 如果苍浩不这么做,似乎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可看到苍浩对着自己的脚丫YY,这位侠女被彻底激怒了。

 她左腿用力一蹬,整个人跳了起来,旋即左脚直射苍浩小腹。

 苍浩松开侠女的右脚脚踝,转而抄向左脚,结果侠女的左脚又落到苍浩掌中。

 紧接着,苍浩双手把侠女的左脚一转,侠女的整个身体跟着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跟着失去重心,重重摔在地上。

 如果苍浩这个时候从上去再补一脚,就可以宣告战斗结束了。

 不过对方毕竟是个女孩,再加上这年头敢于见义勇为的人实在太少,苍浩觉得应该传播点正能量,于是就没下狠手。

 然而女侠却没放过苍浩,躺在地上用双腿夹住苍浩的脚踝,跟着一翻身,就把苍浩卷倒在地。

 接下来的场面让大家目瞪口呆,只见苍浩跟女侠在地上滚来滚去,互相用四肢纠缠住对方,摆出了各种各样的造型。

 以至于周大宇不住的惊叹:“真开眼界啊……”

 没错,所有这些造型只有在爱情动作片中能见到,既然苍浩的功夫已经非常好了,看起来在睡榻之上的功夫应该会更好,结果苍浩在同事们心目中的妖孽指数登时暴增。

 陈莉过去在办公室电脑偷偷下载过几个片子,此时看着真人现场表演,觉得苍浩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或者说苍浩的技术怎么这么好呢,至今没被幺本道和东经热的星探发现实在屈才。

 事实上,只有真正懂行的人才知道,所有街头搏斗在几个回合后都会倒向地面,所以搏击技术中有一个专门类别叫地面技。

 这一类技术有很多流派,不过实质都大同小异,就是以四肢形成杠杆作用打击对方的关节。

 但凡精善地面技的必是高手,而且一定是通过实战才能练出来,绝对不是训练场上能培训的。

 苍浩和这个女侠都是高手,而苍浩显然技高一筹,很快就制住了女侠的咽喉和肘关节。

 此时苍浩只要一用力,轻则让女侠胳膊脱臼,重则会断气。

 苍浩点到为止,放开了女侠,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承让!”

 “你……”女侠挣扎着爬起来,捂着咽喉愤恨不已的看着苍浩:“你会付出代价的!”

 “精通搏击的女孩本来就极少,练过地面技的更是少之又少,可惜了你这一身功夫……”苍浩感慨的长呼了一口气:“如果去拍片一定比苍井空更有前途!”

 女侠脸色一红,随即羞恼的高喊一声:“把他拷上!”

 苍浩愣住了:“你说什么?”

 伴随着话语声,两个中年男人快步走到苍浩身前,还没等苍浩有所反应就掏出了手枪:“跟我们走一趟。”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苍浩只有无奈的举起了双手:“如今流氓都配枪了?”

 “你才是流氓!”女侠来到苍浩身前,掏出一个证件晃了晃,上面印着:“廖家珺,广厦市警局刑事侦查局,三级警司。”

 很快的,苍浩被押回了市警局,直接带进了讯问室,被拷在一张白木椅子上。这张椅子牢牢固定在地上,前方有一个横板,可以把人身活动限定在椅子上。

 “这位女侠,该交代的我都说了……”苍浩看着廖家珺,非常无奈的道:“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廖家珺是刑警,本来跟两个同事出去办案,见苍浩暴打罗霸道,这才出手干涉。

 她坐在桌子后面看着苍浩,冷冷一笑:“所有当事人员,我们都会审问,只要口供对得上,可以证明你没说谎!”

 “我确实没说谎,事情起因就是当地流氓讹诈我们……”

 “你叫苍浩,就职于广厦地产,这家公司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是广厦市的老牌国企……”廖家珺打断了苍浩的话,拿出了警务通,把苍浩的姓名输入进去之后,关于苍浩的全部资料就罗列了出来:“根据我们调查,你就像那家公司其他员工一样,应该是在报纸上看到了招聘广告,然后排了很长时间的人龙,通过面试笔试等等环节得以获聘,再然后就像其他员工一样终日打游戏消磨时间,有点混吃等死的感觉。这主要是因为广厦地产的机制非常陈旧,工作人浮于事,效率低下,根本不适应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即便在前些年地产行业火爆的大背景下也没赚到什么钱,否则就凭你的工作作风早被炒鱿鱼了。无论如何,公司一直处于破产边缘,直到前段时间改制被曹氏企业全资收购……”

 廖家珺说了一大堆看似无关的事情,其实是在证明警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掌握所有信息,警示苍浩不要有任何隐瞒。

 “有一件事情我很奇怪……”廖家珺观察着苍浩的表情,缓缓说道:“你到广厦地产工作三个月,我们也只查到这三个月的记录,之前你的生活是一片空白。没有交通违章、没有在酒店开过房、没有去过任何地方、甚至没有出入境记录……现在的警务系统已经很强大了,我能够查到你的出生证明和小学、中学,可是中间几年时间里,你整个人就是一张白纸,像人间蒸发了又突然冒出来一样。”

 

5
第五章 这位女侠

 苍浩微微一怔,随后深深的笑了笑,没出声。

 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

 “这位女侠……”

 廖家珺不耐烦的纠正道:“请叫我警官!”

 “警官,现在你调查的是打架斗殴,这跟我之前的生活没关系。”

 “如果警方认为有必要,可以调查你之前的经历。”廖家珺用手敲点着桌子,似笑非笑的道:“至少你应该解释一下从什么地方学的专业搏击技术!”

 苍浩张嘴就道:“蓝翔技术专修学院!”

 “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我就把你送拘留所,那里对待新犯人有种名堂叫坐喷气式,你到时可真的就会翔了!”

 “好吧,我……我实话实说,其实我被招去当特种兵了,多年来为国浴血,千里奔袭,惩奸除恶,解苍生于倒悬!”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慷慨激昂的道:“本来这些都是高度机密,但既然你问到了,我只好说出来,希望你保密……”

 “够了!”廖家珺不耐烦打断了苍浩的话,直觉的认定这是一派胡言,旋即却又觉得似乎不是没可能。

 苍浩的身手绝对受过严格训练,但真正执行过特殊使命的军人在复转后都能得到妥善安置,断不至到一家半死不活的企业打工糊口,这不符合廖家珺对部队的了解。除非是这个军人犯过错误,被不光彩的踢出了部队。

 但苍浩本人的样子又实在不像是行伍出身,弓着腰坐在那里,如同一个特大的问号。再看他呆板的表情和乱糟糟的头发,充斥着一股后现代主义的颓废范儿,让廖家珺想起网络红人犀利哥。尤其看到美女时,苍浩的眼睛都是色眯眯的,一副黄军的德性,哪里有特种兵的样子,自|慰队出来的还差不多。

 苍浩发现廖家珺不相信,长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是在吹牛……其实我是一个杀手!”

 “哎呦,冷面杀手啊?”廖家珺更不相信了,下意识轻哼了一声。

 “我的外号全称是……朝鲜冷面杀手,想让我出手,最好配辣白菜!”

 廖家珺不断地深呼吸,才能勉强抑制住任督二脉中涌动的真气,没冲上去就像对待那个猥亵犯一样踢断苍浩的肋骨。

 她从警几年,见过各式各样的罪犯,自认审问犯人还是有一套的,然而苍浩跟所有犯人都不一样。

 既然苍浩有胆子在这里贫嘴,说明她的审讯方式完全失效,其人的心理防线强大到匪夷所思。看似苍浩是不着边际的胡诌八扯,事实上一直在误导她的思路,导致她的逻辑和推理能力已经彻底崩坏。

 更重要的是,苍浩自始至终没透露出半点有价值的信息。

 最后,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话题岔开了:“我觉得,就算广厦地产有工程可做,如果全是你这样的员工肯定也好不了。”

 “没错,是这样,不是所有国企都像两桶油那样赚得盆满钵满。”苍浩叹了一口气,非常无奈的道:“虽然说,我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干却照样拿薪水,总是有点对不起国家的感觉,可是看看那些人民公仆却又心理平衡了。”

 “你说什么?”廖家珺一瞪眼睛,发怒的样子倒是很好看:“我告诉你,我们警局这里是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牲口用,你以为每天只是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

 “我说的是那些,而不是这些。”苍浩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很辛苦,公仆跟公仆也是不一样的,比人跟猴之间的区别都大!”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廖家珺被激怒了,霍然站起,胸前一对大白兔跟着颤悠了几下。

 苍浩这才注意到,廖家珺胸部规模实在惊人,紧紧撑着制服衬衫,以至于风纪扣都没办法扣上。

 廖家珺气喘吁吁地看着苍浩,胸部一起一伏的,好像随时能从衬衫里面挣脱而出。

 苍浩咽了一口唾沫,讷讷的道:“你别生气,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作为人民警察总得有点胸怀……这得36F吧?”

 廖家珺在刑事侦查局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审问犯人能用拳头就不用舌头,也不知让多少犯人吃了苦头。

 说起来,廖家珺是有些背景的,虽然她从不会说她爸是李刚,每一次搞出状况却也都能摆平。

 只不过她仍然受到了影响,按照她的既往立功表现,如今至少应是一杠三花的一级警司,混个中队长职务,实际上只停留在一毛一的水平。

 前几天,她因为打断了一个猥亵幼女嫌疑人的两根肋骨,被局里诫勉谈话,正憋着一肚子气没地方发。

 此时苍浩把她的脾气激起来了,她一脚踢开桌子,冲到苍浩身前抓住衣领:“你信不信我打得你老母都认不出来你?”

 苍浩满不在乎的道:“你信不信我当场死给你看?”

 廖家珺发现自己还真拿苍浩没办法,暂不说这家伙身手如何厉害,他总是能轻松一两句话就把别人噎住,而且还摆出一副任凭你能奈我何的滚刀肉架势。

 这样一来,廖家珺更生气了,挥起一拳向苍浩眼眶打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住手!”

 廖家珺的拳头已经打出一半,硬生生的守住,回头看了一眼:“李局长……你怎么来了?”

 这位李局长是一个矮胖的警察,有点谢顶,穿着白色制式衬衫,说明级别不低。他刚走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本来想呵斥廖家珺几句,不过最后还是留了些面子:“小廖啊,案子已经查清楚了,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曹氏地产的人已经来了,办了保释手续,可以放人了。”

 “李局,这个苍浩身上有些事没查清楚,不能马上放人。”

 “什么事?”

 “我……我说不清楚,反正他身上有事。”

 “你不能根据你的猜测办案。”李局长不耐烦地摆摆手:“赶紧放人吧。”

 廖家珺赌气的道:“就算只是打架斗殴也应该先处理了再说,是不是曹氏地产那边托了什么关系?”

 “你怎么说话呢?”李局长一瞪眼睛,非常恼火的道:“小廖,我警告你注意自己的态度,你这是跟上级说话吗?”

 上下级之间有些僵住了,谁都不肯让步,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警察拿着一小盒药问道:“这是什么?”

 苍浩被带进局里之后,身上所有东西都被搜了出来,这个警察一直在旁边逐个检查,刚刚发现了一个小塑料管,里面装着十几个白色药片。

 塑料管上没有说明,药片上也没有明显标示,廖家珺一把抢了过来,冷笑着问苍浩:“这不会是违禁品吧?”

 苍浩耸耸肩膀:“你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

 “我会的。”廖家珺轻哼一声:“如果发现里面含有违禁成分,苍浩,你麻烦大了!”

 廖家珺马上拿着药片去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这是氯硝西泮,属于处方药,虽不是在药店随便就可以买,不过倒完全合法。

 至于这药是干什么用的,警方的鉴定人员不是医生,也说不清楚。

 “闹够了吧?没问题了吧?”李局长的火气也越来越大,直接给廖家珺丢过去一句:“马上放人!”随后转身离开了。

 廖家珺只得给苍浩打开手铐,却仍不甘心,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事情没完,你给我等着!”

 苍浩取回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拿出一片氯硝西泮,当着廖家珺的面放到嘴里,还带着挑衅的表情嚼了两口,随后做出很享受的样子,几乎像在吸毒一样:“我衷心建议你们改进一下工作作风。”

 “用不着你教我们怎么做事……”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的制服应该量身定做。”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否则你穿得太辛苦了!”

 廖家珺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苍浩的意思,登时羞得面满通红。

 苍浩再不理会廖家珺,大步走了出去。

 其他同事也被带到警局,苍浩和他们会合后简单聊了几句,就各自回家了。

 大家能被放出来多亏了陈莉,她第一时间就联系公司,法务部那边马上派律师过来交涉。

 虽然公司一直以来半死不活,在各方面拥有的资源却不容小觑,自身机制也非常完善,否则也不会被曹氏企业看中收购。

 这件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但廖家珺没有放过苍浩,她直觉认定苍浩背着别的案子,于是进行深入调查,结果还真有了一些发现。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