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苗怀明:经审查,四大名著皆存在严重问题,应予以销毁!

推女郎73期安沛蕾无圣光性感私房写真

金刻羽再撰文深度解析:为什么说我们可能面临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

优秀辩护词 |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最终控方撤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打井摔伤的民工,一口井容不下的身躯与贫穷

2017-02-19 执念成殇 微工荟 微工荟


核心提示

关注坠井少年,多一份关注,多一份希望!捐款转发都是爱心。



一直以来,我的家乡给我的印象都是安逸、温暖、邻里和睦、父辈坚韧的一幅乡村图景。


西海固,位于中国西部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的地带,是黄土丘陵区的西吉、海原、固原、彭阳、同心等七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统称,1972年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我的家乡就是这几个贫困县中的一个—西吉县。

 

(挑水,我们方言担水)


贫穷是写在西海固每个人的骨子里的词汇。但是从小习惯了在此生活,便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幸。相反,因为贫困,因为闭塞,家乡有着浓烈的乡土人情。农忙时谁家干完了农活会帮助其他还没有干完的人家,农闲时家里的大人会时不时的串门浪一浪,捣鼓上一罐浓浓的盖碗茶边喝边聊家长里短。


很小的时候我就是家里的一份劳动力,小时候放羊、割草、打水(深井里往上用榈打或者用绳子提)耕地等等农活啥都能干。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和我同样年龄的孩子都是这么长大的。


捡麦穗孩童,这两年半自动的收割机逐渐代替人力镰刀


我觉得我幸运的是一直坚持读书,读完了大学。而和我一起上过学的小伙伴有的小学还没毕业就辍学,有的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很少有人上过高中,大学能够毕业的更是寥寥无几……虽然贫穷,但是生活的很安稳!

 

直到这次我邻居叔叔家的孩子因为不慎掉入刚打的深井而受伤,我才开始反思这种贫困。这种贫困不应该成为我自豪的原因,它更应该成为我反思社会问题的一个支点。


我的邻居家叔叔(不知何种亲戚关系,反正我管他叫“姑舅爸”)经常会到我们家串门,所以他和我父母关系很好,因为经常走动,我也觉得这位“姑舅爸”很亲切,每次回家时都要见一下这位“姑舅爸”不然心里总会有些遗憾!


我的“姑舅爸”是个憨厚而又正直的农民工,和我的父亲一样,坚韧,能干。他14岁就开始打工,挖过煤、搬过砖、背过沙袋、铺过钢轨,冬天时还和我爸我二舅一起在新疆的芦苇地铲过芦苇。西海固的父辈们干过的苦活累活也许我们这辈人很难想象,更别说去做!他们用他们顽强的意志和高大的身躯扛起了西海固一个个家庭的生存!然而,不幸的是经常从事这种苦活累活,我的“姑舅爸”也累坏了身体,身患风湿、腰间盘突出已经有7个年头有余了。因为患病不能再去从事这些体力劳动了,所以自从“姑舅爸”患病,他们家开始更加的贫困。上有八十几岁的老父母,下有不到15岁的小孩,生活贫困。


前年家里的老人相继离世,为老人“念所”花费了不少。“念所”是我们回族宗教里的一种纪念亡人的方式,不管家里贫富如何,有人逝去,总会竭尽全力去为亡人宰生“念所”。因为生活窘迫,家里懂事的较大的一儿一女双双辍学,开始走上“姑舅爸”挣钱持家的道路。然而,不幸却再一次将魔掌伸向了这户苦难的人家。

 

2017年216日下午,姑舅爸家的大儿子马宝金在打井下井时不慎失足掉进已经打了九丈深的深井。由于井还没有出水,所以严重摔伤,目前在宁夏银川市附属医院进行治疗,家人说目前的病情是下半身瘫痪,腿摔断了,人处于昏迷状态。已经花费了5万元多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的心情非常沉重,苦难的西海固人民因为缺水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我小的时候常常打水,我知道打水的辛苦。那不是用现在的水泵抽水,而是用很古老的方式—人力往上打水或者跑很远去找泉水用水担担回家。除了辛苦不说,深井也经常因为干旱而缺水,所以就有了到各家井里“借水”或者起早到泉里抢水的经历。


2013年乡里开始筹钱建设自来水,铺设了自来水水管,各家都有了自来水。虽说没有安装净化设备的自来水水味苦涩而不能食用,但是洗衣啊浇地啊喂牲口啊等用水开始有了着落。虽然“苦水”牲口也不喜欢喝,喝一点点,但是没办法,井里有水时候就给它们喝井水,井里没水时就只能给它们喝“苦水”了。然而我的“姑舅爸”家却不知因何原因而没有铺设自来水管,因此没有享受到“苦水”带来的便利。所以就有了继续“打井”这事,也有了不幸失足掉井里摔伤这事。


姑舅爸家在我们“庄里”是属于困难家庭,这个家庭本来就很贫困,这突发的事故更是雪上加霜,带给他们更多的苦难。大儿子马金宝才20岁,花儿一样的少年却也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家里的顶梁柱。他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不仅对他自己更是对整个家庭的一个严重的灾难!难道老天要绝人生路吗?

 

在此,我只能向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求助,希望大家可以出一份钱救救这个孩子,帮助这个苦难的农民工家庭度过这个困难。钱多钱少,都是爱心,在此我替他们一家谢谢大家了。感谢大家帮忙转发,让更多的人关注西海固的这一家人!谢谢了!


爱心捐助请大家扫码或者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轻松筹进行捐款


病情详情会在轻松筹进行更新发布,感谢大家的帮助!




广而告之
赶快加入读者qq群:452594920
或添加微信好友:workermedia
以防失联!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