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陈纯:从任正非的访谈看中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每天这样做,腰椎间盘不突出!快来学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国际工殇日,工人团结是最好的工伤预防措施 【工友投稿】

2017-04-28 朝八晚十 微工荟 微工荟


核心提示
4月28日,是国际工殇日。在这个纪念工伤的日子里,大家可以看看一位工友是怎么争取改善工作环境,预防工伤的!



以前我一直都在电子厂里打工,去年找工作的时候,进了一家化工厂。


进厂前几天,工厂都在给我们培训,里面说了不少预防工伤职业病的知识,而且还承诺在岗位上给我们提供口罩,那时候我想:这个工厂还挺正规的。



工友冷漠对待职业安全问题,但工友真的对此漠不关心吗


我的岗位是在一个模具产线上,把用化学液体成型的成品拿出来。由于是化工成品,它们出来的时候总会伴随着一阵臭味。没做多久,我就发现,工厂提供的一次性口罩,根本起不到防护作用。而且这口罩还要几天才能更换一次。


之前在别的厂里,我曾经看见过有工友因为长期接触化学品,不幸患上白血病的。所以我对这些化学品的气味非常担忧。



我找到一个和我聊得来的张哥说:“这里这么难闻,这些口罩都没用啊,能不能跟拉长要求换些别的口罩啊?”


这哥们说:“哪有这样的好事啊?大家都这样了,而且要换口罩的话,厂里又要出一笔钱,他们才不愿意呢。时间做久了,你习惯了之后,就不会觉得难闻了。”


之后我又和其他几位工友聊了一下,大家的回答都差不多。其实大家的回答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打工这么久了,就会知道,谁都想安安稳稳地做事。但很多时候,大家这种对安稳的幻想,都会被老板各种无情的压榨打破。


果然,做了不到一个月,我们产线上就发生了一起事故。


那天,我正在产线上工作。由于还在适应新的工作,而且还在产线的第一道工序上,手忙脚乱的我干得有点头晕脑胀。


突然,我从一个模具上面取出产品后,发现模具上有一些黄色的液体。看到这些液体后,为了方便后面其他工友的工作,我本能地想用手套去擦一下。


这时,就在我旁边的张哥猛地把我拉走,并用手捂着口罩下的鼻子,向其他工友大喊道:“漏油了!”


随着这一声喊,线上的工友都立马撤离了岗位,线长以最快的速度按下了产线的紧急关停按钮。而我则有点莫名其妙地随着张哥以及其他工友,跑去了抽烟区。



在抽烟区里,进厂已经8年的达歌递给了我一支软装黄鹤楼,平常只抽7块钱烟的我立马点着,蹲在地上细细抽了一口。这时候,张哥也抽上了一支黄鹤楼后,隔着一阵烟雾,他眼睛带笑地对我说:“今天你运气好啊,幸好我看到你要去碰那些黄油,把你拉走了。”


张哥这么一说,其他工友也对着我笑了起来。但我还是不明白,于是问道:“刚才怎么回事,那些黄油是什么东西?”


达哥笑着说:“鬼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进厂培训的时候,没有跟你讲看到黄油出来要立马跑吗?”


听到这话,我还来不及仔细回想培训的内容,只比早进厂几个月的华仔说:“讲个毛线,给我们培训的是人资,他们就会让我们注意安全,但他们都讲不出来什么东西不安全。”


听到这话,达哥继续说:“反正以后你们要是见到模具上有黄油,别管其他的,马上跑!”


听到这话,我才大概知道刚才到底有多危险。心里冒汗的我脸上勉强笑着问:“达哥,那些东西要是碰到了会怎么样?”


达哥听到后,吸了一口烟,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收起脸上笑容,说:“在你们进来前几个月,有4个干了几年的老员工,患了职业病,急性什么中毒。据说就是那些被黄油弄的,不过他们都没有向你今天那样想要用手去碰过。”


听到这,好些老员工都戏谑地看着我,一些新员工则立马惊慌了起来,问达哥到底怎么回事。达哥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厂里都不让说这回事,你们别跟那些老大讲我告诉你们了。”


达哥这么一说,大家都沉默了,抽烟区里的烟雾一下子浓厚了起来。隔了一会,张哥把烟灭了,站起来说:“黄油还跑得了,要是漏黑油那就不得了了,之前还死过人。”



听了这话,我并没有被吓到,而是突然发现,虽然厂里都没有明确的标示或培训,但其实大家都一直在关注这些和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防护问题。



不知不觉,我开始团结工友


但大家的这些关注能起到保护自己的作用吗?在漏油后的当天,我看见不少工友都刻意用捂着自己鼻子干活,担心黄油还没有清理干净,但当我去和他们再次提起更换口罩的问题时,大家又表示:“这些东西这么毒,再好的口罩都没有用。防毒面具又太热,没有人愿意戴着干活。而且平常根本不需要戴防毒面具。”


事故发生后没过几天,就到了月底。


也许是受前不久的漏油事故影响,厂里要求我们工人每人都要写生产安全的提议,而且每人要写三份,每份提案要是采纳了有几块钱奖励。



看到工厂的这个措施,我觉得是挺好的,因为终于可以向工厂提出更换口罩的建议了,但其他工友对此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大家说:“这些提议都是为了应付领导的,你的提议如果不花钱的话就没用,但如果花钱的话他们又不会通过。”大家宁愿不要那几块钱,也不想浪费时间来应付领导。


听到工友的这些话后,我突然灵光一现,说:“要不,你们都把提案给我,由我来写,写完后大家签名?我就集中写几个问题,让领导重视起来?提案采纳的钱我再给回大家。”


这次,不少工友同意了。于是,我就拿到了10多份安全提案。


到了下个月,工厂没有再发生事故,但领导还是要求我们写提案。这一次,我收集到了20多份提案。再到下个月,我就收集到30多份提案,线上的工友差不多都找我来帮忙写提案了。就这样,“大家”都提出了各种具有针对性的改善提案。


在我帮工友代写提案的这几个月里,由于“大家”的集中提议,产线上的扫把增多了,一些会产生飞溅物的岗位增配了护目镜,甚至连产线上的消防设施都得到改善、更加明显了。



至于口罩的问题,线长也主动找到我,问我有什么替代方案。在我提出几个在网上看到的口罩款式后,线长也同意我先试用一下,可惜不同的款式都效果不好。


口罩的问题应该怎么办呢?虽然这几个月产线不少地方都有了点小改善,但对我们威胁最大的一点却没有任何进展。再一次收集大家提案的时候,大家都看出了我一直坚持的改善口罩的问题没有更合适的改善方案。


这时候,张哥跟我说:“这个周末,约大家来我家喝酒吧,聊聊提案的事。”


张哥在厂里干了三年了,而且这条产线上各个岗位都干过,工友们对他都很客气。在他的邀请下,线上的工友都参加聚会了。



在周末聚会中,大家居然首先表达了对我的谢意,说这段时间不但多赚了几块钱,而且工作环境变好了。


没想到啊!原来之前我想到的集中提案方法,居然让工友们有了一点的感动。


在聚会中,干得最久的达哥很快就说出了我的“天真”:“再好的口罩,也不可能预防得了那些化学品泄漏。而且口罩越好,反而越不舒服。”


听到达哥的批评,我并没有泄气,因为我看到他是很认真地在跟我讨论,在发表他的想法,我问他:“那应该怎么办呢?”


达哥仔细思考了一阵,才说道:“我觉得应该从那些鬼东西化学品上想,怎么样能够保证不让这些液体漏出来。”


达哥刚说完,一位年轻的工友立马就说:“这个更加不可能啦,这些工序上的改变,比换口罩不知道要多花多少钱。”


张哥听到后说:“多花钱又怎样?上年我们要求在产线上装空调的时候,他们不也反对了?最后还是装上了!不过后来要求的那几个人被工厂搞走了。”后一句话,张哥是笑着对我说的。


张哥说完,我心里还在暗自嘀咕“张哥你看着我是不是意味着我会被搞走啊”,达哥就跟大家说:“我们这里这么多人,要保住一个人,还是可以的!”


这下,我倒是有点哭笑不得了,只能说:“我们就只是要求更好地保护自己而已,怎么说得像要做什么大事一样呢?”


到最后,我们也没有讨论出来到底如何能够在产线可能会漏油的情况下更好地保护自己,但我发现大家已经开始相信,只要大家能够团结一致,肯定是可以争取到更多的保护措施的。我们现在的问题,不是知识不够,因为这些都可以通过网上查,而是团结的力度还不够,我们团结的力量还不足以让工厂在工序做出更加合理调整。但我们相信,只要我们继续团结其他工友,以后不但可以在安全保护上,还可以在其他地方争取到更多的工人权益!




广而告之


赶快加入读者qq群:452594920
或添加微信好友:workermedia
以防失联!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