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沃尔玛女工指责“劳工界大律师” 真相让人吃惊!

2017-08-27 马晓玲 微工荟 微工荟

核心提示

真相不是用来掩盖的,而是用来揭露的!


在沃尔玛工人维权进程,最近因为一位女工的声明引起了沃尔玛工友,以及维权相关人士极其激烈的争论。

 

这位女工名叫王亚芳,关于她在沃尔玛维权的故事,早在2012、2013年间,就被国内外媒体广为传播。

 

 

据媒体报道,王亚芳在2011年遭沃尔玛以“不诚信”为由解聘。当时,亚芳通过司法维权,赢得了非法解雇的赔偿。之后,因为“在王亚芳遭解雇之时,工会为其所受到的"不诚信"指控作出背书”,亚芳对沃尔玛工会做出起诉。

 

亚芳对工会作出起诉的决定,在当时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轰动,甚至连不少国内媒体都作出了正面报道。这起诉讼的结果,以亚芳的败诉告终。

 

但时隔多年之后,亚芳在近日先后通过朋友圈以及语音发出声明,:


 王亚芳通过微信朋友圈发表的声明


 

 王亚芳语音文字版


王亚芳语音详情请复制以下链接打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k5MzAyNTg0OA==.html

 

亚芳的声明,直接说出了段毅律师当年以空头承诺推动她状告工会。由于段毅律师在“劳工界”的江湖地位,这事不单在沃尔玛工友中,甚至在关注工人运动的群体中都引起了极大的争论。

 

在这些争论中,当然有批评段毅律师的;而另一边,则要么是如段毅的铁杆张利亚一样,苍白无力地控诉亚芳造谣,要么是态度暧昧,大打悲情牌:全国愿意为劳工争取权益的律师有多少?段毅律师也不是圣人,犯点错误在所难免。

 



 

段毅律师犯了什么错?


张利亚的控诉太过无力,段毅律师本人也一直在公众平台对此事保持沉默。因此,这事件值得讨论的其实是,段毅律师在这事件中是否犯了错误?这个错误属于什么性质?

 

多次翻译劳工运动书籍的学者刘建洲曾经与秋火针对此事有过辩论,他表示:

 

“工人是被欺骗?只有工人自己欺骗自己。”

 

“有一种承诺,叫善意的、策略性承诺。”

 

“历史的推动有时靠恶的力量。”

 

 

怪不得,刘建洲愿意在精装括号联谊会假民主选举信用破产的情况下,成为唯一留守到最后的监票人(关于这次假民主选举,可阅读《精装括号联谊会告诉你:什么是公开、民主、合法?》)。

 

秋火对使用欺骗性手段牺牲工人利益的行为,已经进行强烈批判,但在刘建洲的诡辩中,实际上还可以尝试更深入讨论:

 

如果亚芳是发自内心地认同需要通过法律方式,揭露沃尔玛工会,为什么段毅律师还需要使用这种所谓的“策略性承诺”来推动她?

 

不管刘建洲的逻辑里存在什么谬误,但在他眼里,为什么需要“恶的力量”?

 

从刘建洲的言论看来,他似乎把工人的遭遇归结到工人自身问题上了。但如果从亚芳个人经历来看的话,事实并非如此。

 

早年的媒体已有报道,亚芳在沃尔玛里,曾经是沃尔玛的工会委员。在她担当工会委员期间,多次为工友争取权益。因此,她也在沃尔玛工会换届的时候,就被沃尔玛单方面通过非民主的违法手段,被撤换下来。

 

从她的这段经历中,如果要说亚芳纯粹是被段毅律师推动,所以才向沃尔玛工会发起维权的话,肯定不符合事实,亚芳自己就深知沃尔玛工会实际上已被资方控制。

 


但她对于维权的方式,也就是通过打官司,引起媒体关注,向沃尔玛施压的方式,怀疑段毅律师在这过程中存在其他利益关系。

 

亚芳的这种怀疑,即使不论是否属实,但起码也说明她并非完全认同这样的抗争方式。

 

如果再结合最近的精装括号联谊会假选举的话,那这些方式其实是在处理这么一个问题:如何在工人基础薄弱,甚至是工人认可度低的情况下,推动工人往自己所设想的斗争路径前进。

 

所以,这才会出现了亚芳早年被推动控告沃尔玛工会,如今发出声明,表示当年是相信了段毅律师的空头承诺,才做出的非完全自愿的选择;最近的精装括号联谊会,才会因为过程中出现工人投票率低,为提高投票率一方面以利益关系裹挟工人,另一方面把持反对意见的工人移除出群,甚至动用“小号”投票舞弊,最终导致信用破产的局面。

 

要证明段毅律师“工人基础薄弱,工人认可度低”,似乎是很困难的。毕竟段毅律师多年来介入多起劳工事件,名头响亮。一些知识分子在为其辩护的时候,也能底气十足地说出“段毅律师这么多年来做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样的话。

 

但在沃尔玛事件中,有一个不同的点在于,相比过往段毅律师的“战绩”,此次沃尔玛工人维权是全国块地域,涉及10万工人的行业性维权。而段毅律师虽然头顶“第一劳工律师”的光环,但他所提出来的工人代表制、集体谈判等维权路径,此前都是单个工厂的案例。

 

沃尔玛工人在抵制综合工时制


此次他如此耗费精力、乃至名声地介入沃尔玛工人的维权,看上去更像是要把工人代表制、集体谈判相结合的斗争方式,从一店、一厂的规模,进行一次行业性的斗争尝试。如果成功了,则势必能够将过往的经验运用到更大的范围。

 

又或者是,段毅律师早已看到沃尔玛工人的行业性斗争可能性。因此他早于2011年左右就开始积极挖掘沃尔玛积极维权工人。而他在2011年至今的单个工厂的集体行动的介入,实际上在某程度上也算是为日后的行业性斗争做经验积累的准备。

 

但段毅律师的这次自我突破,没有成功。过往单个工厂斗争经验里所存在的缺点,在这次沃尔玛工人的维权过程中,同样随着斗争规模的扩大,而更加无情地扩大了。

 

这些的缺点,并不是之前有人说的,是“在所难免”的缺点,而是非常本质性的缺点。

 

 

段毅路线的本质性问题

 

在沃尔玛维权里头,十分容易看出来的缺点不少。

 

例如工人代表的问题:张利亚作为首席代表,他做得最多的,似乎就是证明他才是首席代表,而不是张军,其方式就是通过一次次对张军的攻击,以及一次明显的假民主选举。而在处理工人关系的关键问题上,张利亚的处理方式、结果都可谓极其糟糕,他表现得不像工人代表,而像是劳维在沃尔玛工人当中的代表。

 

又例如是对待不同意见的工人上,也出现极大的问题。这在今年的选举问题上表现尤为明显。

 

这些问题,表面上看与因为工人运动经验不足所产生的普遍性问题非常类似,所以才会有人认为是“在所难免”的。但实际上,这些问题都是从一个非常根本性的问题引申出来的,那就是:段毅律师所提倡的集体谈判,到底是作为一种工人运动的斗争方式进行提倡,还是作为一种试图调和阶级矛盾的手段进行提倡。

 

这个问题涉及到的是最基本的立场问题,段毅律师是否觉得工人利益与资方的利益,是如同他的朋友王江松所说的,可以“双赢”、甚至“劳资政三赢”的?当工人利益与资方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段毅律师提倡的集体谈判,到底更多的是一种集合工人力量的斗争方式,还是一种只会让工人更舒心地忍受资本主义剥削的方式?

 


如今一些工友出来明确反对张利亚、段毅律师,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在过程中,出现了太多与工人利益相违背的事。从亚芳的事件开始,到抵制综合工时制时,张利亚放出发起诉讼就不会被解雇的话,到后来成批被解雇的工友却不能得到援助,乃至南昌八一广场店工友罢工时,更是被段毅律师单方劝停,而集体仲裁案件却至今未立案。


 

这种积极参与工人运动,但却时常处于工人立场之外的方式,看上去更像是借助工人运动,来推动自己的一套理念;而并非在工人运动中,借助不同的斗争方法推动工人运动的发展。

 

正如《水浒传》里的宋江,身在梁山中,却天天心念着明君招安。结果,害惨了107个兄弟姐妹!


 

王亚芳现在经济困难,需要大家的帮助!

请扫描下面二维码转账支持沃尔玛维权工友王亚芳!谢谢大家!

 

亚芳的收款二维码


广而告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