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雾霾笼罩的祖国你是什么?

2016-12-21 争鸣与探索 争鸣与探索

点击上方蓝字争鸣与探索一键关注即可订阅,永久免费!

重要提示:防止封号失联请长按上方二维码加小编卷三(微信号:juansan18)好友,各种猛料、内参消息不便发的朋友圈才能看到!是您茶余饭后必备精神食粮。

编辑:争鸣与探索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



来源:慎说


在雾霾笼罩全中国的时刻,一篇奇文《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横空出世,互联网上为之欢声鼓舞,官方媒体更是如获至宝!这样一篇思维混乱危言耸听的无厘头文章,如果出自体制之内,只能说明朝中真的无人了,连小学生都不如的文章拿出来有什么好炫耀的,难怪不敢署名!今年以来,倒是一个叫姓周的网络写手,频频抛出过类似的文章,甚至享受过媒体社论一致的喝彩。


今天在网上游荡的一代人,不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即使是那一代人,经历过残酷的政治运动,经历过大饥饿,经历过黑白颠倒的年代,也已经清醒了许多,而更多的是打开国门之后成长起来的新生代,跟他们说假话,行诡诈,甚至传播谎言恐吓利诱,或许是找错了对象。


《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里面的文字实在不堪引用,那只会叫人看了喷饭或吐血!只是看这个偷换概念的文章标题,就想问这个不知名的作者一句:有了祖国你又将是什么?没有了祖国你真的什么都不是?没有那么恐怖吧,今天的台湾人在这位作者看来是没有了祖国,可悲的是台湾人过的比你更开心!回归后的香港人今天算是有了祖国,你去问问香港人,他们会不会对今天的香港很失望!还有数千万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他们在异国他乡,你所拥有的他们都有,你所没有了他们也有!你有什么本钱自鸣得意胡乱吹嘘?


祖国本来只是一个概念,没有人没有权威来阐释定义何为祖国?有人认为,祖国是祖先开辟的生存之地,后经生生不息的传宗接代繁衍至今而形成的“一片固定疆土”。美国早期思想家、政治活动家、科学家本杰明·富兰克林(1706.1-1790.4)认为,“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说:“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实际上,没有了祖国,你还是你,他还是他,我还是我!地球照样运转,太阳依然升起!


今天有许多人在逃离祖国,这些逃离祖国的人非富即贵,他们比你更清楚祖国的真相,他们比你更知道异国他乡的好处,你的说教你的恐吓连苟延残喘的芸芸众生都不相信,那些选择逃离祖国的人只会把你看成一个笑话!


10月11日,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在广州一个国际财富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透露中国多达八成千万富豪都把子女送到了异国他乡,其中43%送到了美国,34%送到了英国。另一份《中国国际移民报告》显示,中国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美元的高净值人群中,近60%已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移民计划。


亚洲首富、“超人”李嘉诚近期抛售国内资产,并将香港资产转移至欧洲,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从百佳超市、广州西城都荟广场到港灯,李嘉诚在大中华区一路抛售,并在欧洲大肆扩张抄底,收购英国电网、供水网络两大业务和天然气供应商WWU。到目前为止,李嘉诚家族约半数的公司资产已转移至欧洲,3年累计海外并购额高达1445亿港元。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中国机构投资者和富豪们的热门投资地点已从美国纽约、洛杉矶、三藩市延伸到休斯顿、波士顿等,而加拿大温哥华今年上半年售出349幢价格在200万至400万加币(约194万至388万美元)的豪宅,几乎都被中国人买走,令温哥华豪宅销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77%。


《华尔街日报》的数据分析显示,截至去年9月,就有2250亿美元资金流出中国,相当于中国去年GDP的3%左右。这其中既包括合法流出的资金,也包括非法流出的资金。隆巴德街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查尔斯·杜马估计,去年中国资金净流出量为3000亿美元。


十八大前后,中央新班子高调反贪腐,令国内再掀贪官逃亡潮,有传媒引述国家民航总局的消息,2012年全年仅从北京机场海关出逃的处级以上官员已达354人,合计共携带走逾3千亿元人民币。而频频曝光的大案要案告诉我们,权贵们转移到境外的资金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无论大官小官大富小富都在纷纷向境外转移资金转移财产。


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中国社会也在不断进步,纵观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中国更容易赚钱,比中国更容易做官。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疯狂移民并转移财产?其背后隐含着哪些真实的原因?中国社会乃至中国政府是否有过反思? 莫非这些人不热爱这块土地不热爱这个祖国?


仅仅是因为中国的环境遭到破坏,教育水平低下,道德全面沦丧,信仰严重缺失,仇富仇官的现实困境吗?仅仅是因为这些人向往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方式吗?仅仅是因为这些人赚够了钱厌恶了做官而选择归隐生活方式吗?恐怕绝非如此简单!也绝非如此轻松!


去年《南方周末》曾用几个版面发表了一篇看似枯燥无味的文章“调查组要来了”,该文所揭露的是当今中国一个很典型很普遍的问题,地方政府支持纵容一些黑恶势力对无辜的弱势群体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虐待,最终让这些因拆迁、失地、失业、不公而上访的人,咽下血与泪,来谱写中国社会和谐稳定的美好篇章。


数以千计的人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因上访告状或批评,被江苏泗洪这个貌似繁荣的地方政府关进所谓的学习班。按照泗洪县学习班的办学口号:“学习班年年办,月月学,天天站”、“同不同意,进了学习班都会同意”。学习班里的待遇是白天写检查,晚上罚站、面壁、蹲马步、端水、端凳子,这些几乎是每天都要面对的例行处罚。许多无辜的访民,只是去北京走了一趟,在国家信访局连号都没登记上,却被抓回到泗洪,最终享受的是比劳改犯更恐怖的待遇。


10月14日,《第一财经报道》发表专访王石的文章,王石称:当我了解到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期间很多违反法治原则的做法,对于企业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薄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出逃,如果薄不出事,企业家能躲得过他吗?对于违反法治的、我们认为是不对的事情,都不说话行吗?应该表明一个态度。像甘肃一个未成年的初中生因为发了几个帖子是谣言就被刑拘,说抓就抓,这和《未成年人保护法》“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就是违背的。


当一个社会纵容支持黑恶势力,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和施暴者!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最清楚自己真实的生存状态,对于一些逃离祖国的人来说,逃离仅仅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当我们有感于以色列政府用上千人换回一名国民时,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上至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下至默默无闻的维权者,因为说真话而成为囚徒。


我们还看到许许多多因宗教信仰因拆迁维权因司法不公因失业失地而遭遇患难逼迫的同胞,在绝望中哭泣呐喊!我们更看到无辜又无助的盲人被日夜围困,看到痛苦中无钱医治的病人挥刀自残,看到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人身陷牢狱,看到帮助上访者寻找黑监狱的人被指控……这样的祖国,一些人选择逃离,又有什么遗憾?而更多的人留守在这样的祖国,只是希望有一天,这个祖国走出雾霾,给世界一片纯净的蓝天!(2013-12-06 )


不要再对重霾嬉皮笑脸了

文:贾葭


周五(12月16日)下午,许多人在朋友圈晒“雾霾来袭”的现场照片,黑压压的一坨坨暗黑色浓云,直逼蓝色天际,令人不寒而栗。朋友圈仍然是各种调侃,比如雾霾办好了进京证之类。过去几年,由于个体对霾的无奈与无力,调侃和苦中作乐成为一种流行且安全的态度。可是,这种嬉皮笑脸对真正的问题并不能有所帮助。我今天主要就说说态度,不谈其他了。




近日广为流传的北京雾霾图片,黑压压的一坨坨暗黑色浓云,宛如幽灵

不断有气象学家提醒,雾是雾,霾是霾,雾是天象,霾是人造。从文字表述的准确要求出发,我倒是郑重建议媒体以及公众,在提及“霾”的时候,不要“雾”、“霾”连用,首先在概念层面严格分开,让我们真正面对人造的“霾”的概念,为讨论奠定一个严肃的基调。


我也不赞成那种坏事变好事的逻辑,比如《某球时报》曾经的通栏大标题是《北京“红色预警”引世界热议》。我们都知道,村里某个房子快塌了,邻居们议论纷纷也是正常的,你总不能到村广播站在大喇叭里喊:“我家房子快塌了引发村民热议”,这个真心不合适。这种坏事变好事,就是嬉皮笑脸的一种。




回顾霾的历史,我记得是2008年的7月,一个ID为BeijingAir的twitter帐户,首先开始公布pm2.5的数据,并对数据有简短结论,通常都是unhealthy、very unhealthy,或者bad,直到有一天用了一个很不常见的crazy bad,才在中文推特圈疯传起来。那时候上推的人不多,这个帐户的关注者就更少了。


我在2010年前后的专栏文章里,提及霾和pm2.5的时候,都不太敢引用这个帐户的数据和结论,如今这个帐户也不过十万多的关注者。我总在想,假如当初,2008年的时候,这个帐户公布的数值可以被早日重视,或者说可以被大多数市民知晓,今天我们面临的情况是不是会好一些?历史不能假设,但现实的确是更糟了。


后来就是奥运期间的口罩事件。美国奥运代表团自行车队几个运动员,一下飞机就戴着口罩。那个口罩是美国自行车队为队员特制的,他们就是依照大使馆提供的建议才这样做。后来,被中国一些媒体和机构大加挞伐,甚至还上升到“辱华”到高度,逼得他们摘下口罩道歉才了事。



8年前,在北京戴口罩是可耻的。图中的美国运动员曾经激怒了全中国



2014年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


回头看,当初指责美国运动员、指责大使馆空气质量指数的那些媒体,那些人,究竟是真正不知道情况之严重,还是知道而故意为之?我其实倾向于后一种判断。2008年的空气质量本来就不怎么好,停工停产,单双号限行,才换来了“奥运蓝”。如果空气真的没有问题,我们又何必停工停产呢?最后精神胜利地说“美国人被奥运蓝征服摘下口罩”,不过是自欺罢了。逼美国运动员摘下口罩,无非是停工停产的“功劳”要被人确认和承情而已。


美国早就引入了pm2.5评测空气的标准,并由大使馆发布,主要是给在华的美国人作为空气质量的参考。而只有少数中国人知道这个数据,直至2013年2月,pm2.5标准才正式被中国引入,并被以中文命名为“细颗粒物”。在对霾的认知上,我们已经损失了非常宝贵的五年时间。得到这个教训就是,要听得进去批评,要承认西方国家在这方面的确比我们起步早,比我们有经验。



2015年的一张PM2.5分布地图


2013年10月,世卫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确认,细颗粒物是引发癌症的普遍及主要的环境致癌物。从“霾城”到“癌城”,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而人们坐以待毙般束手无策。周五的重霾,一路往北攻城略地,眼睁睁看着亦庄沦陷、国贸沦陷,望京沦陷,如果还在转发什么“空中有霾,心中无霾”这类于丹式鸡汤,那也基本是自欺了。


贾樟柯说拍一个环保广告,扛着摄像机进了胡同,不知道从哪里窜出几个大爷大妈高声嚷嚷:他们要拍咱们的雾霾!赶紧把摄像机扣下来!这不是笑话,是真事。大爷大妈们不知道霾是致命的吗?我想他们知道,但他们更知道比霾还可怕的那种无形东西。


贾樟柯后来说受不了霾,要搬离北京。网上群起而攻之,说你牛逼你滚出中国吧。我想起来一个老段子,几只鸭子在烤鸭店后厨争得面红耳赤,到底是焖炉好还是挂炉好。




其实,我想说的是,面对有害且致病、致命的霾,能不能对自己的生命更负责一些?这种负责要向外寻求,而不是向内化解。柴静老师的纪录片出来之后,我表示了反对意见。最重要的原因是,霾是公共治理问题,我们个体靠自己的力量是解决不了的。不是个人少开车、不吃烧烤能解决的,归根到底,这完全就不是“从我做起”的事“从我做起”,只能消解这个话题背后的公共治理责任,于事无补,甚至会转移视线。



去年引爆社交网络的图片:从飞机上看北京雾霾


我们都看到了,北京市在《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二稿)》里试图把霾列为“气象灾害”,也就是说,这并非人祸。这其实是一种不诚实,这种不诚实与奥运那年的不诚实是一以贯之的。一味掩盖霾的性质而不下决心从根部治理,做一些皮毛功夫,无助于问题解决。但是同时我们又看到,“APEC蓝”是可以实现的,也就是说,也许真的有办法,但是不是愿意用?这是公共治理责任问题,就不好展开说了。


从个人的角度,我只能郑重建议大家,不要再相信、转发那些“心中无霾”的鸡汤,也不要继续用调侃、苦中作乐的方式坐以待毙。我们的嬉皮笑脸,只能消解这个问题的严肃性,消解我们对于生命本身的尊重与爱护。我们不该这样坐以待毙。就像贾樟柯说的那样:每个人都应该是高贵的。



王朔有个段子,问一个人为什么愿意买上千万的房子,住在这样拥堵不堪的城市,承受着致命的重霾,回答说是因为这里医疗条件好。我常常想,假如在这里多呆几年,挣的钱够不够看病,真是个问题,能不能挂到专家号,也是个问题。


我希望每个人对自己和家庭都负责起来,买靠谱的防护口罩甚至面罩、靠谱的净化器,坚决让孩子呆在家里,减少户外活动,用一种相当严肃和认真的行为,尽量减少重霾对自己、对家人的伤害。在重霾来袭的时候,尽量远离这个城市。没办法,这就是我们个体为公共治理不力所付出的额外的代价。


各安天命是不是鸡汤,我不好说,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并不是没有别的选项。有没有付出一次性代价的解决方案?有几个朋友问我说,是不是完全没办法了?我说,千言万语,找一个字代替:移。

10位日本顶尖教授联合撰写的中国史,引爆中国顶级政商圈,它到底写了些什么?

详情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在雾霾笼罩的祖国你是什么?

在雾霾笼罩的祖国你是什么?

2016-12-21 争鸣与探索 争鸣与探索

点击上方蓝字争鸣与探索一键关注即可订阅,永久免费!

重要提示:防止封号失联请长按上方二维码加小编卷三(微信号:juansan18)好友,各种猛料、内参消息不便发的朋友圈才能看到!是您茶余饭后必备精神食粮。

编辑:争鸣与探索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



来源:慎说


在雾霾笼罩全中国的时刻,一篇奇文《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横空出世,互联网上为之欢声鼓舞,官方媒体更是如获至宝!这样一篇思维混乱危言耸听的无厘头文章,如果出自体制之内,只能说明朝中真的无人了,连小学生都不如的文章拿出来有什么好炫耀的,难怪不敢署名!今年以来,倒是一个叫姓周的网络写手,频频抛出过类似的文章,甚至享受过媒体社论一致的喝彩。


今天在网上游荡的一代人,不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即使是那一代人,经历过残酷的政治运动,经历过大饥饿,经历过黑白颠倒的年代,也已经清醒了许多,而更多的是打开国门之后成长起来的新生代,跟他们说假话,行诡诈,甚至传播谎言恐吓利诱,或许是找错了对象。


《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里面的文字实在不堪引用,那只会叫人看了喷饭或吐血!只是看这个偷换概念的文章标题,就想问这个不知名的作者一句:有了祖国你又将是什么?没有了祖国你真的什么都不是?没有那么恐怖吧,今天的台湾人在这位作者看来是没有了祖国,可悲的是台湾人过的比你更开心!回归后的香港人今天算是有了祖国,你去问问香港人,他们会不会对今天的香港很失望!还有数千万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他们在异国他乡,你所拥有的他们都有,你所没有了他们也有!你有什么本钱自鸣得意胡乱吹嘘?


祖国本来只是一个概念,没有人没有权威来阐释定义何为祖国?有人认为,祖国是祖先开辟的生存之地,后经生生不息的传宗接代繁衍至今而形成的“一片固定疆土”。美国早期思想家、政治活动家、科学家本杰明·富兰克林(1706.1-1790.4)认为,“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说:“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实际上,没有了祖国,你还是你,他还是他,我还是我!地球照样运转,太阳依然升起!


今天有许多人在逃离祖国,这些逃离祖国的人非富即贵,他们比你更清楚祖国的真相,他们比你更知道异国他乡的好处,你的说教你的恐吓连苟延残喘的芸芸众生都不相信,那些选择逃离祖国的人只会把你看成一个笑话!


10月11日,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在广州一个国际财富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透露中国多达八成千万富豪都把子女送到了异国他乡,其中43%送到了美国,34%送到了英国。另一份《中国国际移民报告》显示,中国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美元的高净值人群中,近60%已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移民计划。


亚洲首富、“超人”李嘉诚近期抛售国内资产,并将香港资产转移至欧洲,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从百佳超市、广州西城都荟广场到港灯,李嘉诚在大中华区一路抛售,并在欧洲大肆扩张抄底,收购英国电网、供水网络两大业务和天然气供应商WWU。到目前为止,李嘉诚家族约半数的公司资产已转移至欧洲,3年累计海外并购额高达1445亿港元。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中国机构投资者和富豪们的热门投资地点已从美国纽约、洛杉矶、三藩市延伸到休斯顿、波士顿等,而加拿大温哥华今年上半年售出349幢价格在200万至400万加币(约194万至388万美元)的豪宅,几乎都被中国人买走,令温哥华豪宅销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77%。


《华尔街日报》的数据分析显示,截至去年9月,就有2250亿美元资金流出中国,相当于中国去年GDP的3%左右。这其中既包括合法流出的资金,也包括非法流出的资金。隆巴德街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查尔斯·杜马估计,去年中国资金净流出量为3000亿美元。


十八大前后,中央新班子高调反贪腐,令国内再掀贪官逃亡潮,有传媒引述国家民航总局的消息,2012年全年仅从北京机场海关出逃的处级以上官员已达354人,合计共携带走逾3千亿元人民币。而频频曝光的大案要案告诉我们,权贵们转移到境外的资金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无论大官小官大富小富都在纷纷向境外转移资金转移财产。


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中国社会也在不断进步,纵观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中国更容易赚钱,比中国更容易做官。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疯狂移民并转移财产?其背后隐含着哪些真实的原因?中国社会乃至中国政府是否有过反思? 莫非这些人不热爱这块土地不热爱这个祖国?


仅仅是因为中国的环境遭到破坏,教育水平低下,道德全面沦丧,信仰严重缺失,仇富仇官的现实困境吗?仅仅是因为这些人向往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方式吗?仅仅是因为这些人赚够了钱厌恶了做官而选择归隐生活方式吗?恐怕绝非如此简单!也绝非如此轻松!


去年《南方周末》曾用几个版面发表了一篇看似枯燥无味的文章“调查组要来了”,该文所揭露的是当今中国一个很典型很普遍的问题,地方政府支持纵容一些黑恶势力对无辜的弱势群体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虐待,最终让这些因拆迁、失地、失业、不公而上访的人,咽下血与泪,来谱写中国社会和谐稳定的美好篇章。


数以千计的人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因上访告状或批评,被江苏泗洪这个貌似繁荣的地方政府关进所谓的学习班。按照泗洪县学习班的办学口号:“学习班年年办,月月学,天天站”、“同不同意,进了学习班都会同意”。学习班里的待遇是白天写检查,晚上罚站、面壁、蹲马步、端水、端凳子,这些几乎是每天都要面对的例行处罚。许多无辜的访民,只是去北京走了一趟,在国家信访局连号都没登记上,却被抓回到泗洪,最终享受的是比劳改犯更恐怖的待遇。


10月14日,《第一财经报道》发表专访王石的文章,王石称:当我了解到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期间很多违反法治原则的做法,对于企业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薄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出逃,如果薄不出事,企业家能躲得过他吗?对于违反法治的、我们认为是不对的事情,都不说话行吗?应该表明一个态度。像甘肃一个未成年的初中生因为发了几个帖子是谣言就被刑拘,说抓就抓,这和《未成年人保护法》“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就是违背的。


当一个社会纵容支持黑恶势力,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和施暴者!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最清楚自己真实的生存状态,对于一些逃离祖国的人来说,逃离仅仅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当我们有感于以色列政府用上千人换回一名国民时,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上至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下至默默无闻的维权者,因为说真话而成为囚徒。


我们还看到许许多多因宗教信仰因拆迁维权因司法不公因失业失地而遭遇患难逼迫的同胞,在绝望中哭泣呐喊!我们更看到无辜又无助的盲人被日夜围困,看到痛苦中无钱医治的病人挥刀自残,看到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人身陷牢狱,看到帮助上访者寻找黑监狱的人被指控……这样的祖国,一些人选择逃离,又有什么遗憾?而更多的人留守在这样的祖国,只是希望有一天,这个祖国走出雾霾,给世界一片纯净的蓝天!(2013-12-06 )


不要再对重霾嬉皮笑脸了

文:贾葭


周五(12月16日)下午,许多人在朋友圈晒“雾霾来袭”的现场照片,黑压压的一坨坨暗黑色浓云,直逼蓝色天际,令人不寒而栗。朋友圈仍然是各种调侃,比如雾霾办好了进京证之类。过去几年,由于个体对霾的无奈与无力,调侃和苦中作乐成为一种流行且安全的态度。可是,这种嬉皮笑脸对真正的问题并不能有所帮助。我今天主要就说说态度,不谈其他了。




近日广为流传的北京雾霾图片,黑压压的一坨坨暗黑色浓云,宛如幽灵

不断有气象学家提醒,雾是雾,霾是霾,雾是天象,霾是人造。从文字表述的准确要求出发,我倒是郑重建议媒体以及公众,在提及“霾”的时候,不要“雾”、“霾”连用,首先在概念层面严格分开,让我们真正面对人造的“霾”的概念,为讨论奠定一个严肃的基调。


我也不赞成那种坏事变好事的逻辑,比如《某球时报》曾经的通栏大标题是《北京“红色预警”引世界热议》。我们都知道,村里某个房子快塌了,邻居们议论纷纷也是正常的,你总不能到村广播站在大喇叭里喊:“我家房子快塌了引发村民热议”,这个真心不合适。这种坏事变好事,就是嬉皮笑脸的一种。




回顾霾的历史,我记得是2008年的7月,一个ID为BeijingAir的twitter帐户,首先开始公布pm2.5的数据,并对数据有简短结论,通常都是unhealthy、very unhealthy,或者bad,直到有一天用了一个很不常见的crazy bad,才在中文推特圈疯传起来。那时候上推的人不多,这个帐户的关注者就更少了。


我在2010年前后的专栏文章里,提及霾和pm2.5的时候,都不太敢引用这个帐户的数据和结论,如今这个帐户也不过十万多的关注者。我总在想,假如当初,2008年的时候,这个帐户公布的数值可以被早日重视,或者说可以被大多数市民知晓,今天我们面临的情况是不是会好一些?历史不能假设,但现实的确是更糟了。


后来就是奥运期间的口罩事件。美国奥运代表团自行车队几个运动员,一下飞机就戴着口罩。那个口罩是美国自行车队为队员特制的,他们就是依照大使馆提供的建议才这样做。后来,被中国一些媒体和机构大加挞伐,甚至还上升到“辱华”到高度,逼得他们摘下口罩道歉才了事。



8年前,在北京戴口罩是可耻的。图中的美国运动员曾经激怒了全中国



2014年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


回头看,当初指责美国运动员、指责大使馆空气质量指数的那些媒体,那些人,究竟是真正不知道情况之严重,还是知道而故意为之?我其实倾向于后一种判断。2008年的空气质量本来就不怎么好,停工停产,单双号限行,才换来了“奥运蓝”。如果空气真的没有问题,我们又何必停工停产呢?最后精神胜利地说“美国人被奥运蓝征服摘下口罩”,不过是自欺罢了。逼美国运动员摘下口罩,无非是停工停产的“功劳”要被人确认和承情而已。


美国早就引入了pm2.5评测空气的标准,并由大使馆发布,主要是给在华的美国人作为空气质量的参考。而只有少数中国人知道这个数据,直至2013年2月,pm2.5标准才正式被中国引入,并被以中文命名为“细颗粒物”。在对霾的认知上,我们已经损失了非常宝贵的五年时间。得到这个教训就是,要听得进去批评,要承认西方国家在这方面的确比我们起步早,比我们有经验。



2015年的一张PM2.5分布地图


2013年10月,世卫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确认,细颗粒物是引发癌症的普遍及主要的环境致癌物。从“霾城”到“癌城”,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而人们坐以待毙般束手无策。周五的重霾,一路往北攻城略地,眼睁睁看着亦庄沦陷、国贸沦陷,望京沦陷,如果还在转发什么“空中有霾,心中无霾”这类于丹式鸡汤,那也基本是自欺了。


贾樟柯说拍一个环保广告,扛着摄像机进了胡同,不知道从哪里窜出几个大爷大妈高声嚷嚷:他们要拍咱们的雾霾!赶紧把摄像机扣下来!这不是笑话,是真事。大爷大妈们不知道霾是致命的吗?我想他们知道,但他们更知道比霾还可怕的那种无形东西。


贾樟柯后来说受不了霾,要搬离北京。网上群起而攻之,说你牛逼你滚出中国吧。我想起来一个老段子,几只鸭子在烤鸭店后厨争得面红耳赤,到底是焖炉好还是挂炉好。




其实,我想说的是,面对有害且致病、致命的霾,能不能对自己的生命更负责一些?这种负责要向外寻求,而不是向内化解。柴静老师的纪录片出来之后,我表示了反对意见。最重要的原因是,霾是公共治理问题,我们个体靠自己的力量是解决不了的。不是个人少开车、不吃烧烤能解决的,归根到底,这完全就不是“从我做起”的事“从我做起”,只能消解这个话题背后的公共治理责任,于事无补,甚至会转移视线。



去年引爆社交网络的图片:从飞机上看北京雾霾


我们都看到了,北京市在《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二稿)》里试图把霾列为“气象灾害”,也就是说,这并非人祸。这其实是一种不诚实,这种不诚实与奥运那年的不诚实是一以贯之的。一味掩盖霾的性质而不下决心从根部治理,做一些皮毛功夫,无助于问题解决。但是同时我们又看到,“APEC蓝”是可以实现的,也就是说,也许真的有办法,但是不是愿意用?这是公共治理责任问题,就不好展开说了。


从个人的角度,我只能郑重建议大家,不要再相信、转发那些“心中无霾”的鸡汤,也不要继续用调侃、苦中作乐的方式坐以待毙。我们的嬉皮笑脸,只能消解这个问题的严肃性,消解我们对于生命本身的尊重与爱护。我们不该这样坐以待毙。就像贾樟柯说的那样:每个人都应该是高贵的。



王朔有个段子,问一个人为什么愿意买上千万的房子,住在这样拥堵不堪的城市,承受着致命的重霾,回答说是因为这里医疗条件好。我常常想,假如在这里多呆几年,挣的钱够不够看病,真是个问题,能不能挂到专家号,也是个问题。


我希望每个人对自己和家庭都负责起来,买靠谱的防护口罩甚至面罩、靠谱的净化器,坚决让孩子呆在家里,减少户外活动,用一种相当严肃和认真的行为,尽量减少重霾对自己、对家人的伤害。在重霾来袭的时候,尽量远离这个城市。没办法,这就是我们个体为公共治理不力所付出的额外的代价。


各安天命是不是鸡汤,我不好说,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并不是没有别的选项。有没有付出一次性代价的解决方案?有几个朋友问我说,是不是完全没办法了?我说,千言万语,找一个字代替:移。

10位日本顶尖教授联合撰写的中国史,引爆中国顶级政商圈,它到底写了些什么?

详情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

Read more
View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