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份流调报告读出中国打工人的勤劳与坚韧

太原市警方,请回应一下网友对媒体人胡新成的关心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约炮双胞胎!王力宏男女炮友名单,首次曝光!竟有大家熟悉的“他”

台湾杂志BlueMen,体育系男模允硕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把善款放在“玻璃箱”里,买快过期的食品,地铁里维持买票队伍秩序——我所知道的茅老

李微敖 十驾

今天,看到有朋友转发文章,讲茅老先生九十三岁了。


是的,茅老出生于1929年的1月14日,今天是他93岁的寿诞。


这些年,茅老已经被严重地污名化了,甚至我们很多时候都没法写出他的全名来,但我一直对他心怀尊敬,也充满感激。


茅老创办过曾经中国最知名的民间智库——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民间智库”,曾经推动过中国的一些政策变革与进步——与这些年来形形色色、名不副实,乃至欺世盗名的那些“智库”完全不同。


不过,天则所在2018年已经关闭了,而且不“翻墙”的话,似乎搜索不到任何信息了。


茅老还与汤敏先生在2002年创办了“北京富平学校”北京富平家政服务中心),这所学校最初是为进城的打工者们,主要是家政工作者们,提供技能培训服务等等。在帮助农民工朋友进城,事业发展方面,功莫大焉。


此外,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茅老就在山西运城永济等地农村为贫困农户提供“小额贷款”扶贫工作


他是一直在践着富人说话,为穷人办”的自己的念。


些都是他做过的“大事”,前些年,也为媒体广为报道。


今天,我想在这里分享的,则是茅老的几件小事——实际上,这些小事,前几年我也写过,但不知为何“不见了”。

把善款放在“玻璃箱”里


1999年,我在北师大读书时,参加了这一年里几位学长自发成立的一个学生社团——“农民之子”。


当时“农村之子”的主要工作包括:对北京打工子弟学校的义务支教,利用寒暑假对中国部分农村地区进行社会调研,在大学里举办学术讲座,自办内部发行的免费报纸等等。


在这个过程中,茅先生、钱理群先生、秦晖先生、温铁军先生、赵树凯先生、党国英先生、于建嵘先生李昌平先生,包括已故的陆学艺先生等诸多学者大家社会名流,给予了我们很多的帮助和指点。


几次到北师大来给我们做义务讲座。他的讲座很受大家欢迎,场场爆满。那时的大学也相对宽松,对于像茅、钱理群先生这样的批评者,是敞开大门的。


茅先生的讲座,不但不收取分文报酬,还带了很多他写的书,以及部分现金,捐赠给我们“农民之子”。


捐赠时,他跟我说过一句话:


我希望你们能够定期对外公布钱款的收支情况,把善款放在“玻璃箱”中使用。


这话,我印象特别深刻,一直牢记着心里,并努力践行着。


2018年、2019年,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当时的国家级贫困县——云南大理剑川县支援当地的乡村小学教育,举办“剑湖学堂”延聘了3位支教老师,为那里的孩子们辅导功课


2019年到现在,募集资金,每年向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的措池小学——这是一座地处夏俄巴神山下,全年365天都得烧火取暖的学校,捐赠10吨取暖用的煤。


2020年的春天,在武汉,与朋友们募集了20多万元,购买防护服、口罩,以及盒饭、牛奶,护手霜,也包括女士卫生巾等物资,定向捐赠给李文亮医生生前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


202110月到今年1月份,与朋友们募集资金,向3所藏区小学(青海玉树称多县的拉布乡中心寄宿学校、称多县称文镇中心寄宿学校、曲麻莱县曲麻河乡的措池小学)和1所云南山顶上的小学(大理剑川县甸南镇的白山母小学),捐赠所有孩子们的和部分教职工的新棉衣,作为冬季校服。

在这些事情中,我们得到了很多朋友的信任和慷慨支持。对于每一笔收支,我们做到了“把善款放到‘玻璃箱’里使用”,第一时间记录、整理,定期公布,并且也如当年在“农民之子”时一样,把所有的账目开支,精确到了“分”。

 

地铁站里 我突然找不到茅老先生了


大学读书的那几年,我们不仅邀请茅到北师大做演讲,京外的一些大学邀请他过去时,有时我们也会陪着。因为那时候老先生已经70多岁了。


有一次,我和朋友陪他去天津的一所大学演讲——是南开大学或者天津大学,记不确切了。


我们是坐火车去的,回来的时候,到了北京站——那时候还没有北京南站


然后,我去买地铁票请他在检票口附近等一下——那会儿的地铁票,还是纸质的,好像是统一票价,每张3块钱。

等我买完票,却突然找不到茅


可把我急了。

赶紧找啊,转来转去,我赫然发现他就站在买地铁票的队伍旁边——原来,茅老看到那儿不时有人不守规矩,随意去插队,他就过去要求人们排队购票


再调皮的人,看到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在那里帮着维持秩序,也就不好意思,只有老老实实跟着排队了。


 专买临近保质期的食品


我们买食品、药品等物品时,大多倾向于买新近日期里生产的——商户很多时候也会以此推荐强调,“瞧,这生产日期是最新的”。


但茅的做法“与众不同”:


他在超市里买东西时,比如酸奶、牛奶,就专门挑那些距离保质期最近的物品。


他说,如果大家都不买这些快到保质期的东西,它们就会被浪费掉。


这对我的影响也很深。


有一次,我在超市买酸奶时,面对同样的产品,都是21天保质期:比如有的是8月16日生产的,有的是8月15日,还有8月6日的。8月6日生产的,大概只有2-3天就要过期了。


本打算都拿8月16日生产酸奶,但想起茅老的做法,希望自己也能“见贤思齐”于是,在买的4袋酸奶里,搭配了1袋8月6日产的。

当然,我这“见贤思齐”,做得还是很不彻底。

这几年,关于“临期食品”的问题,逐渐被重视起来——前不久还有NGO机构就此做过专门的调研。从节约资源、不浪费粮食等角度考虑,肯定都是很好的事情;而且,我们的国家、社会再富裕,适当的勤俭之风,依然是美德。

并且,“临期食品”并非“过期食品”,其安全和质量是有保证的。我想以后,自己在这方面,能够向茅老学习得更多一些,做得更好一些。


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茅老了。这些年,偶尔我和他还写写邮件,原来他也使用过社交媒体平台。我记得有年春节,他跟我说:


“希望你坚持原来的理想,不断努力,一点点取得成功。”


这句话,随着年岁增长,我理解得越来越透彻一些了。

谨以此祝贺茅老身体健康,九三大寿安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