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成年人才能看懂的80副图,看完羞愧难当!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中国雄安新区能否走出发展新路?

2017-04-23 林子恒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中国政府本月1日宣布,将在河北发展“雄安新区”,以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并肩负中国经济和行政体制改革的使命。从北京前往雄安距离是150公里路,通过这条新路子,中国真能走出深水区、开辟面向21世纪未来城市的改革新局吗?


从北京开车出发,一路往南,两个多小时后,高速公路旁闪过一个红色醒目的巨型广告牌,上面写着:千年大计,国家大事,雄安新区。


4月1日下午,中国宣布一个惊人消息:将把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雄县和容城三县及周边部分区域规划成全新的雄安新区,作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集中承载地。


就此,雄安新区横空出世。据规划,雄安将重点承接北京疏解出的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有分析认为,雄安将扮演“副首都”的角色,与北京形成相连的双子城。同时,雄安还肩负着中国经济和行政体制改革的使命。


按照官方定位,雄安的经济发展动能不在传统工业和房地产,而是在创新驱动发展,即通过吸引高端高新技术企业聚集,进行技术研发、转移交易、成果孵化转化等,培育新的增长引擎。


传雄安未来不设户口制 实行全新住房政策


当局也有意在这个孵化区试点突破性的新管理模式,让雄安成为体制改革的先锋,包括在户籍和房屋政策上推翻现有思路。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副组长邬贺铨日前就表示,政府计划进行户籍改革、医疗改革、教育引进、创业优惠等措施,提高雄安新区户籍的含金量,吸引更多投资者选择雄安新区。


还有消息说,雄安未来甚至可能不设户口制,当地居住和劳动人口将只持工作证。若试点成功,未来中国各地将有望取消户口制,这将大大提高国内的人口流动,减少对非户籍人士的不公平待遇。


此外,雄安也可能会实行全新的住房政策,政府将成为“包租婆”,直接拥有和发展区内部分土地,通过建造廉租房、公租房,让需要住房的人有个安身之所,也避免房价过度被炒高。


有分析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过热、甚至已经接近不理性,政府如果任由市场力量决定雄安的地价,恐怕企业、居民还未进驻,楼市已被炒成天价了。这对于资本不多的创业家、创客而言,将构成极大的成本障碍。


不过,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许成钢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中国的地价问题根源不在市场交易,而在于土地的全面国有制。他说:“地方政府要提供公共物品和服务,也要保证地方的经济增长,怎么办?”


答案是:“卖地。土地是政府的资源,政府依赖土地获得实际收入,而它也有足够的权力去操纵当地的市场。政治权力越高度集中的地方,像一二线城市,就有越多商机的产生和权力相关,地价也就会越高。”


许成钢相信,如果把土地等资源完全下放到民间,市场将能自我调节出合理的价位。


学者:由行政命令推动与新区创新思路不符


许成钢认为,雄安新区从选址到规划和实施,给人的感觉是个自上而下的决策,由行政命令的方式在推动,这样的传统计划经济手法与新区的创新思路并不相符。


目前,带头迁入雄安的企业绝大多数为国企和央企。中国科学院、中船重工、航天科技集团、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中国交建、中石化等国企此前纷纷表示,“坚决拥护党中央决策部署”,主动对接雄安新区建设。


但也有分析认为,新区的起步一般最为艰难,必须由政府主导、民企随后。再说,央企和政府单位入驻后,会带进一批生产链,这能迅速把当地经济发展起来。


中国知名民间智库、安邦咨询宏观经济研究主任贺军说:“雄安最大的优势在于它拥有中央政府大力的支持。”


不过,北京政治评论员章立凡告诉本报:“雄安的基本思路看来还是以国企为主,还是停留在要把国企做大做强。完全靠行政力量造城的做法,最后能不能成功,我高度怀疑。”


从官方展示的思路看,雄安要探索的并不是单纯的计划经济或市场经济,而是两者相结合的中间道路:由政府主导整体规划和布局,降低起步创新企业的门槛,从而催生社会和经济活力。


许成钢表示,并不反对大规模城市规划,但他关心的是,城市发展的基础最终还是必须来自于市场,而非行政决定。


他说:“市场经济的做法,无论是城市的演化发展,还是企业的选址定点,都是由市场和利益驱动的,不是政府决定。政府在市场发展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只是在区域规划和基建,为民企的引入创造条件。”


许成钢也提醒,中国各地其实有很多县级市已经发展成非常重要的中型城市,政府可以有意识地培养这些已集中了大量市场功能的地区、解决其发展中所遇到的瓶颈问题,这样才能有效地把资源和人才从特大城市中疏导到二类城市,解决大城市病。


水源污染严重 建新区或有助推动环境治理


安新县大张庄村依水而建,在这里,村民的日常生活都离不开白洋淀:捕鱼、旅游业、洗刷都紧紧依靠这片湖泊的水。


然而,《联合早报》记者在采访时发现,白洋淀在大张庄村的部分湖水已经严重污染,呈青黑色、浑浊不清,还漂浮着塑料袋、矿泉水瓶等垃圾。


采访时,一名村民从家里提着一大盆污水,走到岸边,两手一甩,把水都扔到淀里去了。他说,家里虽然有污水管道,但“污水怎能扔家里,一定是往外扔嘛”。


白洋淀是华北地区第一大淡水湖,面积超过360平方公里,相当于半个新加坡,占了雄安新区远期规划面积的近五分之一。


作为新区的核心水域,白洋淀缺水且水质不佳的情况已持续多年。它未来能否担起重任,满足雄安的生产、生活及工业用水的需要,令人关注。


除生活污水 上游工业废料也排入淀内


河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存歧早前接受中国国内媒体采访时说,白洋淀水源主要来自自然降雨和上游补水。


但由于近年华北地区持续干旱、以及淀区经济发展导致农业、工业及生活用水大幅增加,白洋淀地下水位急速下降,基本只能靠附近水库及黄河水等外界补水来维系。


不过,白洋淀面对的更严重问题是水质污染。除了周边村庄的生活污水,白洋淀上游的工业活动也将废料、污水直接排入淀内。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考察时强调,建设雄安新区,一定要把白洋淀修复好、保护好,要有严格的管理办法,“绝对不允许往里面排污水,绝对不允许人为破坏”。


据报道,河北省近年来已加大对白洋淀生态保护的力度,保定市、安新县开始对流域污染进行综合整治,坚持淀区不上项目、不建园区、不办工业,所有涉水工业企业全部外迁。


分析说,雄安新区的成立,给了白洋淀环境治理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


刘存歧认为,从国家层面、更大范围进行谋划,将有助推动建立白洋淀补水的长效机制。此外,对于淀中村生活污水的治理,整村搬迁工作量巨大,且需要大量资金,地方政府操作起来捉襟见肘,新区则有更广阔的发挥和运作空间。


从这个角度看,建设新区也是当地环境治理的一个难得机遇。


(雄安发展特稿分上下篇,今天先刊上篇,明天将刊下篇,敬请留意。)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