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成龙,这个“人渣”

摘要一下红空网友的留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彭念:《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框架背后的不对称博弈

2017-06-05 彭念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日前,中国与东盟(亚细安)提前达成《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框架,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笔者认为,准则框架的出台,确实对南中国海局势的稳定有积极意义,但是,在准则磋商过程中,东盟与中国面临不对称博弈的困境,最终所形成的具体准则,将会是不对称博弈后的互相妥协结果,而妥协的程度则取决于美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介入程度。


在实力不对称的博弈中,实力处于弱势的一方,最希望通过联合其他弱小势力组建联盟来与强势一方周旋。而对于强势一方而言,其致力于通过联合弱小联盟中的摇摆盟友来瓦解联盟。最终可能出现的结果不是强势方获胜,就是弱势方获胜。当然,这仅仅只是理论上的推演,在现实历史中,则往往是强势一方获胜。原因在于弱势一方长久维持联盟所需付出的成本,要远远高于强势一方瓦解弱势联盟的成本。


一则,弱势一方需要协调众多盟友之间的政策差异,而强势一方只需找到弱势联盟中一个关键摇摆盟友,然后协调两者之间的立场,就可以达到瓦解弱势联盟的目的。二则,弱势一方盟友数量众多,其间存在诸多不同的利益偏好。一旦弱势一方协调不力,就容易造成联盟的矛盾与分裂。而这种矛盾和分裂就容易为强势一方所利用。三则,弱势一方需要在众多盟友之间建立起绝对的信任,而强势一方则只需要在己方与摇摆盟友之间建立信任,这显然要容易得多。


正是由于这些巨大的成本差异,强势与弱势方之间的博弈才是一种不对称博弈。而最终博弈的结果,也往往是强势一方获胜。


不过,倘若在强势与弱势方之外,还存在一个更强势的一方,则博弈的最终结果将是一个双方相互妥协的产物。其主要原因是更强势一方需要通过支持弱势一方,来达到制衡强势一方的目的。但即便更强势一方参与这场不对称博弈,也并不必然确保弱势一方获胜。原因仍然在于双方之间博弈成本的差异。


换言之,更强势一方的加入,往往只是弥补了弱势方的成本劣势,但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弱势方的劣势。尽管如此,对于强势方而言,更强势一方与弱势方的联合,也加重了强势方的博弈成本。因此,尽管强势方仍然享受对弱势方的成本优势,但这种优势却因为更强势方的加入而削弱了。这种削弱程度则取决于更强势方的实力以及其介入的程度。而强势与弱势双方的最终相互妥协的程度,也取决于更强势一方的介入力度。


如果从这一理论视角来看待中国与东盟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谈判,则可以发现尽管谈判双方是中国与东盟,但最终的具体结果,恐怕取决于美国对南中国海问题的介入力度。


简言之,假如美国只保持最低或者适度限度的介入力度,则最终的博弈结果,将是中国妥协程度最低、东盟妥协程度最多的相互妥协产物;如果美国保持最高限度的介入力度,则最终结果将是中国妥协程度最多、东盟妥协程度最低的相互妥协产物。


从美国方面来看,南中国海问题确实是其关注的地区议题之一,但并不占据主要地位。至少对特朗普政府而言,其对南中国海问题的实际资源投放力度,远不如奥巴马政府。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利用外交施压、军事威慑、法律规则以及舆论谴责等多种手段,来阻止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相关活动。


而正是由于奥巴马政府对南中国海问题投入大量战略资源,从而增强了东盟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谈判中的底气。对此,中国选择避其锋芒,拖延准则的谈判进程,以避免自身做出过多妥协。


而特朗普主政之后,除了初期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与中国打口水战之外,之后就偃旗息鼓了。尽管仍有一些美国高官,主要是军方高官,就南中国海问题发出强硬措辞,但这种零星的外交指责显然不够份量。在美军巡航南中国海的问题上,特朗普政府至今未批准美军重新巡航南中国海的计划。


而此前被美国寄予厚望的国际海洋法庭南中国海仲裁法案,也在菲律宾转变对华政策后销声匿迹。由此所掀起的要求中国遵守国际法的舆论攻势也消失了。因此,至少在特朗普执政初期,美国并不想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与中国大动干戈。基于此,特朗普政府也确实大幅减少了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资源投放力度。当然,面对一系列国内矛盾,尤其是对特朗普本人的指控,也迫使特朗普将精力集中到国内事务上,从而限制了其在国际事务上的活动。


在这一背景下,处于谈判弱势的东盟缺乏来自美国的强有力支持。与此同时,东盟内部菲律宾对华政策的大转变,以及越南的见风使舵,都削弱了东盟的谈判筹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加快推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框架的谈判进程,而东盟也只能顺势而为,准则框架得以提前完成。


但正如分析人士所言,双方并未就一些具体的关键性议题,比如黄岩岛主权归属等达成协议。因此,下一阶段的谈判,对于双方都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对南中国海问题的实际资源投放力度难以出现大的提升,以及菲律宾、越南等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的国家与中国就南中国海问题展开双边谈判,东盟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后续谈判中将处于弱势地位。因此,东盟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后续谈判中恐将做出更多让步。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取得了这场谈判的胜利。相反,中国也会为此做出必要的妥协,以最终形成一个相互妥协的、各方均能接受的协议,从而切实有效维护整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作者是香港浸会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系博士研究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