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李迅雷:中产在塌陷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蔡永伟:高考还公平吗?

2017-06-08 蔡永伟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中国2017年高考昨天拉开帷幕,全国共有940万考生前几天陆续出发前往考场。其中,有“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之称的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中学,有过万考生赴考,校方和往年一样出动多辆巴士为部分学生送考。虽然下着雨,但仍有上万家长和民众夹道欢送。

考前讨吉利的“仪式”也还在,除了安排尾号666的巴士作为车队头车外,学校广场也播放《好日子》《好运来》《旗开得胜》等歌曲。

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的壮观场面,再次登上全国不少媒体的版面。与此同时,一则有关校方的高考复读补习收费过于高昂的新闻,也引起舆论热议。

据报道,毛坦厂中学参股的金安中学今年的补习收费标准,与学生的高考成绩挂钩,根据学生自己本年度高考成绩分数与学校招生分数段相差多少进行收费,一学期最少为2800元人民币(569新元),最多4万8000元人民币。

民众对此的反应两极。赞成者认为,这所学校作为民办学校应在招生和收费方面拥有自主权,相关市场行为不该被干涉;反对者似乎占较多数,他们认为昂贵的补习费用把平民子弟排除在外,违反了公平教育的原则。

《中国青年报》就发表文章批评此举“极不合理”“无疑是剥夺了部分平民家庭进入毛坦厂中学补习中心的资格”。

文章认为,最不合理之处在于,毛坦厂中学在筛选学生时,也渗入了自身利益和成本观念。实际上只欢迎两种学生:一是高分复读生,因为能帮助学校提升升学率,间接助长学校名气;二是愿意支付高学费的学生,可以为学校带来直接可见的物质回报。“如此做法,自然是排斥了成绩平平的寒门子弟,也与‘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相悖。”

这所位于深山小镇的学校,在约2000年吸纳优秀师资力量后,成绩和名声逐年提升,升学率高达90%,近段时间以来被视为是平民突破阶层限制、向上流动的“超级中学”。

事实上,这类“超级中学”近年来越开越多,例如河北衡水中学已在全国开设18所分校,覆盖八个省份。它们的特点是学生人数以万计算,并以尖子生为主。以毛坦厂中学为例,学校今年共有55个高三班级,每班人数都在100人以上,同时还有67个复读班,每班人数在150人左右。

“超级中学”也因此经常垄断一个城市甚至一个省份的师资和其他教育资源,并且往往远离农村。这将继续减少农村学生获得的升学机会,加剧教育不公的现象。

有统计显示,农村生源在重点大学所占比率这几年来逐年下降。北京大学的农村学生所占比率仅约一成,清华大学的农村生源也占不到两成。

尽管如此,许多家长还是将孩子往“超级中学”送,一方面反映为人父母者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殷切期盼,另一方面也显示他们对高考依旧重视,毕竟在阶层流动日益固化的社会状态下,高考依旧被视为平民子弟向上浮动的较为公平的渠道。

只不过,由于“超级中学”师生规模庞大的特性,校方一般得实行军事化管理,着重应试技巧训练,以提高升学率为主要任务。换句话说,这样的教育理念和办学方针,不以学生的全面发展为目标,只会扼杀学生的个性、创意和思考能力。

今年是中国恢复高考40周年。这些年来,高考制度已历经多次改革,但每次都被批评换汤不换药,始终无法破解“唯分数论”的弊端。各界对高考利弊甚至应否废除高考的讨论也已进行多年,有专家呼吁从根本上改变高考制度,包括整治“超级中学”甚至拆分巨型学校。

不过,改革始终涉及到各方千丝万缕的利益,究竟能否成功最终得看决策者的决心有多大,否则被诟病的宗教仪式般的送考阵势和离谱的补习收费制度还将继续存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