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律师柯金梨否认李显扬说法:没参与订立李光耀最终遗嘱

2017-06-17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图为李光耀欧思礼路故居的内部。(档案照片)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最终遗嘱由谁订立昨天成为分歧点,他的次子李显扬数度否认妻子林学芬的律师事务所曾帮父亲拟遗嘱,并表示他与姐姐李玮玲已向内阁部长级委员会阐明这点。


他因此指李显龙总理“撒谎”,也认为正在探讨他父亲遗嘱最后版本拟定过程的“秘密委员会”刻意忽视他们姐弟的回应。


他与李总理对于李及李管理合伙人柯金梨是否有参与父亲最终遗嘱的订立,也有不同说法。尽管李总理提出柯金梨只负责订立遗嘱前六个版本,对第七个且最终版本不知情,李显扬却说:“李光耀的遗嘱由柯金梨订立”。


对此,柯金梨昨晚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澄清:“我并没有参与订立最终遗嘱。”


李光耀遗嘱一共有七个版本,李总理前天晚上透过代表律师公开他对委员会做的宣誓声明显示,原本在第五和第六个版本中已删除的故居拆除条款,在最终版本又出现。


根据故居拆除条款,在李光耀过世后,故居必须马上拆除;如果女儿李玮玲选择继续居住,房子必须在她搬出后马上拆除。


总理也附上一份说明指出,弟妹李显扬和李玮玲至今未对李光耀最终遗嘱的订立,以及林学芬与她所属的腾福法律事务所(Morgan Lewis Stamford)在这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回答委员会的问题。


他质疑林学芬身为利害关系人直接参与遗嘱的订立,涉及利益冲突。


李显扬在个人面簿上对李总理的说辞提出反驳。他指出,他与李玮玲今年2月28日已告诉委员会,“遗嘱最后版本不由腾福法律事务所或事务所的律师吴裕庆订立”,李总理所宣称“明显有误”。


李显扬晚上再次发文时,也质疑部长级委员会是否真的只关注父亲欧思礼路故居的最终处置。李显扬已不只一次表达自己对委员会没有信心,他说:“若根据显龙的陈词,很明显的,这秘密委员会对探讨房子未来的处理选项毫无兴趣,而是只专注挑战李光耀遗嘱中故居拆除条款的合法性。”他问:“我们为什么需要成立一个由世界上最高薪部长组成的委员会,来挑战这个只不过重申我父亲生前已公开表达过的遗愿的条款?这不是应该由家事法庭来处理吗?”


此次李显扬与李玮玲的联名公开信让李光耀故居处置的分歧浮上台面,信中揭露内阁成立委员会探讨此事也引起关注。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对此表达顾虑,呼吁李总理“以透明和公开的方式”回应任何牵涉到公共利益的指责。


针对林学芬是否参与李光耀遗嘱的拟定,李显扬昨天指出,遗嘱第七段文,即故居拆除条款,是在李光耀的指示下订立,并“由林学芬负责草拟(put into language)”;李光耀的律师、李及李管理合伙人柯金梨是在李光耀对这项条款感到满意后,才把它加入遗嘱。


《联合早报》昨天联系上林学芬与腾福法律事务所美国华盛顿办公室发言人,但双方表示不能多加置评。律师事务所只说它认同李显扬在面簿的发言,也提及之前从未有人针对遗嘱或拆除故居条款提出反对。


李显扬则对于本报进一步询问林学芬在李光耀遗嘱拟定过程的参与,不作正面回答,只表示没有任何补充。他对记者说:“我建议你问李显龙:他到底相不相信李光耀对于拆房的立场多年来未曾动摇?如果不相信,为何要在国会发表假声明,或是他的宣誓声明也是不实的?”


李玮玲在面簿上载她与林学芬的电邮往来,透露林学芬曾帮她向李光耀争取遗产。电邮透露李光耀还有另一位于克鲁尼山(Cluny Hill)的房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