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稿:钢梯开通悬崖村活路

2017-06-25 林子恒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四川的悬崖村去年在媒体报道下首次进入公众视野,村民出入悬崖村唯一通道——老旧藤梯随着新闻报道的画面,震撼了中国国内外民众,就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说,悬崖村的情况让他感到“揪心”。一年过去了,悬崖村有了怎样的变化?《联合早报》记者日前攀上“天梯”,亲睹悬崖村民生活近况。




彝族村民某色拉博(23岁)手里提着一袋蔬菜,脚步轻盈地踩上陡度约60度的钢梯,蹦蹦蹦地像悬崖上的山羊一样,三两下就攀到一段钢梯的顶端。


在他身后,《联合早报》记者双手紧握钢梯两旁的钢管扶把,小心翼翼地跨出一步……


钢梯的台阶由两根细细的钢管组成,台阶之间的空隙约20至30公分。在我们的脚下,就是几百米的深渊了。


攀爬过程中,记者两次不慎踩空,整条腿穿过阶梯之间的空隙,幸好抓住了扶把,才没坠落深渊。


这里就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这个彝族聚居村俗称“悬崖村”,它坐落在美姑河大峡谷一座山上,从山脚到村庄,是近乎陡直的山崖。


悬崖村位于海拔1400多米的位置,与地面垂直距离约800米(相等于约270层楼高)。想象一个三层台阶,地面层是山脚,中间那级就是地形相对平坦的悬崖村;悬崖村夹在两个峭壁之间,村民得沿着依山崖而建的钢梯上下山。


悬崖村海拔1400多米,与地面垂直距离约800米,两旁设有扶把的钢梯,是村民上下山唯一通道。(曲目子色摄)


某色拉博有“悬崖飞人”的绰号,他身手矫健,上下山分别只需40分钟和20分钟。不过即使在村里,他也只是个例外。一般村民需要约一个小时,才能完成2550阶梯的考验。


记者用了约两小时,才终于爬到悬崖顶。


交通不便严重限制了村庄发展


悬崖村出行艰难,村民为何在此居住?


村民解释,村里解决温饱基本不成问题。只不过,交通不便严重限制了村庄的发展。


目前,悬崖村共有171户人家、近700人,其中有45个家庭属于贫困户。


某色达体(47岁)家里从事传统耕作,田里种了玉米、青花椒、青菜等,也饲养猪牛鸡羊。他表示,每隔10天就会把一些收成背下山到附近的集镇去卖,一次可负重最多25公斤。


他说:“这里的居住条件其实很好,粮食都够吃。主要还是通路的问题,我一个人没办法背太多粮食出去卖。”


也有村民告诉媒体,集镇的收购商知道他们从悬崖村下来,断定他们不会想把粮食再扛回山上,所以故意压低价格,进一步限制了村民的收入。


凉山州扶贫移民局局长王永贵告诉《联合早报》:“偏远山区村民脱贫致富的最大‘拦路虎’就是交通落后。路不通,农民的产品卖不出去,他们就很难找到可持续的收入来源。”


由木头、藤蔓和生锈铁条搭成的原始“天梯”,村民攀缘摇摇晃晃上下山,脚下就是几百米的深渊。(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提供)


要打通道路的成本与经济上的合理性也是个问题。中共昭觉县委书记、凉山州副州长子克拉格向本报解释,阿土列尔村处在两个悬崖之间,要开通一条直达的道路,工程浩大,初步估计得投资60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约1200万新元),当地政府承担不起。况且也有观点认为,花数千万元修一条道路只为服务几百人,不符合经济效益。再者,在山体开凿道路也会对生态造成破坏。


既然道路修不成,不如把村民搬到山脚下?


这也是中国扶贫工作常常面对的另一难题。子克拉格指出,当地政府已陆续把20多户人家搬下山,但其他村民因安土重迁的传统观念,都不愿意搬走。

村民某色伍哈(46岁)就说:“我们老百姓是靠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劳动吃饭的。如果搬到其他地方,可能没有了土地,不能养活自己。”


像悬崖村这类交通困难、村民又不愿搬迁的例子,在中国各地并不少见。


国务院扶贫办全国扶贫开发大数据平台显示,有近九成的贫困人口都是在自己的乡镇养家餬口,因地制宜发展农、林产业和旅游业因此成了脱贫的重要路径。


在悬崖村,当地政府和地方干部也因地施策,着力解决村里因交通闭塞而引起的出行难、上学难以及增收难等问题。


子克拉格提醒,凉山州、四川省,甚至是中国全国还有很多贫困地区,公众不应只关注悬崖村。他说:“我们要帮助悬崖村村民脱贫,但也要注意别往那里堆钱,还有地方也需要我们帮助的。”


建钢梯取代藤梯 出行安全许多


在地方政府去年8月为悬崖村建设钢梯以前,阿土列尔村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就是17条陡峭的藤制“天梯”。


这个原始的“天梯”用木头、藤蔓和生锈的铁条搭成,村民每天沿着它摇摇晃晃地鱼贯爬下山,脚下就是几百米的深渊。


今年3月竣工的钢梯(右)给悬崖村村民带来出行的便利,之前村民上下山只能依靠17条陡峭的藤制“天梯”(左)。钢梯安全许多,美中不足是阶梯间宽约二三十公分不等的空隙,一不小心就踩空,险象环生。(林子恒摄)


村民说,藤梯历史悠久,经过日晒雨淋和长期使用,经常会损坏。


某色达体说:“以前的藤梯不扎实、不稳定,我们每年都要维修至少三四次,上下山时也觉得挺危险的。”


有媒体报道,曾有七八个村民和外地人在爬藤梯时摔死,但当地官员告诉本报,天梯不曾发生过任何致命意外。


虽然村里人已习惯攀爬藤梯上下悬崖,但斥资3000万元人民币修建、相对更安全的钢梯今年3月竣工后,还是给村子带来明显的便利。在山上开小卖部的某色伍哈经常背着饮料、零食、香烟等商品到山上售卖,一次可背上两箱啤酒和两箱汽水。他说,有了钢梯之后,上下山时心里踏实许多,也能更快到达山顶。


不过记者发现,钢梯台阶之间的空隙偏大,一不留心可能踩空跌落,遇到雨天湿滑更是不好走。昭觉县委书记子克拉格说,希望能进一步完善钢梯,让村民出行更有保障。此外,政府也正探讨恢复改造废弃的货物索道,作为村民上下山另一通道。


悬崖村在2004年修建电站时建有货物索道,将建材物资从山脚运往山上。2008年电站竣工后,因索道维护费过高,决定不继续使用。子克拉格说,政府已完成对索道的可行性研究,预料投入70万元人民币整修后,今年8月份便可投入运作。


开发旅游业激活生计


不论是悬崖村原来的藤梯还是现有的钢梯,都不再单纯地以村民出行道路而存在,它逐渐成为悬崖村的致富之道。


昭觉县委书记子克拉格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经过媒体的报道,悬崖村已成为一个响亮的品牌。我们未来将和成都天友旅游集团合作,规划旅游开发,把悬崖村打造成彝族文化体验区,带着村民一起致富。”


根据国务院扶贫办全国扶贫开发大数据平台的资料,目前全中国有2.26万个具备发展乡村旅游条件的贫困村,旅游业不仅能直接创造效益,还能解决村民就业难题,让“绿水青山变成的金山银山”。


旅游公司打造悬崖村成户外旅游景区


据了解,悬崖村目前每周末吸引多达80名游客来体验爬天梯的刺激。


成都天友旅游集团昭觉项目部总经理何劲杉介绍,公司将把悬崖村打造成户外旅游景区,计划在年内开展观光缆车的基础性施工,争取在明年完成建造。他说:“观光缆车可让游客很快地到达悬崖村,也为村民解决了出行问题。”


公司也将保留和完善现有天梯,包括加固钢梯基础和填补部分间隙太大的阶梯,并在钢梯沿途增设休息平台、卫生间和标牌。何劲杉还说:“我们会恢复两段老藤梯,让游客了解未建钢梯之前,村民出行使用的原始梯子。”


何劲杉估计,悬崖村旅游规划近期投入将达6000万元人民币,中期投入则可能超过3亿元。


对于有观点担忧,过度旅游开发会破坏悬崖村原生态,还可能造成生活垃圾问题。何劲杉承诺,将尽力保留悬崖村自然村的特性。公司也将培训在地年轻人作为旅游向导、救助员和户外教练等,确保村民从旅游开发中受益。

“悬崖飞人”某色拉博已签约天友集团做向导。他说:“我很喜欢游客。来了游客,我们的生活就过得一天比一天好。我们的猪鸡羊都可卖给游客,传统文化也可保存下来。”


地方政府鼓励村民发展特色产业


除了旅游产业,当地政府也努力发展悬崖村的特色产业,包括鼓励村民种植核桃、花椒、油橄榄等产量、卖价都更高的经济作物。目前,村民种植的土豆、玉米等作物的年产量都不高。


昭觉县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吾木牛说:“我们4月份试种3亩油橄榄,如果成功,未来可能增加到200亩。我还打算引进整个产业链,在山上做加工等,让村民参与生产过程,增加收入。”


祖先避战乱到此聚居


阿土列尔村地处悬崖之上,在钢梯未建成前,村民上下山都得靠藤和木头制成的“天梯”出行。村民为何选择在如此艰险的地方生活呢?


村民说,先辈在200多年前为了躲避部落之间的战乱而逃到与世隔绝的山上。这里有足够的隐蔽,而且土地肥沃、日照充足,村民自给自足,生活比山下动荡不安的地区要安逸许多。


确实,折腾了两小时爬到山顶,眼前豁然开朗。山上地势相对平坦,一座座土坯墙房屋点缀绿油油的山面,土屋外是猪圈、牛圈,以及一块块种着玉米、土豆、核桃的田地,四周群山缭绕,悠闲宁静,确有世外桃源的感觉。


中国特稿:钢梯开通悬崖村活路

中国特稿:钢梯开通悬崖村活路

2017-06-25 林子恒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四川的悬崖村去年在媒体报道下首次进入公众视野,村民出入悬崖村唯一通道——老旧藤梯随着新闻报道的画面,震撼了中国国内外民众,就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说,悬崖村的情况让他感到“揪心”。一年过去了,悬崖村有了怎样的变化?《联合早报》记者日前攀上“天梯”,亲睹悬崖村民生活近况。




彝族村民某色拉博(23岁)手里提着一袋蔬菜,脚步轻盈地踩上陡度约60度的钢梯,蹦蹦蹦地像悬崖上的山羊一样,三两下就攀到一段钢梯的顶端。


在他身后,《联合早报》记者双手紧握钢梯两旁的钢管扶把,小心翼翼地跨出一步……


钢梯的台阶由两根细细的钢管组成,台阶之间的空隙约20至30公分。在我们的脚下,就是几百米的深渊了。


攀爬过程中,记者两次不慎踩空,整条腿穿过阶梯之间的空隙,幸好抓住了扶把,才没坠落深渊。


这里就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这个彝族聚居村俗称“悬崖村”,它坐落在美姑河大峡谷一座山上,从山脚到村庄,是近乎陡直的山崖。


悬崖村位于海拔1400多米的位置,与地面垂直距离约800米(相等于约270层楼高)。想象一个三层台阶,地面层是山脚,中间那级就是地形相对平坦的悬崖村;悬崖村夹在两个峭壁之间,村民得沿着依山崖而建的钢梯上下山。


悬崖村海拔1400多米,与地面垂直距离约800米,两旁设有扶把的钢梯,是村民上下山唯一通道。(曲目子色摄)


某色拉博有“悬崖飞人”的绰号,他身手矫健,上下山分别只需40分钟和20分钟。不过即使在村里,他也只是个例外。一般村民需要约一个小时,才能完成2550阶梯的考验。


记者用了约两小时,才终于爬到悬崖顶。


交通不便严重限制了村庄发展


悬崖村出行艰难,村民为何在此居住?


村民解释,村里解决温饱基本不成问题。只不过,交通不便严重限制了村庄的发展。


目前,悬崖村共有171户人家、近700人,其中有45个家庭属于贫困户。


某色达体(47岁)家里从事传统耕作,田里种了玉米、青花椒、青菜等,也饲养猪牛鸡羊。他表示,每隔10天就会把一些收成背下山到附近的集镇去卖,一次可负重最多25公斤。


他说:“这里的居住条件其实很好,粮食都够吃。主要还是通路的问题,我一个人没办法背太多粮食出去卖。”


也有村民告诉媒体,集镇的收购商知道他们从悬崖村下来,断定他们不会想把粮食再扛回山上,所以故意压低价格,进一步限制了村民的收入。


凉山州扶贫移民局局长王永贵告诉《联合早报》:“偏远山区村民脱贫致富的最大‘拦路虎’就是交通落后。路不通,农民的产品卖不出去,他们就很难找到可持续的收入来源。”


由木头、藤蔓和生锈铁条搭成的原始“天梯”,村民攀缘摇摇晃晃上下山,脚下就是几百米的深渊。(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提供)


要打通道路的成本与经济上的合理性也是个问题。中共昭觉县委书记、凉山州副州长子克拉格向本报解释,阿土列尔村处在两个悬崖之间,要开通一条直达的道路,工程浩大,初步估计得投资60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约1200万新元),当地政府承担不起。况且也有观点认为,花数千万元修一条道路只为服务几百人,不符合经济效益。再者,在山体开凿道路也会对生态造成破坏。


既然道路修不成,不如把村民搬到山脚下?


这也是中国扶贫工作常常面对的另一难题。子克拉格指出,当地政府已陆续把20多户人家搬下山,但其他村民因安土重迁的传统观念,都不愿意搬走。

村民某色伍哈(46岁)就说:“我们老百姓是靠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劳动吃饭的。如果搬到其他地方,可能没有了土地,不能养活自己。”


像悬崖村这类交通困难、村民又不愿搬迁的例子,在中国各地并不少见。


国务院扶贫办全国扶贫开发大数据平台显示,有近九成的贫困人口都是在自己的乡镇养家餬口,因地制宜发展农、林产业和旅游业因此成了脱贫的重要路径。


在悬崖村,当地政府和地方干部也因地施策,着力解决村里因交通闭塞而引起的出行难、上学难以及增收难等问题。


子克拉格提醒,凉山州、四川省,甚至是中国全国还有很多贫困地区,公众不应只关注悬崖村。他说:“我们要帮助悬崖村村民脱贫,但也要注意别往那里堆钱,还有地方也需要我们帮助的。”


建钢梯取代藤梯 出行安全许多


在地方政府去年8月为悬崖村建设钢梯以前,阿土列尔村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就是17条陡峭的藤制“天梯”。


这个原始的“天梯”用木头、藤蔓和生锈的铁条搭成,村民每天沿着它摇摇晃晃地鱼贯爬下山,脚下就是几百米的深渊。


今年3月竣工的钢梯(右)给悬崖村村民带来出行的便利,之前村民上下山只能依靠17条陡峭的藤制“天梯”(左)。钢梯安全许多,美中不足是阶梯间宽约二三十公分不等的空隙,一不小心就踩空,险象环生。(林子恒摄)


村民说,藤梯历史悠久,经过日晒雨淋和长期使用,经常会损坏。


某色达体说:“以前的藤梯不扎实、不稳定,我们每年都要维修至少三四次,上下山时也觉得挺危险的。”


有媒体报道,曾有七八个村民和外地人在爬藤梯时摔死,但当地官员告诉本报,天梯不曾发生过任何致命意外。


虽然村里人已习惯攀爬藤梯上下悬崖,但斥资3000万元人民币修建、相对更安全的钢梯今年3月竣工后,还是给村子带来明显的便利。在山上开小卖部的某色伍哈经常背着饮料、零食、香烟等商品到山上售卖,一次可背上两箱啤酒和两箱汽水。他说,有了钢梯之后,上下山时心里踏实许多,也能更快到达山顶。


不过记者发现,钢梯台阶之间的空隙偏大,一不留心可能踩空跌落,遇到雨天湿滑更是不好走。昭觉县委书记子克拉格说,希望能进一步完善钢梯,让村民出行更有保障。此外,政府也正探讨恢复改造废弃的货物索道,作为村民上下山另一通道。


悬崖村在2004年修建电站时建有货物索道,将建材物资从山脚运往山上。2008年电站竣工后,因索道维护费过高,决定不继续使用。子克拉格说,政府已完成对索道的可行性研究,预料投入70万元人民币整修后,今年8月份便可投入运作。


开发旅游业激活生计


不论是悬崖村原来的藤梯还是现有的钢梯,都不再单纯地以村民出行道路而存在,它逐渐成为悬崖村的致富之道。


昭觉县委书记子克拉格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经过媒体的报道,悬崖村已成为一个响亮的品牌。我们未来将和成都天友旅游集团合作,规划旅游开发,把悬崖村打造成彝族文化体验区,带着村民一起致富。”


根据国务院扶贫办全国扶贫开发大数据平台的资料,目前全中国有2.26万个具备发展乡村旅游条件的贫困村,旅游业不仅能直接创造效益,还能解决村民就业难题,让“绿水青山变成的金山银山”。


旅游公司打造悬崖村成户外旅游景区


据了解,悬崖村目前每周末吸引多达80名游客来体验爬天梯的刺激。


成都天友旅游集团昭觉项目部总经理何劲杉介绍,公司将把悬崖村打造成户外旅游景区,计划在年内开展观光缆车的基础性施工,争取在明年完成建造。他说:“观光缆车可让游客很快地到达悬崖村,也为村民解决了出行问题。”


公司也将保留和完善现有天梯,包括加固钢梯基础和填补部分间隙太大的阶梯,并在钢梯沿途增设休息平台、卫生间和标牌。何劲杉还说:“我们会恢复两段老藤梯,让游客了解未建钢梯之前,村民出行使用的原始梯子。”


何劲杉估计,悬崖村旅游规划近期投入将达6000万元人民币,中期投入则可能超过3亿元。


对于有观点担忧,过度旅游开发会破坏悬崖村原生态,还可能造成生活垃圾问题。何劲杉承诺,将尽力保留悬崖村自然村的特性。公司也将培训在地年轻人作为旅游向导、救助员和户外教练等,确保村民从旅游开发中受益。

“悬崖飞人”某色拉博已签约天友集团做向导。他说:“我很喜欢游客。来了游客,我们的生活就过得一天比一天好。我们的猪鸡羊都可卖给游客,传统文化也可保存下来。”


地方政府鼓励村民发展特色产业


除了旅游产业,当地政府也努力发展悬崖村的特色产业,包括鼓励村民种植核桃、花椒、油橄榄等产量、卖价都更高的经济作物。目前,村民种植的土豆、玉米等作物的年产量都不高。


昭觉县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吾木牛说:“我们4月份试种3亩油橄榄,如果成功,未来可能增加到200亩。我还打算引进整个产业链,在山上做加工等,让村民参与生产过程,增加收入。”


祖先避战乱到此聚居


阿土列尔村地处悬崖之上,在钢梯未建成前,村民上下山都得靠藤和木头制成的“天梯”出行。村民为何选择在如此艰险的地方生活呢?


村民说,先辈在200多年前为了躲避部落之间的战乱而逃到与世隔绝的山上。这里有足够的隐蔽,而且土地肥沃、日照充足,村民自给自足,生活比山下动荡不安的地区要安逸许多。


确实,折腾了两小时爬到山顶,眼前豁然开朗。山上地势相对平坦,一座座土坯墙房屋点缀绿油油的山面,土屋外是猪圈、牛圈,以及一块块种着玉米、土豆、核桃的田地,四周群山缭绕,悠闲宁静,确有世外桃源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