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须从三层面了解与中国关系

2017-06-27 何惜薇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向来以敢怒敢言见称,但细读他的新书,不难发现他的“怒”其实源自他对新加坡这个蕞尔小国脆弱性的“忧”。他日前配合新书的推介,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对国家的“内忧外患”细说从头。

比拉哈里在各种场合演讲时,总会强调“小国是脆弱的”,但他深明不能使脆弱性沦为口号的道理,也意识到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容易把这样的论述视为执政党用以巩固政权的伎俩。

“我们不能以说教的方式谈我们的脆弱性,这是我不断强调应了解历史的原因。你需要知识、需要了解语境和背景,才能在无需他人提醒的情况下,了解你该了解的事务。这是我觉得我们仍有不足的地方。”

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感叹,一些大学历史系毕业生徒有一纸文凭,对新加坡和东南亚历史一无所知。“我认为,你至少应该认识新加坡历史,但你不能在对东南亚历史缺乏认识的情况下了解新加坡史,也不可能不参照东亚史。唯有在对这些都有所了解之后,你才去开拓视野,包括了解世界史,从而了解自身国家在历史洪流里的位置。”

他举例,修读欧洲史需要了解欧洲史如何对自身产生影响。

比拉哈里在各种场合演讲时,总会强调“小国是脆弱的,没有太大的犯错空间”。集结了他多篇讲稿和文章的新书《新加坡并非孤岛:新加坡外交政策的看法》(Singapore is Not an Island: Views on Singapore Foreign Policy)里,这样的论述也处处可见。

但他深明不能使脆弱性沦为口号的道理,也意识到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容易把这样的论述视为执政党用以巩固政权的伎俩。

“我曾出席一个会议,一些与会者说新加坡不是人民行动党一手打造出来的,新加坡独立前不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它当时已经是个发达的地方。这没错,但我们独立前,有很多地方比我们发达,但请看看它们现在的状况。”

比拉哈里笑言已届耳顺之年,再过七年就能如孔子所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了。他更深层的担忧是:对独立前新加坡或建国初年有记忆的人越来越少,许多新加坡人不会明白周围的环境不是天然形成的,“既是人为的,就可被人损坏”。

他因此主张加深对历史的了解,让国人更关心时局。“我认为,具体发生的事件是灌输国民教育的最佳途径。在水务问题上,什么人教会新加坡人,我们确实是脆弱的?那其实是(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他不断地威胁我们,惹怒了新加坡人,让我们誓言就算要我们喝自己的尿液也无所谓!”

比拉哈里1981年加入公共服务部门担任外交官,两年后出任行政服务官。他曾是新加坡驻俄罗斯大使及驻纽约联合国常任代表、加拿大最高专员及墨西哥大使等。他在2013年退休前,是外交部常任秘书。

担心外国人到我国宣扬他们的价值观

他也担心外国人到我国宣扬他们的价值观,掀起“文化战争”,并对外交政策产生影响。他认为,声援本地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的“粉红点”集会(Pink Dot)所造成的风风雨雨,就是一个例子。

这位资深外交官曾不只一次公开表示,政党政治开始渗入外交政策。例如,2013年,工人党议员毕丹星在国会提出我国中东政策的询问,比拉哈里认为这可能引起马来/回教社群对政府的不满,而新加坡在处理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关系方面,“向来是公平的”。

另一个例子是,2015年1月,新加坡民主党的淡马亚(Paul Tambyah)以党中委身份去函《海峡时报》,主张减少国防预算以增加医药开支,还指出不受区域冲突过度牵缠的外交政策,特别是不透过武力参与其中的做法,才符合新加坡人的利益。比拉哈里认为这是过于天真和不负责任的言论。

比拉哈里强调,他不是要阻止人们讨论外交政策,而是希望新加坡人是在知情的情况下评论。

“大家应当了解新加坡作为一个多元种族弹丸小国所面对的客观现实,我们的可为与不可为。”

须从三层面了解与中国关系

巡回大使比拉哈里认为,中国的外交政策“三轨并行”,不只有正式的途径,还包括“半正式”方式和侨务,也就是中国同海外华人的接触。他因此认为须从这三个层面去了解与中国的关系。

就正式的新中关系,比拉哈里说,这固然时有起落,但整体良好。至于“半正式”双边关系和侨务层面,他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中国多年来都把新加坡喻为一个“华人国家”,但他认为“这不仅仅是个形容词”,也意味着中国期待在海外的华人接受中国的世界观,“保持自身国家和中国利益的一致性”。

他提醒,三年前第七届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谊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与会代表时曾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梦”。

这被广泛诠释为:中华民族复兴是个对所有华人(包括海外华人)至关重要的理想。

比拉哈里强调,新加坡是大中华以外,唯一华族居多的国家,但接受“华人国家”的称呼会对我国的社会结构(social fabric)造成压力。“我认为这是个攸关生存的问题,75%的新加坡人口有华人血统,但我们历经巨大变化,而更重要的是,四分之一的人口并没有华人血统。”

这位资深外交官接着说:“社会契约是新加坡独立的根基,多元种族和唯才是用促成我们所有的成就。这非常基本,不容许任何妥协。”

比拉哈里在新书《新加坡不是一个孤岛》中也一再强调,新加坡外交政策的一个根本理念是维护国家利益,而在不同宗派撕裂多国的当下,维护我国多元种族的特色更为重要。

特朗普政府并非一无是处

他日前在新书发布会上也说:“世界处于不确定性和不可预知性比平常多的阶段,这已有一段时间,新加坡人要平心静气地尝试了解事态,并以我们自身的国家利益为出发点。我们不应该毫无保留地接受以完全不同考量为依据的判断。评估美国新政府时,尤其如此。”

尽管不认同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做法,也认为美国贸易政策发展方向和“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ia)在美国滋长,让人“极度担忧”,但比拉哈里不认为可就此总结特朗普政府一无是处。

首先,这个政府贯彻了东亚的外交和安保政策;重申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盟国的重要性;美国副总统彭斯宣布特朗普将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东亚和亚细安-美国峰会;美国第七舰队继续在南中国海和东海运行,美国海军最近也展开特朗普上台后对南中国海的首次巡航。

其次,比拉哈里形容特朗普在与习近平进餐的同时,发动对叙利亚的攻击为“神来之笔”,一洗奥巴马总统“战略忍耐”政策给人的懦弱感觉。比拉哈里说,奥巴马虽反对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却无法贯彻政策。

他也认为,特朗普政府在韩国海域和邻近的地方部署航母战斗群(carrier strike groups),以回应朝鲜的屡次导弹试射,同样是正确的决定。

“我不认为在继续推行导弹和核计划方面,朝鲜可被劝阻。朝鲜迟早会开发出可抵达美国大陆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但这不可归咎于特朗普政府。我们站在东北亚安全环境经历重大战略变化的风口浪尖,这时展示巨大武力是重要的,以便在不久的将来维持威慑作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