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特稿:易地搬迁扶贫让火普村重现生机

2017-07-01 林子恒 狮说新语 狮说新语

昭觉县解放乡火普村地处一处平缓的山坡上。放眼望去,所有的房子都建得一模一样:漆上白漆的砖墙、盖上黑瓦屋顶,大门前是一个小院子,以及用石砖筑起的围栏。(林子恒摄)


扶贫系列特稿之二


解放乡党委书记杨德华说,他们选择了村里比较安全的地段,为贫困户免费修建了新房,并配置了桌、椅、沙发、床、照明灯和电视等家具和家庭用品,也教导村民种植产量较高的新品种马铃薯、草莓、菌子等高经济效益农作物,以增加农民的收入。


火普村地处平缓的山坡上,放眼望去,所有的房子都建得一模一样:白色砖墙,黑瓦屋顶,大门前一个小院子,地上都铺上了水泥。


火普村位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解放乡。中共解放乡党委书记杨德华向《联合早报》介绍,火普村的原址是在地质灾害区,发生山体滑坡的几率很大。为确保村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政府决定将村民集体搬迁到更安全的地段生活、务农。


“脱贫摘帽”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后力推的社会经济项目。中国政府已经定下目标,要在2020年实现全面脱贫。


目前,中国政府的精准扶贫政策包括易地搬迁、产业扶贫、转移就业、兜底保障等措施。其中,易地搬迁是较多地方政府采用的政策。


据统计,去年中国全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了1240万人,其中易地扶贫搬迁人口就占了两成,达到240万人。


凉山州扶贫移民局局长王永贵告诉本报,截至2015年底,当地有62.9万人未实现脱贫,这当中就有四成(23万人)需要进行易地搬迁扶贫。


火普村的旧房屋设施简陋、卫生条件差,而且也处在地质灾害区。(林子恒摄)


政府吸引山区村民 搬去更安全地方


世界宣明会总干事简祺伟向《联合早报》解释:“一些山区经常发生山体滑坡等天灾,把基础设施都破坏了。政府花了大笔钱整修,但过一阵子又发生灾害,又得重头来过。所以现在最关键是,政府要如何吸引山区村民搬到更安全的地方。”


在凉山州,当地政府投入了大笔资金,为每个贫困户提供高达1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2万300新元)的建房经费。


王永贵介绍,易地搬迁有几种做法,包括把村民搬到距离原来村落较近、交通更方便、地理位置更安全的地方,或者搬到就业机会较多的县城里。他解释说,县城的好处是公共服务条件好,有学校、医院等,搬到那里可以获得更好的生,但县城的承载力有限,“我们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搬过去。况且,也有村民担心城里的生活习惯差异太大,所以不愿搬进县城。”


海惠助贫中心培训研究主任张勇则指出,易地搬迁也要考虑到农民的社会资本如何重建的问题。他说:“把农民搬到一个陌生环境,如果他们家里有困难,要找谁帮忙?要如何融入当地生活?这都是农民重视的问题。”


在火普村,当地政府选择了临近搬迁。杨德华说,他们选择了村里比较安全的地段,为贫困户免费修建了新房,并配置了桌、椅、沙发、床、照明灯和电视等家具和家庭用品。


发展产业寻求致富之道

 

火普村共有172户人家、706人。按去年的指标,这当中有约一半(74户)属于年均收入少过3100元的贫困家庭。


不过,单靠易地搬迁并不足以让贫困户脱贫,杨德华说,当地还要通过产业发展双管齐下,为村民寻找稳定的收入来源和致富的渠道。


杨德华介绍,政府目前为村民提供无息贷款,协助他们购入新品种牛。这种牛长大后所能卖出的市价,比之前饲养的品种要高出超过一倍。


杨德华说,当地官员也教导村民种植产量较高的新品种马铃薯、草莓、菌子等高经济效益农作物,以增加农民的收入。


村民安马瓦莫(52岁)说:“住上了新房,晚上就不怕屋顶漏水。而且我还饲养了牛和猪,每年卖出的牛肉和猪肉,可以赚三到四万元,比之前的收入多了许多。”


中国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照新也赞同这样的做法。他说,易地搬迁只能为农民增收创造条件,但这本身却解决不了收入问题。


他说:“政府可以完善当地的基础设施,带动特色产业发展。例如,帮农民引入高经济效益的蔬果苗种,以及解决技术和销售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则提出,扶贫长效机制是让农民参与全产业链,走上脱贫致富的道路。他建议:“一般农民都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只负责种植,收入并不高。但如果能让农民从种植、加工到销售,全产业链都参与,这将是更可持续的方案。”


火普村村民曲木烟尔(39岁)说,村里日后若发展旅游业,他打算开农家乐,贩卖彝族特色佳肴,并也考虑开办民宿,把家里一两间卧房出租给游客,赚取更多收入。


尽管火普村村民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善,但当地官员认为能做的还有很多,包括能为每户人家装上太阳能热水器及淋浴,让村民无需再烧热水洗澡。


不过新房的生活条件再好,村民还是希望下一代未来能走出去,不要留在村里。


育有三个孩子的曲木烟尔说:“我希望孩子好好读书,长大后在城市里找个稳定的工作,不要再像我们一样养猪养牛那么辛苦。我要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须动员更多社会资源参与


另一方面,政府虽然是扶贫工作的主导力量,但受访专家也指出,应该动员更多社会资源参与,包括应鼓励非政府组织(NGO)在当地耕耘,确保已脱贫人口不会重新坠入贫困恶性循环。


海惠助贫中心培训研究主任张勇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政府的优势是制定政策和宏观把控,但到了落地和具体操作细节,NGO其实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世界宣明会总干事简祺伟也指出,很多NGO在成立之初很难靠民间募款筹集资金,他建议政府将更多服务和功能外包给当地NGO,这能为NGO提供急需的资金,帮助NGO成长。


简祺伟也提醒,即使到了2020年,中国仍然会有贫困人口,任何国家都会有贫穷线,所谓脱贫,就是脱离几年前设定的贫穷线。“到了2020年,新的贫穷线会出现,还是会有一批人生活困难。所以扶贫的任务会一直持续下去,不会停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